(繁姒薄斯廷)手捧幽都小美人,薄爷用命哄_手捧幽都小美人,薄爷用命哄全文免费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手捧幽都小美人,薄爷用命哄》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暴躁荔枝”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繁姒薄斯廷,小说中具体讲述了:繁姒,三生河畔千年曼珠沙华,一朝不幸被拦腰折断,魂穿帝国薄家少夫人
  新婚夜,繁姒眨巴着涟涟杏眸盯着轮椅里面容绝尘、玉骨冰肌的男人身后的白色小飘飘,如获新生
  她的花魂为什么钻到了老男人体内!
  至此——
  繁姒每日黏着大冰山摸摸、抱抱、亲一亲,只为唤回花魂,重回幽都
  -
  薄斯廷结婚当天便对繁姒撂下三条规矩
  ——不许碰我!
  ——不许碰我!
  ——不许碰我!
  可是小东西充耳不闻,该摸摸该抱抱,热情如火
  当冰封多年的心重新敞开,小东西却说:“别碰我!离婚!”
  薄斯廷魔怔了,用尽百般手段把跑掉的人捉回来,锢在怀里低声诱哄,“姒姒乖,命给你,为我引路

「为你,我愿早赴黄泉

  「先婚后爱+强制爱+脑洞风」

小说名:手捧幽都小美人,薄爷用命哄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暴躁荔枝

主角:繁姒薄斯廷

手捧幽都小美人,薄爷用命哄

《手捧幽都小美人,薄爷用命哄》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5章 我抱你?

薄家。

偌大的庄园灯火通明,红绸随风染上月色,黑色汽车行驶一刻钟后停到白色主楼前。

左右车门打开。

“少爷,少夫人。”

两队迎接的佣人整齐划一鞠躬,待薄斯廷下车进入前厅,贴门而站的两个佣人弯腰合上巴洛克风格的大门。

门内,林斜立在前厅侧边,见薄斯廷回来,准备上前接过轮椅。

薄斯廷轻轻拂手:“姒姒陪我就行。”

林斜轻轻颔首:“是。”

他跟在轮椅另一侧,为繁姒引路,淡声禀报:“老夫人和小少爷、二爷来了正在等您用晚餐;医疗团队已经在楼上等候,等晚餐结束便可以开始治疗。”

他停在电梯前,轻按上行按钮,待电梯门开,朝他轻鞠一躬:“少爷,我去餐厅等您。”

薄斯廷点头。

电梯门合上,上行,叮一声停在顶楼。

繁姒不急不慌地把轮椅推出来,寻着她今天走过的路,丝毫没在意今天早上在这个破地方受的无视与嘲讽。

找到卧室的门后,她把轮椅推进去,朝端坐在轮椅里的人摊开手,“我抱你?”

薄斯廷白她一眼,“去衣帽间,我换衣服。”

繁姒“唔”一声,把人推进衣帽间,挑了一身浅色休闲装摆他腿上,自己坐到一旁的真皮沙发里等着。

他给她亲,三天亲一次,她负责照顾他饮食起居,还是挺划算的。

反正那位飘着的“繁姒”只有三天时间,若三天未进幽都,钟馗爸爸就来给拎进幽都了,她再亲他一次,精魂残存的神力应该能让她附回这具身子一次。

也不知道为什么是魏无桀。

吊儿郎当、没心没肺的。

也不知道她眷恋什么。

“我帮你?”她余光见男人盯着腿上的休闲裤没动,走过去,俯身解他皮带的暗扣。

薄斯廷刚想阻止她,就见她乖乖闭上眼睛,皱着眉催促:“好了吗?”

“哒——”

皮带扣解开,繁姒松口气,闭着眼飞快把他扒干净,换好裤子,掸掸手直起腰,“好了,吃饭去。”

她声音扬着,听着很高兴。

薄斯廷余光往后偏,想看看她在高兴什么。

繁姒精魂被唤醒,感知力更强,感受到他视线的探寻,扬着笑躬身贴到他脸侧推着轮椅跑的飞快,“哎,好玩儿吗?”

轮椅一个急刹车停在电梯门口,惯力差点给薄斯廷抡出去。

繁姒眼疾手快的按住他肩,道了声“对不起”,笑着说:“好玩儿吧,你开心点,人还在呢,就算人不在了,做鬼每天也很开心的。”

可以无限续杯孟婆婆的汤,还能抓三生河畔里的婆罗鱼玩儿,也没有等级之分,挺开心的。

“你咒我死?”薄斯廷冷着脸按了电梯按钮,浓睫微垂,遮挡掉琥珀色眸子里那几分松动。

繁姒觉着这人还没林正有意思,懒得理他,随口说了句“没有”,推他去餐厅。

薄家的家宴厅在二楼,两人到达餐厅时,坐在主位的老妇人视线正好挪到两人身上,慈和的笑容扬起。

“姒姒,斯廷,来坐奶奶身旁。”

薄斯廷颔首:“奶奶。”

繁姒跟着他动作:“奶奶好。”

化定春笑容更加慈和几分:“听林斜说你今天去薄氏照顾斯廷一天,累了吧,先吃饭。”

繁姒乖乖无害的笑,“不累,奶奶。”

“妈,”闲散的倚靠在皮质椅子里的中年男人有些不耐烦,“吃饭吧,我一会儿还得回家。”

化定春点头,催着两人入座。

繁姒没见过人间的家宴,不明白这种家宴的意义在哪里,直到化定春说:“姒姒,斯廷年纪也不小了,该抓紧的事还得抓紧。”

正埋头跟那盘泛着柠檬香的清蒸鱼大战的繁姒懵懵抬头,“生孩子?”

化定春点头。

繁姒视线投给薄斯廷,大言不惭:“他都不让我亲。”

饭桌气氛沉寂。

化定春瞪了薄斯廷一眼。

薄斯廷坦然的对上化定春眼里的埋怨,“奶奶,我不准备要孩子,薄家以后有斯年。”

正埋头干饭的高中生薄斯年猛地抬头,抱怨:“哥,我才十八,还想逍遥几年呢。”

薄斯廷瞪他一眼,薄斯年撇撇嘴,抱紧自己碗,以防他给自己扔出去。

“斯年是斯年。”化定春开口,“你是你,不要孩子等你到奶奶这年龄你就会后悔的。”

繁姒听着话,脑袋滑过两个字——催生。

果然活人总是喜欢纠结这个问题,可是人最后都是黄土一捧,纠结这个问题未免有些太浪费生命了。

为了不浪费她追《菀菀传》的时间,她赶紧开口截断薄斯廷话,“奶奶,您放我,我劝他。吃饭吧。”

薄斯廷正想警告她,左手便被软乎乎小手按住。

薄斯廷摸不清她到底想干什么,见化定春也没再追问,安静的吃饭。

家宴画上句号后,繁姒陪薄斯廷站在门口目送化定春的车驶离薄家庄园,躲在她身后的薄斯年也松口气。

待主楼安静,薄斯廷瞥了眼薄斯年,冷声发话:“好好上你的学,再到处飞,小心我打断你的腿。”

薄斯年撇撇嘴。

繁姒嫌他磨叽,拍拍他肩说:“你让林斜送你,我先回去。”

话落,她跑的飞快。

上楼,开平板,趴到沙发上,追《菀菀传》,一气呵成。

楼下,薄斯年推着薄斯廷在花园散步,眉眼褪去少年人的青涩,笼上一股与薄斯廷一般无二的老成。

“哥,你这个妻子的背景我已经让人查了,在校划水大王,在繁家也是最不起眼的。”

薄斯年语气不满,“奶奶也不知道是什么想法,竟然同意娶她进门,没背景、没能力的,一点儿用没有。”

“这次去死亡海,有爸妈的消息了吗?”薄斯廷避开那个话题,淡漠的问。

薄斯年摇摇头:“没有。”

薄许、今晚出事时,他刚出生三个月,他对他们没有记忆,也没有眷恋。

但他哥不一样。

十年前,那趟死亡海的旅程,他失去父母和双腿,他一直想告诉他,死亡海那种地方,失事便不可能有生还的可能,可是,他不敢。

他不敢打破他心中希翼,那是他苟活至今唯一的希望。

“哥,我下次再去会好好找爸妈的。”他说。

薄斯廷浅笑笑:“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