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苏苏嬴政)穿越秦朝:养成秦始皇_(韩苏苏嬴政)完结版在线阅读

以古代言情为叙事背景的小说《穿越秦朝:养成秦始皇》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蔡西瓜”大大创作,韩苏苏嬴政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吃狗粮少女韩苏苏眼见闺蜜与男神双宿双飞,悲愤之下以自己为原型写了一本玛丽苏小说
故事里的嬴政拥有八块腹肌,黄金比例,腰细腿长,颜好性格好,还有事业心,最关键的是,他对她宠宠宠啊
韩苏苏沉浸在与纸片人谈恋爱的窃喜中,然后,一道惊雷将她劈进了邯郸
她望着眼前瘦小干瘪,快要嗝屁的小孩,再看看自己的细胳膊细腿,合理怀疑走错了片场
提示:
1.本文架空,请勿上升正史
2.养成系,女养男,多次穿越,有时空乱流
3.不止一个穿越者,有对抗情节

小说:穿越秦朝:养成秦始皇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蔡西瓜

角色:韩苏苏嬴政

评论专区

修道全真录:全心修道,不介意其他,一心超脱。很合心意

明朝那些事儿(全七册):首先要说的这不能当历史书来读,当演义倒是差不多了,自古说的三分假七分真,现代人作文可能更喜欢假的多一点,首先本书趣味性还是很浓的,有个立论是只要是书就有其趣味的地方,故趣味是读者自己读出来的。

我的人生可以无限模拟:好看啊可惜太短了

穿越秦朝:养成秦始皇

《穿越秦朝:养成秦始皇》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3章 第二拨人

韩苏苏更加大声地嚎叫起来,怒斥那伙人不把自己当公主,回去就要国君砍了他们的脑袋。

他们也终于觉出不对劲,哪有公主像她一样无理野蛮,遂不准备听她哭闹,直接爬下洞底准备先抓了人。

小孩紧紧抓着她的袖子,韩苏苏察觉他的身体绷得紧紧,像一头年幼的、随时准备扑上去撕咬猎物的猎豹。

韩苏苏安抚地用手指戳了戳他的手,轻声道:“不怕不怕,死不了的。”

赵政小小年纪便展露出不同寻常的冷静,他抿着嘴唇已经有几分大人的气势,心里想的却是这个女人说的那句话。

她为什么觉得自己会怕?

这个问题至今是个谜团。

他无暇再多想,幼年**难耐又生病的的身体让他看起来像不自量力的幼兽,下来的官兵吹了声响亮的哨子,伸手便要来抓他。

谁料这时,赵政突然暴起,原本抵着韩苏苏脖子的匕首狠狠扎进了官兵的眼睛。

男人惨叫一声,双手捂着血淋淋的眼睛在地上打滚咒骂。

赵政不停地喘着粗气,刚才的暴起像是抽干了他的力气,他像破裂的风筝一样栽倒在韩苏苏身边,嘴唇煞白,眉头皱得紧紧。

韩苏苏吓了一跳,这时也顾不上藏拙,忙挣开绳子将他抱到自己腿上,一边拍他脸颊:“小孩,小孩,你怎么了,不要死,听到了吗?”

赵政仍旧出气多于进气,看起来就是一副要死了的样子。

井口领头人也气得半死,这会儿一边骂着瞎眼官兵无用,一边又指派了几个人下来。

洞底的官兵瞎了眼,恼恨之余疯魔一样乱打乱踢,只恨不能亲手掐死害他瞎眼的孩子。

眼看他就要砸过来,韩苏苏心一横,抽出赵政手里的刀就捅了过去。

那人胡乱扑腾的手垂下了,身子砸在地上,口中不住地吐出血沫,再也没能爬起来。

韩苏苏回过头继续抱着小孩,给他搓手,掐他人中,内心又愧疚又害怕。

几个人终于顺着绳子爬到洞底,这次他们有了前车之鉴,先制住韩苏苏,夺下她手里的刀,才一把提起赵政。

韩苏苏被人握着一双手腕,动弹不得。

更可恶的是,那人的目光在她脸上流连,抬起她的下巴,用露骨的眼神盯着她的曼妙的身体。

韩苏苏直被恶心得转过头去。

领头人不想节外生枝,呵斥下属道:“带了人赶紧离开,女人多的是机会玩。”

下属应声,依依不舍地放开她的脸。

他们下来了三个人,这会儿是三根绳子,为保她俩不乱来,因此将她们一人捆了一根绳子,其他三人则吊在同一根绳子上,前后脚往上爬。

韩苏苏被吊在半空,身体勒得生疼,她撇过头去看那小孩,他已经昏过去了,额头上豆大的汗珠顺着滚落下去。

韩苏苏叫他:“醒醒,不要睡,醒醒啊。”

他没有醒来,韩苏苏看着离得不算远的绳子,突然一使劲,整个人撞了过去,赵政被撞得呼了一声痛,眼皮短暂地掀起。

韩苏苏刚笑了一下,赵政的脸就飞快往上方移动,同时自己的身体传来失重感,她还没来得及抓住赵政那边的绳子,整个人就“嘭”地摔下去,这一次直被摔得昏死过去。

就在刚刚韩苏苏撞向赵政时,枯井上方突然涌入另一拨人,他们个个都做农民打扮,手里拿的家伙却很是不凡。

领头人一伙只顾着关心洞底情况,加之一向欺压百姓,觉得他们不过蝼蚁,对自己造不成威胁,这才被一网打尽。

他们中箭倒地后,上方拉绳子的人自然也没了,赵政被扑过来的人拉住,而韩苏苏却没有这么好运,直被摔得七荤八素。

“快,公子在这里,水呢?谁带了水?”

管家急切地追问,立马有人递水过来,赵政干裂嘴唇一接触到水,立马挣扎着抱着水囊大口大口地吞咽。

管家又往洞底看了一眼,问道:“那是谁?”

这一伙人均摇头,回答说不知道。

管家于是冷了脸:“那就杀了,今日之事,不可外传。”

正在喝水的赵政抬起头,看了一眼洞底,又看了一眼管家:“你说她?不小心跌下来的,看我快渴死了就喂我喝了血。”

管家又看一眼,犹豫半刻:“公子是说她救了您。”

赵政喝了水,又有人递过吃食,他撕开纸包大口大口啃着喷香的牛肉,含糊不清道:“算是吧。”

管家拿不定主意:“那依公子之意,此人该杀该留。”

赵政抹了把嘴:“留着,当我的侍女。”

管家确认并无不妥之后,命人将韩苏苏背上来,她受伤重,赵政要求不能再绑了,管家虽觉得绑着吊上来也不会加重伤势,但一想小公子难得提点要求,也就随了他。

傍晚,灯火通明的赵府迎来一伙庄稼汉模样的人。

门房看了一眼,迅速打开后门,让一群人进来,只是在遇到背着韩苏苏的家丁时多看了两眼。

冷寂的屋子里坐着一位美貌妇人,她不过二十几岁的样子,挽着妇人发髻,一张脸精致美艳。

“扣扣扣。”

门外传来声音,妇人道:“进来吧。”

门被推开,赵政走进来,他没有上前,小小的身子笼罩在黑暗里。

赵姬笑了笑,朝他招手:“政儿,你回来了,快让母亲看看你。”

赵政顿了一下,缓步走过去,躬身行礼:“孩儿害得母亲忧心,该罚。”

赵姬站起来揽过他瘦弱的身体:“政儿,我的政儿。”

赵政乖觉地缩在她的怀里,感受着年轻的母亲呼吸之间带来的阵阵脂粉香气,他突然想起那个从天而降的女子,她身上好像没有任何香料的味道。

“政儿,政儿?你怎么了?”

赵姬的声音传过来,满是疑惑。

赵政压下怪异的想法:“母亲,孩儿在。”

赵姬松开他,微微弯腰摸他的脑袋,语气温柔:“政儿,母亲方才与你说的暂居南山一事,你觉得如何?”

赵政抿了抿唇:“一切但凭母亲吩咐。”

赵姬欣慰地笑了,她倚在榻上,美目微闭,朝他摆手:“政儿,母亲有些累了,你先下去吧。”

赵政乖觉地应声,出门时眼底却盛满了冰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