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士勋丁都赛)大宋:娱乐圈第一男明星全文阅读_大宋:娱乐圈第一男明星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五月的天”创作的《大宋:娱乐圈第一男明星》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音乐系毕业的张士勋穿越到大宋,凭借着金手指和精湛的才艺在京城混得风生水起,高衙内成了他的跟班:李师师、丁都赛一众花魁成为了他的铁杆粉丝;宋徽宗称他为“一指之师”,蔡京称他为有史以来最大的骗子,靖康年来临,等待他的,是一场腥风血雨……

小说:大宋:娱乐圈第一男明星

类型:军事历史

作者:五月的天

角色:张士勋丁都赛

评论专区

万界登陆:好毒的一盆狗血,集齐了十年前的各种脑残剧情,明明是万界全民穿越,写得像个单机。现实剧情里面,主角甘愿做狗。是起点读者们变宽容了,还是又有一堆新进入的小白?这种文也能让他写到完结?

仙籍:与其说学古龙,倒不如说是学古尤、古龙著之类。

不朽凡人:这个作者也是非常适合现在的潮流抓住了小学生的爽点。

大宋:娱乐圈第一男明星

《大宋:娱乐圈第一男明星》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4章 鬼的话题

顿了顿,白衣女子又问:“官人,你说说,绣楼里的这个鬼,会不会害人呀?”

张士勋道:“说不准,我曾听老人说过,横死鬼必须找个替死鬼才能进入轮回。”

“替死鬼?怎么找?”

“这还用问,害人呗,被它害死的人就是替死鬼。”

“你……你说,绣楼里的这个鬼要害我?”

“我哪里知道,不过……”

“什么?”

“绣楼里的鬼碰到你孤身一人进去,而且又是个美女,它便……便……”

白衣女子已经完全贴到张士勋的右臂上了,颤声问:“便什么?”

“多明白啊,它便起了歹意呗……喂!你怎么了?”

张士勋正说得起劲儿,突然见那女子软绵绵往地上滑,赶忙扶住她,嘴上道:“没事!这里有我呢,鬼不敢靠近,你看,鬼并没有跟出来。”

心里暗骂自己卑鄙,无缘无故吓一个弱女子做什么,这不是乘人之危吗?

适可而止吧。

白衣女人半靠在张士勋身上,好半天才缓过气来,有气无力地问:“我现在该怎么办?”

“两个办法,一是待在这里等天亮;二是……”

“二是什么?”

“这就看你的胆量了,换了是我,一不做二不休,干脆进去弄清楚到底是什么鬼在作祟,省得它以后再找麻烦。”

听到这里,白衣女子打个哆嗦。

停了好大一会,她跺跺脚,道:“官人,你陪我进去好吗?”

“进去?”张士勋惊异地看她,黑夜之中当然看不清楚,就问:“娘子,你确定要进去?”

“嗯!就是进去。”她下定了决心,反倒平静下来。

这让张士勋对眼前这个女子敬佩起来。

勇敢并不代表什么都不怕,世上还有一种勇敢,即便害怕,也要去面对。

“好!我陪你进去,不过,我想确定一下,你真的不害怕?”

白衣女子沉默一会,才道:“我怕得要命,可是,你说得有道理,鬼既然找上门来,我一定要弄明白它来这里到底要干什么,不然的话,以后睡觉肯定会做噩梦,那样的日子还怎么过?”

“既如此,我就舍命陪君子吧……不是自夸,我这人生来就天不怕地不怕,更不怕牛鬼蛇神,走!咱们会会这只鬼去。”

张士勋一把攥住她的小手,迈步朝院子里走。

白衣女子羞涩地把手往外抽了抽,却没抽出来,稍微犹豫一下,索性随他去了。

张士勋暗自得意,心道:你不是想把我关在门外吗?最终还是落到我的手里。

女人的小手冰冰凉,软绵绵、滑腻腻的,握在手里很有感觉。

踏着雨水来到绣楼前,张士勋二话不说,一脚踢开半掩的房门,装腔作势的朝里面喊道:“屋里的野鬼听着,马上给老子滚出来!不然的话,老子把你打翻在地,再踏上一万只脚,让你坠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翻身!”

至于他有没有一万只脚,却无暇考虑。

要的是说话的气势。

等了片刻,绣楼里没有任何回音,这与他预料中的一样,没有回音就对了,有回音才邪门。

“既然你不出来,老子就进去了。”既然演戏就演十足。

张士勋拉着白衣女子,雄赳赳气昂昂,一步跨进绣楼里。

绣楼里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什么都看不到。

张士勋体贴地道:“喂,这里很黑,留心脚下。”

“我不叫‘喂’,我叫……”女人说一半,又不说了。

“你不叫‘喂’,叫什么?”张士勋当然想知道她名字。

“我叫……算了,你还是叫我娘子吧。

“好吧娘子,我听你的。”张士勋“娘子”两个字叫得声情并茂。

他对这个称呼不但不排斥,相反还很喜欢。

在他的印象中,古时候似乎只有夫妻之间才互称“官人”和“娘子”的,当然,这种印象都是从电影电视里来的。

他不知道的是,在宋朝,寻常男女之间也可以这么称呼的。

“你说的鬼在哪里?”张士勋问。

“楼……楼上。”白衣女子手抖得很厉害。

“楼梯在哪?我看不到。”

“往前走,右手边。”

“跟紧我,千万别松手……哎呦!”

“官人,你咋了?”白衣女子一哆嗦。

“只顾和娘……娘子说话,撞墙上了,好疼!”

张士勋没说瞎话,他真的撞到墙上了,鼻孔里一阵湿热,伸手摸了摸,好像出血了。

“官人,不要紧吧?”白衣女子的语气里充满关切。

“唔!好像鼻子撞出血了,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鬼打墙’?”

“呀!”白衣女子声音颤抖:“鬼打墙?”

“我也弄不清楚,反正撞墙上了。”

白衣女子攥紧他的手。

张士勋伸出另一只手摸了摸,“这是实实在在的墙,不是鬼打墙。”

白衣女子松一口气,“吓我一跳,还以为真的是鬼……鬼打墙。”

黑暗中,张士勋咧开嘴笑了。

“咱们接下来怎么办?”女人声音颤抖问:“它会不会下来?”

“管它下不下来,咱们上去。”

“嗯!”

楼梯很窄也很陡,但并不太长。

楼上的房门被风一吹,“吱呀!吱呀!”响着,时而打开,时而关上,在雨夜里显得十分瘆人。

来到二楼门前的时候,女子由于紧张,紧紧抓住张士勋的手。

张士勋趁机感受着从她手上传来的冰凉和滑腻,一时之间,竟然把捉鬼的事情丢到一边,站在门口发起呆来。

白衣女子见他站在门前不动,便拉他一下。

张士勋这才醒悟过来,悄悄附在她耳边说道:“你就等在这里,我先进去,等我把鬼降服,再喊你进去。”

白衣女子使劲点头。

张士勋松开白衣女子的手,一步跨进门内。

绣楼之中,果然有个白色的身影在房子中间晃来晃去,张士勋虽然胆大,但也忍不住打一个激灵。

脑子里无暇多想,大吼一声,飞身向白影扑去,一拳击向白影,只听“噗”的一声,正打在白影上。

然后,张士勋便愣住了,随即放声大笑起来……

“官人你笑什么,把鬼打死了吗?”白衣女子在门外急切地问。

“你过来看看不就知道了吗?哈哈哈哈!”张士勋笑得弯下腰。

“我……我不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