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审判:我不是试验品!)白夜陆正阳_白夜陆正阳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

看过很多都市小说小说,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末日审判:我不是试验品!》,这是“曲落半弦”写的,人物白夜陆正阳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

小说名:末日审判:我不是试验品!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曲落半弦

主角:白夜陆正阳

末日审判:我不是试验品!

《末日审判:我不是试验品!》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2章 午夜的倒数

“叮咚,我有一个秘密。”

“悄悄告诉你。”

“欢迎你来到天堂入口。”

“……”

有些日子,总会过得很快。

4月3日,11点45分,灵申市市中心。

月黑风高,此时在全市最高的摩天大厦顶端,一名身穿黑色连帽卫衣的青年正独立于避雷针尖端。

摘下耳机,黑衣男双手插入兜中,一头雪白无瑕的碎发甚是惹眼。

仔细望去,猩红的双瞳处处透露着疯狂与危险,就好似两颗红宝石般镶嵌在眼眶深处。

而他,正是白夜,白天的白,夜晚的夜。

此时的他慢慢从卫衣兜里拿出一张青葱少女的照片,嘴里轻哼着方才耳机里播放的恐怖旋律。

望着少女稚嫩的脸庞,白夜的脸上时悲时喜,表情变换的如同一个控制不住自己的疯子。

不仅如此,他还用手轻轻抚摸着这个看样子应该才刚过十五六岁的少女照片,但他不是变态。

白夜是在惋惜,惋惜小女孩这本应是充满欢声笑语,肆意挥洒青春的年龄,却在三天前永远止步。

“滴答,滴答,滴答……”

寂静的大厦楼顶,只有白夜手腕处的手表指针一格格走动的声音,而他猩红的双瞳也变得越发明亮。

“有这样一个人曾经告诉过我,人死皆入天堂,因为人间,即是地狱。”

“去吧,在午夜的钟声敲响之际,我定会用那群恶魔的哀嚎为你奏响这最后的乐章!”

突然,照片的一角猛地燃起一小团火焰。

“火花,燃。”

顿时,照片上的火苗如同烟花般在黑夜绽放,可就在白夜松手的瞬间,其便化作了一团灰烬向那夜空飘去。

而此时,十几名浑身**的男子全被一根根双指粗细的铁链捆成了粽子,分别倒吊在天台的各方边缘。

一阵冷风吹过,其中那个名叫周健的青年男子率先醒来。

可当其睁开眼看向周遭的景色时,顿时心生不妙,下意识的想要施展自身能力挣脱束缚。

但不知为何,无论其如何调动体内的诡秘因子,皆无济于事。

就像……就像是一身能力完全被封锁起来一样,也因此,周健的眼神逐渐变成惊恐。

望着脚下的万丈高空,看着那如同蚂蚁般微小的灯光,周健惊声尖叫道:“靠,来人啊,救命啊,来人啊!”

也正是周健的叫声,这才唤醒了其余的**男子,当他们看到此番场景后,反应全都和周健先前一模一样。

“救命呐,来人呐!”

“老爸,老妈,你们在哪,快来救我!”

“我这是在哪,老子的洋妞呢?靠!你们怎么也在这,救命呐!”

“……”

听着众人惊恐的惨叫,白夜的嘴角冷意绽放,仅仅一个眨眼的功夫,就从避雷针上消失不见。

随即,在几人惊慌的目光下,如同一个来自深渊的使者从深邃的夜空中缓缓落下,漂浮于周健面前。

硕大的卫衣帽檐将白夜的半张脸完全隐藏在阴影之中。

“周健,19岁,灵申市高嘉集团大股东周耀斌的儿子……”

而周健此时听着对方分毫不差的叙述,以及那有些熟悉的嗓音,眼神中的惊恐也逐渐收敛。

只见周健露出一口白牙,强装镇定道:“兄弟,听你口音,咱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哦?你听的出来?”听到这个问题,白夜不禁对周健的敏感产生了些许兴趣。

周建此时也注意到了白夜的反应,顿时喜出望外,连忙说道:“兄弟,兄弟,你听我说,你是不是遇上了什么难处?”

“看咱们同样都是行者的份上,放了我,放了我!”

“有啥事你和我说,我周健肯定会有办法办到!”

然而白夜却是从口袋掏出一把小刀若有若无的触碰着周健的肌肤。

周健感受着大腿根部传来的寒意,越发焦急道:“要不这样,要不这样兄弟,咱们……咱们交个朋友。”

“你也知道,我是高嘉集团大股东的儿子。”

“只要你放了我,有什么需要尽管和老哥说,要钱,还是女人,还是冥想资源!”

“只要你说,我都能……”

“**……”

然而,白夜在听到这后却忍不住鼓起掌笑道。

“哈哈哈,不愧是高嘉集团大股东的儿子,就这胆识和魄力,着实让在下佩服啊。”

周健一听,也跟着强颜欢笑起来。

要不是体内的诡秘因子无法调动,他也不至于在这陪着笑脸,陷入完全的被动。

毕竟咱们的周健可是一名D级行者,是个“天才”好嘛!

而这时,在距离周健不远处挂着的几个人在听到他的话后,竟然天真的以为白夜真是为了求财。

因此纷纷亮出自己的身份,想要以此活命。

“啪、啪、啪!”

白夜的嘴角却上升到一个诡异的弧度,鼓着掌说道:“可惜啊,我想要的,只有你的命。”

听到这,一瞬间所有人再次炸开了锅,吵得白夜耳膜都要炸裂了。

只见白夜揉着额头,面目狰狞,一副极为不爽的模样。

随即,伸出一根手指放在嘴边,一个充满魅惑与控制的声音顿时萦绕在所有**男子的心头。

“嘘,安静!”

瞬间,除了周健,所有人皆双目失神,如同傀儡般低下头来,不再出声。

“这,这是怎么回事?”

周健看了眼身边其余人,眼神中充满了不可置信的色彩。

“你到底是谁,为何会同时拥有两种完全不同分类的能力!”

“就算你是极为特殊的存在,那你应该也只能拥有同一分类的不同能力!”

可是白夜并没有打算回答他,只是对其做了一个静音的手势。

“嘘,你太吵了。”

“接下来,我问,你答。”

“你!”周健刚想反驳,却看见白夜随手打了个响指。

他们这些人中的一个**男子瞬间恢复了神志,再次继续起刚刚未说完的话语。

只见“嗖”的一道金光掠过,白夜伸手一指,“金刃,断!”

紧接着,一声惨叫顿时从万丈高空滑落,渐渐失去了动静。

而周健此时看着那条被切断的铁链,眼神中的恐惧再也遏制不住。

“三……三类,你……你不是人,你是使徒……你是怪物!”

但白夜却不为所动道:“嘘,我说了,你太吵了。”

“现在,只有我问,你答。”

“如果你的口中有半句假话,那么下一个掉下去的,就是你。”

“哦,对了,千万不要试图调动你体内的诡秘因子,因为它们已经不属于你了。”

就这样,在周健惊慌恐惧的目光中,白夜缓缓打开了藏于袖口的录音笔,问道:“姓名?”

周健不明白其明明知道这些为何还要再问一遍。

可当其想到刚刚掉下去的同伙,他只好乖乖回答道:“周健。”

白夜见其很是听话,微微一笑。

“年龄,身份,职业?”

“19岁,高嘉集团大股东周耀斌之子,职业学生,现就读于灵申第一中学。”

白夜满意一笑,继续问道:“很好,那你是否还记得一周前的那个夜晚?”

“一周前?夜晚?”周健的表情露出些许疑惑,可当其听到白夜接下来的话后,他的表情逐渐凝固。

“提醒你一下,那是一个雨夜,你和你的几个弟兄开车遇到了一个正在打车的小女孩。”

“你是谁!”周健的表情逐渐狰狞。

“三天前法院就已经判决我是无罪的了,你到底还想怎样,凶手也已经伏诛,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白夜突然癫狂的笑了起来。

“哈哈哈!”

“我是谁?”

“既然你这么想看,那就好好看看,我到底是谁!”

随即白夜缓缓脱下帽檐,露出了一张青涩、可爱的短发少女模样。

“还记得我吗,周健?”

“不可能,这不可能,你不早就死了吗,你是谁,你到底是谁?”

周健浑身颤抖,身体不断乱动。

白夜此时却收敛起笑容,瞳孔收缩,脸色逐渐泛白,眼窝下的黑眼圈开始泛青,皮肤也变得干枯。

“是啊,我死了,我真的死了吗?”

“如果我死了,那么你看到的又是谁呢?”

此时的白夜不仅容貌变了,就连声音也变了。

“周健,我告诉你,我会一直缠着你,缠到你和我一样痛苦的死去!”

“不可能,不可能,你已经死了!”

“你不过是一个F级的初级行者,怎么可能抵挡得了我们高嘉集团的神经毒素!”

“我……”

就在这时,周健的表情瞬间凝固,赶忙闭嘴。

而白夜的那张鬼脸也重新恢复成正常小女孩的模样,笑得那叫一个天真无邪。

“不,不是我,我没这么做,我没有,我没有!”

白夜看着周健逐渐失去管理的表情,双手轻轻托起周健的脸庞。

凄冷的夜风吹过白夜的发丝,小女孩精致灿烂的容颜从此在周健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告诉我,那一夜,你们到底都干了什么?”

与此同时,白夜猩红的双瞳突然闪烁。

“滴答,滴答,滴答……”

伴随着手表的指针一格格走动,周健的心理防线也在这一刻完全崩塌,达到了被完全催眠的最佳状态。

“那天晚上,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