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政王表哥的娇甜心尖宠(羲雪姬顾栖迟)_羲雪姬顾栖迟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完整版古代言情小说《摄政王表哥的娇甜心尖宠》,甜宠爱情非常打动人心,主人公分别是羲雪姬顾栖迟,是网络作者“星宸樱”精心力创的。文章精彩内容为:羲雪姬听到听到太后要将她许配给摄政王表哥顾栖迟时,吓得瑟瑟发抖,收拾起小包袱连夜跑路
谁知使出吃奶的劲刚翻上宫墙,便听见背后一声威风凛凛的声音:“阿媆!”
她回头一望,正是她那权倾朝野骄矜暴戾的九千岁——她的准未婚夫,吓得脚一软,没跌下墙头,却撞上他的心头
他搂住她:“怎么,阿媆还未成婚,便急着翻墙出去找为夫吗?”
阿媆:“???……救命QAQ”
【男主宠溺深情暗恋日常,1V1,甜宠】

小说:摄政王表哥的娇甜心尖宠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星宸樱

角色:羲雪姬顾栖迟

评论专区

无限茶几:可以看,不过更新慢了点。

红星之钢铁咆哮:其实也还是不错的~

树宗:里面的人类和科技武器弱爆了,作者老是觉得枪打不死动物,20米的蟒蛇、4.5米的豹子就让人素手无策了,这作者不知道杀过人的动物会被定点清除吗?让人无法直视。 …

摄政王表哥的娇甜心尖宠

《摄政王表哥的娇甜心尖宠》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四章 踏雪

夜凉如水,寒星寥落。

阿媆抱膝坐在榻上,望向窗外。

皎洁的圆月挂在天际,繁密的树冠遮盖了星辰的光辉,夜晚寂寥而安宁。

“公主?”

外面忽然响起轻微的敲门声,灵芝推门而入,见阿媆正靠坐着,连忙走到她身侧蹲下,温柔道:“公主,您怎么还未躺下休息?”

“睡不着。”阿媆垂着眼睑。

“公主可是做梦了?”

阿媆摇头,又点点头,深封在脑中的残存记忆中,王父王母的脸俨然已如梦境般似真似幻。

“我想……王母了。”

灵芝拍着她的背脊,柔柔道:“公主乖,有奴婢在!”

她轻声劝慰道,“公主许是刚换环境还不适应。明日,奴婢便带着公主四处转转,熟悉熟悉,也散散心。”

她一句话,瞬间让阿媆的眼睛亮了起来。

“我想骑马。”

她的语调充满期盼,灵芝不忍拒绝,想起九千岁曾交代过公主想做什么都只管应允便是,便答应道:

“王府正好有跑马场,奴婢明日命人准备马匹,让公主骑一圈试试。”

“好啊好啊!”阿媆高兴地跳了起来,扑进灵芝怀里,搂着她的脖颈亲昵撒娇。

“宫里的马,温良怯懦,没什么劲道,不够烈!不过跑马场的马可不一样,都是从战场上淘汰下来的宝马,性子野,跑得飞快呢,应比宫里的马强多了!”

“那明日奴婢陪公主一起去,公主喜欢什么样的马,奴婢帮您挑。”

“我喜欢黑色,”阿媆眼睛亮闪闪的,“我喜欢黑色的骏马,威风凛凛的,跑起来一定超级厉害!”

灵芝愣住,“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公主您果然和普通小女郎不太一般,胆识过人呢!”

她摸了摸阿媆的小脸,又笑道:“既然公主喜欢,明日奴婢就陪您挑马,您喜欢哪匹马,便牵去马厩,等您熟悉了之后再让它跟着您跑。”

阿媆听得眉开眼笑,抱紧了灵芝的胳膊:“嗯,我就知道灵芝最疼我了。”

第二日,阿媆吃饱喝足,穿着大红色绣兰花斗篷,腰系软鞭,整个人看上去身姿飒爽。

踩着长靴蹦蹦跳跳地跟着灵芝来到马房,挑选健壮雄骏的马。

灵芝跟在她身后,一边扶着她下轿辇,一边叮嘱道:“公主,这个地方奴婢不熟,您别乱跑,小心摔跤!”

阿媆掀开轿帘,探出半张脸,眨巴着眼睛道:“灵芝,放心,我都多大了,不会摔跤的!”

她站稳脚,仰着脸,看着这偌大的马房。

灵芝带着她去马厩,让人把马牵出来。

“公主,”灵芝拿起缰绳递到她面前,柔声解释道,“您看这匹黑马,是汗血宝马,性子温顺,跑的速度极快,您一会儿可千万抓紧了缰绳,不要掉下马来……”

阿媆站在马厩前,盯着那匹尚幼只比自己高一点的黑马,目露欣喜,“好漂亮!”

纯种的汗血宝马,全身乌黑发亮,四蹄却是毛色纯白,毛色油光滑亮,鬃毛蓬松有力,额角的鬃毛浓密卷曲,鼻梁高挺。

灵芝也笑道:“是呢,奴婢瞧着,公主骑它也是合适的。”

阿媆伸手摸了摸马脖子,笑眯眯地问道:“它叫什么名字?”

“这马叫踏雪,是九千岁专门寻来的,脾气最好了,您待会若是驯服不了,奴婢再给您换一匹。”灵芝温柔地道。

踏雪?

阿媆歪着脑袋,仔细地打量着这匹马,忍不住跃跃欲试,拉了拉缰绳道:“灵芝,我要骑它!”

她拉了拉马绳,马便迈开腿慢悠悠地晃了过来。灵芝见此,忙道:“您慢点,千万别摔倒呀。”

阿媆点头表示自己记住了,便翻身跨上马鞍,双臂紧贴着缰绳。她握紧缰绳,用力夹了夹马腹,低喝道:“驾——”

踏雪听见主人的呼唤,扬蹄往前冲去,灵芝被吓坏了,赶紧追了上去,喊道:“您慢些!慢些!”

踏雪跑的速度越来越快,阿媆几乎快抓不住缰绳。她咬牙坚持着,心脏砰砰直跳,只觉得耳边狂风阵阵,令她心神激荡,这烈马不愧是汗血宝马,跑得实在是太快了!

灵芝担忧地跟在她身后,生怕她突然失控坠马,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

好在阿媆的骑术不错,勉强撑到了终于停了下来。她累得浑身酸软,差点从马上跌落下来。

灵芝眼疾手快地伸出手扶她,一双大手却比她更快一步地搂住阿媆的细腰,稳稳地将她接了下来。

阿媆站稳,抬眸便撞进一双深邃幽沉的桃花眼里,顿时一怔,随即便反应过来,羞涩地躲到了灵芝背后,悄悄伸出半截小脑袋偷瞄他。

顾栖迟还穿着玄色绣金龙纹的宽袍广袖朝服,腰系墨色祥云纹束带,衣领和袖口都滚着暗纹,衬得皮肤莹润如羊脂玉。

他身姿高挑挺拔,俊美无俦的容貌像是冰雕的,透着冷清与疏离。

阿媆呆呆地看着他,心里莫名地涌出几丝怯意,小声道:“殿下……”

灵芝也被突然下朝归来的顾栖迟惊了一跳,她慌张地行礼,小心翼翼地请罪:“九千岁,是奴婢没照顾好公主,请您责罚!”

顾栖迟瞥了她一眼,并未搭理她,而是将视线移向了躲在灵芝身后粉雕玉砌,五官稚嫩的小姑娘。

顾栖迟抬步走近,“阿媆。”

阿媆从灵芝身后探出一颗小脑袋,睁大了一双湿漉漉的鹿眼,怯怯地打量着他。

顾栖迟伸出右掌,朝她招了招,“过来让我看看。”

阿媆犹豫片刻,终于挪动着脚步,缓缓地靠近了他。

顾栖迟微微弯腰,一手拎起阿媆的后领,把她拎了起来,仔细端详,“可有伤到?”

“没有!”阿媆被他拎在半空,不由有些慌乱,小爪子胡乱挥舞着,努力挣扎,“放开我!”

顾栖迟皱眉,不悦地道:“别动!”

阿媆听他貌似真的很生气,僵硬着身体,不敢再动弹了。

顾栖迟仔细检查了一遍,确认阿媆毫发无损,冷声呵斥道:”胡闹,谁准许你如此放肆!”

阿媆闻言,眼泪汪汪地看着他,委屈得说不出话来。

顾栖迟轻哼一声,将她塞回灵芝怀里,板着脸训斥:“阿媆年纪还小,身体羸弱,怎么能让她骑马呢?”

灵芝吓得不轻,忙垂首赔罪:“求九千岁饶恕,是奴婢考虑不周,奴婢知错了,以后一定好好教导公主。”

“罢了,”顾栖迟摆了摆手,“先送公主回去吧。”

“是。”灵芝恭敬应下,扶着阿媆离开。

待她们走远,阿媆扭头看着灵芝,小心翼翼地道:“灵芝,殿下一直这么凶吗?”

灵芝摇头,“九千岁人很好的,他只是看着严厉罢了,平时只要不惹恼了他哦,九千岁是不会发火的。”

“哦,”阿媆乖巧地答应。“那方才,殿下怎么生了那么大的气,仿佛要吃人似的。”

灵芝也说不清楚,笑了笑,揉了揉她的小脑袋,“走罢,公主,咱们快回去,奴婢伺候您沐浴休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