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眠顾宴瑾)长大后,顾少成了我的裙下臣_长大后,顾少成了我的裙下臣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长大后,顾少成了我的裙下臣》,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现代言情,代表人物分别是江眠顾宴瑾,作者“绵羊鹿”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清醒女主VS矜贵霸总】
【浪子回头、追妻火葬场】
江眠在15岁被送到名门顾家,情窦初开的年纪她爱上了比她大八岁的顾宴瑾
传闻中顾宴瑾爱美人,爱妖艳美人
江眠试着为他打扮成风情万种的样子
“这么小就穿成这样,太廉价

顾宴瑾语调慵懒,像看一件商品,“而且我也不玩女孩

再见面是七年后,顾宴瑾亲眼看着她和别的男人相亲,手中的刀叉被他硬生生掰断
“你眼光越来越差

她却勾唇笑道:“玩玩而已

“玩?”他咬牙,嘴有些颤抖,“我陪你玩

“抱歉,顾先生
”她漫不经心的推开他
“我不玩老男人

小说名:长大后,顾少成了我的裙下臣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绵羊鹿

主角:江眠顾宴瑾

长大后,顾少成了我的裙下臣

《长大后,顾少成了我的裙下臣》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4章 宴会2

水晶灯暖白的光线被一道黑影遮住,江眠抬起头,看到顾宴瑾的脸。

“江小姐,一个人?”

“他去厕所了。”

只听男人嗤笑一声,“天天上厕所,是不是不行啊。”

“你说谁不行!”

顾宴瑾的话被人接去,众人纷纷看向这个口出狂言的戴眼镜的男人。

被人注视着,林浩哲的自尊心更是升到极点,他不想在人前丢脸,连着气势也足了些。

“自己是什么样的人,就会觉得别人是什么样的人。”

江眠听着这句话忍不住笑了声,一颦一笑,确实勾人魂。

林浩哲看到江眠的笑颜,也勾唇笑了笑,果然他没有看错人。

顾宴瑾狭长的桃花眼眯了眯,眼睛冷若冰霜,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而有些微怒:“管好你的嘴,不要发表遗言。”

熟知顾爷的人已经吓得直哆嗦,只有林浩哲还在轻蔑地笑着。

“让我管好嘴,除非从我尸体上踏过去。”

顾宴瑾像是听到了有趣的事,大厅里的人也都在讨论。

他嘴唇斜勾,“那我满足你,来人。”

随着一声令下,大厅里出现一群黑衣人。

林浩哲看着围了一圈的黑衣人,瞬间傻了眼,“这……”

他回头看了看江眠,发现江眠正有意无意地朝他摇头。

林浩哲定了定神,眠眠害怕,那他更不能怯场了,说不准是请的演员呢。

“这有什么,请演员,我也会!”

这下不仅是顾宴瑾,在场的人都笑出声,谈论内容无非都是:

“这人谁啊,天真的孩子。”

“这能称为天真?人头不保!”

“他难道不知道这是顾三爷吗?”

林浩哲身体一怔,僵着身子转过头看向那个人,“你说什么?顾…顾三爷?”

那人好心地和他解释道:“对,你面前这位啊,正是大名鼎鼎的顾三爷。”

林浩哲愣了几瞬,脑子里像爆炸了一样,身子软塌在地上,口中还嘀咕着什么,江眠过去扶他,却被一手甩开。他撒腿就跑,和刚刚那个理直气壮的男人大相径庭。

江眠差点被甩到地上,一双手把她搂进怀,抬头一看,又是那张熟悉的面孔。

可这次的顾宴瑾没有再停留,在她站稳后直接松开了她。

她碍于场合,对他道了一声谢,随后转身离开。

千娇百媚的背影,大片纤背漏出来,系着的两条红绳更添加诱惑,修长的腿依照走路的频率若隐若现。

大厅里的目光都追随着她,顾宴瑾眸色变了变。

“都在这里干什么!”

话音刚落,大厅里所有人都像逃跑一样各自去做自己的事情了,但依旧有人偷摸盯着那个尤物看。

“顾爷……”

顾宴瑾转头看向那个小心翼翼的邓予疏。

他看着她清纯的脸,眉眼和姿态和以前江眠还有些相似。

他在清一色的妖艳女生中几乎是一秒就锁定了她,之后的每一次宴会,也都由她来做女伴。

“以后你不用来了。”

邓予疏呆滞在原地,话音也有些颤抖,“顾、顾爷,我做错了什么……”

他没看她,“让你走你就走。”

“是因为刚刚那个女生吗?”

她知道顾宴瑾的本性,他根本不会那么有善心扶人一把。

顾宴瑾警告性的看了她一眼,“你话太多了。”

邓予疏是个穷人家的孩子,她被迫在夜总会工作,每天被各种咸猪手摸来摸去。

直到有一天他降临了,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她就深深的被他吸引。

更让她觉得天上掉馅饼的是,顾宴瑾选中了她,从此生活不再坎坷。

可人啊,总是贪婪,在尝到一点好处之后,就想要更多,最后据为己有。

邓予疏看着那个离去的挺拔身影,新做的指甲深深印进手指,眼中流出冷峻的杀气和怨恨,和表面小白花完全相反。

*

温柔的晚风拂面吹过,灯火躺在树叶的怀里,呢喃撒娇,江眠倚在酒店栏杆上看着风景,深呼一口气,是新鲜的气息。

“江小姐好兴致。”

他突如其来的出现,江眠身子一僵,但并没有回应。

又听他慵懒地说:“刚刚还是我帮江小姐扶了一把,江小姐现在这样对待我,是不是不太礼貌啊。”

江眠回过头,阳台没有灯光,而他高大的身姿把屋内的灯光全都盖住,暖光照着他的轮廓,西装盖不住他的肌肉线条,身上越发有股沉稳的劲。

她移开眼。

“怎么不看了?喜欢就继续看。”他轻轻笑着,带着点勾引和捉狭,缓步走到她面前。

高定皮鞋在黑暗中也闪出光泽,顾宴瑾双手握住栏杆,江眠被圈在里面。

“你又想干什么。”

顾宴瑾右手顺着栏杆向她的身体靠近,最后抚上那露出的背,细腻的触感让他舒叹地眯了眯眼,上好的羊脂玉。

江眠的后背被粗粝的大手抚摸着,她忍不住抖了一个激灵,抗拒的拿开他的手,“你干什么!”

他勾了勾唇,“这么敏感?”

“有病!”

被骂的顾宴瑾非但没有生气,甚至眼里衔着笑意,他中指勾起那两条红绳,拉远后轻轻一放,空气中传来“啪”的声响。

“嘶、疼……”江眠倒吸了口凉气,这个人什么时候勾到红绳的。

她冷眼看着他,“有病就去治!”

耳边传来一声轻笑:“没别的词了?”

“你!”

他总是能激起她的怒火,又让她无话可说。

“我要回去了。”

但顾宴瑾不打算放人,按住她的藕臂,“一个人?”

“对!一个人,怎么了?”

一个人关你什么事。

他嘁了一声,温柔又宠溺,右手抚上她的耳垂,“怎么办眠眠,他抛弃你了。”

江眠没吭声,头闪开他的触碰,眼睛也不再看他。

她也没想到林浩哲表里不一。

“你眼光越来越差了。”

江眠愣了愣,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可能是风吹醒了她的思绪,仰起头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清甜的嗓音带给他致命的打击:

“眼光差又怎么样,起码我得到了回应,起码,他年轻。”

她专挑讽刺他的词,那些年的风月悲痛也早已成为过去。

顾宴瑾看到了她眼底的决绝和果断,心脏被一把刀刺入,涌上一股难以言喻的感觉,空气稀薄到让人喘不上气,他终于反应过来。

眼前这个人是真真正正放下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