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灾年,我靠跳大神养活仨萌娃》林一依红橙橙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林一依红橙橙)热门小说

小说《穿越灾年,我靠跳大神养活仨萌娃》,超级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主角是林一依红橙橙,是著名作者“红橙橙”打造的,故事梗概:简介:“1960年姥爷为了救一头掉冰窟窿里的牛犊子,被河水冲走,尸骨无存

生产队长刘富借机使坏污蔑,姥姥经受不住打击,选择轻生

“前世,自己一场大病无力回天

“临终前,对肝肠寸断的母亲,喃喃地说出最后的话:妈,下辈子,我给你当妈!”

所有的信息汇总,林一依确定,自己穿越了……

小说:穿越灾年,我靠跳大神养活仨萌娃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红橙橙

角色:林一依红橙橙

评论专区

生物炼金手记:还行,干草吧

神秀之主:吹捧的太厉害了,动不动就三五百万字的网文,一万多字的开头能看出什么来?开头惊艳,中间拉夸,后期烂尾或是太监的书还少么?这作者又不是没有烂尾前科。一万多点字的开头有必要这样吹捧么?

绝色悍妻:有阅历的作者写的东西就会比较接地气

穿越灾年,我靠跳大神养活仨萌娃

《穿越灾年,我靠跳大神养活仨萌娃》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 4章 我,我会跳大神

李树芬正跳着脚哭喊:

“可了不得了,海江让刘富给打得脑袋咕咚咕咚冒血!快救命啊!”

周李氏的两个儿子蹿出屋子往外跑去。

周李氏寡母一人,养大两儿一女。

期间,作为远枝叔伯哥的周海天没少帮衬他们。

如今孩子们长大成人,俩儿子身强力壮,自然不忘恩惠。

在他们眼里,周海天和周海江就是自家亲哥哥,有事儿必须上。

“二婶儿,你和梦如看着孩子们和老太太,我也去瞅瞅!”

林一依说着慌忙下炕。

……

百米外的村道上,正围着一群人。

林一依在周海洋媳妇儿的搀扶下,蹒跚到了近前。

周海江倒在地上,眼神黯淡。

周海洋正拿棉帽子堵住他头上的伤口。

地上一大滩血,渗进雪地里。

周海平喘着粗气,一脸愤恨地将刘富按在地上。

刘富想挣脱,却不是周海平的对手。

“赶紧套车送县医院!”

周海洋焦急地冲着人群高声叫道。

“海平,跟俺去套车!”在生产队打更的老孙头儿大喊一声。

“你快回家给俺拿钱!”周海平恶狠狠地对刘富说道。

“谁让他骂俺!他先挑衅,医药费就得他自个儿出!”

刘富抬着脸毫无悔意地说道。

周海平举起拳头,被围观的屯邻拉住。

“你要把他打坏了,谁给海江出钱治病?!”

“就是,不能再打了,看病要紧!”

“……”

刘富伏在地上,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

大伙儿都紧张地盯着周海江,谁也没注意到林一依。

“哐!”的一声响。

林一依咬牙切齿地,从地上捡起一根大棒子,用尽全身力气,削在了刘富的头上。

刘富豪无防备,应声倒地。

血从刘富的头上流出来,染红了地上的白雪。

“一起拉县医院,治疗费我出!”

林一依面不改色地把大木头棒子扔到一边。

从口袋里掏出300块钱,抽出3张大白边儿攥在手里,其它的都塞给周海洋。

众人大惊失色。

谁也没想到,平时挺懦弱的周海天媳妇儿,竟然能下得了这么重的手。

更想不到,她能拿出一大沓子大白边儿。

这些钱,可是一家五六口人整年也存不下的。

很多人,有生以来也没见过这么多钱。

李树芬看到这钱,心里更是震颤。

都说公公有家底儿。

俩老人都归了自己家。

一直到公公死去,也没见他把钱拿出来。

我说怎么平时不待见婆婆,今天却殷勤地说要给她养老。

不用说,她就是奔着那钱去的!

李树芬心中笃定,这钱一定是出自婆婆之手。

想到此,李树芬气得牙根痒痒。

赤脚医生孙志国给周海江和刘富两人,简单包扎了头上的伤口。

周海平赶着车过来,众人把周海江和刘富一起抬上了上去。

“二嫂,让海平和志国跟我去,你不用担心,在家管好孩子!”

周海洋对李树芬说道。

周海平媳妇儿孙玉贤,回家拿了两床旧棉被,放到车上。

刘富和周海江并排仰躺在板车里。

周海洋和孙志国各自坐在车两边护住二人。

周海洋扬起鞭子,一声脆响,马车奔上大道。

李树芬嚎哭叫骂着。

与周海江头上的伤相比,那20多张大白边儿更让她感到心疼。

“这祸惹的,白白糟蹋了钱!

啥年景,自己心里没数儿吗?

就算那钱不是好道来的,也不能这么造啊!”

李树芬捶胸顿足,口中含沙射影。

林一依鄙视地说道:

“我那些钱是娘家妈给的!

你别扯没用的!

哭够了就回去,别在这丢人现眼。”

李树芬立即停住了哭声,冷笑着说道:

“要说这钱是你抢的俺都信。

你娘家能给你钱?

你家这些年因为啥穷成这样儿?

心里没个逼数吗?

你那娘家,跟要账鬼有啥区别?!”

林一依被李树芬这么一骂,这才依稀记起,原主的娘家,确实不咋地。

这个谎撒得不圆。

林一依尴尬扶了一下头,故作眩晕。

轻声说道:“美香咱们回去!”

王美香扶住林一依,在她耳边说道:

“嫂子,我知道你救人心切,可不应该露财!”

林一依一脸后悔,点头称是。

连续两年大旱,没个好年景,缺吃少喝,一出手就好几百,确实容易惹祸上身。

林一依和王美香走在前头,李树芬哭哭叽叽地跟在身后。

到了自家栅栏门儿,林一依回过头去,厌恶地说道:

“赶紧回家管孩子,别一天净研究没用的,我要是有钱,吃喝都少不了你家的。”

林一依担心,没有深浅的李树芬,见着老婆婆还不知要怎么耍闹。

老人家因为大儿子失踪,受打击不小,刚犯了心脏病,在县医院住了3天回来。

这下小儿子又受了伤,如果李树芬再闹,还让不让她活?!

“你有钱?

你还能靠啥有钱?

俺大哥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你这身子骨儿能挣几个工分儿?”

李树芬牙尖嘴利地说道。

“我,我会跳大神!”

林一依脱口而出。

前世,听妈妈说姥爷死后,全凭姥姥出马挣钱,才养了老太太和他们姐弟三个。

见李树芬不再说话。

林一依回过头来,闭目合眼地说道:

“你别惹我,仙儿就在我身上,得罪了仙家可够你喝一壶!”

林一依说着,故意耸动肩膀,翻起白眼儿。

李树芬吓得哆哆嗦嗦,转身就往家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