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雨潇慕向天《抱错的新娘》全文免费阅读_抱错的新娘完整版阅读

无删减版本的现代言情《抱错的新娘》,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空空,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陈雨潇慕向天。简要概述:两个女孩子在同一个医院出生,却被人偷换,从此陈雨潇过上了贫困穷苦的生活,为了救父亲,又成了富家女兰铃儿的移动血库
而每晚欺负她的男人,居然是兰铃儿的未婚夫
陈雨潇怀着他的孩子,他却要去迎娶兰铃儿,强行把她拉到医院,要打掉他们的孩子
她心一狠,删掉一切联系方式远走异乡
却不知,有人还是不放过她,为了保住自己的身份,要对她赶尽杀绝
陈雨潇终于醒悟:她要夺回本该属于自己的一切!

小说名:抱错的新娘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云淡风轻的兔子

主角:陈雨潇慕向天

抱错的新娘

《抱错的新娘》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4章 我可以输血给她

陈雨潇疲惫的躺在床上,这一次她没有流泪,只是没有任何情绪的看着天花板,思绪回到了十年前,那个改变自己人生的晚上。

那天她正在读高一,高中都是在县城,她读的高中还是县里排名第一的重点高中。尽管如此,高中的条件还是很差,八个人一个宿舍,闷热而拥挤。

正在晚自习的时候,班主任周老师把她叫了出去,然后把手机递给她,电话里,妈妈焦急的声音传来:“潇潇呀,你爸爸出车祸了,伤得很重,妈也不知道怎么办了,你快来吧,说完报了一个地址。”是省会丽都的一家医院。

班主任周老师给她包了一辆私家车,直接把她送到了医院门口,而且还垫付了车费。

她问了医院前台,对方告诉她出车祸的两个人都在抢救室。

怎么是两个人?但是陈雨潇没有多想,她跑到抢救室的时候,只看到外面很多的人,还有一堆人正围着自己的妈妈和弟弟指手划脚。

她胆怯的走过去,叫了一声:“妈妈!”

一堆人马上掉转矛头:“你就是那个跟踪狂的女儿?要是我女儿有个三长两短,我要你赔命。”

看着一个个站在自己面前的大人,陈雨潇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就吓懵了。

突然抢救室的门开了:“你们还有谁是RH阴性血的,这位小女孩大量失血,需要输血,医院没有这种血。”

RH阴性血就是100个人里面才有一个人是这种血型,特别稀少,所以被称为熊猫血。

“刚刚我不是给女儿输了血吗?怎么还不够。”一位戴着眼镜的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焦急的说。

“蓝总,你的女儿失血过多,几百毫升的血不够呀。”医生好像跟这位中年男人很熟。

“那再抽吧。”男子又把袖子撸了上去。

“不行,再抽你也会支撑不下去的。”

“我是RH阴性血,我可以输血给她。”陈雨潇站起来。

医生看了看面前的女孩,还穿着高中校服,摇摇头说:“你还未成年,不能抽你的血。”

刚刚要她赔命的女子冲上前来:“医生,抽她的血吧,就是因为她的父亲,我的女儿才会出车祸,现在用她的血来救我女儿,是她应该做的。”

医生犹豫了一下:“那好吧,少抽点。”然后就把陈雨潇带了进去。

看着自己鲜红的血从自己的身体流进了血液袋,陈雨潇感觉到了头晕,是的,她有点晕血,她闭着眼睛强撑着,但还是慢慢失去了意识。

等她醒来,她也躺在一张病床上,妈妈李秀莲还是抱着弟弟坐在床边哭,眼睛红肿。

她虚弱的叫了一声:“妈,爸怎么样了?”

看到她醒来,李秀莲哭得更伤心了:“潇潇呀,你爸爸不知道还能不能醒过来,医生说,有可能会是植物人。”

“以后我们娘三的日子可怎么过呀?”李秀莲是一个典型的农村妇女,没读多少书,嫁给丈夫陈东之后,就一直跟在他的身边在外面打工。陈小东一直在南仁医院做护工,李秀莲就带着十二岁的儿子住在丽都,平时做点手工,赚点小钱。

陈雨潇小时候也是在丽都长大的,不过读初中后就回了老家小沙镇,在丽都,他们是外地人口,没有户口是上不了好高中的,所以初一陈雨潇就回来了,跟着年迈的奶奶一起生活。

此刻,陈雨潇脑子里也乱得很,毕竟她才读高一,遇到这种事情,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不一会,医院就过来催交住院费了,李秀莲昨天交的两万块钱已经全部用完了。

出车祸的女孩子叫兰铃儿,很美的名字,人如其名,长得美,但是患有先天性心脏病,不太好治。家庭条件也很好,父母都是商人,名下的企业是丽都最大的蓝氏集团,一个女儿,一个儿子,宝贝得不得了。

病房里进来了两个人,一个是蓝铃儿的父亲,他戴着金边眼镜,另一个提着一个公文包,应该是助理吧。

提公文包的男子拿出了一些文件,放到李秀莲面前,李秀莲没读多少书,看不懂,只是一个劲的说自己没钱,求他们放过自己。

公文包男子转身看向躺在病床上的女孩:“你应该看得懂吧,因为你的父亲陈东,一直鬼鬼祟祟的跟在兰铃儿的身后,让她受了惊吓,导致过马路的时候没有看红绿灯,才出的车祸,车祸的一瞬间,你的父亲陈小东跑过去救她,所以两个人一起被撞。虽然车主也有一部分责任,但是车祸是由于你父亲的原因才导致的,所以,你父亲要负主要责任。”

陈雨潇只是机械的听着,脑子里一片空白,她在等着对方最后的话,前面这么多的铺垫,最后的结果就一句话,她在等,早点知道结果早面对。

“这里都有证据,我们是可以随时起诉你们的。但是考虑到你们的家庭条件很差,我家小姐的医药费就不用你出了,但是有一个条件,那就是请陈小姐每三个月来医院献一次血,而你的血医院会负责专门留给我家小姐,她心脏不太好,需要经常输血,经过昨天的车祸,心脏更严重了。”提公文包的男子把收集到的证据和照片一张张摆在她的面前。

陈雨潇已经是高中生了,她知道这些证据意味着什么,如果起诉,她们家不但要赔偿对方一大笔钱,而且父亲还有可能会坐牢。

“不可以,不可以,我女儿怎么可以三个月去献一次血,她还这么小。”李秀莲也听了个大概,她还是心疼女儿的。

“不可以,那就让你那个变态父亲去坐牢吧,我们兰家是不会放过他的。而且,只要他进了牢房,我敢保证他不会活着出来。”昨天那个中年妇女又激动的冲了进来。

“姐,我求求你们,你们不要逼一个小孩子,她才十六岁。”李秀莲只知道求情和哭。

“她才十六岁,我那现在还没醒的女儿也才十六岁,如果不是你那变态老公,我女儿现在正在学校读高一,现在好了,至少要在床上躺半年。”女子非常生气和伤心。

是呀,都是母亲,都能理解!

“妈,阿姨,我答应,只要我的身体允许,我会三个月去献一次血。”

“好,你说话算数,从此后你就是我们家兰铃儿的专用移动血库,如果她有问题需要输血,你要随传随到。”

“丽芸,你也不要说得这么严重,我们只是想,以后如果我女儿有需要输血而医院血库又没血,希望你能救她,当然我们也会在保证你的健康不会受到影响的情况下。”戴眼镜的男子温文尔雅,说话也很随和。

“我会的,谢谢你们不再追究我的父亲。”陈雨潇看过书,人每年献点血对身体没有害处,所以,她就答应了。

看着他们三人走了出去,陈雨潇问了一个一直想问的问题:“妈,爸爸为什么要去跟踪一个十六岁的小女孩?”

“我怎么知道,不过我谅他也是有色心没色胆。”李秀莲虽然被气得不行,但是管老公还是有一手的。

陈雨潇也很疑惑,自己四十多岁的父亲,怎么会去跟踪一个才十六岁的姑娘呢?但是现在没有人给她答案,只能等父亲醒来问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