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落霍清延(拜托,两个脑袋的女主超酷的)_拜托,两个脑袋的女主超酷的全文在线阅读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拜托,两个脑袋的女主超酷的》,是以星落霍清延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鹤行知”,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1.
作为M237星球唯一的女性,星落当之无愧成为M星球花
联盟学院的心理课上,老师布置作业:向往的一天
星落:“我多么期盼能以一张平凡的脸渡过普通又平淡的一天

霍清延看了眼她五颜六色的爆炸头,没说话
星落:“你根本不明白拥有一张天人嫉妒的脸有多疲倦

霍清延:……
2.
进入联盟学院,每个人都能获得一个技能
星落作为入校生模拟考第一名,校长对其予以厚望
星落站在魔法台,机器高速旋转,机械的声音冷冷吐出:恭喜你,获得技能—–第二颗头!
星落:????
从此M237星美少女开始千方百计藏头!
*
无敌双头自恋美少女×完美自我攻略火星王子

小说:拜托,两个脑袋的女主超酷的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鹤行知

角色:星落霍清延

评论专区

有姝:这书……不能带脑子看,之前看了打脸狂魔,以为这个也很不错的,结果……三观什么的完全不能接受啊。不过我比较喜欢以聊斋为背景的穿越故事,冲着这个加到及格分。

网游之格斗——战无不胜:高中时候看的,很给力的竞技文

宝可梦修改器:穿越了 会语言 会文字我都忍了,十岁去宝可梦学校当老师 怎么忍,七分的评分怎么出来的

拜托,两个脑袋的女主超酷的

《拜托,两个脑袋的女主超酷的》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5章 水星社招新

老师花了整整十分钟才搞明白为什么星落人和技能分开,反应过来后,他又气得够呛,一巴掌狠狠拍向星落毛的炫彩蓬松头,“你说说你,好好的技能非得拆开!”

星落气势弱得一批,两只眼睛低垂着仿佛委屈滔天,“老师,我也是没有办法……我单薄的身子和美丽的脸不允许我的脖颈上顶着俩脑袋。”

实训课老师怒其不争,骂骂咧咧道:“还不赶紧把头藏好,你以为谁都和老师我一样心里承受能力高?这么快接受反社会设定?”

星落:老师还挺要面子呢!

刚刚他瞳孔放大,虎躯一震的样子,不是说没看见吧,可以说是看得一清二楚。

电光火石间,老师似猛然惊醒,星落刚才就是抱着个脑袋狂奔在校园的大操场,并且打败那些自诩体力一流的男生们……他整个人浑身一抖索。

星落,你他娘的就不是个正常人!

远处的霍清延看到星落似乎打开了书包,但是因为星落挡住了全部视线,他根本没能看清她到底拿出了什么。

他漫不经心收回技能,装作无意地往星落的方向走了几步。

程深瞧到霍清延越走越远,立马跟上去,疑惑道:“你要去干嘛?”

视线跟随霍清延移向前方,可不就是星落的位置!他有些不怀好意地嘿嘿一笑,“少爷,这是要和你室友打个招呼?”

“你不觉得她很奇怪吗?”

成绩第一,体能第一,关键是她的书包从不离手。程深也意识到了霍清延的关注点, “难不成你要翻她书包?”

霍清延表情认真,停顿许久,告诉他:“我打算找机会动手。”

程深讶然,好歹是正经人家的儿子,怎么出现这么叛逆的想法,“别,别,她又没招惹你,就乖乖背个书包,你怎么尽想着法去惹她?”

霍清延反过来问他:“难道你不感兴趣吗?”

“感兴趣是回事,但是你这个也太唐突了,怎么能翻她包呢?”

霍清延略沉默了一会,似乎在说服他,也在说服自己,“她不是一般的女生。”

“我知道。”程深说,“没看过你这么针对过哪个女生。不过,就算她再特殊、再奇怪你也不能做得太过分了。”

霍清延想了会,嗓音低沉地说:“我知道分寸,你放心吧。”

*

实训课结束,差不多是晚餐营养液的时间。星落背上自己的书包,走到自动贩卖机前,新奇地发现学校竟然还有蔬果汁!

因为能源不足,M星的土壤大多不适合植物生长。在M星被她视若珍宝的蔬菜,竟然能在这里喝到!

星落第一次低下她高傲的头颅,因为这美味的纯天然果汁。

太好喝了!惊为天人,绝世好饮品啊!

喝下的一口,那股子馋意被彻底勾出来,在身体里抓心挠肝的摩挲,她一咬牙怒掏2枚火星币,在激烈的思想斗争下,最终还是无奈收回火星币,望着自动贩卖机里的蔬菜汁疯狂分泌唾沫。

正在这时,隔壁桌聊天的声音传过来。她闻声抬头望去,隐约听到过几天有一个活动要在广场召开。

“你准备好加入哪个社团了吗?”

“还没呢。说实话,我挺想加火星社的,我听学长说火星社已经是第一大社团了!”

“我觉得水星社比火星社更牛逼,水星社的社长可是水星系的皇子!”

“水星社也不怎么样嘛!她们这几年招不到人,都用矿石来换了!”

“矿石?水星社出手大方嘞。不过在学校没能用矿石的地方,拿来可惜了。”

星落听得仔细,听到矿石时,她两眼闪过精光,决定过几天去水星社看看。

等那几个同学走了,星落眼巴巴看着蔬菜汁,最终还是捏着喝完的蔬菜汁管,依依不舍的离开。这时正好遇见霍清延,她冲他挥挥手,“嘿!室友,你回宿舍吗?我们一起吧!”

霍清延分明看到了星落,但他面色一冷,冷哼一声,拉着程深向反方向走远。不愿意搭理星落的意图过于明显。

星落:“???”

她陷入沉思,是否给自己的室友太多压力了?像他这样自卑的人如何能顶住众人的压力和她堂堂星花交流。

叹了口气,惜别自动贩卖机。

宿舍楼下很多人在为社团招新派发传单,星落推了推堵在门口的人,示意他让一让,那人有些错愕,抱歉地向外走了几步。

又突然挡在她身前,眼前的光亮一下子暗下来,星落还有些不满,疑惑地抬起头,正对上一双蓝色的双眸!

他正是那天在水星学院遇到的男生。

苏子昂笑容和煦,语调微微上扬,“还记得我吗?”

星落点头,“记得,那天你还夸了我头发呢!”

星落的声音有些大,附近的好几个人纷纷抬头看她,还特意看了几眼她的炫彩爆炸头。

哟,这妹妹品味还挺独特!

苏子昂尴尬地笑了一声,强硬转开话题,“住几楼呀?”

“五楼。”

苏子昂前几天听到传闻,新生宿舍有人打起来了,而且战况十分激烈,于是提醒道:“你小心点,我听说之前有人打起来了,就在五楼。”

她拍拍胸脯,从容回答,“我知道—”

“打架的人就是我!”

苏子昂:“???”

语气这么骄傲是怎么回事??

星落知道他是二年级的学生,想他应该知道社团招新的细节。于是问他:“你知道社团招新吗?”

“知道呀。”苏子昂回道。

“你知道水星社吗?”

苏子昂微微一笑,笑容和煦,“当然知道。过几天我们社就要去招人了。”

“那水星社招人会送矿石的传闻,是真的吗?”

加入水星社送矿石还是苏子昂想到的办法,算是拉拢废星同学加入水星社的一个手段,也在侧面向大家展示水星系雄厚的矿石资源。

“是真的。你想来吗?”

苏子昂在见过星落后就已经打听到,这个留着五颜六色爆炸头的女生就是今年新生第一名,虽然目前还不清楚她的技能情况,不过可以试探一下她的意向星系,若有必要还是可以适当拉拢。

“要。你有报名表吗?给我几张吧,我另外叫几个同学一起,可以多给我一些矿石吗?”

苏子昂有些愣,这个过程也太顺利了。“你真的要拉上你的同学吗?”

水星和火星两社团的矛盾由来已久,有些意外她竟竟然义无反顾的拉上她同学来水星社。

苏子昂看到她认真的神情,确认道:“真的要来?”

“要!”我很想要矿石。

“好,社团招新那天一起来吧,我现在没带报名表。”

“好的!”

星落说完,踏起欢快的小步子回到宿舍。她现在只需要等待室友回到宿舍,做好他的思想工作,并带他去水星社一切就都能成功了。

霍清延推开宿舍门的一刹那,明显感受到星落情绪高涨,他一言不发,装作没看见。

星落可等不及,眼巴巴跑到他跟前,讨好着说:“我亲爱的室友!你想好加那个社团了吗?”

呵!打这个主意呢!

他姿态随意,躺在床上对她摇头,看起来有几分纠结和犹豫,“没呢,一直没想好。”

星落喜上眉梢,兴奋地跑到霍清延面前,认真的说:“亲爱的室友,我找到了一个很不错的社团,你和我一起加入吧!”

霍清延装作惊喜,问她:“说来听听,我正好没主意。”

星落雀跃地牵起他的手,双眼满含灿烂星光,“我们一起加入水星社吧!”

霍清延嫌弃的抽回手,迅速双手揣兜,谨防她又忽然动手,他眼珠子转了转,“水星社?”

“是呀!水星社可好了,比如……”

这时,她才发现,她竟然只关注到送不送矿石,其他的压根没问!

霍清延怎么可能想和星落一个社团,他之所以问就是为了避开和她一个社团,可怜星落一片真心,还兴奋地以为霍清延想和她一起。

星落顿了好久,终于告诉他:“我还没问清楚呢,下一次招新的时候我们一起去吧。”

“可是我又不想加入水星社。”

“水星社哪里不好了?”他们还送矿石呢!

“水星社大多是水星的人,他们很多都会召唤出水,你去干嘛?表演水灭火?”

“谁说我的技能是召唤火……”

星落声音越来越弱,今天体育老师刚被自己给吓着了,室友胆子那么小,肯定承受不了!

他话锋一转,“那你的技能是什么?”

星落不说话,回到床铺上,要怎么才能让他接受自己有两颗头呢?

霍清延不依不饶,连珠炮似的一个问题接一个问题,星落都是缄口不言。

晚上,霍清延又出去了,从昨天校长来之后,霍清延就没有在宿舍休息过。

她把书包拉开,把人头扯出来,看看脑袋,他的的皮肤已经干燥得起皮,她旋开护肤品的盖,往人头上抹补水霜。

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

当晚,霍清延破天荒给他哥打了个电话。“哥,我想和你谈谈。”

电话那头声音清脆,“我听说了,你和室友打起来了。”

“……此事说来话长,我能提个要求吗?”

电话头的人轻笑揶揄,似乎在故意逗他,“说来听听,除了换宿舍。”

霍清延:“……”

还能给你亲弟弟留条活路吗?

电话两头长久的安静,那人似乎终于意识到霍清延也是个有脾气的少年,继续道:“阿延,只要你和室友友好相处,学年末允许你回来。”

“你说真的?”少年的不满一下子被冲散,语气又惊又喜。

“当然。”

入学之后,除非学校安排所有学生都不得离开联盟学校,就算是苏子昂也只有在特殊情况才能回水星,霍涟许能够允许霍清延在学年末回火星已经是非常难得的退步。

*

第二天清晨,星落起得一大早,根据路标找到学校的栽培室。

栽培老师头发花白,不苟言笑,坐在栽培室里由藤条编成的吊椅上安静的拿着本书《论植物的生长史》。

星落走到一块种有植物的土壤跟前,捻起一小撮土壤,放到鼻下嗅嗅。

“老师这土壤的味道为什么这么奇怪?”

老师看了眼土壤,风轻云淡地说:“哦,那块土前几天才撒了粪便。”

星落:“???”

星落一脸震惊,慌乱甩开手里地土壤,拿出纸巾拼命擦拭手指,却听到老师的笑声。

“傻孩子,还真以为是粪便呢!”

“难道不是吗?”她为了种植看了好多种植类的书籍,书里都是用粪便做的肥料。

“粪便做肥料?哈哈,都是二十几年前的事了,现在粪便早已经不能做肥料,要用专门的营养肥料。”

“营养肥料?”这是星落从未听闻过地东西。她自小在M星长大,没有老师,只有爸爸们,幸好爸爸们知识渊博,能够随时调出数据库,让她学习了解,只是爸爸们的数据库比较久远,对于这种新事物是从未涉及的。

她想到M星荒废的土壤,问道:“对于能量缺乏的土壤也有用吗?”

“用处不大。土壤为种子破壳提供能量,营养肥料帮助它成长。如果土壤是废土,连种子破壳的机会都没有,又怎么能长出植物?”

星落心里一沉,那意味着如果不能解决M星能源问题,M星的土壤根本无法长出植物。

老师从吊椅上下来,推推鼻梁上的眼镜,终于看清五颜六色的同学是位女同学。“你是来自废星的?”

“是的。”

栽培老师心下了然,废星之所以称为废星,就是因为星系能量枯竭,矿石能源缺乏。

众所周知大星系热衷矿石,对植物不屑一顾,也只有废星居民想着救活土壤,祈求土壤能重新为星系带来能量。矿石提供能量,能量滋润土壤,土壤养育矿石,本就是一个循环。

“你去看那边的土和这边的土有什么区别。”

那边的土是赤红色,和M星的土壤如出一辙,星落简单对比,对老师说:“这边的土壤湿润,带有泥土的芬芳,反观废星土壤干燥且易凝结成块,毫无生机,很难孕育出植物。”

栽培老师很满意地点点头。他知道这个年轻人同众多废星学生一样,也期盼救活星系土壤,重新孕育出矿石。

栽培老师指了指栽培室的小房间,说道:“房间里有书架,叫《土壤的结构》,拿回去自个儿看。”

“老师我看过这本书。”这本书比较经典,她很小的时候就已经读过。

“那……把《种子的秘密》拿出来。”

“老师我也看过。”

“……你这丫头!《种子的生长》呢?”

“我也看过。”

栽培老师又推推眼镜,看星落的样子像看见一个妖魔鬼怪。

这丫头,到底哪来的?这些书都看过!要知道这些经典的书籍都快绝版了!

“自个儿去拿本没看过的,回去钻研。”

“好的。”星落说,随后走进房间抱了本书出来。

老师看她出来,推推眼镜,模模糊糊看不清书名,问她:“拿的哪本书?”

“看到本没看过的。”星落停顿一会,“《论如何让同学听课》。”

星落:老师,为了同学们,你付出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