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云萝秦鹤川《惊!谁想嫁一个病秧秧的夫君啊?》_顾云萝秦鹤川全文免费阅读

以古代言情为叙事背景的小说《惊!谁想嫁一个病秧秧的夫君啊?》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先赚稿费一个亿”大大创作,顾云萝秦鹤川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京城顾家突然找回失散多年的女儿,众人好奇究竟是何模样?后来传出来说顾家这个女儿无才无德无貌,没有任何可取之处,众人闻言也就各自歇了心思…
世袭超一品侯爵府,镇安侯爵府世子,长得清隽出尘,奈何却是个病秧子,被御医断言活不过二十五岁,外人闻言直道可惜了…
后来低调了多年的侯爵府却突然上了京城热搜榜第一,只因为最近竟然听说皇后娘娘要为世子爷举办相亲宴会,要求五品以上贵女必须出席,有人欢喜有人愁,哪怕世子爷活不久只要能留下个一儿半女的,那也会有大把的世家想法子塞女儿过去享受那侯爵府泼天的富贵!
一时间,各大世家牟足了劲儿想要露头,结果第二日又听闻,侯爵府世子不能人道,难以承嗣?
此消息一出,京城贵女们人人自危,赶紧变了风向,唯恐被选上了过去守活寡…
而顾云萝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姿态,瞧着京城贵女如京剧变脸似的转移了风向,心里想的却是,若是自己嫁过去岂不正好?没有公婆,不用生娃,熬个几年还能继承遗产死老公,如此美事儿她是不是该主动的争取一下?
她想要抱个金大腿,最好是大魏最强最大最粗的大腿,人们只说她想爬床,只有顾云萝自己知道,她只是想要背靠大树好乘凉…后来俩人突然发现,彼此都有另一面…

小说:惊!谁想嫁一个病秧秧的夫君啊?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先赚稿费一个亿

角色:顾云萝秦鹤川

评论专区

他从地狱来:我等凡人无能为力,至少可以出口恶气。且看且珍惜。

异神崛起:为了作者给我们带来的欢乐,满分送上,祝下本好成绩

怪物猎人之狩途志:一本写实风格的怪物猎人网文。没有网文的套路,偏向实体书,剧情逻辑通顺\u002F主角配角智商在线\u002F情节平淡。

惊!谁想嫁一个病秧秧的夫君啊?

《惊!谁想嫁一个病秧秧的夫君啊?》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3章 两者初次交锋

这闺女怎会如此自来熟,若不是知道自己只有儿子没有闺女,她都要怀疑这女孩儿是不是真是自己丢失多年的孩子了!

不管真真假假的先哭再说,主意打定,顾大夫人便拿帕子抹了把眼泪,随即扶起顾云萝哭道:

“哎呀…我苦命的孩子,若不是那贼人已死,母亲定要将她碎尸万段,便是如此也不能缓解我女儿这些年的颠沛流离之苦啊…”

一时间母女俩痛哭流涕,那副场面真是闻者伤心见者落泪,丫鬟婆子劝着二人仔细着身子万不能哭伤了眼睛。

好大一会儿母女相认的大戏才渐渐落幕,被二人情绪带动的整个厅里的女眷都哭的惨兮兮,随后就是挨个认亲的场面。

还好顾云萝记性好不脸盲,若说能把一大家子几十号人都认全了其实也不太可能,于是就记了一些重要人物。

顾家,目前的顾太爷两口子正室出生的儿子有三个,嫡女一个已经出嫁,庶出儿子有俩。

这五个儿子,一共又生了五个儿子,女儿的话,这一脉,加顾云萝一共七个女儿,年岁相差最大的三四岁,相差最小的仅仅十天半个月,而顾云萝是从长子长女里头的名号排下来的,第七位。

顾云萝只先记了嫡出的几个婶娘和堂姐们,庶出的偏房的都得先往后放放,晚些再做功课巩固。

挨个儿见面行礼,长辈们都得给见面的礼物,于是顾云萝的两个丫鬟捧着一堆礼物。

“这些都是咱们内眷亲属,倒是你祖父与父亲还有几位叔叔们尚未归家,待寻得一日空闲,你再去请安拜见也不迟…”

顾大夫人娘家姓崔,姑且称为崔氏,给顾云萝挨个儿介绍亲属关系,也顺便解答了为啥看不到顾家男丁的原因了。

顾太爷如今已经致仕了,倒是圣上不舍,便安排了顾太爷去京城的鹿鸣书院授课,平日里早出晚归。

而顾家的几个儿子起名字,礼义仁智信。

她爹顾维礼在朝廷任四品中书侍郎,五叔六叔为双生子,也是各有其责,一个在别省任职五品知州,一个是六品太学博士,在国子监任职。

至于另外二房三房两个庶出的叔叔的情况,也许是任职一些不大不小的闲职,也许是经商,总之目前还不清楚,只能后续再说。

不得不说,顾家可真是人丁兴旺,就是每一代的男女比例不是很协调。

“阿娘…你看这个姐姐好奇怪啊…”

突然奶娃娃的声音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一时间众人只好奇孩子怎么会这样说,而抱孩子的徐氏,更是尴尬的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顾云萝看过去,应该是顾家某一房的小儿子,才两三岁而已,堪堪才会说话。

“孩子还小…大嫂别见怪,我替她给侄女儿道歉…”

徐氏抱着孩子起身,面上有些微红,大约是急着想解释而憋红了脸。

“徐婶婶何必道歉,小表弟童言无忌罢了,想来七姑娘大度,也不会介意的…”

一道柔弱的女声响起来,顾云萝顺着声音看过去,只觉得这姑娘长得真是好看。内心道一声可惜,这姑娘白瞎了一张好皮囊,就是嘴巴不行,不太会讲话。

“这位是你崔表姐,自幼年就养在我身边,如今你回来了,你们两个是表姊妹,必然会合得来…”

顾崔氏看着面前的姑娘给顾云萝介绍,顾云萝屈身行礼,算是打个照面了,在心里的小本本上暗自勾画了一个小圈圈。

“七姑娘,表弟还小,若是说了什么不好的话,你也别介意,他那么小,刚刚学说话,自然不是故意针对你的,表姐替他和你道歉…”

崔月茶上前回了一礼,随后亲昵的拉着顾云萝的手情真意切的解释。

“表姐说的哪里话?小表弟那么小又那么可爱,说的话自然也是好听的,他话都没说全,我都不晓得他说的是什么,可是表姐竟然能听懂孩子的表达,真真是厉害呢,不知道的还以为表姐生养过小孩子呢…”

咱也不知道,咱也说不明白,所以就随便好奇的问问而已…

顾云萝天真烂漫不谙世事一般的面容,带着满脸的无辜,仿佛就是单纯的好奇而已。

崔月茶听到这些话,袖子里的手狠狠地掐着掌心,暗中稳定自己的情绪才道:

“七姑娘说笑了,不过是家族里的弟弟妹妹们多,幼时帮着亲人们照看弟弟妹妹,时间久了就懂了,我倒是羡慕你自小在外不用做这些事情的福气…”

崔月茶浅笑吟吟,话里似乎是真的很羡慕一样,为人得体大方,恰到好处的柔弱,处处体现的比顾云萝更像顾家的姑娘。

“呵呵……表姐真会说话,羡慕我在外头颠沛流离十几年,这福气给你要不要啊…”

若不是今天才回来,若不是得表现的懂事一些,顾云萝非得一个大嘴巴子扇过去,连个话都说不利索。

“行了行了,这么大半日过去了,我也累了,大家都各自散了吧,小七才回来,一路也辛苦了,先让人带下去休整半日,待晚间的时候一起用膳就当给小七接风洗尘了…”

顾老太太年岁大了,今日起的又早,把话题扯开,大家闻言行了礼目送老太太离开以后,随后顾云萝也行了礼便跟着徐嬷嬷一起退下了。

临出门就听到刚刚的奶娃娃又说了一句:“阿娘…刚刚的姐姐好奇怪啊,她怎么会如此好看啊…真奇怪啊…”

顾云萝闻言嘴角扬了扬,只在心里暗暗表扬,小伙子不错,年纪轻轻的就如此有眼光,可比某些人强多了…

众人都各自应声退下,心里却也各有想法,都暗暗揣度老太太和大太太的心思,对于这个突然回来的七姑娘是何态度。

此时早已经过了晌午,路上吃了许多点心干粮,顾云萝也不饿,只想好好换洗一番休息休息,路上水路,陆路交替的行路,晕船又晕车,一番折腾下来又瘦了不少。

“姑娘且就住在行芷苑,虽离主院有些距离,但是此处是较大的院落,夫人让人准备了许久,又清净雅致。姑娘且先住几日,若真住的不喜,奴婢再禀告夫人为姑娘换院子就是…”

顾云萝四下看了眼,确实够宽敞,也确实离得够远的,院子陈设雅致精细,摆放的一些物件都极为贵重,她也没得挑剔。

“有劳母亲挂心了,还请嬷嬷替我谢谢母亲,云萝很喜欢此处,就是离母亲远了些,日后晨昏定省去尽孝都远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