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了皇帝后我嫁给了邻国小王爷)妘乐陆承烨_拒了皇帝后我嫁给了邻国小王爷完结版在线阅读

小说《拒了皇帝后我嫁给了邻国小王爷,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苏语白”,主要人物有妘乐陆承烨,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妘乐为了青梅竹马的哥哥抛女红、拾兵法,只为能帮助他夺得属于他的皇位
陆承烨许诺 :“等我当了皇帝,你就是我的皇后

妘乐为此冲锋陷阵,毫无怨言
就连陆承烨为了笼络人心许出后妃之位也容忍了…
但当她被余党陷害,带着一身剧毒回来后,她看着捧到面前的凤印…
去他的渣男皇上!去他的皇后之位!
本以为是命不久矣,可是上天垂爱,让她又恢复了健康
妘乐看着身边不离不弃的人,轻笑道:“你要娶我吗?”
洛悯言红了眼眶,不假思索的道:“要!”

小说名:拒了皇帝后我嫁给了邻国小王爷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苏语白

主角:妘乐陆承烨

拒了皇帝后我嫁给了邻国小王爷

《拒了皇帝后我嫁给了邻国小王爷》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5章 第一次带人私奔

低哑的声音被春风吹得破碎,云墨没敢接话,他知道主子这会并不需要人回答,他的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陆承烨指缝里滴哒落下和着酒的血液,他浑然不觉疼痛,只是呆呆的望着皇城的某处院落,半响,他抽动着肩膀笑了起来,只是笑声比夜风的呜咽还要悲伤。

“走吧,走就走吧,走的远远地,去过你想过的生活,我给不了你的,总要有人能给你,呵呵,这样也好,从此我坐我的江山,你游你的江湖。”

“可我这一国之君,竟连再次相见的时间都不能确定,你该是快乐的吧,只要你快乐···”

除了夜风和云墨,无人知这皇宫的高楼处,当今圣上坐在冷风中望着皇城的一角,待了足足两个时辰,快要天亮时,才去了皇后的寝宫。

皇城十里外,妘乐被疾驰的马车颠的胃里翻腾,她拍了拍车壁,虚弱的道:“悯言,停一停,我要吐了。”

洛悯言用力拉住缰绳,忙回头关切道:“乐儿,没事吧,不然我们歇会?”

妘乐撑着车壁探出身子呼吸了点夜里的清冷空气,翻腾的胃部这才舒坦了些,她点了点头,“嗯,歇一会再走吧,就你这速度没人跟的上。”

“第一次带人私奔没有经验,是跑得快了些。”洛悯言帮她把搭在发簪上的一缕发丝放好,轻笑着回道。

“注意用词,谁说要和你私奔了。”妘乐翻了个白眼,许是远离了皇城的缘故,她在这冷风中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畅快,这会也有心思回应洛悯言的玩笑话了。

“我说是就是。”洛悯言强硬的驳回了她的话,身子往妘乐的方向挪了挪,不着痕迹的为她挡住了凉意。

月亮柔和的光芒透过枝丫零零碎碎的洒在马车上,妘乐索性坐在了外头,靠着马车仰头望着星空,良久,她轻声道:

“悯言,把我送到山上,你就回家吧。”

洛悯言正享受着这难得的相处时光,一条腿搭在外面晃呀晃,还没等他把余生好好畅想一番,就被迫止了悠闲。在妘乐话落的一瞬间,他转过身来近乎低吼的喊道:“不行!你休想推开我!”

“我不想让你看着我离开,那样对你来说太残忍了,你已经陪我走了最艰难的一段路,我想留在你记忆中的我永远是鲜活的。”妘乐的声音低低的,轻轻的,不用风吹便瞬间就散了。

可这话又像是一记记重锤砸到洛悯言的心上,他只觉得身体里传来密密麻麻的疼痛,痛到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呼吸不畅。

没有等到身边人的回话,妘乐靠着车壁的头转了过去,一眼就跌进了洛悯言痛苦隐忍的双眸里,曾经潇洒爽朗的少年是何时变得郁郁沉默的?妘乐想了想,大概是自己中毒之后吧。

可是此时他何止郁郁。

早就做好了离开的准备,妘乐自认她白天的表现没有让人察出丝毫端倪,她也是一直带着笑意面对每一个她不舍的人,可是此时望着这双通红的双眼,她却瞬间就破了防,眼泪从脸颊匆匆滑落,快的让她来不及掩饰。

妘乐叹了口气,挥手抹掉了脸上的泪痕,她笑道:“做什么这幅样子,这是我们迟早要面对的事。”

洛悯言声音嘶哑,他握紧拳头砸了一下身下的马车,固执的又一遍说道:“反正你休想推开我。”

“你···罢了,不走便不走吧,反正给你的压力已经够多了,不在乎这一件了。”妘乐不轻不重的拍了下洛悯言的肩膀,转身回了车厢,隔着一扇木门传出她略显沉闷的声音,“走吧,争取天亮前搭上船。”

洛悯言身侧瞬间便没了暖意,他狠咬了一下后槽牙,终是一声不吭的重新驾起了马车。

摇摇晃晃的车厢里,妘乐蜷在松软的靠垫里逐渐模糊了双眼,低不可闻的抽泣声被唇齿死死挡在喉咙里,这是她第二次为了自己的命数而哭。

二人赶在天亮前上了去往南方的商船,绝了身后可能留下的任何踪迹。妘乐却因为晕船而整日过的昏昏沉沉,让她原本消瘦的身材更加单薄,洛悯言给她擦脸时瞧着还不及自己一只手大的脸颊心痛无比。

他在妘乐偶尔醒来的时候提议道:“我们不走水路了,在下一站靠岸好不好,你这样身子吃不消的。”

妘乐脑子里拼凑不出完整的思路,她微睁着眼睛看着洛悯言良久,才从他乌青的眼圈中找回了点精神,只是声音还是中气不足,“走了几日了。”

“三日,快到岳州了。”洛悯言握着妘乐的手一脸的心疼,恨不得替她受了这所有的苦痛。

“那就找个不起眼的小码头下吧。”妘乐就着洛悯言的手喝了一杯热水,想起自己睡梦里不断闪现的情景,她扯了扯唇角道:“以前常听老人家说临走前总是想起从前的事情,我这几日梦里一直重复着幼时的情景,许是也快走了吧。”

“不许胡说,没有的事!”洛悯言重重的放下杯子,沉着脸盯着妘乐。

妘乐嗤嗤笑了起来,道:“你板起脸来一点也不威严,快多笑笑,让我记住你开心的样子。”

“乐儿!我不许你自己放弃自己,我还在这里为你寻找生路,你也要跟我并肩一起往前走!”洛悯言早就拜托皇兄帮他在各地寻找名医,只待两人到达将要去的休养的地方便展开治疗,可是妘乐却早就放弃了自己,这让他心中感到愤怒的同时又感到深深的无力。

“好嘛,我不说了,你别生气。”妘乐瞧见他的眼眶又红了,连忙轻声哄了哄他,她半靠在床榻上,望着被百格窗切成一块块的弯月,突然很想和洛悯言说说自己以前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