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彩绘太累,做本王的心尖宠)花谨谢同尘精彩小说_乖!彩绘太累,做本王的心尖宠完整版免费阅读

精品古代言情小说《乖!彩绘太累,做本王的心尖宠》,赶快加入收藏夹吧!主角是花谨谢同尘,是作者大神“容与逍遥”出品的,简介如下:【女强】+【男强】+【宠妻】
在古建彩绘行当里刚站稳脚跟的25岁女包工头沈南星,累极小憩的功夫莫名转换了时空,成了男扮女装的8岁长房“长孙”花谨
穷家都不太平,祖母偏心,父亲窝囊,叔叔吃喝嫖赌窝里横
大周国女帝坐天下,花谨人小芯子大,梦想一支画笔走天涯
空间用着用着就没了,那又怎样,神念护体,逢凶化吉;医术傍身,遇难呈祥
脚踏实地,皇家画院也入得;无心插柳,辰王媳妇也做得
花 谨:臣无心婚嫁
谢同尘:本王心悦你!

小说名:乖!彩绘太累,做本王的心尖宠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容与逍遥

主角:花谨谢同尘

乖!彩绘太累,做本王的心尖宠

《乖!彩绘太累,做本王的心尖宠》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6章 恶煞花祁安

面对秦婉的负疚沈南星不知道该说什么。

秦婉确实是个疼爱孩子的好母亲,但这脑子有点轴,一根筋。此刻爆出花谨非男儿身,不就等于直接送个把柄给人拿捏,只会助长花老太那帮人的嚣张气焰。

她可不想再被打回原形,回大院子为那些混蛋当牛做马。

“不必,我觉得现在这样就挺好的,正好方便我将来出去做事。你先喝粥,刚刚你出血了。”

秦婉见她话说的老成,却明显带着疏离,难过道:“小谨,你可还是在怨我,从你醒来你就没有叫过我一声娘。”

呃~

这该怎么解释?

沈南星正为难,自远处传来一阵响亮的叫骂声。

“秦婉你个扫把星,臭娘们,给老子出来!”

“花谨你这小畜生,敢打老子的儿子。老子今天就要替天行道除了你这祸害。”

声音越来越近,分明是那个混不吝花祈安。

沈南星心脏猛地狂跳,看向屋里这一大一小,伤的伤,弱的弱,眼里除了惊恐就是无措。

“他妈的,老子不把你们都宰了炖肉吃,老子就不姓花……”

沈南星的一贯处事风格就是能打过就打,打不过就跑,无奈形势比人强,她现在是打不过还跑不掉。

叫骂声近在咫尺,沈南当机立断,关门,闩门,顶门,一气呵成。

没来的及回头吩咐床边的二人安心呆着别动,门窗就已经被踹的砰砰响,中间夹杂着各种污言秽语。

沈南星肩膀顶着门板,身体紧绷,使了吃奶的力气。灰尘簌簌,一颗心跟着扑通扑通,默默祷告这破败的木门千万要撑住。

所幸这木门比她想象的要结实。

花祈安猛踹一阵无果,又改为恶狠狠的威胁。

“秦婉,你最好乖乖给老子把门打开,看老子怎么活剐了你,再将你的两个小崽子劈成两半丢进山里喂狼。”

这声音凶狠里透着阴森,顺着门缝直钻进沈南星的耳朵里,听的她不由浑身汗毛倒竖,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小鬼头惊恐万状,将头缩在秦婉的怀里瑟瑟发抖。

花祁祥又补了两脚后,不知道是不是累了,门外突然没了动静。

屋里的三人皆是瞪大眼睛,惊魂未定的模样。

沈南星回头,想说句什么,发现嗓子发干发紧,只能艰难的吞了一口口水。

贴着门板凝神听了一会儿:没动静。

正当她大着胆子探起头来从窗户破洞处偷偷往外望时,就瞧见一个高大的身影气势汹汹的袭来,手里俨然提了一把砍柴用的斧头。

沈南星忍不住在心里骂娘,花祁安这老混蛋难不成真存了灭门的心。

眼下这情景真是糟糕透顶,这门能承受几斧头沈南星不知道,但她知道她要再用身体抵着绝对会受伤。

电光石火之间,沈南星果断搬起那张矮木桌,翻倒,用桌面贴着门,抓住两个桌腿咬着牙抵住。

秦婉看沈南星的样子,急得翻下床,被沈南星一句严厉的“躺着!别添乱!”喝斥,愣在原地。

她要再乱动,这胎非得流了不可

小鬼头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磕磕绊绊的跑过来,哆哆嗦嗦的一起推着桌角。

“咔嚓,咔嚓……”斧头劈门的声音一下一下,仿佛凿在屋里三人的心头,让她们心肝都跟着颤。

门板左一点右一撇,开了无数条裂口,透过裂口花祈安那张用力过猛而扭曲狰狞的脸近在毫厘。

沈南星闭上眼咬牙坚持,身体却跟着斧头起落而不住颤抖。

到这个份上,她只能赌花祁安只是吓唬一下,不敢真把她们怎么样。

小鬼头的大眼睛里颗颗泪水无声滚落,秦婉坐在床边急的捶床。

“咔嚓!”矮桌的一角被劈裂了。斧头起落的声音还在继续。

沈南星的牙咯咯响,眼中血丝弥漫。

她支撑不了多久了。

眼看木门千疮百孔,已经是个筛子,门闩也被劈裂了,花祁安还不打算收手。

只觉一股怒气直窜头顶,沈南星发了狠,怒吼声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花祈安你这老混蛋,老子跟你拼了!”

沈南星吼完,立即从桌腿上撤了手,一把拉开小鬼头,将她推向床边。抬起脚踹断矮桌的其中两条桌腿,一边一只抓在手里,紧紧盯住门口,蓄势待发。

看沈南星的架势,秦婉哪里还能顾得许多,急急奔过来将她护在身后,用尽全身的力气对着门外大骂:“花祁安你这个天杀的瘟神,今日你要敢进来,老娘绝不会让你全须全尾的回去,我死也要拉你当垫背!”

沈南星原本已视死如归,正暗自发狠,只等门一开她就朝花祈安两只小腿上招呼,握着桌腿的手指骨节都要捏碎了。

被秦婉这么一打断,气势立马泄了一半,心里居然生出一种有人可依的安心感。

秦婉的狠话放完,外面的劈砍忽然就真的停止了。

沈南星提着一口气不敢松懈,生怕花祈安又在憋什么坏招,突然暴起破门而入,打她们个措手不及。

等待最是煎熬,沈南星清楚的看到秦婉的胸口剧烈起伏,扶着窗框的双手骨节发白,整个人因为紧张而微微抖动。

忽然门外一阵“咯咯咕咕”的鸡叫声,煽动翅膀的扑打声,夹杂花祁安的痛呼咒骂声传来。

“阿娘,小花!他要抓走小花!”小鬼头扯着秦婉的衣襟急得跺脚。

沈南星提着两条桌腿的手放了下来,双眼贴上窗框。

院子里一人一鸡斗的正酣。

原先在鸡窝里安卧的那只花鸡,此刻全身羽毛炸开,左冲右突,拍打着翅膀一边避开花祁安的袭击,一边瞅准时机猛地发起进攻,狠狠地啄他一口。

小鬼头趴在门板的孔隙上,一边一脸紧张的替母鸡提心吊胆,一边小声嘟嘟:“小花啄他,啄他这个坏人。”

花祈安躲闪不及,头上手背胳膊被花鸡啄了好几口,逐渐失去耐心,气急败坏的咒骂一句,提起斧头照着鸡头砍去。

又准又狠!

秦婉默默捂住了小鬼头的眼睛。

鸡毛翻飞,鸡血溅了一地,花母鸡的头掉在了地上,身子尤在满地扑腾挣扎。

“他妈的,跟这屋子里的一家子一个德行,贱骨头,我再让你咬我,这就不厉害了,再咬我啊!”

花祁安一边骂,一边抬起一脚,踢飞鸡身泄恨。

母鸡撞在墙上,倒下来,两条腿一下一下抽搐着……

花祁安似乎心满意足,提着鸡走了。

院子里重新安静下来。

好一阵后屋里的三人才敢大喘气,身体里皆是高度紧张后的僵麻疲软。

秦婉靠着门窗软软滑下,血顺着裤腿流了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