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开四年,女友给我生了三胞胎)贺时南浔完整版阅读_(贺时南浔)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以都市小说为叙事背景的小说《分开四年,女友给我生了三胞胎》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小锦鹅”大大创作,贺时南浔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奶爸+神豪+系统+单女主+狗粮)
出租车司机贺时,在一次寝室联谊的路上意外绑定了神级补贴系统
父亲重病?补贴现金两百万!
拒绝妖艳校花?补贴消费返利百倍卡一张!
遭富二代蔑视奚落?补贴上市公司30%股权!
开启秒杀商城,首次下单就获得价值十亿的住宅楼一栋?
就在贺时以为,自己要从此走上壕无人性的装逼打脸之路时,消失四年的女友竟再次出现,还带来了三个性情各异的小家伙
于是神豪变奶爸,从此走上了宠妻养娃的不归路
谁知养着养着,就把自己养成了投资大鳄!还是跺一跺脚就能让全球经济动摇的那种

小说名:分开四年,女友给我生了三胞胎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小锦鹅

主角:贺时南浔

分开四年,女友给我生了三胞胎

《分开四年,女友给我生了三胞胎》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4章 念念和小软

稚嫩却响亮的声音将在场的几人炸的外焦里嫩,而贺时不知怎的,竟下意识的蹲下身,将小家伙护在怀中。

小孩紧紧搂住眼前的脖子,还在颈间依恋的蹭了蹭:“爸爸,念念终于见到你了!”

贺时这才察觉到小女孩的称呼,他愣愣的看着那张漂亮的小脸蛋,似乎跟记忆中的一张脸重叠在了一起。

贺时神情恍惚,又仔细看了看,越看越像他四年前失去联系的女友!

那时贺时刚刚高考结束,就独自一人去了外省旅游。

他也没有目的地,走着走着有一天就到了南方的一座大山。

结果碰巧赶上暴雨,慌不择路的他意外掉入了深山。

当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时,一个宛若精灵的女孩出现在了眼前。

女孩有个好听的名字叫南浔。

她头发极长,像海藻一样披在身后。

眉目精致清冷,而眼睑那颗猩红的泪痣又给那份清冷增添了一丝妩媚。

如此对立的两种气质,偏偏在一个人的身上被融合的淋漓尽致。

也是那时,贺时才知道,原来清冷与妩媚是可以并存的。

因为暴雨山体崩塌的缘故,两人就这样被困在了深山里,慢慢相处后,彼此毫无意外互生了情愫。

当时的贺时每天都很开心,甚至想过就这么一辈子待在深山也不错。

南浔很聪明,总是能毫不费力的找来各种食物,贺时也想帮上忙,于是有一天就带回了几个青涩的野果。

谁能想到,这几个叫不出名字的野果,会让贺时当晚**焚身,兽性大发。

春风一度后,南浔却不辞而别,贺时找了一个多月都无果。

最后意外碰见了来山里摘野菜的农户,这才回到了城市。

四年的时间,贺时没有一刻忘记南浔,他相信,总有一天两人会再相遇。

现在看着眼前酷似南浔的小家伙,贺时却怔怔的说不出话来。

好不容易回过神,声音都哑了几分:“我不是你爸爸,你家大人呢?”

念念拧起小眉头,有些不乐意:“你怎么不是我爸爸,你难道不叫贺时?,”

贺时愣愣的点点头:“对,我是叫这个名字。”

念念似乎松了口气,小手在胸口摸了摸:“那肯定没错了,我妈妈叫南浔,她给我看过你的照片,一模一样的。”

听到那个日思夜想的名字,贺时呼吸不由得重了几分:“你,你今年几岁了?”

“快三岁哦!六月份生日!”

“叮!恭喜宿主偶遇血脉相连的亲生女儿,补贴养娃基金一个亿。”

“轰!”

贺时仿佛被一块天大的饼砸了一下。

听完小家伙的话他已经能确定这就是自己的女儿,而系统的奖励更加肯定了这个事实。

他激动的有些语无伦次:“没错,没错念念,我是爸爸!那你妈妈,你妈妈现在在哪儿?”

念念低落的垂下头,刚要说话,肚子突然响了起来。

她急忙害羞的捂住,那古灵精怪的小模样直接把贺时逗笑了。

他一把抱起女儿,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爸爸先带你吃点东西。”

随后看向呆滞的小雅:“麻烦帮我准备点小孩子喜欢吃的。”

这时,先前那个拉着念念的女人也走了过来,一脸忐忑的介绍了下自己:“贺先生好,我是这的大堂经理,抱歉,之前不知道这是您的女儿……”

贺时淡淡的扫了她一眼,直接转身回了屋。

老大三人已经惊呆了,看着那父女俩的背影半天没回过神。

“卧槽……饭前还跟我们一样是条单身狗,这么快女儿就有了?”

“老三可真是妥妥的人生赢家,看来他之前说有女朋友这事,是真的!”

老大越想越嫉妒:“妈的不行,这一顿饭哪够!咱们得多宰老三几顿!”

这边贺时抱着女儿一路进了餐厅,先喂她喝了点粥,垫垫肚子。

念念本来想说她自己能吃,但是被爸爸照顾的感觉实在太好了,她舍不得拒绝。

见女儿吃饱喝足了,贺时急忙又问起了南浔的下落。

念念小大人一样的叹了口气:“我也不知道,我们本来要一起来找爸爸的,但是小软太贪玩,为了找它我就和妈妈走散了……”

“然后有一个热心蜀黍突然出现,说要带我一程,于是我就坐着他的车来了这里……这里好漂亮!我想下车去玩,他不让,我就叫小软吓了他一下……”

小家伙说话还有些颠三倒四,但贺时却听得心里一咯噔。

什么热心叔叔,他女儿肯定是遇到人贩子了!还好跟她妈一样聪明!

“不过,小软是谁?”

念念扯了扯身上挎着的小布包,掀开袋口示意贺时自己看。

贺时好奇的将脑袋凑过去,只见一条手指粗细的淡绿色小蛇正对着他欢快的吐着舌头!

贺时“啪”的盖上袋子,卧槽!他这女儿好像有点虎!

念念安抚的摸了摸她爹的狗头:“爸爸别怕,小软是妈妈送我的生日礼物,很听话的。”

蛇当礼物?贺时忍不住扶额。

这确实是南浔那个女人能干出来的,但他现在很想上大街上问问,别人家的女儿也是这么养的吗?

想起南浔冷着脸,徒手扒蛇皮的样子,贺时的身体忍不住一颤。

不行!老婆已经够彪悍了,好不容易有了女儿,他一定要把她培养成小公主!

“你妈妈的手机号记得吗?找不到你她现在肯定很担心。”

念念歪着小脑袋,思考了半天:“1584,2054,6240……”

贺时:……

贺时爱怜的捏了捏女儿的脸蛋:“吃饱了吗?吃饱了爸爸带你去洗澡,今晚早点睡,明天咱们就回家。”

念念乖乖点了点头。

芳梨园的浴室有个很大的池子,豪华是豪华,但是不适合小孩用。

于是贺时叫人另外准备了一个小浴盆,接好水后,他不放心的又问了一遍:“真不用爸爸叫人来帮你吗?”

念念摇了摇小脑袋,奶声奶气的说道:“放心吧爸爸,我自己可以。”

老父亲——贺时出了浴室心里到底放心不下,找了个小板凳直接坐在了门口,全程充当保镖。

夜晚,父女俩躺在床上,看着女儿那张熟睡的小脸,贺时心里暖呼呼的。

他做梦也想不到南浔会送给他一个这么珍贵的礼物。

但是一想到她年纪轻轻未婚生子,还一个人带着女儿这么多年,贺时就觉得心里像被针扎一样,泛起密密麻麻的疼。

他将手伸到枕头下面,掏出一张有些泛黄的照片。

上面是一对依偎在一起的情侣,男帅女美,这是当年贺时和南浔一起拍的。

念念就是凭着这张照片才找到了爸爸。

贺时忍不住伸手摩挲了下女孩绝美的面容,忽然感觉照片背后有些异样。

他好奇的翻过去,顿时笑出了声。

只见那上面歪歪扭扭的写了几个字:王八蛋贺小时!

写字的人当时可能心情不好,下笔极重,但似乎骂了之后又不忍心,于是又在后面画了个小小的爱心。

“老婆真可爱!”

贺时将照片珍惜的放到胸口,带着笑意闭上了眼睛。

但是不到五秒又睁开了。

他翻出手机,看着那个烂熟于心的号码,犹豫半天还是点了下去。

这是南浔以前的手机号,这三年多的时间,贺时不知打了多少遍,但都提醒他是空号。

这一次他也没抱任何信心,可是那句机械的“您好”却没按计划出现,取而代之是电话拨通的“嘟嘟”声。

贺时立刻坐直了身体,连呼吸都放轻了,“咚咚咚”的心跳声在安静的夜里格外明显。

大约过了四十多秒,就在贺时以为电话要自动挂断时,一道清冷好听的女声忽然在耳边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