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娴娴陆恒)锦鲤少女重生之漫漫休夫路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_(秦娴娴陆恒)完结版在线阅读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锦鲤少女重生之漫漫休夫路》,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坐车从未遇到红灯,开盖都是再来一瓶,蒙题全对的锦鲤少女秦娴娴怎么也没想到,就是简单魂穿了一下,结果就面临着:
被身体原宿主请求帮忙休了自己的夫君!重点是还摊上一个女儿奴的掌门老爹,门派师兄们更是化身护花使者,时刻保护自己的安慰!
虽然前期比较虐心,但后期就是一整个男主虐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的大甜!
还有邪魅魔祖的暗中保护!每次都让秦娴娴转危为安!!!
虽然失去了好运加持,但是收获了绝世纯欲容颜和团宠buff!!!
这个锦鲤少女秦娴娴我不当也罢!

小说名:锦鲤少女重生之漫漫休夫路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墨一行

主角:秦娴娴陆恒

锦鲤少女重生之漫漫休夫路

《锦鲤少女重生之漫漫休夫路》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4章 你替我活下去(二)

冰凉的湖水没过两人膝盖的时候,周围的景色又开始慢慢变换。

树林渐渐隐去,出现在秦娴娴眼前的,是一间破旧的竹屋,白天也瞬间变为黑夜,刚刚晴好的天气,现在也变得电闪雷鸣,风雨交加。

阴风阵阵中,秦娴娴听见从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转头,竟有六七个夜行人,带着黑色的面罩,墨青色的紧身衣下上,没有其他颜色,除了……腰间那一块亮晃晃的白色令牌,以及,半露刀锋的佩刀。

佩刀反射的光直射秦娴娴的眼球,秦娴娴还来不及躲开,那一行六七人就迈着极快的步伐,再准确一点,算得上小跑,就那么“唰”地一下从秦娴娴和江凝两人的身体中穿过,直奔竹屋去。

“这群人是谁,他们要做什么?”秦娴娴的语气中透露着不安。

“你可还记得,我与陆恒小时候的一面之缘?”江凝一边说着,一边带领着秦娴娴一步步向竹屋走去。

“后来,我几转周折得知,那个陆恒,是北漠王陆擎之的独生子。北漠王何许人也,是富可敌国,军可敌国的封侯王,也正是由于北漠的实力或许强大,帝都这几年也一直在想发设法地压制,但都不见成效。”

秦娴娴发问:“可……这些和这群黑衣人有什么关系吗?”

江凝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接着自己的话说:“而帝都就在一年前,发现了转机,而这个转机,正是我爹爹的一纸密信。密信的内容,是请求皇帝下旨将我指婚给陆恒。意料之中,陆恒以已有心上人为由,拒接圣旨,我听到消息后当夜割腕想要轻生,爹爹头一次发了很大的火,派暗阁从中调查,才知陆恒身边有一个从小到大的贴身侍女……叫蓝月”

江凝停下了脚步,看着秦娴娴:“姑娘可知,这封密信,还是我以死相逼,求爹爹写的。我真的……我真的只是想嫁给他,我不想伤害任何人的。”

“我没有料到,爹爹会直接派影卫去处理掉蓝月的爹娘……”

说到这里,江凝一度哽咽。

秦娴娴自然知道,这个可以不顾自身危险去救一只小鸟的女孩子,怎么又狠得下心伤害他人。

也正当江凝话音落下,竹屋里便传来两声惨叫,一男一女,还是上了年纪的声音。

秦娴娴望向一边的江凝,看着她满脸痛苦的表情,和泪汪汪的双眼。不由得心里也泛起一阵忧愁,江凝又有什么错呢,她只不过是爱上一个人罢了,难道爱也有错?

平复了好一会儿,江凝才冷静下来,轻轻拉起秦娴娴的手,另一只手在空中那么一挥,转眼两人就到了一座气势恢宏的府苑中。

苑中张灯结彩,能贴的地方,都贴上了大大的红喜字,来来往往的仆人,男的女的,老的少的都穿着崭新的衣服,笑盈盈地接待前来贺喜的达官显贵。

江凝看着周遭的一切,眼里流露出一种不可名状的情愫,有欣喜,也有惋惜,更有一丝悔恨。

“这是你的婚礼?和……”秦娴娴有些不敢问。

江凝点头:“和陆恒的婚礼,只是过了三日,帝都那边便传来消息,说陆恒同意了,将择良日与我成亲。现在,就是成亲那日。”

江凝又将秦娴娴带入一个房间。

穿过门,透过帘账,新娘子顶着丝绸做的红盖头,双手交叠在大腿上,静静地坐在那,宛若一幅画。

“开心吗?这一天。”秦娴娴小心翼翼地问。

“说不开心是假的,这个时候的我还不知道这场婚礼的背后献祭了三条鲜活的人命。”江凝叹了口气,“我就这样坐在这里等啊等,等到外面的热闹渐渐恢复安静,等到油灯枯尽,等到这新房由暗变亮……”

情到深处,江凝鬼使神差地想要上去摸摸一摸当时的自己。

可是回忆又怎么能够碰得到呢,江凝自然是扑了空。

悲痛的情绪一下涌了上来,江凝突然掩面痛哭:“可是我什么都没等到,后来还是听侍女们说起,婚宴那天,蓝月抑疾而终,陆恒……守了她一晚上。”

秦娴娴上前心疼地抱住了江凝,轻拍着她的背,任由她在自己的怀里抽泣。

“你没有错,错的是这个弱肉强食的世道。”秦娴娴安慰着。

一边是为了女儿愿意双手染血的掌门,一边是处世不深的单纯大小姐,另一边又是毫无相关的三条命,这个债,陆恒却要江凝一个人来偿还。

又算得上公平吗?

“倘若知道我离陆恒近一步的代价,是需要三个人为此付出生命,我宁愿,在十年前就被大蛇吃掉。”江凝颤抖着身躯,泣不成声,“倘若我的死要是能让陆恒的怨气少一分,让爹爹的罪孽削减一寸,我也毫无怨言。”

“江小姐,可是事情已经变成这样了,你再哭也没有用了,而是……现在我们两个都是死人。该释怀的,还是看开点吧。”秦娴娴也跟着江凝一块悲伤了起来。

听到秦娴娴说出‘我们两个都是死人’这样的话,江凝急忙从悲伤中挣扎出来,双手抓住秦娴娴的肩膀,赶紧说:“你不是!姑娘难道忘了,你是可以回到我那副躯体里的吗?姑娘也答应了凝儿,要替凝儿活下去的。”

“可我……”秦娴娴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一副犹犹豫豫的样子。

江凝转念一想:“姑娘若是不愿,那还请姑娘想想,自己也要变成和凝儿一样的孤魂野鬼吗?现在眼前就有一个让姑娘重获新生的机会,姑娘还有何疑虑?”

秦娴娴觉得江凝的话说得在理,但自己也不是一点想法都没有的,毕竟这个什么鬼世界对自己来说太陌生了,什么留仙派,什么魔界,什么北漠王!

未知即恐惧。

这些秦娴娴压根就一点都不懂,秦娴娴又何尝不想回到自己的世界呢。

可是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去,倒不如,既来之则安之,走一步看一步吧!

老祖宗说的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车到山前必有路!

想到这里,秦娴娴郑重地点了点头:“我答应你,替你活下去。”

说完这句话,秦娴娴也觉得自己挺可笑的,明明是自己得了便宜的事,反倒要人家来求着自己。

江凝见秦娴娴答应下来了,情绪也没有那么低落了,忙说道:“多谢侠女!江凝还未过问侠女大名,敢问侠女?”

秦娴娴摆了摆手:“我叫秦娴娴,你也别先忙着谢我,你希望我帮你办的事,我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办好。”

“秦大侠不用在意,我只求能够减少自己的一分罪孽,那份承载了三人性命的婚约,是陆恒最厌恶的东西,也是压在我心上的一块大石。不论最后的结果怎样,侠女尽心了即可。我相信,老天爷定不会为难一个想赎罪的人。”

说罢,江凝紧紧牵住秦娴娴的手,再次穿过门……

到门外的那一刻,一束强光刺向秦娴娴的眼睛,出于本能,秦娴娴快速闭眼,又将另一只手挡在眼前。

突然被强光一刺,眼睛自然是不舒适的,等感觉眼睛不那么难受了,秦娴娴才缓缓睁开眼睛。

睁开眼的秦娴娴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四四方方的木匣子里,周围一片漆黑,一丁点光亮都看不见,更可怕的是,这个匣子它还一晃一晃的。仔细一听,外面还有人哭喊的声音传来。

不妙!

这是要下葬的节奏啊!

秦娴娴慌了,用力地拍打着周围的木板,大喊:“放我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