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吻刺)苏楠蒋北越_(苏楠蒋北越)全本在线阅读

小说《吻刺》,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苏楠蒋北越,也是实力派作者“井小礼”执笔书写的。简介如下:【外柔内坚乖乖女&假纨绔真纯情大佬】【救赎+双洁】
蒋北越性情顽劣,嚣张难驯,可偏偏只对一个人例外
“苏楠,记得吃早饭

“苏楠,多喝点热水

“苏楠,有事就找我,你越哥贼拉牛逼

“苏楠,你欺负我一下,要不,我欺负你一下行吗?”
有一天小姑娘是在受不了了,“蒋北越,你到底想要什么,我把钱都给你,好不好?”
对方却笑的散漫,“我要你钱做什么,我要你人,给吗?”

后来苏楠走了以后,蒋北越的心里缺了一块儿,他又回到了以前的生活,可唯独有一点,把烟戒了
那个桀骜的少年总喜欢叼着一根棒棒糖看着远方发呆,身边人不知道他在做什么,蒋北越眸光暗淡,咬碎了糖果,“我在等夜晚降临

苏楠,我在等夜晚降临,你说我的小月亮会不会重新回来

“蒋北越,你有多喜欢我?”
“要多喜欢,有多喜欢

我遇见一束光,可它暗了又亮,亮了又熄
(来源网络)
【结局HE,甜虐交织,介意慎入

小说:吻刺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井小礼

角色:苏楠蒋北越

评论专区

(快穿)富贵荣华:挺喜欢女主行事作风

星际大头条:女强,暂未发现男主,喜欢第一战场指挥官的不要错过。

KOF的遥想:当年的同人no.1.可惜人品……叫老毕都没啥好人

吻刺

《吻刺》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1章 我真的不知道这里有人

遇到蒋北越的那天,我的风海市就再没下过雨。

——苏楠日记

外面又下了雨,记不清是这个月的第几次。

天像是一块乌青色的大厚布,压的云层几乎要挨到地面上。

八九月份的风海市每年都是这样,整个城市都被低气压笼罩着,雨水不断,燥热难耐。

大街上没什么人,一辆出租车从柏油路上开进了一个军区大院,车轮连带着泥点飞溅。

苏楠坐在车的后面,外面的空气里混杂着让人讨厌的雨腥味儿,她的眉尖皱在一起,摇上了车窗,然后从随身携带的包里面拿出了一个塑料包装的面包,撕开口,咬了上去。

一边机械地嚼着,一边看着窗外飞速倒退的大树。

面包是便利店里散装的最便宜的那种,没什么好吃的滋味,黏糊糊的在嘴巴里,只勉强起到了充饥的作用。

一路颠簸,车子停在了整个军区大院最豪华的二层洋楼的前面。

“小姑娘,到了。”前面的司机对着后视镜喊了一嗓子。

“好,多少钱我扫给您。”

司机师傅好心抹了零,苏楠道谢过后带着自己的大包小包下车,今天是周六,她好不容易才抽出时间去郊外的陵园看了看爸爸妈妈,没想到临时下了雨,所以才狠了狠心打车回来。

面前这二层红砖洋楼并不是她的家,是她外公的房子,外公已经83岁了,除了他以外,舅舅舅妈,还有哥哥,都住在这个房子里,而她……

苏楠的眼眸中划过了丝黯淡,随后叹了口气,强迫着整理好自己的情绪,上前去敲门。

开门的是家里的保姆崔阿姨,或许是刚做完晚饭,身上还带着围裙,她见苏楠淋了雨,忙帮她接过来了手里的包,“呀,楠小姐怎么这么晚了才回来,还淋了雨,快进来。”

在这个夏家,叫她苏小姐不合适,叫小姐也不合适,索性崔英兰就一直叫她楠小姐。

“谢谢。”

苏楠习惯性地进门,在玄关处拍打了下身上的灰尘,然后俯身换鞋。

“啧,那破鞋脏成什么样子了,崔姐,还不赶紧扔出去,回头再把地毯给弄脏了!知道这是什么毛做的吗,贵的要命好吧!”

女人尖利的声音传过来,苏楠的动作一僵。

客厅的长桌边坐了两个人正在吃饭,是她的舅舅还有舅妈,外公身体不好,平日里都是把饭给他送到二楼的卧室里,而夏寻舒,这个时候应该去上钢琴课还没有回来。

刚刚说话的人是舅妈贾成云,女人绑着黄色的头发,穿着真丝的睡衣,正一边用纸巾擦着嘴,一边十分厌恶的看向门口的方向,像是看见了什么拾破烂要饭的,鄙夷至极。

苏楠目光紧盯着脚尖,手不自觉地攥紧了些。

“真是晦气的很,没来由的非得去那种地方。”贾成云仍旧在喋喋不休,“这大阴天的,谁知道会不会粘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回来,嫁到你们夏家真是倒血霉了,摊上这么个吃里扒外的败家东西。”

“行了,吃你的饭吧,就你话多!”旁边的夏译盛听不了这话,一个白眼瞪了过去。

他也是不喜欢苏楠的,只不过毕竟是个男人,他不会像贾成云那样嘴上脸上的表现出来。

房间里一瞬间的安静,又只剩下了碗筷碰撞的声音。

苏楠站在原地,缓了缓神。

她强迫自己挤了个笑脸出来,“舅舅舅妈,崔阿姨,我突然想起来我好像还有些事儿没办完,得再出去一趟。”

苏楠的长相是典型的南方姑娘,细眉杏眼,水红色的嘴唇,笑起来总是一副纯良的样子,没有任何的攻击性。

这面具,自打从她进夏家的那天起,就没再摘下来过,总是能在很多时候帮她解决困境。

“可是你饭还没有吃呢吧?”崔英兰有些担心。

“没关系,我刚才在外面吃过了。”苏楠一边说话,一边把刚脱下来的脏鞋子又重新穿了回去,湿溻溻的。

崔英兰没有再拦着她,跑去拿了一把伞塞到了她的手上,“带上伞吧,这雨说不准会下到什么时候呢。”

苏楠接过来,微笑着并没有拒绝。

将近晚上八点钟,外面的天已经完全黑了下去。

雨还在不停地下,苏楠没有别的去处,只能打着伞漫无目的的在小区转着,从东头转到南头,又从南头转到西头,鞋子湿透了,只剩下白色的连衣裙还干干净净。

她的心里有些压抑,不知道是因为去了陵园,还是因为刚才贾成云的话,又让她想起了很多以前的事情。

她的妈妈叫夏舒,是个漂亮又独立的女人,在十七年前为了和喜欢的人在一起而毅然决然的和当时的风头正盛的夏家断绝了关系,只身一人跟着苏家珏去了曲城,后来就有了苏楠。

本来一家三口的日子一直过得还算是安稳幸福,只可惜三年前的一场大火,带走了所有爱她的人的生命。

她的爸爸妈妈都没了,就在她十三岁的生日那天。

苏楠越走越觉得心里堵得慌,深呼吸了几口气,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小区西北角的一个偏僻的废墙处。

这里已经被荒废好久了,除了些野猫野狗,几乎没有人来。

阴雨天的月光稀薄,本就不多的路灯也因为没有人维修而坏的坏,暗的暗,地上的砖更是七扭八歪的,一到这种天就十分容易积压泥水。

苏楠正出着神往前走,毫无防备地就踩到了一块松动的活砖上,紧接着就听见“滋”的一声。

在自己的小腿感受到一阵凉意的同时,一句优美的中国话也在耳边响了起来。

“卧槽……”

声音不算大,很低沉,带着显而易见的烦躁和隐忍。

只不过夜里太黑,什么都看不到。

苏楠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往后退,紧接着一脚又踩到了砖上。

于是刚刚的情景又重演了一遍。

“你他妈!”

那声音又响了起来。

苏楠这才勉强看清楚,离自己不过一米左右的石台阶上,好像坐了个人。

那男生俯身坐着,黑色的棒球帽遮住了半张脸,黑衣服,黑球鞋,全身上下唯一干净的那双手,也被刚刚砖头里喷出来的泥给染黑了一大块,正往下滴答着泥点子。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苏楠赶忙道歉,“我真的不知道这里有人,你还好吧?”

“你觉得呢?”那男生停顿了会儿,暗骂了一句,然后起身站了起来,一米八几的个子直接挡住了斜后方的路灯传过来的光。

苏楠的视线跟随,像一个小矮子一样抬头看着他。

仰视的角度,她看见了帽檐下的那张脸,很瘦,尖下巴,还有十分锋利下颌线。

他的鼻梁很高,一双眼睛像是从墨汁中沥出来的,看上去甚至比这夜色还要再深沉几分,疏离的样子让人不由得觉得有些许的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