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系美学之亲犬录(尹义霍证)完结版免费阅读_《日系美学之亲犬录》最新热门小说

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日系美学之亲犬录》,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尹义霍证,故事精彩剧情为:你很难拒绝一只温顺乖巧的大型犬,尤其是当他主动亲近你的时候
不设防,没有恶意,和你一样极富正义感,偶尔犯蠢干傻事,从不为私利
他忠诚,善良,做的每一件事似乎都会拼尽全力,仅凭直觉行事,不得章法,也毫无规律,偏偏运气还好得出奇

到底是谁在被谁牵着谁的鼻子走啊

他被他姐姐拜托了一个潘多拉魔盒
她请他在她死后帮他打开,给他一个念想,一个希冀,一个……寄托了跨国手足情的,愿望

“去见见他吧,我的弟弟

“这世间有那么多人需要你,一孚,你勇敢,无畏,强大,像是天生,就是去帮助人的

“我相信未来你会影响更多的人,有更多的人会被你治愈,你不是我一个人的,我不能这么自私

团宠新星艺人×跨界老牌律师
外刚内柔的中华田园犬×外冷内热的日系伪少年

你没有处心积虑的靠近,是我无端端被吸引

日更,不坑,慢热,初次写文,请多多包涵
轻松欢乐向,专心搞事业的日常剧情流,治愈系年下文-v-

小说:日系美学之亲犬录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奶凰包

角色:尹义霍证

评论专区

异闻录:粮草,更新特别慢

若星汉天空(内地实体版):想不推又有些舍不得,最少能让你掩卷了,再考虑一会。

变身之异界女王传:膜拜作者,真心吊——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日系美学之亲犬录

《日系美学之亲犬录》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3章 接机

八点半,在机场空旷的航站楼内,哪怕是一声宛若新生猫崽般的啼咛,也能传遍整个等候大厅。

“阿——嚏!”

更何况是一声响彻天边的嘹亮喷嚏,大清早的提神醒气,堪称方圆三里,噪音污染源。

霍证偏过头,笑出气声。

“噗。”

“笑毛线。”乔凛不满地瞪了他一眼:“肯定是老师快到了。”

放屁,年不惑在霍证的身后张牙舞爪:分明是我在骂你!

然后他深吸了一口气,忍了一早上的低血压终于被点燃,在乔凛耳边炸成了蘑菇云。

“居然趁我在车上昏昏欲睡神志不清半梦半醒间诓我话要我发毒誓保证拍摄期间全程跟组——还取证录音?!谁特么这么缺德教你个连证据链都捋不清的女娃娃学无间道伎俩的啊?哈?我剧本都给你了你还想怎样!你个吃里扒外的——”

霍证连没气都没换,马上又放炮似开启了第二波爆发并连珠喷射:“第二回!这特么都第!二!回了!上次说是为了老师——高桥监督才华横溢德高望重看得起我是对我处女作的肯定还对你恩重如山如此大好机会我们不能拒绝必须珍惜的理由我忍了!但这次呢?说!又是受谁指使的!?”

乔凛的高马尾都被他的吼声震得直哆嗦,自觉理亏,低头对手指。

但这不妨碍她马上嘟起嘴狡辩:“你没睡醒的时候比较好说话嘛——”

乔凛睁着清纯的杏眼,迅速摆出了无辜脸,企图“萌”混过关:“拍《是非》你工作出差的时候都能来探班了,那拍《非理》干嘛不干脆跟组行动啊……你有长假不冲突啊,况且你自己也承认了想——咦?”

她话还没完,就被远处迎面而来,还紧紧簇拥在一起的人群给吸引了注意力。

霍证话听到一半,想抢白说自己是愿意探班,不是长期驻扎坐牢,跟组在片场当苦力工,但话还没出口,也被对面的人带走了视线。

好家伙,大清早被迫爬起来接宫的,竟然不止他们两个。

不对,对面怎兴高采烈的?这年头居然还有享受早起的年轻人吗!?

“我们买点蛋糕给他吧。这个点飞他肯定还没吃东西。”

“不不不,尹义不喜欢甜食。”

“那喝的呢?咖啡行不行?”

“对面就有星巴克呀。”

……

霍证无言感叹,自己是上年纪了吗?怎么越来越看不懂当代年轻……哦不,追星人的思想。

这是什么类型的粉丝来着……亲妈粉?担心一口吃的?

他书粉怎么就不见得有这么体贴——天天就知道跟个键盘侠似的敲着碗催更。

没事还扒拉他笔下凶手的作案动机有多清奇作案手法有多猎奇,不合常理——常理你妹的常理!都说了是精神分裂!无法理解——你要是都能理解就得去看心理医生了好吗!

腹诽完毕,被这么一打岔霍证也没了继续严刑逼供乔凛的兴致,当下贴墙一靠,眼不见为净,做回他的便利店门神。

“别生气嘛,习惯就好啦。”乔凛从肢体语言里读出了他的想法。

第一句是求原谅,第二句则是双重安慰:在机场偶遇狂热追星族什么的,不很正常么。

霍证眼睫毛都没动:“我现在满脑子的民法典。”

“恩?”

“第一千零三十二条规定,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以刺探、侵扰、泄露、公开等方式侵害他人**权。”

乔凛:“……”

“看到他们手上的那几个单反相机没。”

“看到了呀。”

“太可怕了。”

乔凛咬着嘴唇,强忍笑意没给霍证科普什么叫当下流行的机场街拍——只要拍得好看,人家明星乐意得很。

反倒是霍证,在东京念完三年高中,依旧分不清新恒结衣和长泽雅美是哪个打哪个——你总不能指望每一个上、了、年、纪、的中国人,都关心内地娱乐圈吧?

乔凛拍了拍他肩膀,有道是宅男不混娱乐圈——可以理解。

凉风习习,这边的人等着接机,那边被接的人在等行李。

尹义头上顶着一瓶五百五十毫升的农夫山泉,睡眼惺忪地蹲在传送带旁,手还插在棒球外套的口袋兜里,取暖。

懵懂无知的智障眼神如果不是因为来自成年人的体型,一定会成为路过空姐们,相竞领走的对象。

五分钟前,他还在温暖的头等舱里,睡得酣熟香甜,为何一睁眼,就不知今夕是何夕地蹲在这里,甚至连张擤鼻涕的手纸都摸不出来?发生了什么?飞机是还没起飞吗?所以他们还在候机?

他顶着美人尖上恨不能冲天飞的一小撮栗毛尖,蹲了半天也没能想明白。

五分钟后,李树音取完行李回来,瞧见自己带了两年的艺人——这副落了地便生根的摸样,丝毫不意外:尹义一上飞机就会想睡觉,这一睡就必须睡足整两个小时,不然做不到自然醒。

如果飞机飞行的时间不够长,在他还没睡够的情况下着陆,尹义被人强制叫醒,那么他就会像现在这个样子——落下睡不饱后遗症。

堂堂八尺男儿,会跟只缩头乌龟一样,长时间地蹲在地上一动不动,直到他彻底清醒,搞清楚状况为止。

没有丝毫人道主义精神的经纪人曾拿他这个神奇的个人习惯做过好几次实验,尹义最多能保持住这个姿势二十七分钟,最短也能有九百秒,就男人来说,持久到足以傲视群雄了(?)

“你腿都不会麻的么?”

李树音把行李堆到尹义身后的墙边,准备去找推车,走之前还从风衣口袋里掏出一罐温咖啡,小心翼翼地换下了还剩半瓶的农夫山泉。

在这个过程里,尹义纹丝不动如座山,直把一旁守着他的机场安保,看得叹为观止。

“咕——”

乔凛摸了摸凹陷的腹部,她自己也不是不饿。

但这个明显不是来自她腹腔的声音实在是太真实了,应景得她哪怕是自损八百,也想杀敌一千地狠狠嘲笑霍证一番。

霍证无言望天,装作没听见,并伸手指了指对面:“看。”

论转移敌方注意力,还有比律师更专业的人么?

隔壁横幅拉得老长,一众粉丝看着都是学生模样,眼里全是抑制不住的欢欣雀跃,聚在一起讨论得格外热烈,叽叽喳喳,让附近只打算吃瓜的候机群众,都莫名觉得鸭力山大。

霍证还注意到,这里面有男生,且是唯一的一个,异常安静的站在人群边缘,手里还攥着一封****,樱花色样的,信。

这特么……是情、情书!?

横向对比了一下自己去年在东京开的《是非》签售会,排队时书店里那清一色的黑白灰——全都是面目沧桑的大叔。霍证仿佛在半空中看到了年不惑无声控诉的口型:我不仅羡慕嫉妒恨,还酸掉了牙。

乔凛完全没当回事。

拜托,她自小混日娱,刚学会走就在国际红毯上打过滚了——要不是乔凛五岁就懂事了学会了主动婉拒,铃城凉子恨不得能带她走红毯走到天荒地老,好让所有圈中人瞧瞧她是生了个多么完美继承了她美貌基因的优秀女儿。

乔凛没选星二代开挂般的人生——头顶七彩光环,踏童星大道,而是非要走这条专业导演必经的小破木桥,你以为是受了谁的反向影响?

她十分淡定地收回了目光,将长马尾拨回身后,扭头问霍证:“要不我们也去买点吃的垫垫肚子?”

说罢拔腿就朝星巴克的方向走,说:“老师肯定也什么都没吃。”

他们为了接机开车穿越过大半个银城到郊区的机场,乔凛是睡过头没吃,霍证是为了保证交替开车时不犯困也选择了不吃,导致这会儿两人都有点饥肠辘辘的。

“别吃了凛凛,等会不是还要喝早茶么?”霍证赶忙将她拉住,“带高桥监督去景区吃啊。你不是要去郁金酒店?”

霍证摸了摸下巴,又道:“日本人讲究吃食,高桥监督又很喜欢中国,这里面该怎么投其所好的学问——不用我教你吧?”

这妮子行动前就不能动动脑子么?

“也是哦。”乔凛眨巴眨巴眼睛点点头,对霍证的话不疑有他,马上掏出手机点开APP,把微博界面换成了美团——去找酒店电话订位子去了。

正当两个吃货都挨着饿,看着照片有一搭没一搭地讨论郁金酒店的小笼包正不正宗的时候,对面粉丝们的正主,终于,粉墨登场了。

磨砂玻璃墙后,模模糊糊透出了一双穿着限量版运动鞋的修长腿,招来了好几个女粉的尖叫。

尹义立正站好,规规矩矩地立在原地朝等候多时的粉丝们挥手,眼神迷之迷离——不好意思,刚睡醒,对焦还有点困难哈。

他面如冠玉,耳白过面,唇薄方正且润泽,合则沉稳,开则欢乐俏皮。鼻尖直且带圆,乍看之下,正气凛然——如果他没有露齿十二颗,还大张嘴笑得跟个憨憨一样的话。

李树音显山不露水地跟在尹义身后,不紧不慢地推着行李,中途还给他递去了一副蓝色口罩。

他还在暗自庆幸,来得及把尹义那一撮无法无天的栗毛尖尖给治服帖了,封进了他印着大写字母Y的蓝色发带里。不然这厮看起来恐怕会更像一只七十二变变型男,结果因为一撮毛而破功穿帮的孙悟空。

“看到脸了吗?”

“没……”霍证有些遗憾的回答,带个么口罩,现在好了,连侧颜杀都无了。

“谁刚刚还说自己满脑子民法典的?”乔凛看他聚精会神,眯着眼睛使劲儿张望的模样哭笑不得,这叫打脸比翻书还快。

霍证头也不回的反驳:“啧。长这么大我第一次离我大中华明星这么近,还不许我参考参考感受下当下年轻人的审美了?”

乔凛吐槽:“我妈你见得少吗?”这厮简直就是说一套做一套。

“凉子是日本人,我爱国,偏爱母国素材行不行?”

霍证张望得起劲儿,不忘回头给她翻去一个巨大的白眼:“还有,令堂已经退圈十几年了。”

他回怼得干净又利落,还能抽空顺便给归国子女乔妹妹上堂中文课:“风华绝代的代是过去式。”

乔凛:“……”

你给我等着,我一定要告诉妈妈!你说她老!

乔凛不甘示弱地也在原地蹦跶了两脚,刚巧尹义这个时候转过了头来接粉丝递来的马克笔,她一下就看到了尹义覆在额间的深蓝色发带。

她眼尖视力又好,马上就辨认出了首字母,“Y”字被金黄色的丝线绣得平正又工整,看起来像是手工绣出来的。

乔凛估摸着身形,很快就猜到了名字——国内能有此身高的男艺人,可不多。

她立刻认了出来:“原来是尹义呀。”

“你认识?”霍证惊奇地问,他一纯种的文科宅男,工作之余只喜欢窝在家查阅法案看电影外加被催稿。在日本呆了三年都不知道十元是谁,对内娱更是一无所知。

彼时的乔凛,于霍证无异于一本可以查遍娱乐圈户口的百科全书——随便一问,都能给他起到关键的扫盲作用。

而眼前这个,乔凛刚巧,近期才刷过大量的照片,对号易如反掌。

“人选之一啦。”乔凛指了指自己的鼻尖,又拍拍霍证的肩膀。

霍证再一次瞳孔地震:“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

乔凛马尾当羽扇,摇起来给他科普,总算是扳回了一点她当乔导的面子:“去年年底才刚刚开始冒头的新人吧。出道才两年,片酬要的并不高,这个价格和脸比起来可实惠了。外形和《非理》的男主是贴合的,我很满意。可就是没演过戏,找不到可以对标的作品,林制片对他的演技和为人一直都持保留态度。”

她叹了口气:“我是真劝不动。”

得,这一番话说下来,把霍证说得更好奇了。

他就像是一只蹲在玻璃鱼缸外,抓耳挠腮的猫——看得见,却摸不着,只好原地打转,恨不能一跃而上。

眼前辣么大一枚帅哥,他自诩能做到“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但要是连脸都不让看清楚——拜托,那也太对不起与生俱来的性向了吧?

好奇心可是会杀死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