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诸天:从霸凌女帝开始(风俊洛离)_(风俊洛离)精彩小说

小说叫做《风起诸天:从霸凌女帝开始》,是作者“瘦马走秋风”写的小说,主角是风俊洛离。本书精彩片段:不是御兽
是女帝非人类,落难被穿越少年风俊胁迫
自此组成一对特异CP,于微末间起峥嵘,共同创造不朽之传奇

小说:风起诸天:从霸凌女帝开始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瘦马走秋风

角色:风俊洛离

评论专区

风起诸天:从霸凌女帝开始

《风起诸天:从霸凌女帝开始》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三章 风俊来历,血契开始

蜡烛、绳子和小皮鞭……

白貂(也即是女帝大人洛离)四肢分成个大字被吊绑在半空之中,能动弹的只有头和尾。

风俊将燃起的蜡烛贴着白貂腹部柔软的绒毛晃了几晃,嘴角勾起邪魅的笑容,示威似地把蜡烛戳在旁边的桌子上,又从腰间扯出一根皮鞭蘸水空中甩出啪啪之声……

似乎想起了什么,又摸不出一把锋利小刀,风俊很是认真地盯着白貂中间位置看,有些失望地叹气出声:“唉,看来刀子用不上啦,咋是个母,小爷的外科技术没法施展啊,不过还好,倒省了麻烦……”

啥意思?

洛离被吊在空中不自由任这混蛋的凡人摆布已然是羞恼非常,听得风俊的自言自语顿时激灵灵遍体生寒,想到了某种可能,庆幸还好本座的性别……等一下,啊呀呀,本座怎么会有如此诡异的想法,简直…简直……为什么本座没有战死,要受这样的羞辱!

神生十万载。

洛离发誓她从没有见过无耻如风俊这般人。

风俊若知道女帝的想法肯定会冷笑回应,呵,活得久有个屁用,只要没经过社会毒打都是小白。

“小白啊……”

风俊无视洛离的眼神抗议给她取好了一个烂大街的名字,“哥哥我也是没办法,血契……这东东咱也没玩过,听说得灵兽甘心情愿配合才能成功呃,若不然施术者会受到反噬,虽然那个…哥哥相信你百分百相信你是自愿的,但还是得跟你说好厉害关系……”

“……机会只有一次,看到了吧,这些皮鞭啥的都是给你准备的哈,若失败了,后果你知道的,啊?”

洛离第一想法就是要啐风俊一脸,自愿?有把人绑着逼迫着自愿的吗?能不能再无耻些?

可形势比人强,洛离此时再也不是堂堂女帝神皇,她知道自己现在不过是一只普通的貂。

哪怕有重修再临绝颠杀上诸天的野望,那也是将来的事,当下活着最重要,为了太苍战死的无数英烈她也得活着,不能一死了之,何况……何况想死也不由她啊。

“小白白,你要是自愿,就再点一下头嘛,好让哥哥我放心。”

洛离……又点头,屈辱。闭眼,任命。

只想挨过眼前混蛋家伙口中所谓的“血契”,早结束早轻松。

“咋?小东西,我看你好像不甘不愿呢?”风俊居然又没事找事,“我跟你说啊,要不是小爷被那该死的小母龙下了那劳什子的诅咒,被那些狗屁的灵兽嫌弃,也不会找上你这没开灵的小东西,别不满足啊,小爷可是天命在身的主角……”

小母龙?

啥小母龙?是不是有什么故事?

洛离自动忽略了风俊吹牛皮的话,抓住了其中重点,睁开的眼中些许好奇之色。

果然,但凡是雌性都有一颗八卦之心,也不想想她现在是啥境遇,居然还有心思关心甚小母龙。

“哼!我明明是很认真地去找那小母龙探讨修炼问题,丫非要诋毁咱偷看她洗澡,小白啊,你说哥哥冤枉不冤枉,你看哥哥我像那样的人嘛?”

洛离表示肯定以及确定。

“喂喂喂,你这是什么眼神……好吧我承认俺只是好奇化形的灵兽跟人有什么区别,但绝对是出于严谨的科学精神,说俺偷看绝对是对俺正直人品的亵渎!”

洛离哼哼,一副我信你个鬼的表情。

风俊并不着急开始血契仪式,又开始喋喋不休——

“想当初……”

倒不是他真得害怕那血契失败后的反噬,既然他决定赌一把就做好了承担一切后果的准备,身为来自种花家的穿越者,这点勇气还是有的,只是自从穿越到这个世界之后十来年,他活的太悲催。

绝壁是最没有存在感的主角,在这青玄学府是最低等的弟子,被扔在后山灵气稀薄之地,数年来都没人搭理他,聊天也只能是他圈养的小动物……

刚开始,他重生到一个调皮捣蛋玩上吊自己把自己玩死的熊孩子身上,了解到有一个贼拉有钱的爹,家里马桶都是金镶玉的,顿时感觉老天待他不薄,打算躺平做一个混吃等死的富二代、遛鸟逗小媳妇的纨绔……

可没想到世界和他想的不一样,这是一个玄幻世界,仙凡混居、妖魔同存、人鬼并行,大能者可横空裂天,抬手间伏尸百万。

这也没嘛,大不了他也顺手修炼修炼,相信凭他的主角气质肯定是资质逆天,甚荒古体质、至尊骨啊、神选之子啥的光环都是有可能的,可没想到是废柴体质,能修炼倒是能修炼,正踩在门槛上——

根骨杂浊、混沌不堪,即便勉强修炼,结果最好也是皓首白发至多加上三五年阳寿,更大的可能则是被高深修炼者踩入泥沼,沦为残酷修炼界里的垫脚石,死于血腥争斗,不能善终。

偏偏这个世界的便宜老爹对于要培养一个修炼者有深深的执念,放血剜肉也要送风俊走上修炼之路。

八成的家资贿赂给青玄学府招生的一个执事,风俊才勉强进入学府修行,锦衣玉食的啃老生活没有过上三天,就开始了苦逼的学府生活,修为一直稳定,在蜕凡一重的境界从来没有摸到过突破的门槛,处在鄙视链的最底端,人弃狗嫌。

直到三年前,他吭哧瘪肚了三天终于硬生生挤进蜕凡二重之境,顿时又觉得自己行啦,横八竖七,走出六亲不认的步伐,只以为自己只是起步晚,但主角就是主角,他大爷注定就是他大爷,早晚世界第一等。

加上当时已经十二岁了,正是青春萌动的年纪,前世LSP今生身体没长开憋了好几年,借着喝了一大瓶春花酿,鬼使神差地尾随上了一个小娘子……

风俊发誓,他当时绝对没有啥其他想法,单纯只是想搭讪一下美妞,这事儿他前世不知做过多少次,至于小娘子会不会被他的一百零八中花式撩妹大法征服主动投怀送抱,就不知道啦。

结果,小娘子不是人,是条实力逆天的龙,好死不死没等风俊赶上前去玩巧遇,自己就脱光光玩水……

没悬念,芭比Q啦,刚蜕凡二重的风俊被一巴掌拍回了一重,小娘子,哦是小母龙点指他的眉心下了龙族特有的诅咒。

风俊从此会被有灵之兽厌恶,这也是他之所以要契约凡兽的前因后果。

“唉,青春无错,荷尔蒙更没错,老子不就是看了几眼嘛,又少不了啥,丫脱衣服的时候又没广而告之不让看,哼,早晚老子圈圈叉叉了那可恶的小母龙……”

絮絮叨叨了半个时辰,话痨属性的风俊觉得舒服多了,最后把某件桃红色事件的责任归结于某只不讲武德的雌性,立志复仇。

听完风俊的自白,洛离在心中把眼前之人的人品设定到下限低到不能再低。

“小白白啊,血契以后,咱们就是一艘船上的啦,记得要帮着哥哥我把那条母龙制服呦,你这么萌萌哒,呵呵,或许可以让小母龙放松警惕,哥哥手里有药,‘淑女也疯狂’、‘旱苗喜雨膏’、‘合合七日欢’……”

洛离恶寒,她虽是神界的白月光,但毕竟活了十万年岁月,哪能不知风俊口中的药是何物,顿时把他的人品下放到……无下限。

风俊没有他已经被鄙夷到深渊处的自觉,取出一根银针,先在白貂(洛离)两眼中间位置一戳取出一滴血,又自取眉心之血……主人不同的两滴血都滴在一张泛黄的符纸之上。

左手取一块灵石提供灵力,右手掐捏印诀。

符纸有光缓缓溢出,悬空生成一个微型六芒阵。

血契正式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