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3崛起之路)林冬双三月精彩小说_1983崛起之路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1983崛起之路》是网络作者“双三月”创作的都市小说小说,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林冬双三月,详情概述:一个小人物的奋斗史,在世界上走过,如果不能留下绚烂的彩虹,那就留下脚底的泥土
看看走过的、留下的!!!

小说名:1983崛起之路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双三月

主角:林冬双三月

1983崛起之路

《1983崛起之路》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5章 得自己来

林冬自家杂货铺内有一台座机,80年代电话还是很少的,只有在一般单位传达室和有关系的杂货铺内才有座机,供人们花钱使用。

现在让我们把时间拨回到张小兵走了之后,**还未把林冬带走之时。

林冬在自家杂货铺内拨响了通往服役部队的电话,联系到了老班长,这才有了齐大队的火线救援。

“我和你老班长王东阳是最好的搭档,原来在珍宝岛反击战时候就在一起,战争结束后我就退役了,他倒好,能一直待在军营里。唉,都好久之前的事了。”齐胜利唏嘘的回忆道。

“是,老班长经常和我们提起以前的事,总说起和您在珍宝岛的事,不过没说过您在这,只是在我退役时侯跟我说遇见事就给他打电话。”林冬看着齐胜利也是感叹说道。

“既然你是老王的兵,也就是我的兵了,没说的,我肯定帮你。”齐胜利斩钉截铁的说道:“你这案子我问过了,张建军在后脑处有一个淤血点,判定为他杀,不过肯定不能武断的就判定你为杀人犯,但是这案子现在是张涛在接手办,你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我看他挺针对你的。”

林冬不假思索的说道:“我昨天刚退役回来,就遇到张建军在我家摔倒讹钱,今天早上张小兵带尸体过来我家闹事,主要目的也是要钱,我没答应,所以他才报的警,刚才在审讯时,**也和我提起张小兵,我想要说得罪谁,应该也就是张小兵了。”

听到林冬的回话,齐胜利思索着说道:“我原来也隐约听说过,张涛好像是张小兵的远房表哥,张小兵在外面有什么事,都是张涛在后面托着,两个人狼狈为奸,没少捞钱。”顿了顿,接着说道:“还有,你在审讯室已经被关了一夜,张小兵堵你家门口是昨天的事了。”

“已经一夜了么?”听到齐胜利的话,林冬恍惚的轻声说道。

“现在主要任务就是找到真正的凶手,不过这案子是由张涛负责,我不便插手过多。张涛在刑警队经营多年,现在是副队长,虽然我是正队长,但才刚调过来,现在对这边还都不是很熟悉,这事还得靠你自己,拿出你在侦察营学的本事来。”说着话,齐胜利重重拍了拍林冬的肩膀。

“我去给你办手续,现在证据不足,一会就能放你出去了,你家人都在外面等你,休息会吧。”说完,齐胜利就出了审讯室,林冬也闭上双眼,思考下一步该怎么办。

—————

林冬出去之后就和父母回了家,家里氛围自然不是很好,林国强唉声叹气,王晓霞哭红了双眼,两人都不理解,儿子刚好好退役回来,怎么日子就突然过成了这样。

林冬却明白,自己不够强大的话,生活就会欺负过来,生活它就是一个欺软怕硬的性子。

林冬劝慰了父母一番,草草吃了点东西就合衣睡去,在审讯室一夜没睡,还和张涛斗智斗勇,实在是累狠了,一觉睡到明天上午。

醒了后就又去公安分局找到齐胜利,要到了张建军家的住处,没停歇就赶了过去。

张建军家位于邱城镇东南处一处老小区内,这边属于老城区,周边虽配套齐全,但都比较老旧,居住人群以老人和外来人口居多。

林冬刚进小区门口,看到有老人下棋聊天便靠了过去,只先静静听也不说话。

听了一会,去小区旁边的杂货铺买了包烟,手里拿着烟冲着旁边一位一边看棋一边聊天的大爷问道。

“大爷,和您打听点事,咱这小区有房子出售吗?”林冬一边拆着烟一边继续说道:“抽烟吗您?给您点上。”

说着话,就给大爷把烟点上了。大爷狠狠地吸了一口,烟圈从鼻子里缓慢飘出,大爷看着手里香烟慢慢说道。

“还得是带过滤嘴的,抽起来舒服,比我那手卷烟可强多了,嘿,还是大前门牌子的。”

林冬听完嘿嘿一笑,把香烟塞进大爷手里,嘴里说道:“您喜欢抽就给您了,我这两天嗓子疼,不好抽烟。”

大爷把烟揣进兜里,笑着说道:“小伙子,你算问对人了,我小时候就住在这,哪家出售我门儿清,你是想买房吗?买个啥样的?”

“我就想买个便宜的,手头紧。”林冬接着说道:“屋子里死过人也没事。”

“这个,前两天倒是有那么一家,老人死在屋里,倒是有可能卖房子,不过还没听说他家房子卖不卖。”老人接口说道。

林冬紧问道:“那怎么死的?他家没有别人吗?”

“他家啊,就一老头和一儿子,老头前两天死了,儿子不住这,自己在别处有房。不对,好像他家还有一个人。”

老人突然压低声音冲着林冬说道:“我就住他家隔壁,最近时常能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隐隐约约的,听起来挺年轻的,但从没看见过人,也说不好是我听错了。”

林冬接着问道:“那他家是本地人吗?有没有什么亲戚?”

老人摇了摇头,“不是,他家挺早之前就从外地搬过来了,在这住的时候就是这老头和他儿子,听说好像媳妇走得早,儿子长大了也搬出去住了,就一老头自己住也挺可怜的,而且没听说有什么亲戚,也没看见有亲戚来过。”

林冬点点头,接着问道:“那您住他隔壁,老头死那天您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

老人皱紧双眉,思索了一会儿说道:“我睡觉轻,半夜的时候隐约听到有女人的声音在喊,说什么不要过来,后面就听不清了,然后就是听到一声闷响,不过也说不好是真听见了还是做梦。唉,人老了,脑袋就没那么利索了。”

“哪有啊!我看您身体挺棒的,肯定长命百岁。”林冬想了下,捧了老人一句后接着问道:“那您这两天有没有再听到什么声音?”

“没有了,这两天就没什么声音了。对了,小伙子,还有一家也要卖房,也挺便宜的,我带你去问问…”老人回道。

“不用了,大爷,我这还有事,买房不着急,回来再说吧。”林冬见再问不出什么,不等大爷说完,摆手走了。

时间来到晚上凌晨,林冬早早换好一身轻便衣服,推开家门消失在黑夜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