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拯救魔王攻略》苏芜陌渊_快穿之拯救魔王攻略热门小说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快穿之拯救魔王攻略》,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1V1快穿十女强十甜宠】囚于禁地数干年的苏芜,为报那人当年的救命之恩,跟随其坐骑银白前往三千小世界拯救他的灵魂碎片
银白:“大人的碎片都染了魔气,灭天灭地,你的任务是保护他们,带领他们走上正道!“
苏芜点点头,于是,豪门千金对桀骜少年说:”让我做你女朋友,不见面的那种

妖女师尊把黑莲花师弟护在身后,”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来,叫爸爸

终于,女尊世界,苏芜翻车了,被温柔美人含笑按在墙上,“大人,臣侍近日,可以为您宽衣了么?”
这时,被白切黑吃干抹净的苏芜扼腕叹息,“我甜糯可口的小奶糕,竟然也会咬人!!”
这时,被白切黑吃干抹净的苏芜扼腕叹息,“这玩意儿本来就是个黑心肝的!”

小说:快穿之拯救魔王攻略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尾指捞月

角色:苏芜陌渊

评论专区

快穿之拯救魔王攻略

《快穿之拯救魔王攻略》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6章 学霸的挂名女友05

祝余。

苏芜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他,更没想到他在这里兼职服务员。银白并没有给她,这家伙在这个世界的资料。

但从他身上那件质量看起来很普通的棉麻黑T恤来看,他的家庭状况应该很不好。

苏芜正想和他说点什么,就见他匆匆端着几瓶红酒去送餐。

她顿了顿,又转身朝贺远定的包间走去。

包间的门是开着的,里面的人在k歌,喝酒,偌大的包间里,闪烁着五颜六色的灯光。

但这一切,在苏芜推门而入的那一刻,瞬间安静了。

“继续唱啊。”

苏芜反手关上门。

来的基本都是云城附中的学校,里面坐了二三十个,男生和女生五五开。

苏芜一眼扫过去就看见了几个熟悉的面孔,有两个是自己班上的女生。也是贺远的爱慕者。

林舒意今天烫了一个羊毛卷,穿着白色蕾丝裙,坐在人群中间。倒是没看到贺远的影子。

苏芜今天来就是搞事的。

她径直走到林舒意旁边坐下。

林舒意在她过来的瞬间就绷直了身体。

苏芜毫不掩饰地打量着她。

“哟,舒意呀…”

林舒意听到她这种奇怪的语调,顿时更紧张了。

比起从前那个唯唯诺诺又好骗的黎芜,她永远猜不透,现在一直永远冷着脸的黎芜在想什么。

苏芜眼尖地看见了她脖子上那条钻石项链。

“你这条项链我怎么看着有点眼熟啊?这应该是Chacer的吧?”

林舒意顿时心里一个咯噔。

事实上她也不记得这条项链是哪里来的。

因为她柜子里藏的太多苏芜曾经送的东西,她也偷偷地从苏芜柜子里拿了不少。因为太多太杂了,她都不记得了。

这条项链不会有问题吧?

林舒意干笑着。

昂贵的首饰立马引起了旁边女生的注意。

“是啊,我们刚刚不是说到林舒意这条项链了吗,我说好像就是Chacer的,你们还说不是?”

“既然黎芜都说是了,那肯定是真货了。”

最近谁不知道黎家家大业大,身为豪门顶流,什么奢侈品没见过?

“不对吧?我记得Chacer这个季度只出了一款钻石银链吧?”

“而且这一款要五百多万呢!”

紧接着就有人疑惑了。

毕竟林舒意的家世他们都是清楚的。

她那个家庭环境根本买不起奢侈品。

说话的几个女生紧接着又把目光投向了苏芜。

苏芜若有所思地开口:“我倒是记得我妈上个月刚给我订了一条,只不过我放在梳妆台上,没两天就不翼而飞了。”

“真是可惜啊,毕竟那条我还蛮喜欢的,还是新的呢。”

苏芜抿了一口桌上的啤酒,眼底有淡淡的笑意。

此话一出,包间里的人都不说话了。

明眼人都知道她这是什么意思。

苏芜乘胜追击道:“我记得你这身裙子,也是我妈买给我的,虽然我看不上这么难看的设计,但我并不喜欢自己的东西穿在别人身上。”

苏芜说完后,林舒意脸色惨白。

那张化了清纯妆的小脸上,惨白惨白的,她的眼眶一下子就红了,眼珠子不停的往下掉。

“黎芜,你为什么要这样说?这个裙子明明就是你当初送我的。”

虽然林舒意明知道这件裙子不是黎芜送给她的,此刻为了面子,她只能这样说。她都这样低声下气了,黎芜应该不会继续难为她了吧?

苏芜听到她这话,脑海里下意识地浮现出原主当初和林舒意说这件事的情景。

原主个子矮,需要穿高跟鞋搭配这件长裙,她觉得很麻烦,就一直关在柜子里了。

但原主是很喜欢这件裙子的。

但是后来,林舒意无意间来到她的房间里看见了这条裙子,就偷偷的暗示她,自己很喜欢这裙子。后来原主就忍痛割爱,说:“但是我也很喜欢,要不这样吧,你以后要是想穿,可以找我借去穿。”

“但是我真的很喜欢这件裙子,所以没有办法送给你。”

原主对林舒意是真的大方,每个月给她买的衣服首饰都有两三百万。作为她唯一的朋友,她几乎把什么都给她了。

只有这件裙子,是她第一次没有给。

想到原主的委屈,苏芜语气冷硬如冰:“我送你的?”

她冷笑一声,“你当你是个什么东西?这东西我让狗穿,都不会施舍给你!”

她说完,整个包间都陷入了死一样的寂静。

只有金属性一个劲地在那儿哭。

“够了!”贺远突然推门而入。

他不过就是去了一趟卫生间,回来就发生了这么多事情。

黎芜刚刚在包厢里说的话,他听得清清楚楚的。

他实在是受不了黎芜这幅咄咄逼人的样子。

“黎芜,你闹够了没有?不过就是几件衣服罢了,你要多少我赔给你,有必要这样为难一个女生吗?”

苏芜被气笑了,声音冷漠地纠正他:“错了,她不是女生,她是贱人,懂了吗?”

贺远一向温和的面容都被她这一声“贱人”打破了。

“黎芜,她要是贱人,那你呢?”

贺远第一次撕破了他的伪装,毫不掩饰的表达了他对黎芜的厌恶。

作为一个在顶尖豪门长大的天之骄子,他贺远,生来样貌好,成绩好,性格好,从小到大,身后有数不尽的追随者。

他这辈子最大的缺点就是有一个不学无术,一无是处的未婚妻,永远在学校里给他添麻烦,害得他屡次被校长叫到办公室训话,害得他被那些根本不放在的人嘲笑。黎芜的喜欢,是他这辈子最大的污点。

“呵…”苏芜的喉咙里溢出一声冷笑。

“我?我是贱,我是这么贱才会喜欢你这个两面三刀的人。”

“贺远,你知道你现在像什么吗?”

苏芜笑了,“就像一只撕破了外套的癞蛤蟆。”

我以前一直把你当做宝物,直到今天,我才看清了你是什么品种的癞蛤蟆。”

“你好,1120包间的红酒…”两个人的争吵被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

来的人正是祝余,他推着一车红酒和蛋糕站在门口。

苏芜朝前走了两步,拎起最上层的红酒,连同铝箔纸和木单手拔了下来,在贺远还没反应过来之前,泼在了他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