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逸飞续写春秋《人间浪子》_林逸飞续写春秋全章节在线阅读

《人间浪子》是作者“续写春秋”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都市小说,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林逸飞续写春秋,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老魏的自杀,改变了林逸飞的生活轨迹,那个曾经处处看人脸色、为了生活低三下四的林逸飞彻底站起来了!
原来,破罐子破摔的人生,竟然有那么多的惊喜与意外!

小说:人间浪子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续写春秋

角色:林逸飞续写春秋

评论专区

人间浪子

《人间浪子》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6章 骨灰盒当礼品

林逸飞嘴角扬起一丝不屑的冷笑,抬起手指着曹坤说道:“我劝你和我好好说话,别逼我在客户面前拆你台,这是我留给你最后的体面。”

叶瑾没想到这个时候的林逸飞还能说出顾全大局的话,顿时对林逸飞的格局有了新的认识,如果不是被逼急了,想必也不会在这要报销款了,她更加好奇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林逸飞这么生气。

听到这话,曹坤的额头顿时出现了汗珠,无论他怎么接这个话都有些不妥,硬刚让林逸飞拆台,他是真的不敢,毕竟现在的林逸飞已经不受控制,把公司那些肮脏的事说出来,客户就要飞了。妥协现在把钱给林逸飞,又显得他是因为惧怕林逸飞爆料才这么做的,客户看了也会多想。

总之,现在是骑虎难下了。

经过短暂的冷场之后,曹坤再次看向林逸飞,轻叹一声说道:“我一直都认为你是个有前途的年轻人,愿意在你身上花费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来栽培你,没想到你这么不争气,看你今天的态度,也是不打算继续在公司做下去了,我个人挺惋惜的,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我们公司同样有自己的规章制度,明天你来公司办理离职吧,你的报销款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说完这些,曹坤把头转向叶瑾面带歉意的说道:“真是不好意思,让您见笑了,对于我们公司而言,客户是最大的,尤其是像您这么辛苦,从红河州来到昆明,他本应该认真接待的,却偏偏要在这个时候请假消极怠工,这就是故意找事摆态度呢。”

叶瑾尴尬的微笑回应,然后很好奇的看向林逸飞,语气中流露出些许关切问道:“今天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么?”

林逸飞对叶瑾还是挺尊重的,毕竟当初叶瑾给了他一次见面的机会,愿意听他介绍公司产品,给予了他足够的耐心与信任,此时此刻面对叶瑾关切的提问,林逸飞突然觉得有点委屈,就像是孤独久了被一句温暖的问候打动,他认真悲伤的低声说道:“老魏去世了,这几天一直忙着办他的后事,今天终于凑到钱买了个骨灰盒,打算把骨灰带上山挖个坑埋了,和公司请一天的假,结果曹坤却用不给我报销款来威胁我……”

听到这,曹坤急忙打断林逸飞的话说道:“这么重要的事,你怎么不早说呢?”

林逸飞的确是没和曹坤说请假原因,但他并不打算给曹坤台阶下,当着所有人的面嘲讽曹坤说道:“装,你继续装,我在电话里面和你说了请假原因,你怎么说的?你说我有本事就带着骨灰盒来给你看。”

那一瞬间曹坤的脸色铁青,恨不得要弄死林逸飞。

林逸飞将骨灰盒从黑色的塑料袋里面拿出来,摆在圆桌的转盘上轻轻的转了一下,当骨灰盒转到曹坤面前的时候,林逸飞的手按在桌面,挑衅的看着曹坤说道:“你看,骨灰盒就在这呢,既然你这么想看,那我就送给你好了,说不定你哪天就用上了呢。”

“噗——”侯晓茹一个没忍住,竟然笑出了声,她赶紧用手捂着嘴低下了头,有了这一个带头的,部门内的另外几个人也开始跟着偷笑。

叶瑾把这些都看在眼里,在林逸飞怼曹坤的时候,竟然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帮曹坤说话,甚至没有人愿意帮曹坤打圆场,由此可见曹坤这个部门领导当的是有多失败,通过这件事也看出来曹坤的人品有多差了。

林逸飞歉意的看向叶瑾,道歉说道:“叶总对不起,我今天冒昧了,向您和您的团队道歉。”说到这,林逸飞深深的弯下了腰,真正做到了有里有面。

转身离开走到门口的时候,林逸飞重新转过身指着曹坤说道:“我出来求职打工是为了赚钱改变自己的生活,不是来看你的脸色受你压榨的,我没钱、没背景也不是你可以压榨我的理由,我不偷不抢我赚的每一分钱都是我应得的,这1296块钱你敢克扣试试看,明天我就来公司办理离职手续,你最好躲着我。”

霸气的转身离开,在关门那一刻林逸飞还有点心疼,骨灰盒也不少钱呢,明天还得重新买一个,这个逼装的有点失策了。

在林逸飞走后,曹坤立即对身边的侯晓茹发脾气道:“还愣着干什么呢?赶紧把这玩意给我丢出去,放在这多晦气,一点‘眼力见’都没有呢。”

“哦。”侯晓茹应了一声,带着委屈起身,抱起骨灰盒的时候还偷偷看了一眼曹坤,一直以来她都是被曹坤骚扰的,可能是刚刚林逸飞的一番言论让她感受到了发泄内心的不满有多爽,于是侯晓茹嘴里鬼使神差的冒出来一句,“你喜欢这款么?”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每个人都憋着笑,憋的脸都红了,有两个没忍住的假装弯腰捡地上的东西,躲在桌子下面狂笑,身体随着笑声颤抖,撞的桌面都跟着动。

曹坤的嘴角抽搐,恨不得拍案而起,侯晓茹吐了吐舌头,抱着骨灰盒溜出了包间,他又把头转向叶瑾,道歉说道:“实在不好意思,我们接待不周,还请见谅,我们的合作……”

叶瑾打断曹坤的话说道:“我们的合作恐怕不能继续进行了。”

“为什么?”曹坤无比惊讶的问道:“难道就因为林逸飞来捣乱,就影响到我们这几个月的努力么?就合作而言,对我们双方都是有利的,还请叶总收回刚刚的话。”

叶瑾微笑说道:“关于合作,我们公司是希望找一个靠谱的合作方进行深度合作,深度合作看重的并不是蝇头小利,而是彼此的做事风格,我觉得曹主管处理事情的方式方法并不符合我们对合作伙伴的期待,我们今天就到此为止吧,非常感谢曹总的接待,关于合作的事,我们稍后再重新对接……”说到这的时候,叶瑾已经起身,并且主动向曹坤伸出了手。

曹坤握着叶瑾的手还想挽回这个大客户,嘴里说着各种好听的,但叶瑾去意已决,并没有因为曹坤的挽留而给曹坤任何机会。

这一场类似于闹剧一样的接待还没开始就结束了,这让曹坤尴尬至极,在叶瑾一行人走后,曹坤把所有的闷气都撒在了自己人身上,给几个陪同接待的下属劈头盖脸的一顿骂,质问他们在林逸飞挑事的时候为什么不制止?为什么不帮着他反驳?总之,曹坤就没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卸到了这些人的头上。

侯晓茹似乎受到了林逸飞的传染,非但不说话,她还拿着筷子开始吃东西,低着头谁都不看,自顾自的挑自己喜欢的吃,这可把曹坤给气到了,他拍着桌子吼道:“你还有脸吃东西?”

侯晓茹赶紧放下手里的筷子,小声嘟囔道:“浪费可惜。”

另外几个人都忍不住再一次偷笑,曹坤差点被气的翻白眼,大吼道:“都别给我吃了,快点想办法把这一单挽回。”

侯晓茹小心翼翼的说道:“曹……主管……那个我记得在和客户对接安排行程的时候,叶瑾用开玩笑的语气说了一句,一定要林逸飞在,她才会和我们签合同,也不知道她是不是认真的,要不……您再打电话问问?”

这一瞬间,曹坤差点被气的翻白眼,怒吼道:“什么事都要我亲自去做,那我要你们是干什么吃的?都别吃了,给我想办法去。”

离开饭店的林逸飞很奢侈的打了个车回到酒吧,唐馨怡一直在酒吧等着他呢,想要详细的和他说一说选秀节目的事,也顺便帮他招呼一下客人。

酒吧的生意很淡,有的时候一天都来不了两桌客人,更别提什么暴利了,真的赚钱老魏也不会如此穷困潦倒,今天的酒吧生意格外惨淡,惨淡到一桌都没有。

唐馨怡一直在酒吧等着林逸飞对接选秀节目录制的安排,原本以为要很晚,没成想才七点半就回来了,她很意外的问道:“这么快就吃完饭了?”

“嗯。”林逸飞应了一声,然后问道:“你吃了没?”

唐馨怡摇头,但马上说道:“我减肥,晚饭基本上都是吃水果的,你不用管我,我和你对接一下录制选秀节目的事就回去了,那份方案你刚刚都看了吧,要求你唱《平凡之路》,因为我之前和公司报备你会弹吉他,所以也要求你自己带着吉他去唱,算是多一门才艺。”

林逸飞面无表情的说道:“可以的,我服从安排就是了。”

“还要求你把这首歌擅自改动一下,然后给评委制造一个吐槽的点,就是让评委说一些话讽刺你……”说到这的时候,唐馨怡的语气情不自禁变得软起来,凭借她对林逸飞的了解,林逸飞怎么可能接受这种荒谬的安排呢?为了照顾林逸飞的心理感受,她马上换了一副语气说道:“全都是为了节目效果,评委说什么你都不要往心里去。”

林逸飞听出来唐馨怡是在哄他,他很感激的说道:“没事,我心理承受能力挺好的,毕竟我收了钱,怎么安排就怎么办吧,我最担心的还是自己控制不好情绪。”

“没关系的,如果有情绪就尽情的释放,也能起到带动节目的效果,我只是担心你释放的太过了,会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什么时候录制?”

“周三下午到电视台演播厅去录制。”

“……”

两人正聊着呢,叶瑾却突然出现在酒吧门口,唐馨怡还以为是来客人了,对林逸飞说道:“有客人来了,快去招呼吧。”

林逸飞转过头看到是叶瑾,赶紧上前打招呼问道:“叶总,您怎么过来了?”

叶瑾微笑说道:“你帮我照顾儿子的时候,叫的可不是叶总啊,怎么不合作了,称呼都要改的这么官方了么?”

林逸飞尴尬的挠挠头,道歉说道:“姐,对不起啊,今晚真不好意思,我有点鲁莽了,您怎么找到这来了?”

叶瑾很直接的说道:“过来看看你,顺便和你聊一聊合作项目的事情。”

一旁的唐馨怡见叶瑾要和林逸飞聊正事了,她主动对林逸飞和叶瑾说道:“你们先聊,我还有点事要回公司一趟。”

林逸飞对叶瑾说道:“姐,你先随便坐一下,我送送心怡。”

叶瑾微笑点头道:“你先忙。”

唐馨怡故意在叶瑾面前表现的和林逸飞有些亲密,很有心机的说道:“咱们俩还用得着这么客气嘛,你快陪客人吧,我走了啊,拜拜。”

女人之间的较量,字里行间都暗藏着勾心斗角。

唐馨怡离开之后,林逸飞在吧台调了两杯鸡尾酒来到卡座边,昏黄的灯光显得叶瑾那张脸格外精致,事实上叶瑾虽然年纪大了一些,但绝对是个有实力且活的精致的女人,精致到身上的每一个细节。

林逸飞把其中的一杯鸡尾酒给了叶瑾,坐在她对面说道:“公司我肯定回不去了,那个项目也和我无关了。”

叶瑾拿起杯子喝了一小口鸡尾酒,重新放下杯子看着林逸飞说道:“你知道的,这个项目是我们公司的一个重点项目,已经对接好几个月了,在这最后关头出现这样的事,是谁都不愿意看到的,抛开个人恩怨,你觉得姐应不应该和公司签这个合同?”

叶瑾的这番话并不是简简单单的咨询,她是想看看已经决意离开的林逸飞在此时此刻会表现出一个什么样的态度,事实上叶瑾在乎的并不是合同签不签,而是林逸飞的人品究竟怎么样,如果林逸飞诋毁公司,那就说明之前那些承诺全都是瞎编出来骗她的,也从侧面反应出林逸飞这个人的人品有问题。

一个人最难的就是在没有任何利益的情况下、甚至是还有矛盾冲突的情况下给对手说好话,这关乎到一个人的格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