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枫冬观雪《从铠甲世界开始》_皖枫冬观雪最新热门小说

看过很多游戏动漫小说,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从铠甲世界开始》,这是“冬观雪”写的,人物皖枫冬观雪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

小说名:从铠甲世界开始

类型:游戏动漫

作者:冬观雪

主角:皖枫冬观雪

从铠甲世界开始

《从铠甲世界开始》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5章 我觉得我还可以在混一段时间

皖枫把餐具分了一下,三人也热闹的吃起了饭。俗话说,秀色可餐。这个成语一点都不适应白夭夭,狼吞虎咽的白夭夭丝毫不在乎自己的形象。或许也是因为在皖枫与江晴面前吧。

酒足饭饱之后,白夭夭像是又有了精神。非要拉着皖枫江晴去看电影,江晴拗不过白夭夭。只能求助的看着皖枫,皖枫无所谓的摆了摆手。收拾好碗筷之后,三人下了楼去向电影院。

刚到电影院,皖枫听到一阵天道之声。

“刑天铠甲,合体!”

皖枫眉头一挑,刑天!?

“你们先去买票,我去买个东西!”

“哦!好吧!”

白夭夭白了一眼皖枫,拉着江晴走进电影院。皖枫走到一处无人的角落,修罗铠甲合体。

又是一阵天道之声响起,皖枫消失在了原地。再次出现的皖枫,已经到了一处天台,下方一个红色铠甲正与一只妖兽人战斗着。虽然不知道该怎么划分妖兽人与幽冥魔的区别,但皖枫有一种直觉。

妖兽人一拳重击击退刑天,刑天后退数步,捂着胸口半跪在地。看来刑天应该是刚觉醒不久,实力还不算很强。刑天再次起身,右手拂过卡包,一张卡片出现在手中。放入刑天召唤器中,又是一阵天道之声传来。

“火邢剑!”

刑天手持火邢剑,妖兽人却只是赤手空拳。妖兽人一个翻滚,躲过刑天的一击横斩。捡起来一个树枝,幽光闪过,树枝变成了一把畸形大刀。妖兽人挥刀斩向刑天,刑天只能格挡。

妖兽人连续斩击,刑天的胸口处已经浮现出一道刀痕。皖枫轻轻摇了摇头,实锤了!刑天应该刚刚觉醒,连一只士阶妖兽人都打不过。皖枫一个闪身,出现在两人中间。一手抓住了妖兽人的大刀,一用力,大刀从中间断开。幽光消散,大刀再次变回了树枝。皖枫好奇的看了一眼,口袋里的电话响起。

皖枫无奈的拢了拢肩,看来没时间耽搁了,二女还在等着自己。一个闪身,一拳击中妖兽人。回头看了一眼刑天,闪身离开了。

系统并没有提示音传来,看来是需要完成任务才能提升境界了!解除合体之后,皖枫回到了电影院。陪笑着走到座位,安静的看着电影。

刑天则是愣愣的站在原地,一方面震惊刚刚那个铠甲的实力。一方面有些疑惑,这个铠甲召唤者是什么人?刑天铠甲胸口处的刀痕缓慢恢复着,刑天也解除了变身。正是皖枫之前见到的骑摩托的熟悉面孔,李昊天。李昊天不再多想,转身离开了这里…

皖枫轻笑着看完了电影,这是一部喜剧片,白夭夭从头笑到尾。江晴也是忍俊不禁,皖枫则是轻笑着看着。回到家后,几人都洗漱了一下就休息了!李戌倒是收拾了一下,直接搬到楼下住了。

看到门口两双女子鞋子,不禁暗叹一声。

“还是老板会玩!”

清晨,淅淅沥沥的雨声传来。皖枫今天倒是起的很早,自从身体素质提升之后,好像很少犯困了。不过因为习惯,所以该睡还是要睡觉的。看着窗外朦胧细雨,洗漱之后的皖枫来到了窗台。

打开了电脑,开启了新一天的上分之路。

江晴与白夭夭也起床了,只不过看着窗外的雨。二女也是无聊的在客厅追剧,还有白夭夭时不时嬉笑的声音。安静,祥和。

另一处,李昊天还在冒着雨送着包裹。直到进入一家铁板烧店铺,老板娘轻笑着看着自己。

“你好!刑天铠甲!”

“嗯??你怎么…”

“我是密修者…”

玩了半天的皖枫有些无聊,就打算去店里看看。二女追的剧也正好结束了,于是就跟着皖枫一起去了咖啡馆。可能是因为下着雨,天气不好,所以客人并不多。

皖枫刚到门口,就看到李戌正说着什么。李雨正娇笑着白了李戌一眼。

“嘿嘿嘿~”

“说什么呢?这么开心!说出来让我也开心开心。”

三人走进咖啡馆,收了伞放在门口。皖枫调笑的说了一声。

“没什么!”

李戌连忙说道,而李雨却没有给李戌面子。娇笑着说道,

“他说他和老板你的相遇是因为一场游戏,他在游戏中技术高超。老板你不远千里去找他,然后老板见到他之后就被他的王霸之气震慑。然后请他来我们咖啡馆工作。”

“就他?还技术高超?德玛出法帽的家伙!”

皖枫没好气的白了李戌一眼,要不是这家伙,估计自己也不一定能开启系统获得铠甲吧!

皖枫已经释然了,或许都是命运的安排吧!

“嘿嘿嘿~”

李戌傻笑着,也不回话。

“三杯卡布奇诺,对了!今天大家都在,晚上去开心一下吧!”

“好的老板。”

李雨轻笑着回应了一句,转身去做咖啡去了。李戌连忙笑嘻嘻的跟上,借口就是跟着李雨学习制作咖啡。

三人来到二楼,一对男女正坐在二楼喝着咖啡。皖枫三人也很识趣的往角落走了走,坐下之后,就听见男子说道。

“那么我的家庭条件也告诉你了,作为回应,你是不是也该自我介绍一下呢?”

“我觉得没必要了!一个只能以家庭条件说的出口的男人,我们不合适。”

女子放下咖啡,起身离开了。男子也没有去追,只是静静的坐着原处。

“不说家庭条件你们喜欢问,说了家庭条件又说这些。哎~相亲太难了!”

男子坐了一会,也起身离开了。确认男人离开后,白夭夭忍不住大笑起来。

“哈哈哈~好惨一男的!”

“其实要是不喜欢,说什么都没用。要是喜欢,什么都不用说。”

“哈哈哈~说的也是!话说,晴晴你有相亲吗?江叔叔没有给你找相亲对象吗?毕竟你今年也二十三了哦!已经过了法定结婚年龄了哦!”

白夭夭调笑着江晴,江晴面色一红,解释道。

“哪有,我还在上学呢。”

“真的吗?我记得小枫今年也二十三了吧!也过了结婚年龄了哦!要不你们凑合凑合?”

“夭夭!”

江晴闹了个大红脸,皖枫则是脸皮厚无所谓。

“那你得问问江叔叔愿不愿意咯!”

“江叔叔当然愿意啦!他都说过好多次呢!”

“哈哈哈~”

皖枫大笑起来,弹了白夭夭一个脑瓜崩。

“你怎么不操心操心你自己啊!你也二十三了吧!白叔没给你介绍相亲对象吗?”

“我才不要相亲!我一定会遇到我那个白马王子。在未来某个时间,某个地方。”

“哈哈哈!会的!我相信着呢!”

皖枫大笑,江晴眼神中流露出一丝失望。皖枫,没有正面回答吗?

“有一句歌词很符合你哦。”

“什么歌词?”

“天青色等烟雨!”

“什么意思?”

“就是这个烧釉啊!是有讲究的,陶瓷中最稀有最美丽的就是天青色。而这个天青色烧制啊很有讲究的。只有在烟雨的时候才能烧的出来,而且还有湿度正好,材料正好,所有的都正好的时候才能呈现出最美的天青色。”

“哇!好美的样子!”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就是说你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正好的时候,但你一定会等到那个一切都刚刚好的人。”

白夭夭一时沉默,江晴看向皖枫目光闪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哈哈哈~就这么一说,别这么沉默嘛!”

白夭夭娇笑起来,带着欣赏的目光看向皖枫。

“没想到,你居然还知道这些!”

“那当然!我枫大才子什么不知道。”

“咯咯咯~”

江晴掩嘴轻笑,白夭夭也是白了皖枫一眼。

窗外朦胧烟雨,也掩盖不了一些人悸动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