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老板一起穿越的日子(姜如是陆子恒)_(姜如是陆子恒)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网文大咖“偏爱下雪”大大的完结小说《和老板一起穿越的日子》,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古代言情,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姜如是陆子恒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姜如是
一个从小到大不停走背运的倒霉蛋
入职的第一天就得罪了老板
还连累老板被雷劈
然后和老板陆修远(陆子恒)一起穿越了
而倒霉却从未停止
她穿成了狗熊窝的熊孩子,还长了一手的熊毛
而陆修远变成了一个风度翩翩的世家公子
然后
姜如是在异世界开始了心酸的寻找老板的日子

小说:和老板一起穿越的日子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偏爱下雪

角色:姜如是陆子恒

评论专区

好莱坞故事:我之仙草,资料翔实,娓娓道来。同时真实展现了美帝人民年轻一代处在水深火热的生活状态,让我感觉到了社会主义生活的优越性,千万别tj,加油 …

天醒之路:蝴蝶兰的书除了独创天涯之外都看不下去

明草:太他妈傻逼了这书,上来就自称小爷,草你妈不离口,二十年前垃圾网文模式,看一眼就要吐

和老板一起穿越的日子

《和老板一起穿越的日子》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5章 严明珠家宴偷欢

今晨阿四陪魏长生见了严家父母和严明珠。

阿四回来后说严家父母对魏长生非常满意,要最近几天就把亲事定下来。

姜如是一边擦着花瓶一边思考,果然好看的脸就是有用啊,她想起那日在夜市上遇到的那位公子,长的也很是俊美,尤其是身上那股子阳刚之气姜如是最为喜欢。

姜如是不追星,她的男神都是剧抛,谁红谁好看就爱谁,那种软踏踏的长得不错的奶油小生也凑合看,不过还是更喜欢阳光有性张力的男人。

可惜来到了这里,成为了一个无父无母的小丫鬟,哪里还有选择的余地啊。简直就是在自作多情,一日三餐能吃饱就不错了,越想心里面越是难受。

伏案看书的魏长生听见姜如是抱着花瓶不住的叹气,以为她又没吃饱,把桌上没动过的绿豆糕端到她眼前。

……

晚些时候严家的管家过来通报说晚上是严家的家宴,魏长生自然是要参加的,他是家宴的主角听说还有严家的近亲。

“你,过来!”管家看着姜如是。

姜如是指了指自己:“管家你是在叫我?”

“对,就是你,瞅着手脚挺利索的,随我去厨房帮忙。”

姜如是直呼倒霉,在魏长生这里偷懒摸鱼他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当看不见,去了前厅人多眼杂谁好谁坏还不是一目了然平时和管家也没有交集,难道是得罪他了,或许是那天溜出去的时候被管家看见了。

管家四十多岁的年纪,体型微胖脸上还带着一丝严肃,走起路来倒是不含糊,姜如是在后面加快频率才能跟上他。

厨房里的小婢女正在忙活,姜如是扫了一圈,没有看到阿飞。

装模作样的帮着削了几个土豆之后,有人说小姐要过来了。姜如是站在柱子后面偷偷的凑热闹。

“小姐喜欢吃的那几道甜食你们可要好好的准备,尤其是南瓜煲一定要多放糖。”

严明珠确实是严家的明珠,一家人都捧在手心上,吃食也是万分的用心。

不多时严明珠盈盈的走过来,果然是一位肤白貌美温婉端庄的大家闺秀和小婢女说话的时候也是面带微笑,姜如是对未来老板娘的好感顿时加了一百分。

姜如是趁着人多从柱子后面探出一颗脑袋,想再看仔细一点,美女谁不喜欢呢。

她的目光被严明珠头上的簪子吸引了,那是一支红玉簪,通体晶莹剔透像中秋节的红石榴一样感觉碰一下就会碎掉。

突然她的脑海中就浮现出来那天晚上小树林里的那对情侣。

姜如是愣住了,心下想着不会吧,这么狗血的剧情我都能遇到吗,还未出阁的严小姐在定亲的前几天竟然去和男子私会,可怜的魏长生还没有成亲,未来娘子就给他准备了一顶大帽子。

可这严明珠看起来端庄温柔,真的会做出来这种有损家族名声的事吗。

姜如是和阿四站在魏长生的后面随之准备听候差遣,严家的亲戚亲戚不少可是邀请来家宴的不多,严明珠舅舅一家,还有伯父伯母一家。

严夫人的父母已经过世多年,严老爷很贴心为了维系夫人娘家的关系,常常与小舅子季家走动。

此时一家人热闹寒暄,好不乐乎,魏长生还是不时的给严明珠夹菜,好丈夫的形象扮演的完美。

姜如是在魏长生后面的看的无聊。她旁边正好有一只大花瓶,姜如是窸窸窣窣的往花瓶后面躲,阿四白了她一眼,姜如是欢快的窜出去了,阿四这个人虽然有点小气,但是关键的时候还是非常有用的。

这种明知道内情但是憋着不能说的感觉真是太难受了。

姜如是回到她的小卧房,打算换套衣服去夜市撒欢。要是在现代按照她现在的生活水平也算是在私企工作的小白领了虽然说没有月入过万吧,托魏长生的福也能衣食无忧。

严家大院子此时四下无人,姜如是换了衣服来到后院惦记着她上次的那块意外之财,她颇为小心埋在了后花园的池塘旁边。

可能之前电视剧看多了,总认为像她这种小丫鬟多了那么大一块银锭子藏在房间要是被别人看到了指不定会说她偷主子的。

姜如是在心里悄悄地为自己的聪明鼓掌。

穿过林荫小路,就到了后花园,后花园旁边有一处乘凉的小亭子,池塘就在亭子的旁边。

凭着月光姜如是看到亭子似乎有人。

而后听见令人脸红的喘息,她好奇的探出头去看,她惊呆了。

这一声又一声的娇媚喘息让她的脑子瞬间就一片浆糊,纵然是姜如是未经人事可是也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没吃过猪肉还能没见过猪跑吗。

她怎么也没有办法把这娇媚的音和严明珠那位温婉的淑女联系在一起。

那女子跨坐在男子的身上,姿势极为羞人。

那位坐在石凳上的公子,看衣着和头饰这不就是刚才来赴宴的季家表兄季文吗?

方才在饭厅的时候没仔细看过这个季文大表哥,现在想想好像长得还凑合,就是带着一股子猥琐的气质。

这严家的小姐怎么这么不开眼,竟着了他的道了。

姜如是慌得不得了,怎么办她看见了不该看的,不会被挖眼珠吧,不会丢了性命吧。

姜如是躲在冬青树旁边一动不敢动,连呼吸都小心翼翼。

那两人旁若无人愈演愈烈,像是丧失了理智一样,姜如是蹲在此处光听声音只觉得脑子都要炸掉了,可她太怂了还是不敢动一下。

在姜如是进退两难之时,那两人却分开了,许是理智战胜了**,然后他二人一前一后牵着手走出了亭子。

出入凉亭只有一条路,姜如是藏身之处是他们俩的必经之路,早知刚才趁着他二人沉迷之时赶紧逃走就好了,姜如是现在才是真正的难办。

此时装晕倒会不会太晚,会不会被他们俩给扔到池塘?

姜如是从小就得了种一种替别人尴尬的病,脑子还没转明白身子就软软的倒了下去,她宁愿被扔到池塘也不愿意迎面撞上这二位。

她只祈祷这二位扔她的时候小心点别磕着碰着了,碰到别处倒也还好最重要的是别碰到脸。

可身体突然一轻,没有倒在想象中的硬地板,他们二人的速度不会那么快吧。

好像是有人抱着自己飞了起来。

姜如是小心翼翼的睁开眼,一张俊脸映入眼前:

“是你!”是那天晚上的冤大头。好奇怪怎么会在这里还能看到他,严家的家丁未免有些不称职。

姜如是只觉她身体一轻两人就到了房顶,没想到他还有飞檐走壁的本领。

陆子恒挑眉:“今日看的怎么样?”

姜如是瞬间红了脸:“你怎么知道?你也看见了!你怎么这么变态啊,你一个大男人还翻墙去别人家看女子的闺房之事。”

“我是碰巧路过,刚好看到一个偷窥的女变态,还想看她怎么收场。没想到啧啧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