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伽蓝厉瑾寒(娇妻难逃,厉少的心尖蜜宠)最新章节阅读_(林伽蓝厉瑾寒)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娇妻难逃,厉少的心尖蜜宠》,讲述主角林伽蓝厉瑾寒的甜蜜故事,作者“炸鸡排”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想要攀附上南城厉家的女人如过江之鲫
偏偏厉瑾寒一个都瞧不上
唯有一个女人让不近女色的厉瑾寒动了情乱了心
没想到林伽蓝逃之夭夭,再也没回来
几年后,林伽蓝带着大热作品回归娱乐圈成为新一代影后
这次厉瑾寒再也不会放她离开

小说名:娇妻难逃,厉少的心尖蜜宠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炸鸡排

主角:林伽蓝厉瑾寒

娇妻难逃,厉少的心尖蜜宠

《娇妻难逃,厉少的心尖蜜宠》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3章 不知羞耻的女儿

林初晓正是锦澜娱乐旗下的艺人,不得不说她之所以能有这样逆天的资源,与厉瑾寒的扶持密不可分。

看着自己和徐琛的绯闻,林初晓勾唇笑起来,问站在一旁的助理,“瑾寒哥哥是什么反应?”

新闻闹得这样大,瑾寒哥哥一定会看到的吧。

旁边的助理唯唯诺诺地开口,“听今天清扫打扫办公室的保洁说陆总今天一直都在忙工作开会,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

见林初晓的眉头蹙的越来越紧,小助理又急着补充,“兴许是厉总今天太忙了,还没来及看新闻。”

林初晓的眉头稍微舒展了一些,即使身处娱乐圈见惯了众多帅哥,可一想到厉瑾寒那张英俊的脸庞,她的心仍旧会砰砰砰地跳个不停。

造物主对厉瑾寒格外宠爱,那样一张鬼斧神工比例完美的五官,如果能和他结婚,生的小孩肯定很好看,林初晓想着,心中就激动万分。

“我要去找瑾寒哥哥。”

说罢,林初晓就雷厉风行地走出拍摄间,一边的小助理急急忙忙跟上来,“林姐,广告还没有拍完,现在还不能离开……”

林初晓脸上浮现出不耐烦的情绪,“我今天身体不舒服拍不了,信不信我换了你。”

一个眼神杀过去,小助理赶忙闭紧了嘴巴。

厉瑾寒在林伽蓝那里受了气,又看见徐琛的新闻,啪的一声将平板砸到地上,助理张越眼见着老板心情不好,看见恰巧赶过来的林初晓如同救星似的,一把把她推见办公室。

林初晓看着平板上徐琛的采访视频,走过去帮厉瑾寒揉着他的太阳穴解压,委屈地说,“我和徐琛什么交集都没有,我也不知道媒体为什么要那样写,瑾寒哥哥,你要相信我。”

厉瑾寒拂开林初晓的手,却被她顺势坐到自己的腿上。

“我没多想,只是最近有些倦了。”

林初晓笑得甜甜的,露出脸上若隐若现的两个小梨涡将脑袋靠在厉瑾寒的胸膛上,听着他胸腔内的心跳声甜蜜极了,娇嗲地说,“你没生气就好,你已经三个月没来看我了,晓晓知道不该没经过你同意任性的接下《如初》这部剧,你不要生晓晓的气好不好。”她扯着厉瑾寒的衣角撒娇。

两人交往两年,林初晓一直对厉瑾寒千依百顺,唯一一次忤逆厉瑾寒,就是三个月之前擅自接下《如初》这部电视剧的邀约。

这部电视剧讲述的是被拐女大学生的自救之路,片子的立意非常高深,导演也是国内在电视剧领域深耕多年的知名导演,片子的拿奖几率非常大。

林初晓知道自己出道以来手握着别人舔也舔不到的逆天资源却没有一两个重要级奖项傍身势必会迎来观众的反噬,这次去愿意去深山老年忍受没有网络,飞虫走兽众多的地方拍摄也是奔着拿奖的机会去的。

“你好不容易被找回来,我真的很害怕你再走丢。”厉瑾寒抚摸着林初晓的脸蛋疼惜地说着。

“晓晓已经是大人了,已经不会像小时候那样被人贩子拐走了。”

林家和厉家是世交,小时候厉瑾寒带着林初晓出门去玩可是却不小心让人贩子把林初晓偷走了,这件事他自责了许多年,直至两年前亲手将林初晓找回他的愧疚感才消散。

“爸爸一直都在催我们的婚事,瑾寒哥哥你怎么看?”

结婚?

厉瑾寒微微皱眉,脑海中竟然突然闪现出林伽蓝的影子。

他清空脑海中女人的影子,望着正殷切地看着自己的女人,“过段时间我会去跟叔叔商量的。”

林初晓满意的点着头,“《如初》这部电视剧的拍摄还没完成大概还需要两个月左右,那到时候我和瑾寒哥哥一起回家。”

“嗯。”

………………

林宝珠自上大学就像一只被放飞的小鸟,每天跟着身边那帮狐朋狗友出去浪,身边的朋友来林家等林宝珠出门,眼睛却牢牢盯着正在阳台上看书的林伽蓝。

“看上我姐了?”林宝珠不屑地说,“要不要帮你牵牵线?”

男人猥琐地笑着,揽住林宝珠的肩膀,“宝贝儿,在我心里你永远最美,别的庸脂俗粉都敌不过你的一根手指头。”

“那你还看那女人!”林宝珠拧着男人的耳朵。

男人将脑袋附在林宝珠的耳旁神神秘秘地说着什么。

当天晚上林宝珠回家就钻进林昌盛的书房。

“宝珠,你说的可是真的?”

“爸爸,我朋友都亲眼看见林伽蓝和那个男人在金色玫瑰开房了,我昨天还特意让我朋友去查了监控,林伽蓝就是在和野男人乱搞,我看能在金色玫瑰出入的男人身价也不低,林伽蓝不是搞砸了你和许总的合作吗?那这笔钱就该让她来赔。”

“你真不愧是我的乖女儿。”

隔日,林昌盛就怒气冲冲地把林伽蓝叫回家。

“跪下!”他语气严厉地说着。

“爸爸,究竟发生了什么?”林伽蓝看着面前暴跳如雷的父亲无措地询问着。

“你看看你做的好事,我们林家没有你这样不知羞耻的女儿。”林昌盛把一沓照片扔了过来。

正是那天被厉瑾寒拖进房间的照片。

只是这张照片非常模糊,只能模模糊糊看出来两个人影,如果不是身边亲近的人都认不出来照片上的女人是她。

“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林伽蓝摇摇头。

林昌盛甩给林伽蓝一个重重的耳光,“老子供你吃供你喝,竟然养出你这种不自重自爱的女儿,这几年生意难做,即使在这种情况下我都没短了你的吃穿用度,现在你给我搞砸了和许总的合作,你给我五千万这件事爸爸就不追究了。”

林伽蓝捂住被打的通红的脸颊,“爸爸,我才刚刚毕业,根本就没有钱。”

“那是你的事,你给我去偷去抢去卖都行,你男人既然能在金色玫瑰开房,想必身价不俗。三天内要是我没看见五千万,我就把蓝天孤儿院拆了。”

“爸爸,求求你不要拆除蓝天孤儿院,我会尽快去筹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