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次》姜茫唐臻全集阅读_次次全本在线阅读

姜茫唐臻是现代言情《次次》中的主要人物,梗概:帝都姜爷 龙城茫哥
轻狂桀骜 恣意矜贵
却将唐臻 奉若神明

“姜茫 你温柔至极 无所不能”
“唐臻 你不染尘俗 温柔岁月”

女追男 男追女

嘴硬心软傲娇怪 × 嘴软心软小仙女

小说:次次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婘婘

角色:姜茫唐臻

评论专区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直接让古加尔牺牲救下古尔丹都没什么,强行让暗夜精灵救古尔丹这一点没什么好洗的,纯粹智商问题。

花开堪折:很久以前看的,粮草。我没看完。

情话终有主[快穿]:前期看挺甜的,后期还是挺甜的,就是有点无聊,想看小甜甜的小天使可以去瞧瞧。

次次

《次次》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1章 我是唐臻 我是姜茫

“那个女生,墙角那个,别看别人了,说的就是你,来,起来。”站在讲台上的李国立示意坐在墙角的女孩站起来。

那女孩抬了抬眼皮,漫不经心的瞥了李国立一眼, “呼”的站了起来 铁制的椅子和瓷砖地面摩擦 发出“吱——”的一声:“咋了?”双手随意的垂着,靠着墙。

“你叫什么?”李国立笑了笑,这小姑娘。

“唐臻。”

“哦?唐臻,你是……”后半句话没说,但唐臻知道,他想说什么。

唐臻点了点头,接了一句:“但我不是他花钱送进来的。”

李国立盯着手上的花名册,上面有他们考进城南高校的成绩,仔仔细细的找了半天,在最后一页的最后一行找到了“唐臻”两个字。

李国立点了点头,是,确实不是花钱送进来的,这比城南高校最最最低的分数线高了一分,也是自己考的。

“那,唐臻。”李国立抬头看着女孩,笑着问她:“你对自己高中的学习生涯有什么规划?”

“姜茫。”薄唇轻启,吐出两个字。

“什么?”李国立显然被这措不及防的回答搞得有点懵,一时间竟有点摸不着头脑。

“个人慢慢想吧,我先走了。”唐臻抬手扯过课桌上的红色书包,单肩挎着就往外走,一只脚踏出门后,还不忘探回半个身子挥了挥手:“拜拜。”

留下李国立和一个班的学生面面相觑,班内鸦雀无声。

李国立眨了眨眼,愣了几秒,随即立刻抬腿冲了出去,看着空荡荡的走廊,哪里还有唐臻的影子。李国立有些头疼的挠了挠头发,摇了摇头,一脸苦相,他教学十余载,也算是阅学生无数,头一次见到这样的学生,任性妄为,众目睽睽之下想走就走。

李国立插着腰,踱步回班 ,吞了口口水,若无其事的拿起了花名册,继续刚才的点名。

那,姜茫,是谁?

一个小时前,早上八点钟,城南高校门口的马路牙子上的那棵滇润楠下的那个坐在长板上的少年,就是姜茫。

而马路对面几步外,那个散发的少女,单肩背着什么都没装的红书包,神色慵懒,漫不经心的看着校门外来来回回行走过路的路人,提不起半点兴趣,直到看到不远处的那件白衬衫。

少女一向朦胧的眼骤然亮起,唇角的笑也裹着兴趣。

“臻儿!”一个靓丽的身影扑在唐臻身上,熟悉的香水味涌入唐臻的鼻翼。

唐臻也顺势勾住少女的脖颈:“沈月牙,你可算来了!”

沈月牙黑色的及腰长发烫成好看的卷儿,小脸上化着精致的妆,亮黄色露脐吊带外罩牛仔马甲 ,黑色宽松七分裤 ,脚踩马丁靴,露出一截嫩生生的小腿。

沈月牙笑的意味深长,眼睛瞄了一眼马路对面的少年:“我早来了,这不是看某人的心思不在这边,没注意到我嘛。”

唐臻轻轻掐了一下沈月牙的小臂:“帅不。”唐臻眯着眼,向着那少年坐着的地方抬了下下巴,低声询问,微眯的眼中裹着满是兴致的光。

“帅,真帅。”沈月牙仔细端详了一下,点了点头:“去吧。”说话时拍了拍唐臻的肩,看了看马路两边,一把将唐臻推了出去。

唐臻回头看向沈月牙,挑了挑眉,勾唇一笑,甩了甩手,便走了过去。

而另一边的姜茫正专心致志的打游戏。

随着一声“win”和屏幕上的“胜利”字样,姜茫的唇也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这时一道黑影笼罩上手机,姜茫抬头时还没敛去眸中的喜悦和唇角的笑。

视线碰在一起,唐臻只觉得自己的心尖打了个颤儿,少年的眸子里有星辰大海,有她想要的诗和远方。

姜茫看了一眼眼前的少女,唔,很瘦,却套着宽松的白T和黑色短裤,几十块,到是脚上这双鞋,有点意思。视线上移,脚踝很好看,腿很好看,锁骨很好看,脖颈很好看,只是少女的脸藏在阴影里,看不清。

姜茫按了一下电源键,站了起来,掸了掸裤子上的灰,看向少女。

看清少女的那一刻,姜茫挑了挑眉,中肯的评价了一下,嗯,脸,更好看。

姜茫看着有些发愣的少女,歪了歪头,打了个响指,拉回了唐臻的思绪:“小朋友,有事?”

唐臻回过神来,透过少年的镜片,就这么直直的看着他:“我是唐臻。”

姜茫单边挑了挑眉,轻笑一下:“我是姜茫。”

唐臻点了下头,佯装高冷似的表示明白,刚才随意的垂在身体两侧双臂已经有了动作,右手拇指和食指轻捏手机边缘,将手机从口袋中带了出来,解开锁屏,将手机举起:“姜茫,加个联系方式。”

语气是干脆,不容置疑,不容反驳的。

— — — — — — — —

作者有话说

姜茫他不近视 却总是戴着一副金边平光眼镜 痞痞一笑 饶是有一种斯文败类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