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清乌恩(山川不遇)_《山川不遇》全章节免费阅读

无删减版本的现代言情《山川不遇》,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空空,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牧清乌恩。简要概述:2004年,偏远贫困山村的蒙古女孩原本一生遗憾死去,但来自上海的温润如玉的软弱贵公子来到乡村支教改变了她的人生,彼此成为救赎,牧清成了她人生的导航她有了目标,通过学习向上攀爬的痛苦和自卑禁锢乌恩,牧清的对原生家庭软弱妥协让二人之间的距离不断拉大
可二人从未向命运妥协,即使最后命运未曾照顾他们

小说:山川不遇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汪清月月

角色:牧清乌恩

评论专区

无限的大冒险:经营主神流的极品,就是最近先是对姐姐拔吊无情,然后强上**,最重要的就是更新太慢,还经常断更。。。。。

银河英雄联盟:书名:天塌下来也要打橄榄球就这样

超神大武道:东方版神秘之旅,主角出身在类似民国的世界里。科技树大约是一战左右,到了宗师能抗子弹。主角的金手指和神秘之旅差不多,吸收古董增加点数。情节属于可看,没有什么毒点。

山川不遇

《山川不遇》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6章 离去

清晨早早起床的牧清看着女孩熟睡的脸庞,轻悄悄的摸了摸睡得腰酸背痛的身子,起身做起了早饭

等到乌恩再次起床就看到牧清修长的身影在忙东忙西

她一眼就看到了他那书桌上的小小生命,那是朵洁白的花朵,乌恩从来没在草原上见过这种花,昨天夜晚太黑了,不然自己怎么会没有看见这朵花呢

她激动的拉过牧清来看

“开花了?你很幸运乌恩,你来之前它一直是一个花骨朵,我以为它不适应西北这环境”

“真的吗?”乌恩激动地说道

“当然,你们这么有缘,你应该给它起个名字”他半蹲下身去,眯起了他细长的眼睛温柔的笑着说

“起什么好呢?唔·····叫它小白吧”看着眼前白嫩嫩的花,乌恩不假思索的说着

像是被眼前的女孩单纯可爱的模样逗笑了,但语气还是很宠溺的说着好

今天的天和昨日不同了,今天的草原是晴朗的天气很融和温暖

“啊?你昨天去了牧老师家,那你有没有看到高丞老师”宴南急迫的问道

“没有啊,怎么问这个?”乌恩有些疑惑的回答

宴南有些脸红的不知所措“没什么,没什么”

“你好怪啊,为什么一提到高丞你就脸红啊”

像是被戳中心事,宴南眼睛四处不自在的游走,手指不断缠着自己脏兮兮的衣角“因为···高老师是不一样的”

乌恩不解,都是一个鼻子两个眼睛的“有什么不一样?”

她半天没说话,思索着要不要和乌恩说

“高老师···那天去我家家访了,我爸又因为耍酒疯打我,是他帮了我,他和我说了很多话,那是我这辈子听过最温暖的话了,他还要帮我找一个寄养家庭,虽然最后···我拒绝他了,以前我只觉得他是一个好看又博学的人,我总是想透过他的眼睛去看我遥不可及的江南,所以我羡慕又敬佩他,但现在我想···我是很喜欢他,不是那种狭义上的喜欢”

乌恩明显一愣,她很佩服宴南对情感的热烈与勇敢

她想她可以理解宴南的那种喜欢,不是男女之间那暧昧的喜欢,也许那是一种忍不住靠近追逐的精神向往

“你为什么拒绝高老师给你找个新的家?”

宴南不自在的笑了“我说出来你别笑话我,我有点舍不得和不忍心“

“你是指你的爸爸吗?”

“对,他是我世上唯一的亲人了,我··我舍不得,我是贱,我就是不敢迈出这一步也舍不得”说到最后他再也绷不住了痛哭起来,这可能对于她来说也许是她人生难得可贵的转机

乌恩觉得不能轻易评判别人人生的选择,但她看见朋友伤心还是自觉地抱住她,只是声音柔柔的说着向来乐观的话“没关系,一切都会有转机,一定会”

草原一到了冬日这严寒的季节,一切都变了样,鹅毛大雪和寒冷的北风

学期也面临了学期末,牧清给乌恩和宴南的高年级课程补习也如火如荼进行,期末考试也快近了,在这样一个贫困地区的小学并不像那些教育资源良好的学校,因为没有多少资金去印刷和用墨,所以并没有那些学校的定期又频繁的考试

牧清的办公室内,乌恩又来问题

打从远处就听见高丞大嗓门嚷嚷着什么

“我去,我收到信,Colin给我写信,今年要回国过圣诞,说我今年工作结束必须陪他,他快想死我了哈哈哈这老小子”

Colin是牧清和高丞在国外留学时候的好朋友,年年都会来信,今年也不例外

“哦?是吗,帮我和Colin问好吧,今年我不回去了”

高丞走到牧清的办公桌前坐下“牧清,你又不回家过年啊?也许你们之间的事···该解决的”

牧清没有说话

”牧清我没有别的意思啊,我知道你从小那种生活···甚至我还远远想不到你的生活会有多糟糕,但作为你从小到大的朋友···我知道你是在乎他们的,你也很痛苦,你母亲今年的病症好像又严重了些”

牧清在写教案的笔一顿,眼眸不停转动

乌恩听着两人说的有些听不懂的话,思索到底是回去还是在等这奇怪的气氛过去,思考着一不小心把旁边的簸箕踢了一下

而那边的牧清注意到了这边,看到乌恩神情不再严肃,示意让乌恩过来,乌恩灰溜溜有些尴尬的走过去

问完这道题后,乌恩为了缓解自己偷听的尴尬扯了慌“牧清,抱歉我不是故意听你们讲话的,我知道这很不礼貌,但我就听到了··圣诞··我在思考这是什么,后面也没太听清和听懂”

不过乌恩后半句没有说谎,她确实不知道什么是圣诞

而牧清则是一笑“我并没有介意你听些什么,你不用道歉,不过今年原本答应你今年过年要去你家做客可能要食言了”

“啊?好可惜,今年祖母还特意还想让你给写副对联的”乌恩有些失望的说着

牧清看乌恩失望的表情有些不忍心“这样吧圣诞节是在春节之前的,你那么感兴趣圣诞节不然我们一起过圣诞节吧”

“真的吗?剩蛋是什么不太知道诶,但听起来好有意思啊”原本有些失望但听到能过这个奇奇怪怪又陌生名字的节日,开始激动起来

乌恩期盼了好久那天,终于到来了

圣诞节那天牧清原本是要带着乌恩回家和祖母舅舅一起过的

但大雪又一次封了山路,去往乌恩家唯一的已知路径被堵死了,二人半路而反

二人准备回牧清的教师宿舍,乌恩很失望回程的路上脑袋快拉拢到地上了

牧清也有些失望,她也很想念祖母她原本还想去娜仁托美的墓前

他将车上准备给一家的礼物卸下来,轻轻的摸了摸乌恩的头,接着又去忙活起来

“困得话先睡一会吧,等你起床给你做好吃的”牧清温柔的说着

乌恩确实很困,早上没到四点就激动的起床忙东忙西的,又折腾了小半天,牧清在路上的后视镜看到乌恩哈欠连天的就猜个差不多

果不其然,也许是牧清的床过于柔软,不一会乌恩就迷迷糊糊进入了梦乡,她想起了牧清前几天和她说过的那个什么圣诞树,许是小孩子好奇心重,平时嘴上不说睡着了梦话中念叨起来

忙活着的牧清听见小孩呢喃句,他坐他停下手中的活,在乌恩的床边浅笑着念叨一句笨蛋就出门了

等乌恩再次醒来已经天黑了,她是被香味馋醒的

“小吃货,一闻香味不用叫就行了”牧清带着白色的围裙端着烤鸡温柔的说道

乌恩迷迷糊糊揉揉眼睛,看着牧清的宿舍已经变了个样子

墙上挂着圣诞袜房间上面又挂着彩旗角落里堆满了圣诞玩偶,乌恩转头在一角看到了一棵圣诞树,上面挂着各种各样的装饰还有彩灯,样子和乌恩想象的不一样,现实更加好看,乌恩爱不释手,围在圣诞树转了好几圈

2005年的圣诞节,在这西北最贫困地区的小屋子里,外面的风雪侵袭不了屋内的温暖,两个人惬意的享受着属于二人为数不多的快乐时光

“牧清,这棵圣诞树你怎么弄来的啊,累不累啊”乌恩看着这棵又大又沉的树说着

“啊,咳···和朋友一起去集镇搬回来的,不累”牧清一撒谎就会不受控制咳嗽,但幸好乌恩并没有看出来

这棵树是他自己去买的,也是自己搬回来的,原本镇上没有现成的圣诞树,他买了一棵树了,从仓库拿出去年圣诞节的装饰成了这棵来之不易的圣诞树

回来的路上车没油了,他半路推着车和圣诞树回来的,导致他本就有些虚弱的身体撑不住,但他还是咬牙坚持下来,现在牧清的脚已经冻麻了,白嫩细长的手也尽是伤痕和红道

但他一看到乌恩的笑脸又觉得这一切又都值得了,所以他觉得不应该和乌恩说实话,不然让乌恩的惊喜会变成担心,他一边默默擦拭着受伤的伤痕一边和乌恩说笑着

“那颗顶端的星星可真好看”乌恩指着圣诞树说那颗精致打磨颜色鲜艳的星星激动地说着

牧清将顶端的星星缓缓摘下“这是伯利恒之星,这颗星星是我留学时我最重要的一个导师送给我的,他说这是他的幸运星,如果你喜欢送给你好了,希望你以后的路也能如这颗伯利恒之星一样璀璨光明”

乌恩有些犹豫,牧清又一次送东西给她,她只是随口说一嘴,但没想到这颗星星这样重要,她又没有回礼

像是看出乌恩的担心,牧清温柔的说着“别担心,圣诞节本来就是要送礼物的,只不过我一开始没有想好,现在你帮我解决了这道难题,你的礼物的话,明年圣诞节再送给我吧,很期待你用一年时间精心思考的礼物”

他的眼中有着温柔的笑意,乌恩这下接受了那颗伯利恒之星,看着这颗闪闪发光快要媲美真正星星的伯利恒也笑意盈盈,她决定明年一定要送一个更好的礼物给他

时间一晃,快要过年了,牧清赶在过年前去了乌恩家,给祖母带来了写好的对联

这次临别前,看着哭哭啼啼的乌恩牧清哄她明年一起放风筝

有时候乌恩觉得牧清就像她的百宝箱,永远会为自己带来快乐的东西,也愿意为她不厌其烦的答应许多琐事

乌恩开始期待明年春天的重逢

时间荏苒,地上长着去年留下日已衰枯的褐色野草,在草原的微风中微微摇动着,野草下面有了新的绿意,那是草木知春的征候

乌恩一个假期都在为牧清的圣诞礼物做打算,她可能等不及下一个冬天送给他了

心心念念的到了学校,乌恩几乎跑着飞奔到学校

可是真正到了学校乌恩发现

牧清不在

可怎么会呢?今天是开学啊,牧清总是早早来到学校的

乌恩不死心,她想等到了上课牧清总该来了

可是···没有,牧清一天都没出现

放学的时候,乌恩拿着那未送出去的礼物正在看着教室,她的心情很复杂

到了晚上,她难过的不知道怎么睡着了

睡梦中她梦见了雪山和草原,风吹动青草,绿油油的草地荡起一片涟漪,她沿着那条长长又芳香的路,尽头是牧清,她想要叫住前行的牧清,可他好像没有听到似的,对她并不理睬,她急了追了上去,想要抓住他,却扑了个空

乌恩梦中突然惊醒,大口地喘着气

第二天她顶着大大的黑眼圈去了学校,今天一样,牧清还是没有来,他好像失踪了一样

她课间想着牧清,不知不觉中走到了办公室

快要推门进入时才清醒过来,她想要逃离这种情绪,这种心里想被挖空一块的感觉真的很难受,她快跑回班级

就在回班级的转角,她撞到了一个怀抱

她抬起头,是高丞

“乌恩,你怎么在这啊?”

“没事”乌恩有些慌张

“啊对了,牧清给你写的信今天到了,他托我给你”

刚回过神的乌恩一听到牧清两眼放光,她还是有些疑惑的看向高丞,想知道牧清怎么回事

高丞了然其意”你还是看信吧”

乌恩接过那封信小心翼翼的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