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情陆少太傲娇)阮岑陆瑾言_(薄情陆少太傲娇)完整版在线阅读

小说《薄情陆少太傲娇》,现已完本,主角是阮岑陆瑾言,由作者“阿润那”书写完成,文章简述:阮岑想,如果知道一切会是今天这个局面,她一定不会自作主张离开他
她在遭人谩骂的时候,哭着跟他说:“我是你的初恋啊,怎么就成了第三者呢?”
陆瑾言面对阮岑的两次欺骗,怒不可遏,恨她入骨,却在她向自己求饶的时候,一口将她的右肩咬出了血,道:“阮岑,没有下一次,事不过三

可阮岑,还是食言了,再一次欺骗了他

小说:薄情陆少太傲娇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阿润那

角色:阮岑陆瑾言

评论专区

万历驾到:之前的当我没说吧,这作者最新一章毫无缘由地舔了一波地主大户,暴露了自己。

小丑游戏:虐主,执行完任务倒扣资金,划水的正常拿奖励,原因是造成了破坏需要补偿

画妖师:优书也有资本青睐,可以恰饭了?带我一个呗(ಡωಡ)

薄情陆少太傲娇

《薄情陆少太傲娇》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3章 被孤立的落魄公主

阮岑生着闷气,一个人去上教授的课,这一路上都有人对她指指点点的,让她很是无语。

她听见耳边传来窃窃私语的声音,明知道自己听了会难过,却还是忍不住竖起耳朵偷听。

“她怎么还敢来啊?脸皮真厚。”

“就是,不是破产了吗?破产了还敢到学校来。”

“听说她爸欠了几个亿啊,真是太蠢了。”

她心里有些怒意,明明就是几百万,却被传成了几个亿,她这下总算是知道谣言是怎么来的了。

阮岑听得出神,没注意到前方迎面走来的四人帮。四个人除了为首的女孩儿长得漂亮一些外,其余三个都大致相同,非常普通。

阮岑径直往前走,对方也没让着她,任由出神的她撞上了自己。

一个穿着黑色恨天高粗跟亮面皮鞋的长得很凶的漂亮女孩看着这个“不长眼”的落魄公主,推了她的肩膀一下,嚣张跋扈也吼道:“Fuck!你没长眼睛吗?”

阮岑靠在墙上,捂住了疼痛感明显的肩膀,抬头瘪嘴看着她们。

但想着是自己理亏,她还是耐着性子道了句:“不好意思!”

“呵!”为首的黑色卷发女,也就是骂阮岑的那个女孩子,在听见她的道歉后,轻蔑地笑了一声,目光不爽地翻向了其他地方。

白莉莉左手边的小喽啰开口讽刺道:“喂,阮岑,你怎么好意思来上学的?”

阮岑看着眼前这群唯白莉莉马首是瞻的三个小太妹,只敢在心里疯狂吐槽她们,却不敢像往常一样跟她们吵。她只能握紧拳头隐忍克制怒气,不想给家人惹麻烦。

白莉莉抬手,推搡着阮岑的肩膀,刻薄地讽刺道:“喂!你哑巴了啊!听不见我们娇姐在跟你说话啊?”

“变成穷屌丝之后,连话都不会说了!”

“你看她那样,狐狸精,就会勾引男人!”

“肯定早就跟陆学长那个那个了,不然陆瑾言怎么可能只跟她玩儿?又陪玩又陪睡,哪个男的不心动啊!哈哈哈哈……”

她们的话越说越大声,不堪入耳的话接连袭来,让她毫无招架之力,只能握拳颤抖着。

“干嘛呢?!”一个白衣少年如英勇的骑士一般,走到了她的身后,双手握住她的肩膀,把她往后一拉,护在了自己身后,“你们几个也是女孩子,知道这些话说出来对一个女孩子的影响有多大吗?!”

“镇宣哥!你干嘛护着她啊!”白莉莉见金融系的李镇宣护在阮岑的面前,替她教训自己,心里忍不住委屈。

阮岑抬头看着李镇宣的后脑勺,一瞬间有些发神,既感激又愧疚。

她回眸,却看见了站在不远处的男人。他双手插兜,一脸冷漠地看着她,那视而不见的表情,让她有些心寒。

两人目光相接,彼此出神。

李镇宣劝走了白莉莉四人之后,转过身去看阮岑,就看见她和陆瑾言隔空相望的一幕。他只听见,从身体里传来了玻璃碎掉的声音。

他笑着安慰着阮岑,唤回了她的注意力,说道:“阮阮,别听他们的。你爸爸的事,与你无关。”

阮岑听见耳边的声音,收回了目光,看向开朗大方的李镇宣,说道:“谢谢你,阿宣。”

“阮阮,我能请你吃个饭吗?”李镇宣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阮岑握紧了书包,愣了一下,拒绝道:“嗯?算了吧,我要回家了。”

她实在是没有心情背着家人去吃好吃的,昨天住进外婆家什么必需品都没有准备,今天得早点回家买齐全。

“啊,好。”李镇宣见她拒绝的很干脆,想着她最近遭遇的事,没再强求。

阮岑撩动耳发,诚心感谢道:“今天的事,谢谢了。”

李镇宣看着眼前连课都不想上的女孩儿,温柔地笑着说道:“客气了,应该的。”

“那我先走了。”阮岑有些消极情绪,整个人就像是笼罩了一层乌云。

她走之前,余光扫过一旁默默看着的陆瑾言。他脸色冷冷的,漆黑的眸子里没有一丝感情。就好像身处漩涡之中的人,只有她阮岑似的,那些流言蜚语,对他来说,根本不值一提。

她低着头拿出手机,给辅导员发了信息请假,就离开了学校。

阮岑背着书包走到校门口,才发现昨晚送自己回家的那辆黑色慕尚停在校门口,等她靠近它。它像往常一样摇下车窗,露出那张有着无尽冷漠的俊脸。

她直直看着跟自己一起缺课的他,没有觉得感动,却觉得他们的距离是越来越远了。

他们的相遇是在一场舞会上,他就像是众星拱月般的人,身边围绕着无数美人,可他却看也不看她们一眼,只是用他那副被欠钱的表情随意扫视着四周。就是那么奇特,阮岑和他四目相对,她居然还冲他做了一个鬼脸。后来,他们就成了朋友,倒也不是陆瑾言主动递出了橄榄枝,而是阮岑死皮赖脸地黏住了他,这一黏,就是五年,从高中,到大学,如影随形却又距离感十足。

她恍惚之间,看见男人下车,下意识地就要绕开他们。

他却站在她面前,语气平淡地问道:“一起?”

平日里,因为同路,他们都是一起回家的。

她脾气上来了,抱着手臂,态度坚决地拒绝道:“不必。”

“闹什么脾气?”眼前俊美无双的男人有些不解地问着她,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样。

阮岑一听到他的话,立马炸毛了,仰头质问道:“闹脾气?”

她可真是要被他给气死了,就跟一块木头似的,根本不知道安慰自己,也不知道心疼自己。

阮岑突然觉得,自己这么多年来对他的好,都喂了狗了。

她想起他在图书馆跟苏玉荷谈及自己的话,断定了那就是他心里最真实的想法,顿时觉得他这个人虚伪至极,对自己不满跟自己说就好了,跟一个人外人说,这不是跟着外人一起嘲笑她吗?

她看着面前不回答自己的男人,就好像真的是她在无理取闹似的。

她噘嘴,赌气似的说道:“陆瑾言,以后你就当不认识我好了。”

他看着眼前这个说胡话的女孩子,没了耐心,问道:“你发什么疯?”

阮岑觉得自己没有做错任何事,一改平常,仰着头跟他争辩道:“你不是喜欢装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吗?”

“那种情况,你想我说些什么?跟那些人争辩有用吗?他们是谁?他们说的话,对你来说,影响就那么大吗?!”他看着生气的女孩子,理智地跟她分析着刚才的情况。

在他眼里,那些人根本不重要。

“是!影响很大!”阮阮看着冷血的他,气愤不已地嚷嚷道,“我对你失望透了!”

她气自己的清白在他这儿就成了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气自己的尊严在他这儿根本就不值得他去维护。

“我是在实事求是,你怎么就听不进去?”他看着红着眼,握着拳头的阮岑,很是理性地说道。

正是因为他这过于理性的性子,让阮岑彻底失望,吼道:“我讨厌你的实事求是!”

吼完,她头也不回地走了。

他看着远去的窈窕背影,轻声呼唤道:“阮岑!”

女子并没有因为他的呼唤停下脚步,反而是义无反顾地往前走着。

他放下手,黑色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复杂的情愫,很快便淹没在了那浓浓寒意之下。

身份高贵的贵公子坐回他专属的豪车,脸若寒霜地回了自己家。

阮岑去了外婆小区门口的小超市,采购了一小口袋必需品回了家。

走到门口时,她拿出钱包,低头看着里面为数不多的红色钞票,一时间陷入了沉思。

她从小到大,没有因为钱而苦恼过,只要自己喜欢的,阮今南都会给她买回家。可现在,她居然会在超市因为哪个牙膏更便宜而算上半天。

“小岑,坚强!”她在进家门前,给自己鼓气加油,希望自己不要气馁。

前一天,她还A市有名的服装大小姐,有着穿不完的裙子,只是一晚上,就什么都没了,好似梦一场。

她一进门,就看到聚在一起说悄悄话的父母迅速分开了,好像有事瞒着她不能让她知道似的。

她就当没看见,面色如常地喊道:“老爸,老妈。”

“哦哦,岑岑课上完啦?饿了吗?要喝牛奶吗?”张岚明显有些紧张,问起问题来没完没了的。

阮岑哪还敢喝牛奶啊,连忙摆手拒绝道:“不喝了不喝了,我回房间写论文了哦。”

张岚强颜欢笑道:“好,快去吧。”

阮岑在进屋子前看了眼沉默的父亲,那个意气风发的男人啊,一夜之间两鬓斑白,尽显老态。

她心疼极了,在心中发誓一定要替父亲拿回Lanser公司,让父亲开心起来。

阮岑和陆瑾言闹矛盾的消息很快传遍了整个学校,那个活泼外向的营销学女神被全校孤立了,没人肯跟她坐在一起,没人愿意跟她走在一起,没人愿意跟她说话,她就像是一个游荡在校园里的孤魂野鬼,没人关心,没人喜欢,就算消失了,也没人会发现。

不过阮岑才不会介意,因为她就快走了,去到另一个大学完成自己最后一年的学业。

这时候的阮岑还以为,自己毕业之后,就可以赚钱替父亲还欠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