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庶女小神医(杜欢朕今日吃点什么)_(农门庶女小神医)完整版在线阅读

主角是杜欢朕今日吃点什么的精选古代言情小说《农门庶女小神医》,小说作者是“朕今日吃点什么”,书中精彩内容是:杜欢居然穿越到了一个痴痴傻傻的庶女身上,爹不疼娘重病,唯一的亲哥哥失散多年,还有一个恶毒后母虎视眈眈
好不容易脱离苦海,却又落入了母亲娘家人的魔爪,还好杜欢有金手指,她要找到哥哥,再让欺负她们娘俩的人全都遭到报应!

小说:农门庶女小神医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朕今日吃点什么

角色:杜欢朕今日吃点什么

评论专区

这诗人有毒:水平真是高,剧情跌宕起伏(虽然幅度不高,但能吸引人一直读下去,看到新章节会期待更新),人数形象丰满。这就是思想内涵和优秀文笔的结合。这种文真是稀有。

韩四当官:就冲那个置顶的《穿清造反已经成了一种愚蠢的政治正确》,一星收好。为什么要去给一个已经被历史证明是开了倒车的腐朽王朝当奴才?

永恒国度:干草,作者一贯的风格,一首战歌看的我尴尬症都犯了,还不断重复,水的厉害。

农门庶女小神医

《农门庶女小神医》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4章 休书

杜欢知道赵氏不会善罢甘休的。

果然没几天,赵氏就领着衙役来陈氏院子抓人了。

陈氏惊恐的躲在墙角瑟瑟发抖,赵氏看着陈氏害怕的样子,心里很是畅快,她冷笑一声对着衙役说道:“你们还站在那干嘛,赶快把这贱蹄子给我抓起来。“

衙役一听,有一些不满,衙役一听,有一些不满,但看在杜府的份上只好应承了下来。衙役们走向陈氏,陈氏吓得脸色苍白,身体摇晃不止。 她现在脑袋一片空白,根本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反抗。

杜欢挡在陈氏面前,警惕的盯着衙役,问道:“你们想做什么,我娘已经病倒了,她现在不方便,你们要是想捉拿我娘,那得先问过我。再说你们说我娘偷盗府中财务,可有证据?你们总不能空口白牙就把人抓了去!”杜欢执意挡在门口,一步也不肯退让,衙役听了她的话,一时间也有些为难。

赵氏被杜欢气得胸脯剧烈的起伏,她抬起手指着杜欢,怒斥道:“我看你们母女二人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去给我搜!”她的目光凌厉而狠毒,似乎恨不得将陈氏生吞活剥一般。

杜欢见状忙护住陈氏说道:“我娘病重,你们若敢伤她半根头发,我绝不饶你!” 陈氏紧紧拉住杜欢的衣袖,低声道:“孩子,你别冲动……”

衙役们推开杜欢,进入了破旧的小屋,屋里陈设不多,却也十分干净整洁,不大一会,衙役便从陈氏的床下找出一张五十两的银票来。 “夫人,你瞧!”衙役把银票呈到赵氏眼前。

赵氏仔细看了看银票,又转过头看了看陈氏,冷哼了一声,讥讽道:“怎么,这银票你是打算说不认识吗?“

“我……我……“陈氏无措的摇了摇头,急忙解释道:“这银票我真的没见过,我也不晓得这东西究竟是哪儿来的……“陈氏的眼睛通红,楚楚可怜,让人不禁产生恻隐之心。 赵氏却丝毫不买账,嘲笑道:“你少跟我装可怜了!这银票就放在你的被褥下面呢!”

“什么?”陈氏愣住了,这件事她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 赵氏轻蔑的看着陈氏,冷哼了一句,吩咐道:“带回官府去审理!”

衙役正要行动,只见杜欢拦在前面说道:“我娘得了天花,你们都离得远一点,省的被传染了。再说,你们,你们有证据这银票不是我们自己的吗?”

衙役一听陈氏得了天花,又眼尖看到陈氏脸上一片接着一片红色的丘疹,忙连连后退,一直退到了院外。衙役皱眉道:“既然是得了天花,也不便押送至县衙,现如今赃物已经找到,也不必再审理,你们家老爷呢,打算如何处置。”

杜长胜这时才匆匆赶来,他向衙役抱了抱拳,疑惑的看了一眼众人,又将视线落在了赵氏身上。

“各位官爷,这……”

“老爷,这陈氏居然怂恿三丫头盗取我屋里的钱财。可是陈氏现如今得了天花,该如何发落呀?”赵氏娇滴滴的朝杜长胜解释道,朝他使了个眼色。

“我没有偷,老爷!各位官爷明鉴!”陈氏跪在屋门口,啜泣着说。

杜长胜看了一眼心领神会,便说道:“既然陈氏得了天花,自然不宜拘留,我们杜家丢不起这个脸面,还请诸位官差回去吧。今日多有打扰,多有打扰!”他掏出一个小荷包,塞给了衙役们。

几个衙役互相看了一眼,最终还是收下了荷包。“既然老爷如此说了,既然是贵府家务事,我们也不便强求,告辞了。”说完,几人便离开了。

“咳咳…”杜长胜见衙役们都走了,清了清嗓子,他瞥了一眼跪坐在屋门口的陈氏,陈氏虽然脸上起了很多红疹子,可仍是哭的楚楚动人,惹人怜惜,尤其是她的那双水眸,仿佛带着泪珠,更是让人生不出半点责怪之意,杜长胜心里暗骂自己不争气,刚才竟然还对这个女人产生了同情,真是糊涂!

他收回目光,说道:“你今日犯了偷窃罪,念在我们夫妻一场,你又得了病,便不予追究了,我给你写一封休书,将你的卖身契还予你,你回娘家去吧。”

杜长胜说完,就去屋子里拿纸和笔。

“老爷,妾身没有偷窃,这件事跟妾身无关,还请老爷明察。”陈氏哀嚎一声。

杜长胜听了这话,不悦的说道:“你这女人还敢狡辩,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做了些什么。这些年,我杜长胜对你不薄,你不仅没有感恩,还做出此等偷盗之事,我杜长胜没有让官差将你带走已经是网开一面了,你居然还敢抵赖,你真是变了。”

说完杜长胜就拿出纸张,在上面刷刷刷的写了几行字,撕下来递给了陈氏。

陈氏看着那休书,脸上的表情变化莫测,最后化作一抹苦涩的笑容,“好,我签,但是,老爷我希望你说话算数。”

杜长胜看陈氏答应了,心里松了口气,他吩咐人将陈氏带出去,可是因为陈氏得了天花无人敢近身。

杜欢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爹,不可以啊,你不能这么狠心。”

“闭嘴!”杜长胜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杜欢:“你个赔钱货,我早就不待见你了,现在正好趁着这个机会,把你也赶出家门。那些赌输的钱我杜府也是不会认的!”杜长胜说完,就吩咐旁边的仆人把杜欢也带走。

后面的赵氏美滋滋的将50两银票收入荷包,看来这次又赚了一笔钱,她满足的笑了起来,突然想起来,陈氏那房中好像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不由恼怒的叫道:“快去搜,陈氏屋里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全都搬出来!” 几名家仆听到命令,立刻散开去找东西。但是不一会儿却无功而返。

母女二人被丢出了杜府,陈氏看着熟悉而陌生的府邸,她心中五味杂陈。从今往后,这就不属于她了,她以后可能永远回不来了。

杜欢扶着陈氏慢慢的离开了杜府,陈氏一路上默不作声。

杜欢也知道陈氏心中难受,便轻声安慰道:“娘,等你好了,咱们找份活儿做,离开了杜府,我们会越过越好的。”

陈氏听了,叹息一声,摸了摸女儿的脑袋,“乖,娘没事儿,只是心里空落落的,总觉得少了些什么,我这辈子亏欠你们兄妹二人太多了。”

杜欢摇了摇头,并未答话。

“你不用担心我,等我病好了,我就回娘家,这次你就别阻止我了。”陈氏说道。

“娘,这个不急,你先去客栈歇着吧。”杜欢说道。

陈氏想起了当初把自己卖给杜府的陈家人,惨笑着点了点头。母女二人一起来到杜欢之前来过的客栈,杜欢把陈氏安顿下来了,买了些小菜让陈氏先吃着。

住在客栈终究是不方便的,杜欢便决定在镇上租一间房子,这样陈氏也能舒服些。

她向店家打听了有没有房子出租,店家听说她们母女要租房子,忙热情的推荐:“姑娘,我家隔壁的宅子不错,那里面的人家前些日子搬走了,让我帮忙照看,只是你们母女二人租的话房子比较大,你们若是愿意租的话,价格可以便宜一些,八百文。”

杜欢问道:“房主走了?”

店家说道:“是啊,前阵子他儿子娶媳妇,房主高兴,就带着全家一块搬走了。”

杜欢闻言,眼睛亮了亮,她说道:“好,那您就带我去瞧瞧吧,我看合适的话,就租下来。”

“好咧。”

杜欢与陈氏随着那店家来到了隔壁的宅子。

那是一座三进的宅子,宅子挺大的,里面也没有多少东西。不过却挺干净整洁的,院子里种满了鲜花和青翠欲滴的竹林。

“姑娘,这宅子就交给你了。”店家笑眯眯的说道。

杜欢点了点头:“多谢您啦,这是给您的酬劳,您点一点。”

杜欢给了店家九百文,店家乐呵呵的接了,这宅子是他帮着照看的,他赚点辛苦钱,这杜欢又给了他这么多,他自然很乐意。

“好的,姑娘你放心吧,这宅子绝对不会有任何问题的,你们尽管放心居住就好。”店家保证道。

她叹了一口气,这下,她现在只剩下一两银子了,得想想办法赚些银子,不过那50两银子她早晚也会拿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