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嘲风青青橘子酒《那年剑光寒》全文免费阅读_那年剑光寒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

看过很多奇幻玄幻小说,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那年剑光寒》,这是“青青橘子酒”写的,人物陈嘲风青青橘子酒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

小说名:那年剑光寒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青青橘子酒

主角:陈嘲风青青橘子酒

那年剑光寒

《那年剑光寒》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3章 大龙戟下生亡魂

凤阳城外,忽然响起阵阵铁铠之声,大地也跟着微微颤抖起来。只见一片黑压压的铁铠在凤阳城外数十里大地上奔袭,势如破竹,杀气横秋。

赫然是驻扎在黑水河畔的大胤重骑兵!

只见那为首之人较之其余铁骑有些不同,银环豹胸的铠甲稍显银白光色,一杆悍然大戟于地上倒拖,身后一名骑兵扛红底黑字大旗–“齐”,这正是由西北名将齐保泉统帅的大胤铁骑第三营—-护国营。

在齐保泉一马当先横戟贯入凤阳城后,大胤铁骑以势不可挡之态将残留在外城的叛军与天庭修仙者全部撞碎,以摧枯拉朽之势一路横扫,直到被堵在了一道由废墟垒成的防线前。

齐保泉翻身下马,他凝望着挡在面前的墙,墙内隐隐可听出厮杀声。

“所有人,做好备战姿态,准备冲杀!有延误者,斩立决!”

一声粗犷的声音后,这位曾经十五岁便跟着老西川王征战辽北的大戟将军挥舞手中大戟,一道饱含气力的横劈,伴随着好似龙吟虎啸般的朔风声。

在龙头大戟的强横劈扫下,挡在身前的数丈高废墟被全部扫清震碎,伴随着一声中气十足的怒吼:“杀!”。

所有重骑兵悍不畏死地发起了冲锋,铁蹄铮铮震耳欲聋。

看着这奔驰在大道上的铁甲骑兵,无数百姓为之动容,护国营来了,他们有救了!

仅剩的还未来得及撤走的叛军和天庭武者,丝毫没有还手之力。

在这充满杀气、摄人心魄的,从头武装到脚的重骑兵以碾压之态冲向你时,你所能听到的只有那仿佛践踏在你心头的阵阵铁蹄声;你所能预见到的,便是无尽的恐惧,和死亡。

所有大胤铁骑兵没有理会剩余的两名修为高深而逃脱践踏的天庭武者,直往皇宫冲去,因为他们知道,他们那手持龙头大戟的将军绝不会放这两个杂种安然离开。

齐保泉横眉怒目,杀气快要溢出,手中曾在西北战场沾染数千条亡魂的龙头大戟颤颤作响!

西北八**,龙头大戟军!

那两名武者并未废话,一上来便是凌厉的杀招,两道狂妄的剑气一左一右就向着齐保泉冲来。

只听闻“锵”的一声,似龙吟一般。

龙戟将军将大戟绕着地面迅速划动两圈,随后高高跃起,以势不可挡的姿态重重砸下地面,在半空中划过的残影犹如银白的蛟龙一般,发出怒吼地冲向地面!

大戟强劲的罡风下,两道剑气瞬间消弭,地面上被砸出一个巨大的地洞,并且一条有三人粗的裂缝迅速向两人的位置裂去。

两人惊慌御空,却还是被裂缝追上,一道惨白龙气从裂缝尽头冒出,向天空吞去!

两人连忙甩出最强的剑气,在割裂这条银白蛟龙的同时,却蓦然发现,地面上的手持大戟的齐保泉已不见了踪影!

还未等他们思索出原因,齐保泉却突兀地出现在两人的下方不到五六尺距离,杀伐的双眼俱是冷酷,手中大戟已向他们抡来。

“呲啦。”

两具被分成四块的尸体重重落下,两位天庭武者,死前只记住了那双他们在上面从未见过的眼神,那是真正的杀伐之气。

便成了龙头大戟的戟下亡魂。

…………

此时整个皇城战火渐息,而在深宫中。

头发花白的翘胡子荷花山老道,几十年前以清钢不死身硬抗龙虎山七小天师,炸湖六百里的天师道人,正与一长发及腰,身着四爪蟒黄螭麟服的中年男子气定神闲地喝着茶。

白胡子老道摸着胡子,喝了口茶,缓缓吐言:

“许是这些年燕太子与那扶摇山隔阂大裂,才真让他做了这么个愚蠢举动,不过这样一来,整个天下恐怕变得难以控制了,若是事件愈演愈烈,就算燕人那边会自掘坟墓,恐怕我们到时候也不得不受制于人哪。且不说北地,单是景国那边,恐怕也会有所动,那南蛮王自打进宫,带着那些蛮兵,打着扫除叛贼余党的名头,成立‘肃清卫’,如今已是控制了大景朝廷上下……”

长发男人眼神阴骘,讥笑道:“残荷,越老越活回去了?怎的见识好生短浅了?燕皇已是老态龙钟夕阳难保,那燕太子却是个结党营私、铲除异己的货色,为了那点财势甚至连自家祖坟都能卖了。

至于那个蛮子袁禄,只是个**好色、秽乱宫闱的匹夫罢了,当初漯河战役,他当着降将越自程的面奸污其妻,事后一枪朔死穿在了大戟上,最终导致那越自程父子南石滩兵变,折损景地两郡十二县……”

白胡子老道听的频频点头,眼里流露出一丝复杂的意味。

“没有乱世,何来英雄?这天下已经虚伪地和平太久了,眼下中原无雄主,是时候该乱一乱了,若是不乱,那些野地诸侯,边陲小国们又怎会泛起浪花来?我又何苦谋局如此之久。

说到底,谁家不希望捣一捣这中原的鸟窝?看看能掏出个什么鸟蛋来,若是捡着了凤凰蛋,岂不一飞冲天了。千年天上,万年天下,这片大地便是你目光所及这般大么,你以为百年前那些天庭的猪狗拼破了头想往下界挤是为了什么?”

残荷老道闻言哈哈一笑,眉毛飞舞道:“青山,你这老妖怪哪,若是让你什么蛋都没掏着,反摸了一手鸟屎,老道我倒是乐意看你的鬼样,听听那时你会说出甚鸟话来,哈哈哈哈哈。”

突然,老道的笑声戛然而止。

奢靡豪华的房间内突然冷静下来,残荷老道眉毛一挑,酒水微微震动,茶杯发出轻颤,而阴骘男子垂下眼眸,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停滞。

老道好歹是当年太平道山的正一统道人,修道已有百年,与那云山真人对敌百招不落下风,和玉台金刚的月雷寺大住持一起炸过神仙湖的人物,但面对这股无形的低沉威压,仍是惊得手中茶杯都拿不稳。

自那场惊天动地的大战后,虽然仙口仍有妄图挑战者,但尘世已有数百年没有天庭修仙者出现过,而此次凤阳的修仙者莫名来袭,恐是一场不明风雨的序章。

玩笑似乎开的有些大了,眼前这个男人可不像一般的十境龙府大宗师级人物那般好对付,搞不好自己的小命堪忧,虽说不至于交代在这里,但也好不到哪去。残荷额头微微沁出汗滴,他连忙补充说道:

“不过么,有老道与荷花山,还有月雷寺那群秃驴,道佛两生花,加持你的大青龙乘天功法,这中原之地,谁能是你的对手?你自然能掏得最大的鸟蛋,哈哈哈。”

一声轻笑下,茶水波纹渐息,最终再次归于平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