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靠近我,不然就变成群殴了》徐渊温淑荧_(徐渊温淑荧)全本在线阅读

《别靠近我,不然就变成群殴了》是作者“ “幼稚园家长””的倾心著作,徐渊温淑荧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请,好好地看着我!”
在鬼屋内扮鬼恐吓工作人员的徐渊意外得到了与世界的契约——契纹
从此,他发现了世界的另一面,卷入了正邪的斗争
他加入了镇邪军
进入了地府,走遍了世界,耍着无赖的同时,维持着一分正义
他手握权柄,身边围满了地府的英灵,渐渐成为了当之无愧的第一人
有人称他为恶魔的使者,有人称他为黑夜的使徒,有人称他为世界的守卫
可他的修行,只是为了自己的初心和约定——“替我们照耀世界

小说:别靠近我,不然就变成群殴了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幼稚园家长

角色:徐渊温淑荧

评论专区

全知全能者:都市玄术类,探理求道,格物致知,有种红尘隐士的风采。不适合绝大多数网文读者阅读,平淡而清新,遗世而独立,如茶,需静心,静品,静思,方得其中味。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官家:馅饼的书也是可以一字不漏的读完的

我捡了只重生的猫:2.5星前面女主没出现前3星半,感情戏太腻歪了-1星

别靠近我,不然就变成群殴了

《别靠近我,不然就变成群殴了》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6章 赤犬萨斯基

注意力早就在他身上的龙星河在他出手的一瞬间,拳头就狠狠地向萨斯基的脸砸去,试图逼他变招;左手则凝聚出一把冰棱长剑,时刻准备着变招迎接萨斯基的反击。

可出乎龙星河意料的是,萨斯基对于他的拳头不闪不避,用脸迎接他的拳头的同时,右手喷射出岩浆洪流,势必要毁灭眼前这座全是学生的教学楼。

“龙星河,你还是一副运筹帷幄的样子,真是讨人厌啊。但现在,你只能看着我把你的学生烧成灰了。真想看到你一会儿后悔的样子啊!”

萨斯基挨了一拳后,跟龙星河拉开距离,受到重击的半边脸露在外边,口齿不清地露出得逞的笑容,心情舒畅地对龙星河说着。

“对了,我还没告诉你,我已经加入了天堂组织,就是为了狩猎契纹而来。这座教学楼里的那个契纹,我就收下了。至于你,我们下次再一决胜负。”

他迈开双腿准备开溜,扭头看向龙星河,却并未看到预料中懊悔的神情。于是萨斯基下意识地扭头看向教学楼,发现自己的岩浆在半空中被一道莫名的力量消磨掉了。

“怎么可能?怎么会还有其他人来挡下我的攻击?”

看着自己发射的岩浆消失,萨斯基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情。计谋未能得逞的他恶狠狠地瞪着龙星河,心里却想着是哪位高人在此。

“小子,晚上回去准备吃皮鞭炒肉。”

一道声音传到龙星河的耳内。他无奈地摇了摇头,又把视线重新转移到萨斯基身上。寒冰覆盖的手掌冒着冷气,凌厉的双眼盯着眼前乱了阵脚的萨斯基。

“当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总归不是之前那个愣头青了。那么,六阶,清寒真君龙星河,请赐教。”

龙星河清冷的声音飘扬在学校上方。

萨斯基看着他这般凌厉的架势,也升起了一丝不服:十多年过去,他也想知道自己昔日的好友如今的程度。萨斯基双手虚握,手里便出现了一把朴刀。手持朴刀的他刀锋向前指,高声说道:

“六阶,赤犬萨斯基,请赐教。”

非常熟悉彼此招数的两人同时向前迈步,准备抢占先机。刀剑相抵,武器碰撞产生的雾气不断升腾,产生的“滋滋”声不断刺激着两人内心的战斗**。

龙星河手中的剑不断挑、劈、刺,剑花飞舞,却都被萨斯基势大力沉的攻击逼得不断变招。久攻不下的他向萨斯基的右肋刺去,左手则果断地攻向萨斯基的头部。

眼看着自己的老对手放弃了以往的冷静打法,萨斯基有些意外。不过无愧于他近些年执行任务得到的战斗经验——

他趁龙星河不备,两腿各自踢向龙星河的两只膝盖,手中朴刀则直接向下重重斩去。身子向侧面倾斜,躲过了龙星河的剑。

得意的萨斯基以为自己这一击必中,却不曾想到自己的双腿踢空了。失去原计划的发力点,他手中朴刀侧歪,没能打到龙星河。自己反倒被龙星河的剑抵住了脖子。

“你输了。”

“你,你的腿……”他讶异地看着龙星河空荡荡的下半身,眼中满是不可思议。

“四年前在秘境中被人砍去,如今我早已习惯。”龙星河又用寒冰凝聚成双腿,清冷地对他说着。手中剑却稳稳地抵着他的脖子。

“像你这样的人都被那人击败,那他……”萨斯基怔怔地看着他,隐晦地问道。

“如果我猜的不错,他现在应该是你们天堂组织的下一任大天使。”龙星河的话不带丝毫情感,只是眼中满含仇恨。

“你走吧。最好早些日子离开天堂组织。因为我早晚会杀上去。我不想你再次挡在我面前。”龙星河轻声说着,把剑从他脖子上拿了下来。

萨斯基对他抱了抱拳,把手中的腕表抛给了他。

“这是天堂组织分发给我的腕表,可以显示每一只二阶及以下小恶魔的所在处。希望对你们这些保护火种的人有帮助。”

“我走了,以后继续流浪。不过我希望,以后你能带上我一起杀去天堂。”

说罢,萨斯基转身离开了秋安二中上方。

“谢谢你,虽然我现在不是护薪者。”龙星河低声自语,漫步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教室里的课还在上着。也许只有飞鸟和天空知道,谁在守卫着他们。

太阳如同往日般静静转动,由东到西,日色渐暗。习习的微风吹拂着窗外的高大树木,吹得屋内的人心情舒畅。犯困的学生也稍稍清醒了些。

“同学们,今天的课程到此结束。距离高考还有两天了。我希望你们要多努力。你们要知道,多考一分……”

班主任老师还在讲台上无休止的给同学们加油打气,提醒他们注意复习,不要耽误了前程。

“来,让我们最后喊个口号给自己加油!一、二……”

在全校高三学子的巨大口号声中,这一天的学习结束了。

徐渊如约去办公室找了龙星河。临行前他不断地警告白无常管好自己的恶行为,防止待会儿再让他出丑。

“报告!”徐渊站在办公室门前,大声打起了报告。如今龙星河对他的怨气还历历在目,他不能铤而走险。

“请进!”

听到这清冷的声音,徐渊轻轻推开了门,轻手轻脚地来到了龙星河的办公桌前。老老实实地等着龙星河办公,然后告诉他可以走了。

十分钟后,龙星河看了一眼表,停下了手上的工作。

“走吧,你龙叔该下班了。晚上换另一位值班。”

说罢,他就率先走出了办公室。背后徐渊和白无常迈着小碎步跟着,整个就两个乖巧的小宝宝。

微风吹拂的校园内,龙星河漫步走着,忽的转过身来对着低着头的徐渊问道:

“徐渊,两天以后就是高考了。”

“奥,啊对!”

徐渊紧张地抬起头,略显慌乱地应了一声,抬起头看着自己冷厉的兄长。

“原本这可以是你正常的人生流程:参加高考,进入一所好大学,然后找到一份好工作,在我和你龙叔的帮助下娶妻生子,幸福地过完一生。但是,现在不行了。”

听着龙星河的一席话,徐渊茫然地看着停在原地的龙星河,也止住了自己的脚步。

“因为你获得了契纹,就得担任起这份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