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恒阳识春《无限凡体》_(肖恒阳识春)全章节在线阅读

小说《无限凡体》,现已完本,主角是肖恒阳识春,由作者“识春”书写完成,文章简述:一种名叫萨克的怪物横行大陆,原本平静的大陆被萨克掀起万丈波涛
人类能否抵抗得了这一次的冲击?是重建家园还是任其变为人间炼狱?且看少年横空,突破凡体,于末世带来光明!

小说:无限凡体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识春

角色:肖恒阳识春

评论专区

青云争仙:我家小乖已经出院回家了。

神豪求放过:钢铁直男 钢铁加鲁鲁的妹子和Money。PS:人之患在好为人师。

我的成就有点多:【连载中】都市娱乐,一开始还好好地,后来怎么变成运动健身和比赛了。我:????

无限凡体

《无限凡体》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3章 创世论(2)

银色的轿车停在一栋别墅前,片刻,车门打开,从车内下来两个年轻人。

两层的别墅,门前还有两排的时节鲜花,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这个房子的主人一定很爱干净,仔细看,就连花盆上都没有很明显的污垢。

走过别墅前的小花园便是到达门前的石阶,一共七阶,阶梯上简单地雕刻了三条横杠,仔细看,整个七阶楼梯用的是一整块雁白岩制成,十分规整。

“说实话,每次来你们家,我总感觉自己像进了国政院一样。除去这个高档小区不说,就这栋别墅我估计我奋斗半辈子也不见得买得起。”奎思晨夸赞道。

“你不是经常给头狼出谋划策吗,改天请示一下,让上边给你批一套更大的。”肖恒阳笑着说。

“头狼?拉倒吧,他这人有个地方就能睡,彻头彻尾一个铁男,指望他给我批一套,我还不如自己奋斗个十年八年去自己买一套。况且我也住不完啊,天天跑上跑下估计就得跑断腿。”

“喜欢的话可以搬来我们家住啊,反正你也是一个人,这么大房子也就我和我妈住。”肖恒阳一边说着,一边按响了门铃。

脚步声由远及近,门打开,眼前是一位典型的母亲的形象,身上还穿着围裙,看到肖恒阳,肖妈妈笑了笑。随即奎思晨从旁边探过头来。

“阿姨好!”奎思晨满脸堆笑。

“是思晨啊,快进来。”肖妈妈的和蔼的表情属实让奎思晨心里迸发一阵暖意。

奎思晨有时候也会想,如果自己有像肖妈妈这样的母亲,自己也许会幸福很多,奈何从他记事起,自己好像就没有父母,也从来没有人跟他提起,一直到现在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的父母究竟还在不在。

晚饭很简单,简单的三道菜,不过以肖妈妈几十年的手艺来说,菜的胃口自是很好,奎思晨已经是肖恒阳家的常客了,自然是不太拘谨,也放开吃了起来。

奎思晨很少有安安心心吃顿饱饭的时候,不是他不能,而是他不想,他似乎从很小的时候就养成了吃饭不吃饱的习惯,就连肖恒阳也不知晓原因,有段时间肖恒阳甚至觉得他在自虐。

似乎奎思晨永远无法吃顿饱饭的定律得到了印证,刚动筷子没多久,电话便打来了。

奎思晨似乎不太想接,手机震动了好长时间也不见他有接的举动。

“电话。”肖恒阳终究没忍住,放下了筷子。

“哎,”奎思晨轻轻叹了口气,“不好意思阿姨,我接个电话。”临起身还不忘打声招呼。

肖妈妈笑了笑,示意奎思晨继续。

奎思晨出了门,似是过了好久,才转身开门进来。

他仍旧是那副微笑的表情,但是肖恒阳却觉得他遇到了什么事情。

直至吃完饭后,奎思晨才把肖恒阳找了出去。

“头狼又给任务了?”肖恒阳理解了奎思脸上的纠结表情,自己先开了口。

“广陵那面又发现了萨克的踪迹。”奎思晨的语气很淡,但却透露着一股即将迸发的怒火。

“数量。”

“根据瞳的追踪,大概有二十只。”

尽管肖恒阳已经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可当他听到“二十只”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微微吸了口凉气。

“什么时候出发。”过了好长时间,肖恒阳才镇定了下来。

“你这次,就别去了吧,毕竟不是以前的一个两个。”

“头狼的意思?”

“也是我的意思,我们这些人用头狼的话来说是游走在刀刃上的人,一不小心,命就没了,正好后天学院放假,你可以在家多陪陪阿姨。”

“从来没见过这么多萨克,不是么?”肖恒阳勉强挤出个笑容。

“你有没有感觉自己之前很后悔加入维盟。”奎思晨转过头望了望肖恒阳。

“这倒没有,就算有不适合的地方也习惯了,只是有时候不明白你怎么不找个女朋友,真准备自己一个人?”肖恒阳试探性地问了问。

“不知道,我感觉能经常来你家吃饭就很好,至于再找个女朋友,难不成还要带来跟你和阿姨蹭饭吗?”

“就冲你这句话,活该你找不到女朋友。”

“依我看你还是别去了,说实话我进入维盟到现在也没有听说过一次性出现过这么大数量的萨克。”奎思晨语气很慢,但从他的语气中却透露出一股微微的恐惧的味道。

“去了不就见过了吗,这面上课也很无聊。”

肖恒阳刚说完,奎思晨突然盯着他的双眼,一动不动。

“你当真?”良久,奎思晨方才开了口。

“难不成我在和你开玩笑?”

“那随你,学院那面我安排好了,计划这两天带你去参加一个学术比赛,可能要一周。”

“所以一开始你就帮我安排好了,你还让我不去?”肖恒阳说到这里突然感觉有点好笑。

“是你要去的,我可没逼你。”奎思晨说完,回身进屋和肖妈妈打了招呼,便坐进了车子里。

“等你半个小时,收拾下东西我们出发。”奎思晨坐在车子里望着肖恒阳眨了下眼睛。

肖恒阳也进了屋,不过十分钟便又出来,身后背着一个包,坐进了轿车里。

以前执行任务时,肖恒阳也是和肖妈妈说自己要参加学院的学术比赛,已经司空见惯的肖妈妈自然也没有过多的追问。

“坐好了啊,昆市离广陵还有点距离,我建议你先睡一觉,等你醒了估计就到了。”

“好好开你的车吧,这还用你说。”

肖恒阳把包扔在一边,车中位置还算宽敞,勉强够他躺下。

“要不我给你讲讲创世论?”奎思晨一边启动车子,一边说。

“你现在给我讲,那是不是代表我以后可以旷你的课?”肖恒阳打趣道。

“当然跟我上课讲的不一样啊,我给你讲的是真正的创世学说,可不是那些个什么创世简论可以比的。”

“收费吗?”

“无实质性收费,到时候再去你家蹭顿饭就行。”

“你真无耻。”

“彼此彼此。”

肖恒阳倒是不怎么感到困倦,自从上一次执行任务开始,他到现在一直都处在每天上上课,没事就锻练一下自己的身体这种状态,相比有任务的时间要闲的多,每天的休息时间也很充足。

“胡凡大师有没有说过那些东西是怎么来的?”肖恒阳一时间对萨克产生了兴趣。

“他最近几年一直在研究萨克,上次他和头狼说要系统性地给我们了解一下萨克,要等他把那玩意儿研究透彻,只是那个东西从来不留尸体,我们也没有一具像样的样本,所以就研究而言,我感觉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

夜幕逐渐降临,远光灯像一柄由光而成的剑,直刺黑幕,辽阔的平原上,只有一辆银色的轿车平静地行驶。

“不管他什么时候研究出来,我觉得,到时候的结果可能会颠覆我们以前对这个东西的所有认知。”奎思晨似乎是感到有点闷,将车窗放下了一点。

微凉的晚风吹进了车子里,正值黎寒季节,风里已经夹杂着些许的寒气,连同外面野草独有的气息,倒是令车内的二人舒服了许多。头脑自然清醒了些。

“根据胡凡的学说,确实有极大的可能性人类是从他所说的那样产生的,但是之后的所谓进化却是他自己瞎编的。”

“自有生命起开始算起,每一万年左右为一个纪,发展至今已经整整四个纪,而如今,第四个纪才刚刚开始而已。”

“几乎每一个纪都要经历一场灾难,第一纪天外陨石带来无人可以解释的物质,它促使水里的生物具有了呼吸的能力,它们上了岸,与陆地上的生物互相争夺,直至后来一边全部被消灭或者与他们共存。第二纪海洋底部板块碰撞,带出来无穷无尽的有毒气体,进入大气时也造成了一场史无前例的浩劫,好不容易稳定下来的海洋生物再次接受生死考验,它们四处寻找生路但最后所剩无几,待灾难褪去,人类才渐渐出现。”

确实,奎思晨现在说讲的都是肖恒阳所不知晓的,与他以前所了解的创世论完全不一样的另一个方面。

“自人类出现便是第三纪的开始,第三纪说起来是其他生物的灾难,它们躲过了第一纪,躲过了第二纪,却万万没想到在第三纪栽在了人类的手里。人类用了半个纪稳定了自己绝对的统治地位,剩下半个纪便是对于内部的整治。他们渐渐有了领土意识,他们开始一小部分一小部分地团结起来,刚经历过灾难的其他生物无暇顾及人类的纷争,以至于渐渐销声匿迹。后来人类又经历好多年的争斗,渐渐都拥有了自己的领土,他们安静下来,第四纪便开始了。”

“人类发展迅速,至今已经1625年,许多所谓的专家相信在另外的时空有一模一样的另一个世界,两个世界互相通联。因为他们无法解释这个世界的许多的文明和事物,他们只能推测这些东西在另外的时空出现过。所以他们用平行记录时间,也就是今天的平行历1625年。”

轿车平稳地在路上行驶,前方是一条穿山隧道,即使隧道有光,也给人一种似乎要进入另一个时空的错觉。仿佛车子要扎进一个无边的黑色洞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