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院真一豆丁牛乳《东京:天罡地煞》_《东京:天罡地煞》全本阅读

《东京:天罡地煞》主角凤凰院真一豆丁牛乳,是小说写手“豆丁牛乳”所写。精彩内容:凤凰院真一的脑海里出现了一片星空
每一颗星便代表一种神通
凤凰院真一掌握了地煞七十二术,可天罡三十六法却不知何年何月才能习得
他只想努力修炼,去看看天罡三十六法到底是何等威能

小说名:东京:天罡地煞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豆丁牛乳

主角:凤凰院真一豆丁牛乳

东京:天罡地煞

《东京:天罡地煞》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5章 超度

那名老头,虽然在一开始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但在凤凰院真一的阴阳眼中,他确实是于生人无异。直到他动用法力使用通幽神通加强洞察力后,才看出老头是灵体。

留在人世间的灵体也并非全是怨灵,更大多数的,只是因为心中牵挂着什么,才一直留在人世间不肯转世。对于这类的灵,他们大多能够保持生前的模样,即使是拥有阴阳眼,道行低的话也是难以辨别的。不光如此,低等级的阴阳眼对于那些游荡多年的凶恶怨灵也难以发现,除非那些恶灵主动现身。

就如同现在,凤凰院真一站在阴暗的大楼一层里,外面的橘黄色的夕阳非但无法让人安心,反而更添几分毛骨悚然的气氛。

能感受到这里面确实有一股浓烈的怨气,但是却无法发现怨灵的身影。果然是藏起来了吗?

但无妨,凤凰院真一的阴阳眼无法主动看破它只不过是因为他现在是练气初期,道行尚浅。但只要动用通幽神通,任何魑魅魍魉都将迅速显型,难以藏匿。

运通法力,凤凰院真一的双眸立即法光流转。

即刻,他便发现楼梯口处,一名双眼散发红光,全身沾着水泥,穿着工装的高大男子正在盯着他。

那恶灵似乎感应到了自己已经被发现,连忙朝二楼飘去。

“哼,想逃?”

凤凰院追上去,到了二楼,那恶灵的身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好几名仿佛还在做工的工人。

“浜村,今天下了班,我们去喝一杯吧。”

一名像是工头的人将一名虽然身材很壮实,却有些懦弱的工人抱肩说道。这工人的身材,看上去有几分那恶灵的影子。

“我,我就算了吧,我家里还有一名老父亲需要照顾,没我的话他连饭都没法吃的。”

“又来了,我说浜村啊,你从一开始到现在是不是就没和我们喝过酒啊?你说你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不懂跟同事之间喝酒也是很重要的呢。我这可是好心才每次想要拉上你,你再这样下去,同事都不搭理你,会让我也很难办的。”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这事就这么定了。”

这是什么,那恶灵的回忆吗?凤凰院真一没有急忙上前,而是继续耐心看下去。

那工头看似友好,却是强硬的将浜村往外拖,那浜村脚一滑,摔在了地上,并从他的兜里掉出了一个皮夹子。

工头捡起皮夹打开一看,笑呵呵的道:“哟浜村,你这钱不少啊,那今晚的酒就由你请了。”

“不,不要,那是我存着给老爹治病的钱啊!”浜村急忙爬起来抱住工头的腿恳求道。

“去你妈的!”工头一脚踢开浜村,像是炫耀战利品一般将皮夹子高高举起,向周围的工人道:“兄弟们,今晚浜村请客,待会儿随便喝啊!”

“好耶!”

然而没想到的是,平常不管怎么欺负都不吭声的浜村默默从地上站起来,一拳打向工头,嘴里不停念道:“把钱还我,把钱还我!”

“浜村尼玛的,给脸不要脸是吧?”工头揉了揉自己被打红的脸颊,一招手道:“给他点教训!”

周围的工人一哄而上,将滨村打倒在地仍不停手,不停的对他拳打脚踢。

然而没一会儿,那些工人发现,浜村似乎没有反应了。

一名工人将手指放在浜村太郎的鼻下,立马像是触电般收回,又听了听浜村的心跳,起身脸色难看的朝工头说道:“头儿,浜村他,好像死了……”

“什么?!!”工头大惊,连忙过去查看,发现浜村果然没了生机。

“头儿,这怎么办啊?”

“慌什么,工地上死个人而已。放心吧,有我呢。”

几人搬运着浜村的尸体,消失在了楼梯口。

凤凰院真一走出来看了一圈,没有怨灵的身影。这怨灵是想干嘛,想让他看一看他死亡的真相吗?

他继续朝着三楼走去。

“呼——总算处理掉了,你们几个,都把我刚才说的话记好,**问起来了,我们就统一口径。”

“知道了,头儿。”

影像又出现了,不过像是掐掉了一段,几人已经处理好了浜村的尸体,正在准备回去。这一次影像很短,很快几人又消失了。

“这又是想干嘛?”凤凰院真一看着,为什么怨灵要把处理他尸体的那段掐掉不给他看?

啪嗒,啪嗒……

天花板上响起了人的脚步声,“啊——!!!”窗户外突然掉下一个人影,砸在地上‘砰咚’一声巨响,凤凰院真一走过去探出窗外向下看,发现坠落的人竟然是刚才看到的工头。

“又是幻象吗?”

忽然,凤凰院真一被一股巨力猛推出窗外,他朝后看去,那怨灵正站在窗边狰狞的看着他。

“终于肯现身了吗?”

忽地,狂风大作,一股风将凤凰院真一托起,平稳送进大楼里。

地煞七十二术——御风,可乘风而起,御风飞行。

那怨灵似乎惊愕了一下,没想到这人竟然会飞。凤凰院真一没有放过这个机会,一道金光弹指射出。

斩妖!

“吼——!”金光瞬间射穿怨灵的胸膛,连带着打散了大片躯体。怨灵受到重创,痛叫一声吼,迅速隐遁至阴影中。

凤凰院真一留了手,既然外面那老伯拜托他让他帮其超生,他自然也不能将其打的魂飞魄散。

二楼又是一道惨叫,凤凰院真一追下去,才看到之前幻影里的那些工人此时正被那怨灵撕成粉碎,化作一团团血雾将整个二楼染成血红,浓浓的鲜血从地面和墙壁分泌流淌,如同血腥的屠宰场。

“想用这种场景来吓我?”凤凰院真一捂着嘴,还真是有点恶心了。

忍着恶心踩在血水上,立马血水咕噜咕噜冒着血泡,翻出一大堆眼珠,手指,牙齿之类的碎屑。

突然,两条没有皮肤的手臂从血水里伸出,抓住凤凰院真一的双脚往下拖,他的脚下突然失重,整个人沉下去。

血水之中,他又看见那幻影,工人们拿着工具,将浜村的尸体粉碎后浇筑进混凝土框架中。

怪不得,在进来的时候还能闻到一股淡淡的尸臭味。

看完浜村尸体的所在之处后,凤凰院真一不再跟怨灵浪费时间,指头捏一法决,身体金光乍现。

“破!”

瞬间,光芒照射处,幻象如潮水般退去,视野又变为了那个空无一物的毛坯建筑。

地煞七十二术——生光,可是周身散发护体金光,诛邪避魔,万邪不侵,妙用无穷。

凤凰院真一朝刚才那幻象中的混泥土框架走去,途中怨灵再次出现,似乎发疯一般朝他攻来。

一方面想让我翻出他的身体让他超生,一方面又想杀了我摄取我的法力吗?

怨灵触摸到凤凰院真一体外那层护体金光,立马被烧的惨叫连连,不敢再盲目进攻。他运起混身怨念将凤凰院真一包裹住,想要折磨他的神智,可惜依然被护体金光阻挡在外,不得进入分毫。

凤凰院真一伸出手指,抵住一根柱子,“开!”

地煞七十二术——开壁,手指指处,山开壁裂,也可用于破阵。

砰——!

水泥柱炸开,带出一大堆碎骨尸骸。

凤凰院真一盘腿而坐,嘴里念念有词:“太上敕令,超汝孤魂,鬼魅一切,四生沾恩……”

是往生咒。

虽然不知道这往生咒换了个世界还顶不顶用,总之试试再说。

往生咒净化下,尸骸上缠绕着的秽气逐渐消散。那怨灵突然停住行动,仿佛呆滞住一般,从他那缠满怨念的身躯里,腾升出一名有着同样长相,但一脸平静的男子,是滨村。

滨村浮在空中,对凤凰院真一行了一礼道:“多谢法师大人。”

“去轮回投胎吧。”

“是,只不过这具脱离下的怨念该如何处置呢?”

“放心,我来处理。”

滨村的灵魂消失了,凤凰院真一张嘴将怨气吸入口中。顿时又是一丝比之前粗的多的法力融入丹田。

这法力之中,竟然还蕴含了一丝功德,让他的道行涨了不少。

“看来相比直接将怨灵打的魂飞魄散,将其超度得到的法力要多得多啊。”

凤凰院真一出了大楼,发现之前那老伯也一直站在门口,见他出来后,鞠躬行礼道:“多谢法师大人,这样一来我儿终于不用再整日受那怨气折磨精神之苦,我也能陪他一起投入轮回了。”

老伯身影逐渐消失,凤凰院真一的功德又涨了一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