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木婉陈煜峰《南枝惊鸿》_林木婉陈煜峰全本在线阅读

热门小说《南枝惊鸿》是作者“爱吃摔丸子的蔡高峰”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林木婉陈煜峰,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阴阳差错,两人相识
一场意外,两人相爱
国家危难,灾害频繁,两人共同许下诺言,一起谱写真爱的绝唱

小说名:南枝惊鸿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爱吃摔丸子的蔡高峰

主角:林木婉陈煜峰

南枝惊鸿

《南枝惊鸿》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6章 仰首接飞揉,俯身散马蹄

站在擂台上微微抽泣的林木婉也没有想到,自己一个轻微的举动,两人便打了起来。其实林木婉并不是一个争强好胜之人,她只是心里有些不甘,这次她输得彻彻底底,让她骄傲的心也不禁有些受挫。

温如玉被陈公子扫到的下巴,微微有些发红,显然是擦伤,并无大碍。温如玉被一脚擦中,并没有多理会。手上的白扇轻轻一挥,扇子便旋转起来,如一个白色圆盘般,向陈公子袭击而去。眼看白扇就要到陈公子面前了,只见他做了一个很简单的动作,整个身体向空中一跳,身体在空中向后倒去,那把白扇便贴着陈公子的身体飞了过去。

也就在陈公子刚刚落地,想要攻击温如玉时。温如玉伸出一只手,将顿时飞出去的白扇吸了过来,向陈公子的后背砸去。陈公子只感觉后背有一种无形的压力,压迫的他无法动弹,白扇旋转的速度更加迅猛,从扇尖上飞出十根银针。这次的目标不是陈公子,而是林木婉,那十余根银针如同闪电般刺向林木婉的咽喉。每一件银针上都有温如玉磅礴的内力。

“不!”陈公子大喝道,他已全然不顾后背的白扇,流星赶月般奔向林木婉。林木婉的内力虽然充沛,但她并不会武功,如果被银针刺中,将会有不可逆的伤害。那锋利的白扇,刺入陈公子的后背,将他黑色的长衣刺破,扎进了他白皙却宽阔的背部。陈公子直觉后背一阵剧痛,险些吐出一口鲜血。

在白扇击中陈公子背部的时候,他已挡在了林木婉的身前。那直刺林木婉咽喉的银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挡着林木婉的陈公子刺去,陈公子本就比林木婉高出大半个头来,那银针自然而然地刺中了陈公子结实的胸膛上,陈公子再也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双膝跪地倒地不起。这触目惊心的一幕使汗毛竖起,脸上写满了恐惧之色。

温如玉走在躺地不起的陈公子,双手一招那白扇已经回到了自己的手中,望着那露出来的森森白骨,温如玉冷笑道:“哼,自不量力,这叫兵不厌诈。哈哈哈!”温如玉冷笑起来,一脚踩在陈公子的后背伤口上,疼的他不禁**起来,身边的地板上已经被鲜血染红,恰如一朵殷红的红花。说完,他拿出一个手帕将扇子上的鲜血擦掉,转向身边阴影不定的林木婉,温和说道,眼里尽是温柔之色:“对不起木婉,刚才的银针打偏了。明日下午申时,在吟韵大戏楼门口等你。”说着,便揉揉她可爱的小脑袋,便转身就离开。

陈俊熙看他走下擂台,将自己推向忍耐的极限,自己想要为哥哥报一击之仇。可是他颤抖的左手被江碧逾冰凉的右手紧紧握住,熄灭着他心中的怒火。江碧逾轻轻地摇摇头说道:“这是为争夺女人之战,你不要插手。便拉着陈俊熙走向擂台。

江碧逾来到依旧脸色煞白的林木婉身边,将她揽入怀中,拍拍她的后背,以表示安慰。陈俊熙将他的哥哥扶了起来,在陈公子全盛之时显然那几根银针并不会让他轻易受伤,俗话说关心则乱,那银针之上不仅凝聚了温如玉全部的内力,而且袭击的对象是林木婉,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毫不犹豫地冲出去去保护她。“好你一个温如玉,竟拿你的妹妹来吸引我的注意力,好狠毒!”陈公子又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一边擦拭着血丝,一边想着,目光冷的仿佛要冻结一切般。

其实当时的林木婉并没有注意到,她只是感觉到一种压抑的感觉压迫的她喘不过气来。最后这种感觉消失便发现陈公子已经倒地不起。江碧逾安慰好林木婉后,便飞身来到陈公子身边,封住了他的几个穴位,以免背上的血流的更多,江碧逾也将插在他胸口的银针取了出来,再注入些内力,陈公子这才好受一些。

他微微点头感谢道“谢谢你,江小姐,时候也不早了,你带着她也早些回去。俊熙,我们走!”一边说着,陈公子一边上下打量着林木婉,说罢便转头就走。陈俊熙还有些恋恋不舍地盯向江碧逾,他有种还未待够的感觉,江碧逾噗嗤一笑,便柔声道:“好了,你哥身子也受了伤,你这几天好生照顾他。要不我给你一个追求我的机会,大后天我在京城最西边的那个茶坊等我。”陈俊熙一听,高兴的有些冲昏了头脑,放开了扶住陈公子的手。陈公子也险些再次倒下,用那我要杀了你的眼神盯向陈俊熙。

两人便走下擂台,就在这时,一直沉默不言的林木婉大喝一声:“等一下!”说着,她便走下擂台,快速地追着他们。陈公子顿了顿脚,头也不回道:“林小姐,还有什么事吗?”那冰冷的语气有些不耐烦。“敢问陈公子的全名,还有你是怎么知道我叫林木婉,我是大雍第一才女。”林木婉将在自己心中的疑问提了出来。“原来你们不认识啊,我还以为……”说着,江碧逾凛冽的眼神盯着陈俊熙,陈俊熙怕她取消约会,便松开手,来到江碧逾身边,哄道:“好了,我错了还不行吗?”江碧逾双手叉腰,一脚踢在陈俊熙的小腿上,顿时把陈俊熙疼的龇牙咧嘴,还未站好,紧接着一股澎湃的内力将他振开,顿时将他弹的飞了起来。

“陈俊熙,你不要老子了嘛?”远处的陈公子一脸黑着盯向他。原来陈俊熙刚才为了哄江碧逾,松开了手,陈公子伤势还未好,便摔倒在地。被震飞的陈俊熙掸了掸身上的灰尘,起身将陈公子扶起,陈公子脸色这才好看一些,回头看向林木婉,这才回答着她的问题:“有些事情还请林小姐不要知道为好。”陈俊熙也收起了嬉皮笑脸,严肃道“还请林小姐不要再多问,我哥这是在保护你。”说完两人便转瞬之间消失在夜幕中,不见踪影。

林木婉眼见人已经走,便叹了口气,拉着江碧逾准备回家。突然夜色中传出陈公子的声音:“丞相府中的林小姐谁不认识”林木婉连忙回头,可夜幕中并没有陈公子的身影,只有一片灯红酒绿,这显然是低音呈现。江碧逾陷入了苦思之中,虽然林木婉没有看清楚刚才的那一幕,可是江碧逾却滴水不漏的看完了整场打斗,那温如玉明明就是故意攻击林木婉,好吸引陈公子的注意力,以便攻击他。

“温如玉啊,温如玉,你到底在搞什么鬼?”将碧玉的内心一片混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