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伟深知是梦境(末世只有我变成了僵尸)_《末世只有我变成了僵尸》最新章节阅读

主角是张伟深知是梦境的奇幻玄幻小说《末世只有我变成了僵尸》,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奇幻玄幻,作者“深知是梦境”所著,主要讲述的是:女主只在前面几章和后期出现,中间的剧情基本上和她没有关系
在有钱不再满足某些人的欲望的时候,长生成为了他们努力的目标
可是长生怎是一些普通人能够接触到的禁忌领域
于是在研究癌细胞的时候,人类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
长生因子“T”的泄露,使得世界迅速被一些变异感染的人类所占领
丧尸围城?基因改造?感染体进化?
身为僵尸和变异体于一身的张伟在这末日又能做些什么?

小说:末世只有我变成了僵尸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深知是梦境

角色:张伟深知是梦境

评论专区

材料为王:首先这本是TJ,但是确实不错,主角的三观极正,一股天然的使命感,强国和个人发展的爽点交汇在一起,细节的渲染出色,技术方面有板有眼,科技树合理,很喜欢这类的文。

陈家洛的幸福生活:文笔不错,剧情一般,本来能看,但是,时不时 踩雷让我看不下去了,特别是在感情问题上的处理,极差,反正我看到霍青桐姐妹和李沅芷三女在那个**大会的时候就看不下去了。

我是仙凡:作者极为缺乏社会经验,这点在最近几章的“青年豪客宴”的这段情节上展现得极为明显,可以说,这个所谓的“宴会”就是个笑话,从头毒到尾,比在农村自个儿办个酒席还不如。

末世只有我变成了僵尸

《末世只有我变成了僵尸》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5章 啃食的声音

“队长,你说什么呢?下辈子能够遇到你,我还跟着你。”

“对,一辈子是你的兵,生生世世都是你的兵。”

队员听到副队长的话,一个个反驳道。

此时副队长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从眼眶中流下来。

轻轻的将小王放在地上,副队长大喊一声冲向了怪物群。

“杀!!!!”

不过此时的声音没有了刚开始的雄心壮志,而是带着悲腔。

嘶哑悲壮的声音从副队长的口中响起。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剩下的队友皆已负伤,基本没有了战斗力。

“队长,我先走一步了,哈哈哈。”

一名队员在被四五个怪物围攻,怪物的牙齿已经咬在了他的身上。

自知必死的他从腰间拿出了土豆,拉开了属于自己最后的一响。

“轰……”

爆炸声响起,身体顿时四分五裂,夹杂着怪物的血肉,重重的砸落在地上。

“队长,我也要走了……”

“队长,我在另一个世界等你……”

“队长……”

一声声的轰隆声响起,代表着一名队员的牺牲。

很快,在队员的自杀式爆炸下,地铁站内短暂的出现了一个怪物的缺口。

此时的副队长浑身上下都是伤口,不时的爆炸声让他耳朵都出现的短暂的失鸣。

看着一个个牺牲的队员,此时的他就像是被一座山压在了胸膛。

窒息的感觉让他无法呼吸,脖子上的青筋和微微泛红的双眼让他有种深深的无力感。

此时的小王也在爆炸声中苏醒,看到现在只剩下自己和副队长之后,没有痛哭,没有大喊大叫。

而是微笑着看着副队长。

“队长,杀了我,我不想变成怪物……”

“队长……队长……”

可是此时耳鸣的副队长根本听不清小王在说什么。

直到他看到了小王的手势指着自己的脑袋。

副队长颤颤巍巍的举起枪,对准了小王的头。

小王看副队长明白了自己的意思,无声的笑着。

眼泪从副队长的眼角滑落,手指在扳机上轻轻的扣动。

闭上眼睛,此时的他不敢去看小王。

“住手,你在干什么?”

此时一名大腹便便戴着队长标志的胖子,带着十几个人从地铁口的方向跑了进来。

“你想干什么?为什么要杀自己的队员?”

怒气冲冲的队长大声的吼道。

自己带人来支援,刚下地铁口就看到副队长在杀自己的队员。

这让自己身后的支援队怎么看自己?这要是传出去自己的队长还能不能干了?

副队长听到动静,往地铁口的方向看了一眼。

援军来了,可是又有什么用呢?他们都死了,自己也已经被感染。

轻笑了一声,副队长转身看向又聚集起来的怪物。

轻轻的拉动了土豆的弦,纵身一跃跳进了怪物群中。

随着轰隆的爆炸声响起,怪物刚刚聚集起来的规模,再次被冲散。

……

站在窗边的张伟看着一批又一批的特殊车辆往地铁站的方向驶去。

看来一定是发生了什么特别重大的事。

甚至张伟还看到在离地铁站很远的地方就拉起了警戒线。

这让原本想去凑凑热闹的张伟都熄灭了心思。

话说回来徐微微呢?

坐在沙发上的张伟实在是想不到一个没穿衣服的女人到底能去哪?

而自己又不敢报警,因为毕竟自己干过违法的事,万一报警被查出来怎么办?

坐在沙发上的张伟很快就感觉到自己昏昏欲睡。

……

深夜,熟睡中的张伟突然被一阵“吱吱喳喳”的声音吵醒了。

醒过来的张伟骂道:“什么特么的破公寓,进了老鼠都不知道。”

张伟还以为是房间进了老鼠,正在啃食家具的声音。

殊不知在他家的通风管道内,一只变异的怪物正在啃食着王微微的尸体。

就在张伟骂过之后,声音便消失了。

听到没有了动静的张伟再次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