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虐渣后,死对头大佬嗜我如命(鹿溪凌苍)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快穿虐渣后,死对头大佬嗜我如命)全文在线阅读

《快穿虐渣后,死对头大佬嗜我如命》,以鹿溪作为故事中的男主角,是网络作家“鹿溪”倾力打造的一本现代言情,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鹿溪试玩死对头研发的一款快穿游戏
只是,为什么别人的系统都是金手指,而她的是拼夕夕?
其他快穿玩家随时下线,她的系统:“玩家加油!目前退游值为99,快去完成女主遗憾,邀请女主为你助力吧!”
系统坑人就算了,身边还有一个随时随地都在崩剧情的死对头陪玩!
穿成虐文女主,高冷霸总死对头:“女人,宠你是我的专属

穿成爽文恶毒女配,舔狗男配死对头:“我对女主过敏

—关于我与死对头一起崩剧情那些事儿

小说:快穿虐渣后,死对头大佬嗜我如命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苍月临

角色:鹿溪凌苍

评论专区

六朝时空神仙传:双向门修真,穿到东晋一边种田一边装逼,目测走神道流,抢佛教饭碗收编各路野神,黑佛教比较多,同行相嫉,剧情有点白,不过更新勤快

机斗大明朝:失望,少年读物。

星河大帝:因为龙蛇后传才看这本书,看完以后我真是石乐志,灵性都丢到m78星云了。梦入神机大神,你终于写出一本白的像卫生巾一样的书,我一口老血喷在卫生巾上还不会侧漏,nice!

快穿虐渣后,死对头大佬嗜我如命

《快穿虐渣后,死对头大佬嗜我如命》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5章 反套路的虐文女主(5)

曹悦娇一听,脸色瞬间染红,一脸羞愤。

眼看着就要起身与鹿溪打一架,结果被王初晴一个阴沉警告的眼神遏制住了。

“走吧,带你去悦娇的房间换一身衣服。”

鹿溪:“为什么要换衣服?”

王初晴冷冷的瞥了她一眼道:“当然是带你去见一位贵客。”

鹿溪心里面呸了一声,别以为她不知,不就是想撮合她和那个王总吗。

最后,鹿溪换了一件露出锁骨的吊带裙。

曹悦娇站在一旁,看着鹿溪尖酸刻薄道:“哼,穿我的裙子,不要脸!别人的东西这么香?”

鹿溪盯着镜子里面漂亮性感的自己,风轻云淡道。

“对呀,别人的东西那么香?反正我觉得不香,也就你不嫌弃脏,什么东西都往床上带。”

鹿溪说罢后披上一件针织衫,将露出来的肩膀遮挡住,随后才离开曹悦娇的房间,留下她一个人脸色青白站在原地。

走到门口的时候,鹿溪悠悠然道:“哎,曹悦娇,不是我说你,你这品味真的太低了。

瞧你这身打扮,一点豪门小姐的样子都没有,还不如我了,去【天上人间】的可都是A市有头有脸的人物,听说今天晚上凌家少爷也会去那里,你这样子是准备去丢脸吗?”

说罢后朝楼梯走去。

曹悦娇见自己被鹿溪吐槽了,她不甘心的看了看自己的一身长袖长裤,转身朝衣帽间走去。

哼!她怎么可以被鹿溪给比下去!

鹿溪并没有下楼,走到拐角处的时候停留了一下脚步。

悄悄地露出脑袋,看着曹悦娇偷笑。

“看吧,我就说了,这种沙雕霸总小说里面的炮灰女配都是没有脑子的,随随便便挑拨刺激一下,他们就会被我利用,真不知道曹月为什么会被这种玩意儿欺负。”

【多多:鹿溪小姐厉害!】

鹿溪:“不是我厉害,是这个炮灰女配太傻了。”

没过一会儿,曹悦娇下楼。

她打扮的花枝招展,穿着抹胸吊带裙,披着一个小香肩,事业线若隐若现,比鹿溪还要诱惑几分。

鹿溪见她这打扮,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王初晴见她这一身打扮,眉宇间一片阴沉。

“你穿成这样干嘛?”

这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将她介绍给王总呢。

曹悦娇刚准备开口解释,曹展已经在门口催促她们了。

王初晴知道现在让女儿回去把衣服换掉肯定是不可能了,已经八点十分了。

所以一大家子上了轿车。

达到【天上人间】后,鹿溪跟着曹展进入了会所的一处包间。

只是在踏入包间的时候,鹿溪注意到尽头包间的门口站着两排保镖。

鹿溪知道,凌苍在里面,这些小说里面交代的清清楚楚。

跟随着曹展进入包间不久,一个中年男人走了进来,身边跟随着两个保镖。

“王总,好久不见!”曹展起身给中年男人打招呼道,脸上带着讨好的笑容。

那个男人冷哼一声后,目光扫过鹿溪和曹悦娇的脸,瞬间两眼放光。

尤其是看向曹悦娇的时候,那色眯眯的眼神就朝着她的事业线瞟去。

王总的一系列小动作自然被经验老道的王初晴看在眼底,她脸上挂着僵硬的笑容,推了推曹悦娇道。

“悦娇啊,去前台看看有没有什么好酒,点一些过来。”

“服务员就在这里,想吃什么给他们说就是了,继母也是豪门小姐出身,怎么跟没见过世面一样。”

鹿溪幽幽然的声音轻飘飘的从一旁传来。

曹悦娇不高兴的记恨了鹿溪一眼,便拉着王初晴的手坐到了距离鹿溪较远的地方。

“曹月!还不给王总打招呼!平时怎么教育你的!”曹展低吼道。

鹿溪脸上带着得体的笑意,起身道:“王叔叔好,王叔叔坐,我来给叔叔介绍一下,这是我妹妹曹悦娇,二十岁了,悦娇,怎么不给王叔叔打招呼,平时姐姐怎么教育你的?”

鹿溪语气带着几分薄怒,随后又嘴角带笑道:“这孩子比较腼腆单纯,但性格还是很好的。

会洗衣服会煮饭,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最重要的是嘴甜,讨人喜欢,王叔叔不要介意才好。”

众人:“???”

曹悦娇精致的眉头微蹙,这鹿溪怎么回事?干嘛突然夸起她。

顿时,曹悦娇感应到王总投过来满意打量的目光。

她心下一慌 她不会被曹月坑了吧。

王初晴面色僵硬,呵斥鹿溪道:“月儿,你说个话没大没小的,你和王总那么熟,坐到王总身边去,好好的陪一陪王总。”

鹿溪嘴角带笑,但眼底泛着微微寒意。

“我和王叔叔第一次见面,怎么比得上悦娇呢,悦娇那么懂事,还是你过去陪叔叔吧,说不定能来一个亲上加亲。”

鹿溪这话也不怕得罪人。

那王总一听这话脸色瞬间阴沉,平时多少女人想主动凑近他,现在自己跟个皮球一样被这姐妹踢来踢去。

他将手里面的酒杯一扔,包间中响起一道酒杯破碎的声音。

王总看向曹展道冷冷道:“你们叫老子来这里,就是受这种气的?”

曹展狠狠地瞥了鹿溪一眼,心里面将这个女儿骂了个遍,随后讨好道:“王总,这丫头不懂事,你多担待几分,而且你不是和曹月很熟吗,昨天晚上你们还待在一起。”

曹展话还没有说完,王总的脸色更加阴沉了。

“昨天晚上?还好意思提昨天晚上,昨晚老子连这个丫头的影子都没见到!”说罢后那吃人的目光投向曹悦娇。

毕竟将鹿溪送给王总这主意是曹悦娇提出来的。

曹悦娇身体微颤。

心里面思索着,不对啊,她明明亲眼看见曹月进入了酒店,今天关于凌少的花边新闻上,还有狗仔拍到她进入酒店的画面。

当然曹月也只是作为一个路人的镜头入镜,网上的人不认识她,但那些亲朋好友看见了,谁不在背后指指点点,还打电话给爸妈,说她是一个不干不净的女孩儿。

曹展闻言脸色青黑,压抑着心里面的怒火对着鹿溪质问道:“你昨天晚上去了哪里?和谁在一起?”

鹿溪靠着沙发,抿了一口酒道:“酒店,和一个帅哥过了一夜。”

曹展隐忍着心里面的怒火,要不是有客人在,他现在已经家法伺候了。

他一脸尴尬的看向王总,赔笑道:“王总,这孩子年纪小不懂事……”

王总接过保镖递过来手帕擦了擦手,冷笑一声道。

“呵,有个性,性子也烈,老子喜欢,曹月是吧,给你一个选择,跟着我,保准你平步青云。”

鹿溪微微抬眸,“我拒绝。”

曹展脸色阴沉低吼一声道:“你别不知好歹!”

鹿溪看向曹展,心里面寻思着曹月怎么会遇上这样一个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