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印隻文羡)初遇时正好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褚印隻文羡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最具潜力佳作《初遇时正好》,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褚印隻文羡,也是实力作者“一舟烟”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同门聚会,文羡竟偶然遇见导师亲儿子?第一次见面就出口伤人?
褚印隻在接待药监局领导的饭局上,竟遇见老妈的得意门生?还是领导的亲闺女?
冤家路窄,毒舌遇上装纯小白兔,究竟谁能制服谁……

小说名:初遇时正好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一舟烟

主角:褚印隻文羡

初遇时正好

《初遇时正好》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6章 她为他挡酒

距离上次见面已经一月过半。

文羡已经开学了,马不停蹄的投入到新项目中,又开始不分昼夜的生活。

褚印隻每日为了新药研发加班加点,正因该新药是他全身心投入的心血,此刻正亲自在实验室跟动态检测。

新药研发周期长,实验室工作人员个个都神经紧绷,生怕在哪个环节出现纰漏,不然之前的努力都功亏一篑。

下午,药监局要来对药品研制和生产过程进行检查,各部门均保持严谨的工作状态,一一排查研发过程,对制药材料,实验数据等进行规律的整合,接受下午的检查。

此次检查对新药能否顺利投入市场具有决定性意义,褚印隻近日一直紧绷一根弦,反复研究研发部门整合发送过来的邮件。

终于到了约定时间,褚印隻亲自陪同药监局专家走进研发中心,对于自己能够解答的问题一一耐心回答,至于与研发相关的更加专业的知识,由研发人员做出专业答复。

整套检查流程下来,已近黄昏。

药监局专家对下午的调查感到满意,无论提出多么复杂的问题,他们都能完美应对,有几位专家似乎发现新大陆,边聆听边流露出赞赏的眼神。

褚印隻见状,心里对下午的调查结果有了数。

作为接待方,出于礼貌邀请各位专家到早已准备好的包厢一聚,他亲自作陪。

期间,文之华接了个电话,打开包厢门,站在楼梯口说话。

倏地,看到一个正在下楼的女生,叫住她,“文羡,你怎么在这。”

文羡只顾低头看路,没注意,抬眼一看,“爸,你怎么也在这。”

“冰冰和她男朋友约我吃饭,可她项目临时有事,在来的路上就掉头回去了”文羡撇了撇嘴,答道。

“没吃饭吧,那你跟我们一起吃饭去吧”文之华说。

“我不去,你们应酬吧”文羡拒绝。

“都是你那些叔叔伯伯们,没外人。”

思考片刻,“那好吧。”说完文羡跟文之华走进了包厢。

包厢门被打开,众人看文之华进来了忙招呼他来喝酒,把刚才逃的酒都给补回来。可看到他身后还有一女子,走近一看,原来是羡丫头。

文羡见状,一一与各位长辈礼貌问候,寒暄片刻。

倏地看见一个熟人正盯着自己,文羡挑了挑眉,不是那人是谁……

文之华给他们介绍,“这是晟文制药的褚总”

“这是我女儿,文羡。”

“褚总好,好久不见。”褚印隻对她点头致意。

“你们认识?”

“我导师是他母亲。”

“这么巧,快坐下来说。”

这顿饭吃的很慢,褚印隻整个人散发出谦虚却又不卑微的姿态。但他还是喝了很多酒,秘书此时坐在一旁,也不好替他挡酒。各位专家喝的尽兴,越来越兴奋,甚至在酒桌上玩起了行酒令。

平时的酒皆是能避则避,能挡则挡,只是今日情非得已。

文羡坐在他对面,也发现了异常。

文羡看见赵叔叔又端了一杯酒到褚印隻面前,兀自开口,“等一下,这杯我替他喝”

褚印隻抬头,一双带着复杂情绪的眼望向他,手上动作却没停,接下赵主任的酒就要往嘴里送。

“今天我不替他喝,改日我导师知道了怕是要怪罪我。”一杯酒刚送到嘴边,听到这句话,褚印隻停了下来。

“如果今天褚总今天喝的烂醉回家,身体出了什么毛病,刚好又说漏了嘴我在桌上,我导师怕是以为我也参与你们其中,各位叔叔们,你们让我以后怎么过呀。”文羡带着撒娇的语气朝着各位叔叔说。

药监局各位领导和专家们面面相觑,事情竟到了这地步,再说了,怎么能逼一个丫头喝酒。

说罢,文羡就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我的酒量,你们不知道,我爸是知道的,你们看,我爸就没拦我。”

文之华淡淡的看了女儿一眼,无言,心中确是对女儿此番不淑女的行为感到不满。

文羡或许察觉到什么,趁没人注意悄悄向父亲吐了下舌头。

紧接着,“各位叔叔,下面我陪你们喝,不醉不归!”

褚印隻坐在桌上,再没端杯的机会。

秘书为褚印隻热了一杯牛奶,褚印隻一口一口的喝着,若有所思,眼神随着文羡所到之处不断变换。

褚印隻见状,发话让秘书出去买单,先把车开回去,自己一会儿叫司机来接他。

饭局终于结束,文羡对父亲说,“我把褚总送回家吧,我看他身体不适,刚给导师打了电话,她在家已经都准备好了。”

文之华默许,张罗着大家解散。

文羡走到褚印隻身旁,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胳膊,“走吧,我送你回去。”

褚印隻正两手抵着额头,看着一根白嫩的手指怯生生的戳他,又听到女孩细软的声音,心中微动。

他站起身,似是头晕,踉跄了一下,文羡赶忙扶住他。

“你秘书呢?”

“公司临时有事,我让他回去待我处理了。”

“那你怎么回去?叫司机?”

“司机请假了。”

文羡深吸了一口气,“那我送你回家吧。回哪儿?”

“不回别墅。”文羡了然。

出门打了个车,将褚印隻扶上车,他报了地址,二人出发。

快到公寓前,文羡好像想起了什么,喊了司机停车,她转头看见褚印隻脑袋歪在一边,好像睡着了。

她将褚印隻留在车中,让司机等她两分钟。

没过多久,文羡手拎一袋胃药坐回车中。

终点到了,文羡见褚印隻还睡着,忍不住叫了他一声,“到了,起来吧,回家再睡”她一个人实在没把握将睡着的褚印隻送回家中。

褚印隻睁眼扫视了一下附近,点了点头,随文羡走进公寓大门。

由于酒的后劲,他走的极慢,胃还在隐隐作痛。

文羡见状,不忍,一手抓着他的手臂,一手揽着他的腰,让他大部分重量压在她的身上,此刻也顾不得那些规矩了。

车内,出租车司机看着二人的背影,不禁咂出声“这男人可真有福气,有这么温柔贤惠的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