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云辞洛月(末世狼崽要黑化)全章节阅读_(末世狼崽要黑化)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

《末世狼崽要黑化》是作者“霖月”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顾云辞洛月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1v1+男女双洁双强+杀伐果断不圣母+无脑残绿茶白莲花+互相守护+并肩战斗+微救赎向】
【强势又护短的白富美小仙女×深情又忠犬的美强惨狼崽子】
他好不容易逃离了吃他肉、喝他血的狼牙研究院,却再入虎口,被人当做可供无限取用的食物!
她前世被自己最宠爱的妹妹推下丧尸堆,如今有幸重生,就定要为自己讨回公道逆风翻盘!
她许下承诺:只要有我在,就不允许任何人欺负你!我一定会护好你!
而他也早已把守护融入骨血,盼望陪她、护她、爱她生生世世
*月常圆,云守期,年年这般,长守互惜*
*得幸人间几回顾,与君相伴朝与暮*
*愿如云般自由,辞去黑暗焕新生*
她抱住少年修韧的腰身,在他耳边气吐如兰:“阿辞乖,等这次的事结束以后,他们就再也没有机会伤害你了

待事情结束后,他看她的眼神却十分危险!
他将她抵在墙角,惩罚性地以吻封缄:“傻阿月,说好了要一起面对,这次为什么还是抛下我,自己一个人去撑?”
【ps:没有狗血误会,没有互相伤害
男主会黑化但从来都不是因为女主做伤他的事
包甜包甜,这瓜保熟,结局HE!】

小说名:末世狼崽要黑化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霖月

主角:顾云辞洛月

末世狼崽要黑化

《末世狼崽要黑化》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6章 冲冠一怒为蓝颜

洛月从车库里取出了一辆跑车,向着远郊开去……

“这是洛家的车吧。现在都到处都是丧尸,他们怎么还敢出去呀?”

“应该是出去找物资的吧?”

“要不我们也……”

“不行!外面太危险了!再说家里的食物还能撑一段时间,我们还是等**的救援队吧。”

……

夜幕降临,月光在地上投下斑驳的树影,风摩挲着枝叶发出声响。

“怎么办?现在有车用不了,有家不能回。”一个女人有些烦闷道。

“走一步看一步吧,反正有那个小怪物在,我们暂时还饿不死。”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坐在火堆旁,淡淡出声。

“小君,吃点东西吧,你已经一天都没吃东西了。小茹也一定希望你能好好生活的。”女人对坐在火堆对面的男人轻声安慰道。

男人听言依旧没有任何反应,仍安静地坐在一旁,没有出声,只是眼里空洞洞的,暗含凄楚。

他们本是两对情侣,趁着周末休息,便开着房车到郊区去游玩。

可是不知怎的,同行的小茹在昨天晚上却突然发了疯,见人就咬。

幸亏反应得及时,他们立即从房车里撤了出来,把小茹关在了里面。

只是所有食物都在车里,而他们没车,也回不去市里。

他们只好先待在原地,时不时去附近搜些野果果腹。

今天下午的时候,忽然碰到了一头浑身伤痕又血迹斑驳的白狼。

面对狼这种猛兽,他们原本不敢轻易招惹,可他们确实太饿了。

幸好,那头狼已经晕死过去了。

他们用刀捅穿了狼的喉管,便将狼拖到了营地。

不知怎的,看着躺在地上的狼,他们心里总有些不安。

所以他们又找了些布料拧成绳子,把狼严严实实地捆了起来。

晚上,便割了些狼肉来烤,这才得以果腹。

晚饭后,他们却意外地发现,那些他们被他们割去血肉的位置,已渐渐长出了些许新的嫩肉。

它不仅没死!而且竟然能自愈!

他们虽然知道,有这样能力的狼,必然实力不俗,甚至让人生畏。

但是,他们更不想错过一个长期饭票!

毕竟,不知道还要在这里呆多久。

……

洛月赶到的时候,就是这样一副景象:一男一女相偎而眠,另一个男人静坐在对面,眼中一片死寂,双眼无神。

而一个黑漆漆的身影蜷缩在一旁,只是一道凶狠阴戾的眸光从其中射了出来,落在了那对依偎而眠的男女身上。

在黑夜的衬托下,更添几分诡异。

洛月缓缓地走近了,才真的看清了顾云辞此刻的狼狈!

他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好肉,那些新生的皮肤和血肉,也无法掩盖他曾经受到的非人虐待!

皮毛被凝固的血液粘连在一起,已看不出原本的颜色;几处骇人的伤口,仍然暴露在外,丑陋又狰狞;四肢被用布绳随意地捆住,可是看得出勒得很紧,仿佛已经嵌进了皮肉……

多看一寸,洛月的心,就跟着下沉一寸。

仔细检查过后,洛月的内心已是一片翻江倒海,接着就是一股无名的怒火直冲天灵盖!

是那种整颗心都被揪在一起的疼!

是那种想要撕碎所有罪恶的怒!

洛月感觉喉头发苦,鼻子发酸!

难受到,洛月想要落泪!

洛月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第一次见面,可看到顾云辞被折磨的样子,她就是止不住的心疼和愤怒!

洛月知道,现在以顾云辞的自愈能力,一天的时间,足够将大部分的伤口愈合好。

现在距离顾云辞逃离研究院,差不多已经过去一天了,他怎么都不应该伤得这样重!结合那几处被深可见骨的割伤和暴露在空气中的血肉……

洛月视线集中在了一旁的折叠刀上,那上面还凝着不少血迹。

洛月将刀拿了起来,用手抚了抚刀锋又握住刀身,眼中闪过丝丝渗人的寒气。

她朝着一旁的依偎着的男女,缓缓逼近,活像一具来索命的煞神!

一道寒光破空而来,原本熟睡的男人似是感到了迎面而来的杀气,迅速睁开了眼。

可他的第一反应,不是带着怀中的女人躲开攻击,而是朝着利刃杀来的方向,将怀中的女人推了出去。

与此同时,那个男人迅速转身,扭头就跑。

洛月猛地反手,迅速将刀锋转了方向,又用刀身敲晕了女人。

接着双手朝男人逃跑的方向,往虚空一抓,又立即打开,两个冰锥便迅速在空中凝结,向男人的眼睛直射去。

“啊啊啊……唔……”不等男人发出惨叫,洛月又随手捡了颗石头,对准男人大张的嘴巴,扔了进去。

男人一边捂着眼睛在地上疼得直打滚,一边努力地想把石头吐出来。

“咳咳咳……”男人拼命将被打落的牙齿连带着血液一起吐了出来。

“别叫,再叫就把你的舌头拔了。”洛月的声音很淡,但是却让男人觉得如坠冰窖。

洛月将原本捆住顾云辞的布绳打开,又用其将那个女人捆了起来。

她将那个试图逃跑男人的手脚筋都挑断,便在顾云辞的身旁寻了个位置坐下。

感受到身边女人的靠近,顾云辞本能地想要远离,只可惜自己伤得太重,动弹不得。

看着旁边狼崽子眼里的戒备和警惕,洛月的心头掠过几分无奈。

她终究是来晚了。

原本近郊到远郊的路程不至于花这么久,只是洛月来的路上遇到了几波丧尸,才耽误了许多时间……

洛月试探着伸了伸手,旁边的狼崽子便立即呲起了獠牙,发出低呜的声响,以示警告。

“阿灵,现在怎么办呐?”

“以他目前的情况,短期内确实很难取得他的信任。”小狐狸无奈回道。

“可是我们得带他走,以后说不定,还得躲避研究院的追捕……他不配合,很多事情都很难办。”

“要不……和他契约吧。”小狐狸提议道。

“可是,他是一个人啊!”还是一个男人,洛月明显有些迟疑。

“可目前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再说契约也不是没办法解除的。”小狐狸劝道。

洛月看了看旁边依旧一脸警惕的狼崽子,心下叹了叹。

从口袋里掏出了小刀,先在自己的手腕处划了一刀,又抬起狼爪,在其脚腕处划了一刀,接着把两人的伤处放在了一起。

果然,都不是什么好东西,终于露出真面目了?顾云辞一边在心中冷笑,一边发狠地咬住了洛月伸过来的小臂。

不过就是一顿毒打,又或者是像之前那对狗男女一样割他的肉,或者直接恼羞成怒杀了他?

他倒是真希望,她能杀得掉他。

一想到研究院,顾云辞的眼底便逐渐被阴翳和死寂占据。

洛月没有理会顾云辞的抗拒,也没有理会手臂上的疼痛,反而用另一只手温柔地摸了摸狼头,带着安抚的意味。

顾云辞感受到头上柔软的温度,本能地抗拒,想把洛月的手甩开。

可是,头上的小手虽然温柔又温暖,可却带着一股不容拒绝。

洛月感受着手下某人从抵触再到僵硬的变化,以及小臂处渐松的力道,微微扬了扬唇。

五分钟后,契约完成。

与小白签订的契约不同,洛月和顾云辞签订的是平契。

平契属于初级契约,一旦签订,双方便可心意相通,且不能互相伤害。

洛月和小貂签订的契约是主契,属于中级契约。洛月为主,所以可以和小貂共享空间。

当然,也有更高级的契约,比如生死契和同心契。

“可以放开我了吗?”洛月轻声道。

顾云辞这才发现,自己居然愣了这么久,竟然一直没松嘴!

洛月终于“要回”了自己的手臂。

洛月从空间里拿出了小绿瓶,将大部分的药液都涂在了顾云辞的伤口上,只留了点给自己。

她给手腕上的刀伤上了药,又给小臂上的咬伤止了血,却特意没让那圈咬痕完全愈合。

这一次,顾云辞倒是十分乖巧,没再反抗。

洛月一边给顾云辞涂药,一边用余光瞅着那个一直不言不语的男人。

那个男人静坐着,像是一座雕塑。

他不在意同伴的死活,而且他最近肯定也遭受了一个巨大的打击。

这是目前洛月得出的结论。

洛月看着顾云辞逐渐复原的伤口,心里好受不少。

现在静下来,再想想自己刚才那股冲天的怒火,洛月心中闪过一种奇怪的感觉。

那种感觉,陌生又熟悉,让人难以捕捉。

或者说,更像一种本能。

可是,他们才第一次见面啊?

想不到原因索性不想了,反正如今他顾云辞是她洛月护定了的人!

洛月站起了身,朝着躺倒在地上的女人走去。

“继续晕下去,就不用醒过来了。”洛月冷冷道,眸光极淡。

语毕,女人才缓缓抬起了眼皮,又撑着身子坐了起来,赔笑道:“醒了……我醒了……”

洛月把还在地上躺尸的眼瞎男,扔到了女人的身边,寒声道:“我不会放过你,但是可以给你个机会杀了他。”

听言,女人顿了顿,接着便道:“好。”她知道,自己既然吃了那头狼的肉,便不可能活着离开这了。

如今,也算是能为自己报仇了。

没想到,这个她从小到大心心念念的男人,危急关头竟然会把自己推出去挡刀!

一腔真心,真是都喂了狗!

女人捡起了洛月扔过来的刀,断断了手腕处的绳子。

一道寒光闪过,眼瞎男的下身便流出了一淌鲜血。

在他张嘴想要发出惨叫时,洛月眼疾手快地把地上的布绳塞进了他的口里。

虽然这里人烟较少,丧尸不多,但洛月暂时还不想自找麻烦。

女人没有注意洛月的动作,只是仍旧拿着刀,发疯般地捅着男人……

男人终于咽了气。

“呵呵……呵……”女人的声音似笑非笑,凄厉又哀异。

忽然,声音戛然而止,女人将刀锋送进了自己的脖子……

在末世呆了那么多年,洛月自认为自己也不算什么好人。

她不会主动招惹别人,但是她向来护短,从来都是有仇报仇,有怨报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