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局赚一亿,我是最强梦神》陈俭秦果果_(陈俭秦果果)完结版阅读

都市小说类型《开局赚一亿,我是最强梦神》,现已上架,主角是陈俭秦果果,作者“QL晴朗”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都市+无厘头+搞笑+超能】
开局一分钟,赚了一个亿!只因卖了一个梦!
别人的超能力都是飞天遁地,而陈俭得到的超能力却是做梦!
额~
有了这种超能,让他成了名人
但随之而来的除了被人追捧,就是被各种的威胁利用……
陈俭的命运会如何,拭目以待……

小说:开局赚一亿,我是最强梦神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QL晴朗

角色:陈俭秦果果

评论专区

巅峰录:这本太监可惜了,专业性比较强,登山题材

疯狂逃亡游戏:陷害无任何不良记录的宅男为屠村凶手 要么幕后黑手是联合国 要么全世界都是傻子

海贼世界没有救世主:这群网络键左能不能有自知之明啊,就靠他们那水平,十个人都管不好, 天天空想革命,真以为自己是救世主了?

开局赚一亿,我是最强梦神

《开局赚一亿,我是最强梦神》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5章 竟然被绿了

出租车的后座,陈俭捧着鲜花,掩饰不住的笑意从翘起的嘴角溢了出来。

“小哥,清荷小区到了,您慢走!”

女友小娟和闺蜜在这个小区合租了一个80平的楼房。

陈俭和小娟谈了三个月,只来过这里三次。

陈俭蹑手蹑脚的爬到三楼,掏出钥匙,轻轻的**锁孔,“啪”的一声轻响,门开了。

陈俭把门推开一条缝,今天礼拜天,小娟肯定在家。

突然,陈俭听到卧室里,传出一些声响。

紧接着,一个女孩的声音飘了出来。

“哎…张哥……别…别咬我……”

“别咬……痒……

是小娟的声音!

陈俭呆在了原地,瞬间明白了发生了什么!

自己竟然被……绿了!!!

陈俭感觉自己周围的空气瞬间降到零度!但心中一团怒火窜至身体每一条神经!!

陈俭手有些颤抖,轻轻闭上门!

陈俭站在门口!

心中吼道“梦神,给我出来!!”

没有反应,

陈俭又吼道“三秒,再不出来,你就等着收尸吧!”

“嘿嘿嘿!你这臭小子,每次喊我都大呼小叫,又要求我做什么!?”

陈俭脑海中出现一个长发及腰的老头,这个老头瘦骨如柴,小脚,三寸金莲!

这个老头就是觉醒陈俭能力的一个梦神!

“给我力量!”陈俭咬牙切齿!

“好好好,给你点力量,百分之一,够啦!力量给多了,你身体会爆炸滴!咱先说好啊,今晚十二点之前,答应我的事你可得办到!”

老头喋喋不休!

一股力量传入陈俭体内。

陈俭顿时感觉自己只要五指一握,这个世界就会毁灭!

陈俭朝着门口打了一个响指,然后抱着鲜花下了楼。

屋内,卧室的床上。

一对男女,身无一物,正在进行一项让人口干舌燥的活动!

但下一秒,这对男女瞬间爹进了一个世界。

这个世界是一片冰天雪地,二人站在一座山的山顶。

小娟和那个叫张哥的中年男子满脸的惊恐,“这……这是哪儿!怎……怎么回事!!”

只有陈俭知道,这两个人会在那个世界困三个月。

那个世界是一个梦境,二人在现实中会沉睡三个月。

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二人某方面,会有一些影响!

街头,傍晚,

一个帅气的少年,把一束鲜花扔进垃圾桶。

点燃一支烟,望着街上川流不息的一张张陌生的脸。

然后掏出手机,拨出一个号码~

“喂,李叔,明天早晨我搬走,您过去结一下房租!”

“啊~陈俭,你要搬走啊,好好,明早我过去!”

陈俭找了一家宾馆,开了一个房,那个租的房子,陈俭不想再回去,因为里面有小娟的气息。

第二天一早,陈俭皱着眉头。简单收拾了一下行李,穿在身上小娟的粉色裤衩扔进垃圾桶。

此时,房门打开,

李叔走了进来:“哎,陈俭啊,突然怎么就要搬走啊,李叔还有点舍不得哩。”

李叔眼睛扫视了一下客厅,

“咦,这么新的衣服怎么扔了啊,现在的年轻人呐,真是不知道节俭,唉!”

说着,李叔捡起粉色裤衩:“你…不要啦?那我拿回去给你李婶穿,你李婶肯定会乐开了花~”

给了李叔房租,陈俭拉着行李箱,离开了这个地方。

陈俭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掏出手机浏览着租房信息。

公园的广场上,一群老太太正欢快的跳着广场舞《小苹果》。

广场旁,一个花白头发的老头,正围着一棵小树不停的转圈,时不时的朝着小树拍出一掌!

形形**的人,组成了这个奇妙的世界。

陈俭拨通了一个租房信息的号码:“喂,我要租房!”

电话那头一个妇女甜甜的声音传了过来:“先生,您可以先来看看房子,满意了再定,叫我刘姐就行!”

“不用看,我定下了!” 陈俭淡淡的说。

陈俭租的房子在郊区,是一栋老房子,陈俭喜欢安静的环境。

房东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妇女,浑圆壮硕,丰腴十足!

“哟,我这房子换了十几个租客,你可是最帅的一个!房租一千,给你打个折,九百!”

房内有床沙发电视

刘姐抱了几床被子走进屋内,“小帅哥,这些被子都是新的,一次都没盖过,这可是你刘姐我的嫁妆呢!嘻嘻!”

“我就住在一楼,有事喊我就行,千万别客气哈!”

这个刘姐是个话痨!

稍微休息了一会,陈俭决定去酒馆喝酒,庆祝一下,庆祝什么呢?新生!

“先生,这是点餐牌,你看看需要什么,随便点。” 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女生递给陈俭一个点餐牌。

陈俭没接点餐牌,眼睛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小女生:“你点,喜欢吃什么?你点,然后我吃!”

这个小女生看着眼前这个帅气到让人呼吸急促的男孩,心想,这八成是个傻子吧!

“先生,还是您…您点……”

说完,小女生跑开了陈俭的饭桌!

一瓶60度的白酒,只剩下了半瓶,陈俭脑袋开始迷糊起来。

此时一个中年胖子走了过来:“喂,小哥,这都深夜11点了,我们要打烊啦,您家住哪儿?我送您回家,饭钱我们也不要了,行不行?”

中年胖子一脸恳求。

此时,酒馆门打开,一个体重二百斤的妇女走了进来,:“老王,你干嘛呢,老娘在床上等了你半天你不来?玩我呢!”

妇女的大嗓门震的酒馆的门窗玻璃嗡嗡作响。

“老婆,不是我不回家,你看还有一个顾客……没走!” 中年胖子委屈吧啦的一张脸。

“嘿,敢在老娘的地盘上撒野!”

这个肥胖的妇女走到陈俭的身边,一把薅住陈俭的衣领。

嘴巴里吼出三个字“走你!”

陈俭被胖妇女扔出酒馆十多米远。

凌晨三点多,陈俭晃了晃发昏的脑袋,抬眼看了看,街道空无一人,昏暗的路灯映在地面。

陈俭站起身,摇摇晃晃朝着租的新房子方向走去。

脑海中时不时蹦出几个有小娟的画面。

酒馆离家三里路,陈俭走了一个小时。

打开楼道门,爬到二楼的时候,楼上传来“哒哒哒……”高跟鞋敲打楼梯的声音。

此时的陈俭清醒了许多,凌晨四点,谁会这么早下楼?

“哒哒哒……”声音越来越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