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贵妾)宋锦书温月娘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_《寒门贵妾》全文在线阅读

精品虐恋小说《寒门贵妾》,赶快加入收藏夹吧!主角是宋锦书温月娘,是作者大神“褚君”出品的,本文又名《我不想再爱你》,简介如下:保了大燕江山三十年,却落得满门抄斩的下场
宋锦书重生回到院试放榜的那日,他有两个选择:
第一,顺着前世轨迹继续科考,位极人臣,把皇帝架空,直接当个摄政王
前世当忠臣,这一世当奸臣
第二,放弃科考,远离朝堂,守护母亲和妻子一生安然无忧

寒门贵妾

《寒门贵妾》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6章 远走他乡

宋老太问:“大郎,你怎么来了?”

“月娘不放心,让儿前来看看。”宋锦书上前一步搀扶宋老太。

宋老太笑容是甜到了心里,有些炫耀,说:“月娘这孩子,就是心细。”

“宋家婶子,你可是真有福,将来一准能封诰命。”朱大嫂说道。

宋老太的脸上的笑容有些勉强,却并没有多说什么。

儿子不愿意再读书,她怎么可能还封诰命?

她这辈子是没有这个福了。

他们到了里正宋成旺家里。

他们家也刚吃了饭,见宋锦书他们上门来了,立刻就迎了出来。

宋锦书又连忙对着他作揖行礼,里正也连忙还礼。

里正媳妇儿连忙把桌子给收拾出来,又给他们沏上了茶。

宋成旺请宋锦书上坐,宋锦书不肯,说:

“成旺叔,今日我们来,着实是有事请成旺叔帮忙。”

“什么事?你只管说。”宋成旺说道。

宋锦书说:“我们准备举家搬迁,家里宅子无人看守,天长日久恐怕荒芜了不吉利,便想把宅子转给朱大嫂,劳烦成旺叔给做个见证。”

宋成旺一听说他们要举家搬走,有些吃惊,问:“你们为何要搬?”

宋锦书说:“方便。”

方便什么却没有说。

任凭听到的人误会是方便入府学。

宋成旺也是这么想的。

若是搬到青州府去,那也倒不错。

只是,宅子为何要卖给老朱家啊?

老宋家这么多人,干嘛不直接卖给老宋家,反而卖给一个外姓呢?

宋锦书家的宅子现在可是个风水宝地,有钱了谁都想买。

朱大嫂说:“里正,你就给估个价吧。”

宋成旺问:“你们已经说好了价格吗?”

宋锦书说:“未曾。”

宋成旺始终还是向着老宋家的人的,便说:

“你们家的宅子如今随着你高中,那是水涨船高咯。

蔡氏两兄弟都过来打听过,看看你家附近还有什么荒地没有。

若是被他们知晓你们要卖宅子,那还不脑袋都挤破了?”

朱大嫂一听这话,连忙说:“咱们肯定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呐。

我们同宋家婶子做邻居这么多年,他们肯把宅子给我们,那是情分。

宋家婶子,你说是不是啊?”

宋老太太说:“正是,正是。”

宋成旺又看向宋锦书,宋锦书说:

“我们两家都不知宅子价值几何,遂让宋叔来估价。”

朱大嫂也跟着说:“宋叔向来公平公正,不偏左右,所以我们都能信得过。”

朱大嫂性格爽朗,但也不是一点心眼都没有,故意说这些话,是为了抬举宋成旺,让他不要偏向宋锦书家。

多少钱,不是他一句话的事么?

宋成旺被她这么一抬举,确实有些不好下手了。

他本来是想故意抬高房价,让老朱家放弃买宅子。

若村里没有旁人买,到时候他就出面了。

如今被朱家的媳妇一说,他也没好再玩什么小心思了,说:

“说若是寻常的宅子,顶多二十两。

如今大郎已经是秀才了,这宅子得卖三十两。”

朱大哥瞪大了眼睛,说:“要这么多吗?”

宋成旺说:“这是卖给本村的人,若是蔡氏兄弟,至少得要五十两。”

他说着还伸出手来比划了一下。

朱大哥看向了朱大嫂,后者一咬牙,说:“三十两就三十两。”

宋成旺看向宋锦书,问:“大郎意下如何?”

“全凭宋叔做主。”宋锦书对着宋成旺拱手施礼。

宋成旺顿时感觉自己的形象高大了许多,办事也公正。

两家人便当着里正的面进行交易,朱大嫂爽快的给了钱。

宋老太太手里拿着房契,迟迟不舍得交出去。

宋锦书说:“娘~”

宋老太太忍住眼中的泪水,把房契给了朱大嫂,说:

“他大嫂啊,以后这宅子就是你们的了,我们很快就搬走了。”

朱大嫂接过地契,说:

“宋家婶子,你也别难过。何时想家了,何时回来看看。

宅子就在这里,又跑不了。”

宋老太太点了点头,转身就要走。

宋锦书连忙把该缴纳的契税给了宋成旺,另外还给了他一些银钱。

契税他是要上交的,另外这些银钱是给里正的辛苦钱。

宋老太太心里不是个滋味。

她嫁到宋家,宋家就在走下坡路,最终这份家业彻底的败在了她的手里。

她百年之后,有何颜面去见宋家的列祖列宗?

宋锦书小心翼翼的搀扶她回家,见到她欲哭无泪的模样,知道她心里不好受,便说:

“母亲,莫要难过。”

宋老太太叹了一口气,说:“宋家的祖宅都败在了娘的手上,娘于心不安呐。”

“娘,列祖列宗一定不会怪罪娘的。

当知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列祖列宗定是希望我们宋家不断香火。”宋锦书说道。

宋老太太听到他说这话,想起这两日发生的事,先是大郎晕倒,后来月娘又遇到了那般诡异的事,还是早早的搬走的好。

“罢了,既然如此,你和月娘还是早些圆房,给娘生个白胖孙子。”

宋锦书说:“娘,此事不着急,待我们安定下来再说。”

宋老太太点了点头。

他们回去,温月娘已经开始收拾东西了,而且还十分兴奋。

她听到动静,立刻从屋里跑了出来。

宋锦书见她如此鲁莽,低声训斥道:“成何体统?”

温月娘也不恼,冲着他吐了吐舌头,说:“大桶提不动提小桶。”

宋锦书:“……”

温月娘见宋老太太满面愁容,心事重重,立刻上前挽住她的胳膊,说:

“娘,美好的生活在对着我们招手。

我们很快就要离开这地方去别的地方生活了。

到时候,我们就能吃香的喝辣的,天上飞的,水里游的,随便我们吃。”

宋老太太叹了一口气,无奈的说:“你这孩子,只管想好事了。”

温月娘嘿嘿一笑,说:“那是当然的啦,人总要往好的方面去想嘛。

俗话说树挪死,人挪活,说不定咱们家一下子就能发达了起来呢。

宋家的列祖列宗一定会保佑我们的。”

“贫嘴。”宋老太太被温月娘两句话哄的,心里倒是痛快了一些。

宋锦书见娘高兴,又见温月娘这欢快的模样,着实也责怪不起来了。

嘴角也微微扬了起来。

宋老太太说:“行了,快去收拾东西吧。如今这宅子已经是朱大嫂家的了,我们还是尽快搬走才是。”

“好勒。”温月娘说着就又红红火火的去收拾东西。

她走路极快,跟从前温婉贤淑的模样大不一样。

宋老太太只当她是寻了一回短见之后想的开了,也没有去多计较什么。

温月娘和宋老太太收拾衣服,宋锦书则是去收拾列祖列宗的牌位。

他先跪在牌位前请罪,把自己的不得已都跟列祖列宗诉说了一番,这才把牌位都给请到了一个木箱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