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与死神为伴》孟寒安抓起就跑全集阅读_(孟寒安抓起就跑)最新章节阅读

书名:她与死神为伴

主角:孟寒安抓起就跑

简介:最具实力派作家“抓起就跑”又一新作《她与死神为伴》,受到广大书友的一致好评,该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孟寒安抓起就跑,小说简介:我叫孟寒安,村里有名的灾星
家里长辈早已去世,只留下她自己一人
人们相传,都是由于她命数过硬,克死了全家
可事实却全都是阴谋,父母的死亡都是有人在背后捣鬼,就连死后都要被人利用,进去互相残杀
棺材铺的打更人,校园宿舍召唤笔仙,尸体半夜逃离太平间,虫蛊操纵……
道法、驱魔、断邪,生存到底为何
我到底又是什么存在,无数的狂风席卷,等待着命运的征途

她与死神为伴

《她与死神为伴》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3章 特殊研究所

孟寒安单手握住被红布包裹完全的木剑,视线四处扫视着周围的环境。

枯萎死寂的树木,寸草不生的土地,漆黑墨染的夜空,毫无生机的环境下显得这片空旷无比的场地寂静无声。

这是哪里?

孟寒安在心中默默思考着,就算走了半个小时,也应该是在村子的附近,而她从小生长在这里,就算再不怎么出屋游动,周遭一切地方都应该早已去过。

那面前这一直未见过的场地到底是哪里?

孟寒安感到情况不对,这里空无一人,与方才男人所说的有人要见她根本搭不上边,现场只有她与中年男人二人,难不成是被……

还未等她怀疑完毕。

中年男人从背包内掏出一把生锈的铁质钥匙,蹲下身子,一双大手抚摸着地面,摸蹭泥土,神情专注。

在摸到一块凸起的地方,他又从背包内拿出一管未知的透明液体浇了上去。

土地慢慢融化,泥土覆盖的地方消失不见,化为空气中的灰尘散去,露出了原本的样子。

一块四四方方的钢筋盒子伫立在方才泥土消失的下方,他将钥匙捅了进去。

空气发生扭曲,四周枯萎的树木快速移动,周遭的景象发生变化。

原本空无一物的场景,变为高科技时代下的产物。

幽蓝瀑布装置悬浮在空中随着空气流动循环在整个屋内,智能机器人在忙碌搬运着箱子,虚拟存在的人物在指挥着操作步骤。

室内的各个方向都置放了红外发射成像仪,屏幕上播放着刚刚在小屋之内发生的一切事情,清晰程度,就连那‘母亲’低落的口水声都一清二楚。

这…这世界不光有鬼怪灵异,就连科技水准都很到位啊!

孟寒安在心里吐槽道,这群人没事闲的在别人家中安装监控器,这一看就是很久之前就安上的了,就连原先她捡回来的破铜烂铁改装而成的简易机器人,都标志在光屏之上。

中年男子耸了耸僵硬的肩膀,松开手中的麻绳,它自然松紧下来,掉落在地,转头讲解道:“ 这里是特殊研究所,欢迎你的到来。”

什么?

特殊研究所?

现在都搞这一套的了吗?

这就是所谓的科技成果解释一切灵异事件吧!

“ 别惊讶,后面有更加精彩的表演在等着你观看。”中年男人在屋内走来走去,手时不时触碰忙碌的机器人的头顶。

他伸出手将脸上佩戴的面具拖拽下来,神情若无其事地说道,“ 自我介绍一下,娄清,30岁,特殊组织打工人,爱好赚钱,人生格言就是钱是万能的,没有钱就如没有了空气。”

孟寒安被这变脸也是惊住了,从一个胡子拉碴的中年男子转变成一个英俊高大,眉眼深邃的混血帅哥,原本身穿的简朴衣服,配合着他现在的脸庞就如同走秀的时装一样。

“ 孟寒安,15岁。”她望向前方的变样的男子 ,平静下惊讶的心脏,镇定地询问道,“ 请问是谁想要见我?”

娄清砸吧着嘴巴,指着上面突然打开的舱门,“喏,那呢。”说完,男子转身离开大厅,找了一个沙发坐下,玩弄着方才泥土之内的铁方块。

顺着男人指着的方向看去,二层楼的舱门打开,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拄着拐杖从科技感十足的屋内走出。

短暂的二层楼,在这位白发老人的走步速度下简直就是跨越了两个世纪,慢得可以。

原本孟寒安以为这个老年人应该是个硬茬子,谁知道这几步走的让他在心中的形象彻底改变。

白发老人终于走到大厅内,他将手背过,表情和蔼的笑着,说出的话却字字如针扎一般,“ 你好孟寒安女士,我是这座特殊研究所的院长,雷卓。”

孟寒安叹了口气,神情萎靡的看着老人,双眼无神,原本平静的心情被突然起伏的情绪影响,“ 你到底找我有何事! ”

这种情绪突然变化让她感到不妙,但却控制不住自己的话语以及情绪化的声音。

明明她对老人的态度一点都未感到冒犯,甚至还有些好奇,但说出来的话却生硬、顶撞。

“ 没关系,别在意。 ”雷卓院长拍了拍她的肩膀 ,眉开眼笑地粲然一笑,“ 这是我的异能所影响的,与我接触之人不受自己的情绪控制,会产生各种各样的负面情绪。”

负面情绪是所有人都常有的,只不过这种不受控制就会产生负面情绪就会让很多人感受到失常的感觉。

孟寒安就是另外一种人,这些不受控制的情绪会让她浑身警惕。

若是在特殊时期、特殊地点这不受控的情绪就可能会害死一条人命,或者做出不为人知的事情。

她的眼神由原本的轻视变得凝重,果然这特殊研究所的各位都是身怀绝技之人,或者拥有着常人难拥有的特异功能。

“哈哈哈!老头子,这小丫头的傻样子,你觉得眼熟吗?”

娄清肆意大笑声出现在耳边,将原本沉浸在思考当中的孟寒安惊醒。

她侧过身子,看向在沙发上笑得东倒西歪的男人,太阳穴发出征兆,隐隐蹦跳,她的心底原本复杂的心情被这笑声打散。

想得太多了……

还不到这一步骤,既然出现在这里,他们就是可以互惠互利的关系。

不然不会大摇大摆的出现在她的面前,甚至还将这监视她们生活的景象播放给她观看!

监控视频本身是一种震慑也是一种考验,心中有鬼之人看见就会吓得半死,若是正常之人看见也会心情复杂,暴怒散发脾气,而这种半平静的存在只能说有趣而已。

“别瞎想了,小小年纪再未老先衰——”

孟寒安被突如其来的拍打肩膀给吓得脸色一白。

看见如此反应的娄清站在她的旁边单手搂过肩膀大声嘲笑起来,将全身的重量压在她的身上。

面前的雷卓院长则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娄清有点大人的样子,别胡乱欺负小孩子,说不准以后你还得成为她的监护人。”

孟寒安正想要反驳老人的话,身旁的娄清听到这一番话神情突然冰冷下来,无感情的扫视着孟寒安。

‘呲——’

他松开手臂,双手背过头后,转身离开了这座空荡的大厅内。

留下二人面面相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