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不好看的小说》林秋叶惜之全文在线阅读_(最不好看的小说)完结版阅读

书名:最不好看的小说

主角:林秋叶惜之

简介:林秋叶惜之是《最不好看的小说》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疯神院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人族大能金缘子,爱上魔教之女叶惜之,最后,被迫踏入轮回,但却保持了神魂,为拯救自己心爱的徒弟的故事
本故事纯属虚构,请不要当真

最不好看的小说

《最不好看的小说》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5 章 遭人陷害,破道心

当南宫晴(小姐)赶来时,只见南宫羽坐在秋生对面,老老实实的听着秋生讲故事。

小玉刚想去叫他们,却被南宫晴拦住。

南宫晴仔细端详秋生,虽说是一和尚,但是五官却无比精致,搭配上一双桃花眼,也妥妥是一个大帅哥,想到此处,不禁小脸微红。

小玉自幼跟随小姐,一看便知小姐心思:“小姐,不会是动心了吧。”

南宫晴羞的将头扭向身后:“你胡说什么?”

小玉着急道:“小姐,你千万不能动心啊,和尚都是负心人,他们心里只有佛啊,鬼啊,其他心里啥都没有。”

南宫晴也是神色一暗:“我知道。”随即向着二人走去。

小玉望着背影,摇了摇头:“小姐啊。”

南宫羽问道:“小和尚,你哪里听的这么精彩的故事。”

“我师傅教的。”

南宫晴抿嘴一笑:“小和尚,不对,秋大师,官府召你,奖赏你呢。”

秋生,南宫羽同时:“哦?”

铜锣开道,官兵相迎,为首一人举着一面锦旗,上面写着:“恭迎秋生大师,为民除害。”

两旁街道,站满欢迎的民众,无数少女,在这一刻,为之倾心。

临近官府衙门,更是有县官相迎,初次出世的秋生,有点不知所措,心中更有一股自豪感升起。

此地的县令姓王,家中良地百亩,更有高楼别处,喜好**。

王县令道:“大师,里面清。”

秋生想要离去,却被团团包围,簇拥着进了县衙中。

一入待客衙门,便被奉为上宾,随即一盏香茶端来。

县令道:“大师,为民除害,杀了,祸害人间的胡三,当是,世间一大功德啊。”

秋生刚要言妖也有好坏之分。

军师又接道:“胡三此人,为非作歹,乱杀无辜,大师杀之,当是,大快人心啊。”

手下一帮衙役,大小掌柜官员,豪门贵族,一茬接一茬的吹捧道。

秋生不自觉的咳嗽一声,衙门瞬间安静:“斩妖除魔,乃我之本分,诸位不必吹捧。”

县令随即接道:“大师,过谦了,不知大师,现在住哪,行哪?”

秋生答到:“我是一行僧,奉师傅之命,下山寻人。”

县令道:“寻谁?”

秋生面色一阵铁清:“师傅有令,不让我为他人言语。”

“了解,了解,快来人,为大师备住宿和斋食。”

还未等秋生言语,便有一帮侍女,簇拥着秋生入了后院,秋生急的面红耳赤,嘴里不住的喊道:“阿弥陀佛。”

待秋生赶到住处时,一股上等膻香味传来,屋内摆着一尊佛像,一个蒲团,茶几,床铺皆是红木所造。

秋生心想:原来,县令,还是个修佛之人。

打坐一会儿,便有些乏困,秋生未多加在意,只心想,自己过度疲劳罢了,便躺到红木大床上,沉沉睡去。

只隐约间听到门外,有人私语:“都准备好了吧。”

“准备好了。”

“走。”

天色渐暗,秋生缓缓醒来,感到腹中饥饿,面向自己的桌前,斋食早已备好。秋生叫了几声,见无人应答,坐在蒲团间,诵念佛经,忍着饥饿,不肯进食,却不知何缘故,一向深有佛缘的秋生,此刻却久久不能入定,正在烦躁间。

看见一个妙龄女郎,推门而入,身穿白色连衣。发丝轻散,一颦一动间,皆勾人心魄,秋生望之,久久不能移视。

女郎微微一笑,将房门关闭,便在秋生面前翩翩起舞,舞能清影,更是有一股幽香传来,沁人心脾。

秋生发觉自己的失态,慌忙紧闭双眼,念道:“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看,女施主请自重。”

话还未说完,女郎身上连衣滑落。漏出洁白的玉腿,下一刻,宛若清蛇般缠在秋生身后,秋生只感觉一股舒适感,直击心灵,一股无名之火,熊熊燃烧,女郎口吐莲花清息,在秋生耳边娇声道:“大师,在此美好晚间,空念佛经,岂不寂寞,不如,与小女,共宿良缘,岂不美哉。”说完,女郎搂着秋生脖颈,游到秋生面前,微吐清息:“大师,为何不敢睁眼看我。”

此刻的秋生汗珠淋漓,心慌意乱,双手合十,闭目艰难说道道:“女施主,请自重。”

在秋生备受煎熬数十分钟时,,房门突然打开,女郎慌忙起身,拾起自己的衣服,蜷缩在墙角。

秋生睁眼,见来人,正是南宫羽和他的侍女小红。

南宫羽望着秋生满脸汗珠,隐约间,已经有了些失控的迹象,连忙拉住小红:“别过去。”

鼻子轻轻一嗅,便知来源,径直走到一盏香前,有点惊讶:“迷魂香。”随即拔出佩剑,一剑斩之。

南宫羽走到秋生面前,略带嘲笑:“没想到,大师”瞬间,瞳孔放大。

随即咆哮大叫:“我是男的啊。”

只见秋生见到南宫羽,一把抱起,在他身上,四处游走,看的女郎和小玉张大了嘴巴。

南宫羽使出全身的力气,艰难的将秋生拖至屋外。

剧烈的吵闹声,将县令,衙役一众人等吸引过来。

县令见来人,乃是京城豪族南宫羽。连忙低头哈腰道:“公子,来到小役,有失远迎。”

南宫羽一手艰难的摁住秋生的脸,大叫道:“还不赶紧给我把这和尚拉开。”

县令见状,慌忙吩咐手下,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将秋生拉开。

县令大怒,走到秋生面前:“好一个臭和尚,居然,不遵守佛规,乱,乱奸淫……”

南宫羽一脸黑线:“乱什么,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对香做了手脚。”

县令吓得结巴道:“南宫——少——爷,不——要冤枉在下。”

南宫胸有成竹道:“此香,叫迷魂香,乃是京城红楼之地,必备之物,一般用来**的作用,若是加大剂量,可具备迷药的功用。”

县令着急跪在地上:“南宫少爷,我不知,他是你的人啊。”

南宫羽又是一脸黑线,一脚将他踢翻,在他耳边轻语:“此事我就当不知情,但是,我姐姐就要大婚,事关我家族大计,不得有何差错,这个人,留不得。”

县令一听此言,谄媚道:“我懂,我懂。”

待秋生醒来之时,只发觉自己头昏脑涨,双手双脚被束缚。仔细观察周围,发现自己身处牢狱中,一扇铁窗,一堵铁栏杆。绳子乃是用特殊材料制作,挣脱不得。

隔壁的狱友,见秋生大喊大叫,不耐烦道:“小兄弟,放弃吧,入了这大牢,没有百两白银,别想出去。”

秋生着急道:“施主,我无罪啊。”

狱友名王二,乃是一家伙计,因自己老婆偷情与李员外,自己一怒之下,将李员外打伤,却被反告个故意伤人罪。要交七百两赎金,否则,没收财产,判处牢刑三年,至于,能不能活到三年,还是个定数。

王二用着半死不活的语音。不耐烦道:“你没罪,我难道有罪?少叫两声,多睡一个安稳觉,就是多活一天。”

秋生方才还是上宾,一瞬间,落了大牢,这剧烈的落差,一时间,让他接受不了,依旧在牢中道:“施主。王施主,我要进王县令。”

王二翻个跟头,不耐烦道:“你不是僧人吗?去求佛啊。”

闻听此言,秋生渐渐察觉自己失了身份,果真打坐起来,不再言语。

片刻。

“高僧,可真淡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