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北之殇(秦仁不想失眠)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镇北之殇)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书名:镇北之殇

作者:不想失眠

主角:秦仁不想失眠

简介:不想失眠的《镇北之殇》小说内容丰富。在这里提供精彩章节节选:大宁王朝,建平八年
匈奴扣边,镇北侯率十万镇北军,大破匈奴,斩敌十万
然,匈奴退兵当夜,镇北侯身死,死因成谜
死讯传开,天下之人无不哀悼,皇帝念其功,追授中山王
独留一子,名曰秦仁
我是个纨绔,也是个恶人,请记住我不是在说笑
“我奉劝各位,不要认为你的背景硬就可以在我面前为所欲为、肆无忌惮,惹恼了我,谁也护不住你,就算是皇帝也不行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既然你们做了,那就应该承担它所带来的后果
再重申一下,我叫秦仁,请牢牢记住我的名字,因为它将会成为你们的梦魇
”——秦仁

镇北之殇

《镇北之殇》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2章 争锋

徐志才注视着正在向自己走来的秦仁。

不安地咽下一口唾沫。

随后对着秦仁紧张地说道:“我..我父亲..是户部侍郎,你..你不能动我。”

秦仁听着徐志才那有些颤抖的语调,冷峻地面孔也不由得出现一丝笑容。

自己还没有怎么样他那,他就被吓的话都说不利索了。

秦仁走近徐志才,做出抬脚的动作,还没等踢出去。

徐才自己腿一软,直接就跪在了地上。

秦仁见状,收起自己的脚,半蹲在地上。

将手放在徐志才的脸上,轻轻地摸戳了两下。

“就这胆子?也敢跟我抢女人?”

“也不知道是哪个沙比给了你莫名的胆子。”

秦仁稍微顿了顿,靠近徐才的耳边,轻轻说道:“还有就是…即使我父母都不在了,无法给我撑腰,但是就凭我自己也能让你死的悄无声息。”

说罢,秦仁拍了拍徐志才的肩膀,便笑着上阁楼去了,不在管徐才的去留。

瘫坐在地上的徐志才,听着阁楼里面人们笑声,羞的抬不起来头,就在这众人的注视下,从地上站起来,带着在自己的狗腿子们灰溜溜地连滚带爬的跑出了沉仙阁。

沉仙阁的一个角落,一个身着锦衣华服的青年,正看着跟在秦仁背后的公孙武。

凝重地向身边穿着黑袍的老者问道:“他几品?”

老者思忖了片刻,说出了一个猜测,“回殿下,刚刚打斗的时候,他完全运用地是自己肉身的力量,具体境界看不出来。但是在他移动到秦仁的前面时,从他所爆发的速度来看,应是上三品境界,至少是七品强者。”

天下武者,共分九品。

一二三为下三品,可为十人敌。

四五六为中三品,可为百人敌。

七八九为上三品,可为千人敌。

至于拥有着万人敌之称的宗师,在这片大陆已经好久没有出现过了。就连当初这个世界的最强者中山王也仅仅才是武者九品境界。

现如今最强的就是九品武者。

九品强者的数量极其稀少,就算是强盛的大宁王朝也才只有三四位。

一位就是现在正在镇守镇北城的镇北将军,一位在宫中,不过其身份不明,皇宫做的保密措施实在是太好了。

最后一位则是有着天下武者之师之称的孔风明,老牌九品强者,秉持有教无类的教育理念,不管你是哪国人,只要真心去求学,他就肯教导。

自从他入九品之后,便开始执教,如今也已经执教了三十年,如今他的弟子也算是布满了天下。

但是他常年隐居在终南山,不谙世事,皇家对其也不担心。

青年男子听完老者的话没有作出回应,轻轻地抿了一口那杯中的美酒,眼神不断地变换着。

…….

如烟见到秦仁回来,那颗悬在空中的心也落了地。

“没有事吧?”如烟出声询问。

秦仁笑着宽慰道:“没事,我可是中山王的独子啊,在这大宁谁能动我。”

如烟看着秦仁,两只水灵灵的大眼睛透着期待。“那你今晚在这睡吗?”

秦仁听到她的话,愣了片刻,随后一把将如烟拥入怀中,嗅着她那迷人的体香,坏笑道“怎么?想让我留下来伺候你啊?”

如烟摸着秦仁滚烫的身体,秦仁呼出的热气打在如烟的小脸上,温热温热的,再听着他说出的的话顿时羞红了脸。

但是下一刻,秦仁就将她松开了,秦仁看着她,用手给她捋了一下她那乌黑发亮的秀发。

秦仁接下来说的话对于如烟就有些残忍了。“今天不行啊,我一会有事要处理。还有这段时间我可能会很忙,恐怕没有时间来陪你了。”

如烟的身体僵了一下,双眼慢慢变得通红,低着头不敢看秦仁。装作不在意的样子,强颜欢笑。“有事你就去忙吧,我没事的。”

秦仁看着身子有些发颤的如烟,也没有多说什么。

只是叮嘱了一下让如烟早点休息就离开了。

如烟站在窗口,望着逐渐远去的秦仁,眼眶发红,本以为足够强大的内心现在竟然也有些发疼。

她也不知道,她到底是什么时候爱上秦仁的。

也许是在有人想叫自己作陪时,是秦仁依然护在了自己的面前,那小小的身影显得是如此的伟岸;也或许是在秦仁醉酒后,躺在她的腿上呢喃着父亲母亲的时候,深深触痛着她的心。

不知不觉间,那个顽强、不向命运低头的少年早已在深深地印刻在她的心中。

她十五岁就被送到了沉仙阁,凭着自己的姿色坐稳了沉仙阁花魁的位置。

那年,秦仁十二岁,她与秦仁初识。

在这三年的时间里,秦仁几乎是每天都来。但是每次都很规矩,只是听她唱曲作舞,从未有过逾越之举。

秦仁还放话威胁这经营沉仙阁的人,不要让她出来接客,否则的话,他会叫人把这里砸了的。

沉仙阁的人哪里受过这种威胁,就算你是中山王的独子,又能如何?

如果是中山王亲自前来,那么我可以给中山王这个面子,只是可惜,秦仁不是。

你让我不要让如烟接客,那我偏偏就让如烟接客。

可还没有付出行动,沉仙阁背后的主子就下了命令,让他们照秦仁的吩咐做。

正因为秦仁的庇护,如烟才能守住自己的贞洁,到现在为止自己都还是完璧之身。

日久生情,这可不是说说的。三年来,如烟大部分时间都和秦仁在一起,感情早就培养起来了。

甚至期间有很多次,如烟都很想将自己的身子给了秦仁,可每次秦仁都找借口溜走,弄得她也不知道秦仁到底爱不爱她。

“那个小姑娘还在窗口看着你那。”跟在秦仁后面的公孙武略有所感,对着在前面走的秦仁说道。

虽然相隔已经很远了,但公孙武可是上三品高手,感知力自然惊人。

秦仁的脚步顿了顿,脸色略显不自然。

他自然知道公孙武想表达的意思,无非就是问问自己对如烟的看法。

“勉强算是个知己吧。”秦仁沉吟道。

虽然秦仁对如烟也有感情,但那绝对不是爱情。

公孙武听到秦仁说的话,也明白了他的意思,不在多语。

片刻之后,秦仁回到了镇北侯府。

这是秦仁父亲生前在京的府邸。

秦仁父亲生前的爵位是镇北侯,死后被追谥为中山王。

秦仁父亲生前是这大宁王朝唯一一个异性侯,死后更是被追谥为中山王,这是大宁王朝绝无仅有的,史无前例的,由此可见,镇北侯秦守义生前的功劳有多大。

镇北侯府很大,下人很多。

但是秦仁感受不到家的温馨。

他始终心心念念着镇北城的家。

那里虽然不大,但是有亲人的味道,有他生活的踪迹。

而这里除了陌生还是陌生。

进入大厅,秦仁让下人们都退出去,只留下了公孙武。

秦仁看向公孙武,正色道:“武叔,那件事查的怎么样了?”

秦仁虽然没有点明是哪件事,但是公孙武心中很清楚。

想起当年的那件事,公孙武的眼中就闪过了一丝愤懑。不过他的情绪被他控制的很好,很快就又恢复正常。

想到那件事还是一筹莫展,公孙武就感到有些发愁,这可比让他杀人还难啊,无奈地对着秦仁回道:“还没有找到一丝的踪迹。”

秦仁听到这话,也不馁“既然在军中方向不行,那就换个方向,就查当年和我父亲结下仇的。”

中山王的朋友多,对手自然也就不会少。

秦仁叮嘱道“这件事不能快,一定要小心,不要惊到蛇了。”

公孙武点头示意,表示自己知道了。

“另外去查一查,今天是谁让徐才来找事的。”

徐才就是个十足的纨绔,没有一点脑子,十分容易被人利用。

如烟来到这京城都好几年了,怎么早不见他来抢,偏偏过了几年后才来,这不是明摆着有人利用他来试探自己。

“这件事我已经派人去做了,相信不久就会有结果。”公孙武回道。

……..

“你知道今天我有多丢脸吗?”

“不是你说的他身边没有什么高手吗?”

“那他身边的那个中年汉子是怎么回事?”

“嗯哼?你回答我啊!”

“玛德,把老子当成傻子一样耍啊。”

一间屋子里,徐志才拍着桌子气急败坏地看着坐在前面的身穿华服,享受着貌美侍女侍奉的男子。

徐志才发誓今天绝对是他这辈子最丢脸的一天,没有之一。

见男子没有回应,徐才更急了,拍桌子的力度加大了一些。

“好了,好了,我听到了。”

“这一次着实是我的失误。”

坐在椅子上的男子让侍女下去,慵懒地伸了伸懒腰,看着面前气急败坏的徐才,不紧不慢地说道。

看到徐志才还铁青着脸,于是接着出言安慰道:

“今后半个月的花销,我包了。”

听到他说的话,徐才铁青的脸才稍微好转一点。“徐志鹏,这可是你说的。我今后半个月的花销你给包了,咱爹以后要是找我麻烦,你可要帮我顶住。”

徐志鹏见到徐志才这见财眼开的样子不禁失笑。“是,我说的。”

徐志才得到许志鹏的肯定回答后,心中的不愉快也全都消散了。

徐志才也没办法啊, 自己的老爹对自己很扣,一个月才给自己一百两银子,够干什么啊,反观自己的大哥,一个月就能有上千两银子的额度。

自己不比他聪明帅气?真是不知道老爹是怎么想的。

在徐志才退出房间,关上房门后,徐志鹏的笑容逐渐消失,眼神散发出冷意,手中把玩着酒杯,嘴角微微上扬。

“呵~,高手?有点意思。”

…….

镇北侯府中

“五皇子派人送了请柬,邀你去游湖。”

秦仁坐在湖边,沐浴着初阳,手中拿着鱼饲料,喂着湖中的金鱼,听着公孙武的叙述。

“我又不是女人,他邀我去游湖是几个意思?”

“他不会是弯的吧!”秦仁打趣道。

公孙武听着秦仁对五皇子的调侃,没有多语。只是恭恭敬敬地站在秦仁的身后。

秦仁见公孙武没有回应,转头看向正恭恭敬敬地站在自己身后的公孙武,脸上不由得浮现出了一丝苦笑。

“武叔,自我父母死后,您就是我最亲的人了,在您面前,我就是一个晚辈,周围美人的话,您其实可以不用那么拘谨的。”

公孙武早年受伤,晕倒在湖边,恰好被出游的秦仁母亲救下,从此便一直充当秦仁母亲的护卫。

直到秦仁父亲离奇去世,他的母亲去调查之前,将年仅八岁的秦仁交给了公孙武照顾,可以说,秦仁相当于是公孙武看着长大的。

可公孙武为人有些呆板,认为礼不可废,在秦仁面前始终是恭恭敬敬的模样。

公孙武在听完秦仁说完,心中似乎是有所触动,嘴巴稍微张了张,但始终没有说出来。

秦仁见到公孙武只是动了动嘴,笑了笑,这就是进步啊,以前自己让他不要拘谨的时候,他可是连嘴都懒得动一下啊。

秦仁相信迟早有一天公孙武在自己面前不能那么拘谨。

秦仁接着向湖面上撒了一把饲料,湖中的金鱼纷纷浮出水面,争夺着食物。

他看着湖面的景象,继续说道:“要不,我们给他个面子,去看看?”

“都可”公孙武不带任何感情地说。

时间溘然而逝,到了去洞心湖赴约的时候了。

两人骑着骏马向着城外狂奔,秦仁骑马时的英姿惹得不少少女纷纷侧目,暗送秋波。

洞心湖位于京城东边,是大宁王朝不可多得的美地之一。

现在正值初秋,景色正美,天色宜人,适合出来观景。

秦仁带着公孙武来到了洞心湖,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脸上都洋溢着笑容。

秦仁不禁感叹:“真是盛世啊!不愧是建平之治啊”

建平是当今皇帝登基时定下的年号,如今是建平十五年。

秦仁走到湖边的一处空旷地带,赏着面前的美景,等着五皇子赵允峰来寻。

正当秦仁欣赏的入迷时,一股劲风击打着秦仁的脸庞。

只见一个披着黑袍的老者向着秦仁的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