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若颜小仙不爱你)烟雨:一不小心就无敌了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烟雨:一不小心就无敌了)完结版阅读

小说:烟雨:一不小心就无敌了

类型:游戏动漫

作者:小仙不爱你

角色:东若颜小仙不爱你

简介:《烟雨:一不小心就无敌了》男女主角东若颜小仙不爱你,是小说写手小仙不爱你所写。精彩内容:穿越到游戏里?不好意思~我可是这游戏的老玩家
新手期要做新手任务?哎~我就不做
野怪要和我玩回合制?哎~我不讲武德
开局满属性,抽奖不氪金,奇遇天天来,秘籍走走送
不好意思~一不小心,无敌了!
(此作品至我最爱的游戏《烟雨江湖》,ps:一个从江一开始的老玩家)

书评专区

超级黑科技:这是男频的书?

重启九六:世界五百强企业中厮混很久……开餐厅?你TM干过餐饮、服务业么?闭着眼睛乱写……

重生之苍莽人生:作者的节奏不错,氛围写的不错,推荐一下~~~ 作者的拿腔作势的太过火侯了。

烟雨:一不小心就无敌了

《烟雨:一不小心就无敌了》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8章 初始三随,我能都不要吗?

贺庄主衣袖一摆,转身向山庄内走去。

想到等会可能还有事要求于贺庄主,东若颜也不再敢放肆,紧随在贺庄主的身后。

来到了毓秀山庄正厅,庄主三人都落座太师椅,而小环却习惯性地站在了贺庄主身后。

见此,东若颜心生不悦,起身就把小环扶到了自己身旁坐下。

贺庄主怎能不知道这小子的意思,但嘴角始终是挂着一丝诡异的微笑,让人无法猜透他的想法。

而一旁的陈师傅就单筋的多了,这一天内,山庄内又迎来了好几批学员,赠酒的习俗也被一直延续了下来。

陈师傅变戏法似地从身后拿出了三大坛酒推到了众人面前,还没等说些什么,陈师傅就率先拍开了一坛酒的封口,咕嘟咕嘟地就喝了起来。

贺庄主白了他一眼,就好像是在说:这酒鬼,这辈子应该就只剩下喝酒这件事能提起他的兴趣了。

尽管有陈师傅这样的活泼的存在,桌上的气氛还是极度的尴尬。

见贺庄主一直都不说话,东若颜还是决定率先开口。

“贺庄主,那忘忧村外的山匪头子已经被我斩于刀下,那些其余的匪众有意出山改过自新,贺庄主能否给我个薄面,和乡里知会一声,以免引起不必要的恐慌。”

薄面?你东若颜哪里来的薄面?

先是开局就鸽我一天,然后又是要把我的丫鬟拐走,接下来又差点让我断子绝孙,现在又想要我替你办事?

贺庄主的手指抠过桌面,朱红色的漆一用力就被塞进了指甲缝,等到握拳的时候,他的身体肉眼可见地抖动。

不过,才过了一会儿,贺庄主又恢复了寻常,再挂上了千年不变的假笑。

“东若颜天赋卓绝,孤身一人消灭忘忧蛰伏多年的匪患,这一点小事本庄主自当应允你。不过,新手该走的流程,你还是需要进行的。”

贺庄主一拍手,门外早已等候多时的三人就走了进来。

这三人分为了两男一女,其相貌东若颜可是十分熟悉。

这不就是初始三随么?

在手游里,贺庄主在安排玩家去剿灭山匪之前都会叫他们任选一名随从陪同,选择的这随从也会一直和玩家一起成长。

不过,东若颜已经走过了后面的剧情,这贺庄主在未来的江湖动荡中可是充当着一个大推手的角色。

而玩家选择的随从,则是用来监视玩家的工具罢了。

虽说到后面,跟随自己的随从也会澄清,在和自己相处的日子里,他(她)早已经改过自新,贺庄主也没办法从他(她)口中套出任何自己的近况,不过东若颜的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别扭。

贺庄主在玩家眼里一直都是个“大好人”的形象,而这个“大好人”在刚开始就在自己身边安排了一条眼线,放在谁那都会觉得闹心。

“东少侠,容贺某介绍一下,这三位都是我庄上培养的高级门客。”

贺庄主笑吟吟地和东若颜介绍道。

“这位叫厉若海,性格是孤僻了点,平日里少言寡语,不过在刀法一途却颇有天赋。”

贺庄主指着站在最后一位,怀抱六尺环首刀,身穿蓝白劲装,看起来也就二十多岁的壮年男子。

不过厉若海的注意力根本就不在正厅内的任何人身上,忧郁的眼神望向门外,就像心里藏着许多故事一般。

贺庄主对他如此的态度也是见怪不怪,接着就把另一个和陈师傅一般大的中年男子给拉了过来。

“这位是陈元封,和陈师傅是兄弟关系。他原是军中一名百夫长,因得罪了奸党被迫遁入江湖。元封擅使【太祖棍法】,在战场上曾毙命在其棍法之下的敌人不下数十人。”

“元封见过若颜少侠!”

陈元封手里的精铁棍少说有三十斤重,却被他轻若无物地横握在身前。

不愧是烟雨最强棍随,这用棍手法今日近距离一见属实强悍。

东若颜也连忙抱拳鞠躬回礼。

那女随已经耐不住贺庄主这般的一个个地介绍,自己跑到了东若颜的身前,伸出了洁白如玉的细手。

“你好,我叫苏念雪。苏是苏州的苏,念是思念的念,雪是“夜深知雪重”的雪。”

这苏念雪人长的娇俏,性子也是活泼可爱。

虽说“夜深知雪重”是出自著名诗人白居易的诗句,可到了东若颜的耳朵里却有了另外一番风味。

东若颜握住了苏念雪的指尖,苏念雪回敬了他一个俏皮的微笑。

贺庄主摇了摇头,对苏念雪的“野性十足”,不懂礼节也是无可奈何。

“这女娃出身岭南苏家,天生聪明伶俐,有过目不忘的本事,家传的【弈剑术】更是算尽天下剑法,令人防不胜防。”

到现在,贺庄主总算才是将这三人介绍完毕。

“这三人个个都是好手,未来的江湖路上难免会有困难,若颜少侠可以在他们当中任意挑选,助少侠一臂之力。”

贺庄主仍旧是一脸笑意,因为他自认为,没有一个新手会拒绝白送的随从。

不过,这次他失算了。

“我能都不选吗?”

贺庄主嘴角再一咧,习惯性地把念雪推到了东若颜的面前。

“哦,念雪是吧,很多新人也……,等等?都不选?”

笑脸一弯,贺庄主的脸色瞬间就凝重了起来。

显然,东若颜这回答太过于令人猝不及防。

“你以为就凭你一人就端平匪窝的三脚猫功夫,在以后的江湖路上就必定畅通无阻了吗?”

贺庄主的脸已经憋的通红,要不是一旁的陈师傅摁在,他怕是早就出手去教训这个桀骜不驯的毛头小子了。

“是!”

东若颜的回答简短又有力,就差把贺庄主胸口中的一口老血给气吐了出来。

“你……!”

贺庄主此时已经说不出半句话来,而一直在座旁旋着空酒坛的陈师傅终于站出来讲话了。

陈师傅先是捋了捋贺庄主的后背,在他耳边轻声说道:“长恭,你先莫急。”

“陈崖啊,陈崖,我堂堂“毓秀剑客”什么时候受过这等委屈啊!”贺庄主现在说话,几乎都是用喘的,可见东若颜的只言片语已经深入他肺腑了。

又安慰了贺庄主片刻,陈师傅回头就又和东若颜说道:“既然你对自己的能力如此的自信,你在这三人中随意挑选与其对战,只要你胜了,我就准你只身一人上路,反之,你必须带上一人。”

东若颜一只手枕在脑后,另一只手弹开了三根手指,手臂直在了众人面前。

“我要打三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