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鸣温衡(报告王妃,王爷撒娇不想上朝了)全文免费阅读_(什鸣温衡)全集免费阅读

报告王妃,王爷撒娇不想上朝了》是作者“ 雁上云霄”的倾心著作,什鸣温衡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避雷:男生娃
戏精冷面女王爷\/傲娇绿茶男花魁
某个正经人被无良系统抓到女尊小说中做了一堆不正经的事儿
正经人:我不是戏精,我这叫疯!
关于我是摄政王这件事……关于我被白莲花逼迫的那些年……
关于我是直女只能按攻略撩汉还成功了这件事……
关于我家小白莲一直想拿我当祭品这件事……
爷麻了,已自闭

报告王妃,王爷撒娇不想上朝了

《报告王妃,王爷撒娇不想上朝了》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4章 送钱了:帮他当皇帝?

什鸣侧身,拉住了她的手腕,微微翻转,轻脆地咔嚓声出现,手上的匕首掉落,什鸣又将她的手腕接了回去,道:“皇上还是请回宫吧,听闻皇贵夫已怀胎二月,没想到皇上还能放下夫儿来这仙风楼里消遣。”

果然,陆梦离的脸刷一下白了,不可思议的看着纪淳墨。

纪淳墨的脸僵住了,立马回头看陆梦离,陆梦离呆滞了几秒,然后崩溃了。

他指尖颤抖,猛地起身,将怀中的琵琶的不管不顾的砸掉了地上,捂住耳朵跑了出去。

什鸣记得这个摔琵琶的情节,正是陆梦离知道纪淳墨有子后的反应,不过那时纪淳墨没在他旁边,所以在无比强大的女主光环下,陆梦离自我安慰强的一批,硬生生把自己安慰好了。

不过这次就要靠纪淳墨安慰了。

纪淳墨狠狠的瞪了什鸣一眼,来不及说什么,跟着跑了出去,“阿离!”。

【怒意值120,开始激发女主黑化值。】这句话倒是没有发出声音,只是在角落蹦了出来。

什鸣坐回位置上端起茶水嘬了一口。

“阿裴,这出大戏怎么样?”

纪裴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

“阿裴不敢。”纪裴声音颤抖,手掌交叠将头抵在地板上。

什鸣挥了挥衣袖,面色平常,说道:“起身吧,本王的人,看他们的笑话还是看得起的。”【我靠,这娃儿咋跪了?孩子快起来,我命不硬啊!】什鸣内心的小人咬着袖子眼睛含着泪花。

其实什鸣真的只是觉得这场大戏确实挺有趣的,才出言问问纪裴,倒没想到纪裴反应这么大。

说到底纪裴的身份和**古代的一个小婢女一样,怎敢妄议皇家是非。什鸣想起这点,暗暗记在心里。

什鸣躺在榻上吃了会葡萄,觉得没趣极了,唉,又是思念手机的一天。

什鸣起身把薄氅穿上刚抬脚想要走出仙风楼,就听见一阵噪杂的声音,乱哄哄的在叫喊什么。

她停下脚步回头去看,就见一少年身着红纱,头上金珠玉翠,眉眼盈盈笑意,从楼梯上缓缓走下,面庞还有些稚气未脱,教人看了莫不是可爱又可怜,端的是倾国倾城,红颜祸水。

什鸣只看了他一眼便觉得眼睛挪不开了。

什鸣在心里尖叫:【靠靠靠,好帅!这不比陆梦离好上百倍,手机手机,我需要手机,我要拍下来发朋友圈!】

脑海中软糯的男孩声音又响起:【长期任务颁布:温衡,前朝女帝遗腹子的儿子,请宿主不遗余力辅佐温衡称帝。】

温衡恰似不经意的抬眸对上了什鸣的目光,微微点头笑容得体,很快就将目光移开。什鸣好像是在盯着温衡看,其实是正在脑海里和055说话。

什鸣问:【055,他认识纪什鸣吗?】

055道:【他认识纪什鸣,纪什鸣不认识他。】

什鸣又问:【那他和你认识?】

055道:【当然不认识。】

什鸣又问:【那他是给你单位送钱了吗?你们要帮助他当皇上。】

【不知道。】

【唉,你真没用。】

【滚。】

聊天不怎么愉快的结束了 。

什鸣收回目光,面色平静的又返回自己的包间。

仙风楼执事在风月场里混的那可久了去了,本来就密切关注着纪什鸣的一举一动,看着纪什鸣刚要出这仙风楼的大门却在温小郎君出来后又回自己的房间,心里怎能不门清。

执事捋了下头发,壮着胆子娇笑着揽上温衡的手臂,问道:“你素日里不爱出来见人,今天怎么有兴趣来楼下逛逛了?”

温衡嘴角弯弯,笑意不达眼底,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被揽住的手臂,执事就立马松开了。

温衡乖乖巧巧的福身行了个礼,“许是在屋里憋闷久了,瞧着楼下热热闹闹的便有些心动,就下来透两口子气。”

周围一众女子都向着这个方向瞧,温衡怯生生的环视了下周围,女人们如狼似虎的眼神丝毫不加掩饰,将温衡闹了个大红脸。

执事看着温衡只觉得头皮发麻,却也勉强笑开了,照着周围一个个如狼似虎的眼神说道:“各位,这是小店里温衡郎君,不过年方十七,现还在阁里将养着,身子骨弱,奴家便先带他回房了。”

执事说完就笑意盈盈引着温衡进了自己的房里。

才刚把人引进屋里就慌张的出来了,也不敢想让温衡去陪纪什鸣的事儿了。

什鸣在楼上将一切变化尽收眼底,也瞧着挺有趣儿的,招了招手,纪裴就将耳朵贴了上来,什鸣嘱咐道:“将刚才那个小郎君带来。”

纪裴点头,走到外间找到了执事:“张执事,刚才的那个小郎君可还在?我家王爷想要请他一叙。”

张执事脸部肌肉猛地抽动了一下,怕什么来什么,两边都不能得罪,可怎么办啊?

于是又几番推脱温衡年纪还小,身子骨弱还脾气不好,恐怕伺候不了贵人云云。

纪裴无奈,又回了什鸣身边,低着头,有些愤愤不懑:“那个张执事顾左右而言他,说来说去就是不同意。”

什鸣心里有了几分计较,抿了口茶对阿裴说道:“无碍,你这次直接扣那小郎君的门,看他怎么推脱。”

什鸣问055:【055,作为天底下最聪明的系统,你还有什么温衡的消息吗?】

她打开温衡的文件后,发现关于他的描述少的可怜。

比如:温衡,男,十七,炮灰。

这就没了,现在对炮灰已经这么不友好了吗?

055道:【不,什鸣小姐,作为最没用的系统,我拒绝回答你的问题。】

什鸣装可怜的求求道:【哎呀,英明神武的055,我错了,你就告诉我嘛~,人家保证以后再也不说你没用了。】

055哼了一声,道:【温衡年方十七,手中有前朝世代流传的一支死士,虽然传到他这里这些死士已经剩下了两千人,但实力也不可小觑。】

【那他上一世跑哪里去了?怎么小说里没有提起他起兵造反呢?】

【自己看。】055在什鸣脑海里拿出了一本书。书的封皮是骚包的金色凤凰和身着衮服的漫画版纪淳墨,【打开番外二十三。】

什鸣看着看着不禁再次感叹女主光环的强大。

番外写的是陆梦离纪淳墨的女儿纪念箐在平沧州饥荒时意外发现了沧州有一个死士据点,一举将她们歼灭。

而温衡,他被强、行、降、智、了!

温衡此时也有三十三四,正是壮年的时候,本来正好想趁着饥荒起兵造反,没想到被纪念箐这个十五六的小娃娃给干死了。

什鸣:【咦~】不禁感慨作者还真是为了爽而无下限。

什鸣捂脸:【055,我想洗洗脑子。】

055:【暂时没有那个功能。】

什鸣:【你真没用…】

055:【滚。】

这边一人一系统对骂的不亦乐乎,那边阿裴又垂头丧气的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