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如惜白砺宸《云端野玫瑰:在大佬心尖肆意撩宠》全集阅读_云端野玫瑰:在大佬心尖肆意撩宠热门小说

云端野玫瑰:在大佬心尖肆意撩宠》中的人物金如惜白砺宸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现代言情小说,鲸鱼卿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云端野玫瑰:在大佬心尖肆意撩宠》内容概括:原名:流氓空姐:我是总裁心尖宠
【轻松 双洁 双强 团宠 虐渣不隔夜】
父母离异,亲爹失踪,她成为空姐勇闯天涯寻找父亲
一个意外闯入顶级豪门总裁的世界,从此总裁走上水深火热的不归路:早上被她笑死,中午被她气炸,下午被她蠢哭,晚上被她撩晕…
————————————
不般配?帅爹:瞎哔哔的,突突警告!
能力差?未来公公:她专治幺蛾子!
没教养?未来婆婆:我媳妇人美心善!
出身低?亲妈:王炸在我手里…

云端野玫瑰:在大佬心尖肆意撩宠

《云端野玫瑰:在大佬心尖肆意撩宠》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5章 火山爆发,走不了了

是他女朋友吗?还是老婆?或是女儿?总不会是他妈吧?

这样说来……

阿明跟在他身后,路过金如惜时,笑着对她说:“谢谢!”然后戴上了墨镜。

金如惜露出职业微笑,心里却十分苦涩:“可能……也许……他是正常的直男?天啊……这一路我竟然没抓住机会揩油!那我能再看你一眼吗?”

白砺宸好像真的听见她心里的声音似的,突然回头了。

整个世界一下子都亮了起来。

金如惜一惊,心脏剧烈乱跳。只不过男人的目光从她头顶扫过,落在了雷总身上:“两小时后开会。”

雷总卑躬屈膝地跟上来,忙不迭地应着:“是,是,白总!”

我去!白砺宸还真是Boss!

门口的费菊脸色骤变,眯起了眼睛,安康鱼一般的厚嘴唇上下张着,看看白砺宸,又看看雷鸣,尴尬地朝雷鸣问道:“雷总,这是……”

雷鸣两眼绝望地一闭,朝她摆摆手,让她闭嘴。

费菊的嘴巴动了动,说不出话,呆呆地在地勤送来的文件上签了字,艰难地挤出难看地笑容说:“白……白总……请慢走……”

白砺宸没理她,带着阿明从廊桥边上的小门出去。下来不远处,停机坪上有架直升机,他们进了直升机后扬长而去……

费菊早已看傻,还追着雷鸣问:“雷总,怎么有重要的客人?没人通知我啊!”

雷鸣无奈地对她说:“我暗示你很多次了,你都没反应,我有什么办法呢?”

费菊快哭了:“您暗示什么了?我真不知道啊!我们集团哪来的白总?”

雷鸣拎起手提箱在出机舱时最后说了句:“还不知道一会儿开会怎么说呢,你把我害惨了!”

这雷总也真是狗,甩锅第一名!

费菊眼巴巴看着雷鸣走远之后,目光又回到金如惜身上,板着脸问:“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故意不告诉我?”

“乘务长,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金如惜决定死不承认装小白兔,费菊拿她没办法。

旅客差不多下完后,乘务员们开始了全面清舱检查。金如惜窜到白砺宸座位那一看,跟没人坐过似的,一干二净,她不死心又翻了翻前面口袋,希望获得关于他的东西,依然毫无收获。

这时驾驶舱门打开,飞行员们拎着箱子出来了,金如惜立马收手,以免自己看起来像个变态。

她这时才想起打开手机,一开机,就看见表哥林晓光发的卫星消息。

林晓光:【滚滚,到了没?我奶奶说给你做鱼丸吃。你来不来?】

金如惜:【我今天不去了,我好累,要睡觉。】

林晓光:【记得‘老牛’吗?你初中同桌,他有事找你,我把他名片发你啊。】

初中同桌?金如惜的脑海里浮现出一张痞痞的脸:【钮俊彦?】

不一会儿,林晓光推来了一个名片,然后对金如惜发消息说:【我奶奶很想你啊,你有空一定来,再见,滚!】

阿西巴!金如惜实在不喜欢自己这个小名,每次和家人聊到最后,总是“滚”字结束。听小外婆说,这个小名是她那不靠谱的爹起的,说她小时候巨胖,跟个肉球似的滚来滚去,又刚好姓“金”,就叫她“金滚滚”,寓意着“财源滚滚”,以后能发大财。

一语成谶。

现在天天滚去搬砖,起早摸黑……也算没叫错。

不一会儿,加上了钮俊彦好友,发消息过来了:【老同学,来花都这么多趟也不跟我说。】

金如惜回:【老同学,你得体谅一下我们劳动人民的辛苦啊,我现在只想睡觉,等睡醒了,差不多就要走了。】

钮俊彦:【你们老板是不是人啊?还搞压榨员工休息时间这一套。】

老板?金如惜想起了白砺宸,他刚接管帝国皇家航空,不知道以后对员工会不会更加苛刻,要是和雷总一样的尿性,光节流不开源,乘务员的工作可就越来越难了……

她想了想回复了个“呵呵”的表情。

钮俊彦:【其实我的确有事要拜托你,不过你时间有限,可能来不及。】

金如惜:【好遗憾哦,不能帮到你……】

但她心里想:还好没时间,我才懒得管你呢!

此后,老同学再也没有消息发来。金如惜在机组车上往后一靠,欣赏着花都在夕阳下的美景。

花都很漂亮,有很多造型繁复的老建筑,还有举世闻名的铁塔和皇宫,当然也有不和谐的东西,比如,路边的流浪汉和各种小偷骗子。

机组在花都的驻地在花都郊区,是公司自己造的一幢小楼。小楼看着简朴,但刚好满足机组需求,安安静静、干净整洁,比酒店好的地方是可以一人住一间,不用和不熟悉的人住一屋。

金如惜真的是累了,她进屋之后洗了澡,敷了面膜躺到床上,把腿抬高靠墙摆着,伸手摸到电视遥控器,打开了电视。

“fi@$^&!$@@%^*%……”电视里都是花国的新闻,金如惜听不懂,她躺着也没看画面,切换到下一个频道——依然听不懂,再换……一连换了四五个台,怎么都是新闻,连个广告都没有?

金如惜翻身回头看了眼电视画面,原来电视里在报道西北边的火山爆发的新闻,到处浓烟滚滚,遮天蔽日……

这对花国来说是天大的事了吧,呵,小国家的人就是少见多怪!

敷完面膜,金如惜眼皮子直打架,便关了电视和台灯,钻进被子就睡着了……

经过一夜的睡眠,金如惜能量加满。第二天清早,她换上便装下楼吃早饭,刚好飞行员们都在。

餐厅电视里还在不停地播报火山喷发的事情,当地居民四散逃亡,黑云遮天蔽日。

飞行员们盯着电视屏幕看了一会儿,带队的刘机长摸了摸下巴,然后双臂抱在胸前往后一靠说:“我们……可能走不了了……”

“啊?为什么?”金如惜被刘机长这话惊到。

刘机长解释道:“这个火山就在花国附近的荒原上,按照现在的季风,估计火山灰已经吹到这边来了。”

金如惜不解:“那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呢?”

刘机长说:“火山灰里的二氧化硅会损害飞机的玻璃、机身和发动机。”

“……那岂不是要困在这很久?”

刘机长说:“看官方通知吧,说不定情况没那么糟糕,我们可以走……哎等等……我接个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