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之何大清的幸福生活(何大清傻柱)完整版在线阅读_何大清傻柱全集免费阅读

书名:四合院之何大清的幸福生活

简介:何大清傻柱是《四合院之何大清的幸福生活》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雷鸟哥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穿越成为何大清,傻柱他爹!
虽然是资深寡妇爱好者,经典渣男,但谁的儿子谁疼啊!自己儿子都被被满院的禽兽欺负死了,作为亲爹不能袖手旁观吧!
我的儿啊!你爹回来了!

四合院之何大清的幸福生活

《四合院之何大清的幸福生活》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3章 易中海

打发了贾张氏何大清总算能坐下来喘口气,给自己泡了壶高碎,一边喝着茶一边盘算。

四周打量一下自己的屋子,除了小点儿房子是真不错。毕竟是二进院的大北房,是这院子里的主人房,宽大豁亮,透过房顶还依稀可见的彩绘图样,可以想象之前这房子雕梁画栋华丽堂皇的样子。可惜何大清只有一间正房,大约也就四十多平米,另外还有一间耳房,就是雨水睡觉那屋。

傻柱之前在峨眉饭庄学徒,跟着吴师傅住,可接下来傻柱如果真到轧钢厂上班,那就要搬回家来住,再以后傻柱娶媳妇这房可就不够住了。再说何大清自己今年不过才三十来岁,总不能一直单着吧!想到傻柱这个傻不拉叽的在电视剧里被这一院子禽兽吸血,练小号的事那就更必须尽早提上日程了……

乱七八糟想了一会儿,何大清开始动手收拾屋子。之前何大清的心思就不在这儿,家里乱的和狗窝也差不多,既然自己走不了,接下来要在这儿长期战斗,怎么也要住的舒服些。

“爹!你在家呢!”一个小丫头欣喜的推开门,看着何大清高兴的叫着。

这声爹一下子就唤醒了潜藏在内心深处的血脉联系,父女天生的亲情立马涌上了何大清的心头,“雨水?我闺女!”

只见一个梳着两个小辫的小丫头,笑嘻嘻的看着自己,没错了,自己的闺女何雨水。雨水今年才八岁,放暑假在家,何大清上班,一般白天都是让雨水在后院老太太家或者易中海家呆着。

“嗯!姑娘回来了?”何大清和蔼可亲的回答,“去洗洗手玩一会儿,爹这就给你做饭!”

说起来雨水才是最可怜的,打小就没了娘,爹又是一个不靠谱的渣男,整天鬼迷心窍的围着寡妇屁股转,后来直接撒丫子跑路了!后来跟着哥哥过,谁知道哥哥也是个二货,见了寡妇也是走不动道儿,一心一意给秦寡妇拉帮套,她这个妹妹没饿死真得挺幸运的了。

“哎!爹!您赶紧做饭吧,我都饿了!”雨水高兴的眉眼弯弯,小孩子天真烂漫,看到爹在家就很欢喜,蹦蹦跳跳的像只小鹿忙活自己的事儿去了。

夏天白天长,傍晚也稍微凉了一点,何大清到厨房捅开炉子开始做晚饭。将就厨房里的材料做了五花肉炒豆角,拍黄瓜,西红柿鸡蛋汤,杂和面的窝头!这几个菜在时下年月正经是不错的,要不说大旱三年饿不着厨子,傻柱雨水别的不说,跟着何大清从小还真没缺过嘴。

毕竟是大厨的手艺,简单的家常菜味道那也是非同一般,爷俩愉快的共进晚餐,雨水一边吃一边跟何大清叽叽喳喳的说着她认为值得高兴的事儿。

“得嘞!已经吃上了爷俩!我这还想着叫雨水到家里吃饭呢!”正吃着呢,一个穿着工装的汉子在门外笑着说道。

“易大爷!”雨水赶紧叫人,“老易!快进来!今儿就在这儿一块儿对付一口吧?我再去弄个菜,咱哥俩喝一盅!”何大清也站起来笑呵呵的招呼着。

“不用了!甭客气了,你们爷俩赶紧吃吧,我们那口子饭也做得了!”说话的不是别人,四合院第一君子,易.不群.中海同志。

其实之前的何大清和易中海关系还是很不错的,大家都在轧钢厂上班,同时又是邻居。何大清平常上班没功夫管孩子的时候,易中海的媳妇也就是一大妈也会帮忙照看一下雨水。最要命的是易中海是资深实力演技派,本身是技术工人,根正苗红!不管是在院里还是厂里,他正人君子、宽厚忠直的人设那是演的丝丝入扣,威信口碑那是杠杠滴!要不何大清跑路到保城以后,给傻柱雨水的生活费能寄到易中海这里吗?

可现在的何大清对易中海的底细那可是了如指掌,这货才是傻柱悲催人生的根源。不过这会儿不能翻脸,因为这才53年,人家易中海很多事可还没干呢!如今何大清不会再去保城了,自然很多事都就有了变数,但是对易中海,何大清一直都会保持十二分的警惕。

“不给面子?家里做了好饭瞧不上我们是吧?”何大清笑着调侃易中海,和平常一样的熟络地开着玩笑。

“拉倒吧你,整天也没个正形!你在家就成,赶紧吃饭吧,别耽误孩子。”要不说人家易中海以后能干一大爷呢,就这言谈举止,任谁也得说一句这人真是一个正人君子大好人啊!

“吃完饭我有点事儿问问你,先过去了。”说完也不等何大清吭声,转头回家吃饭去了。

何大清也没在意,舒舒服服的吃完了晚饭。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时下这年月雨水这么大的丫头已经能干简单的家务活了,家家都是这样,没人觉得这有什么不对。吃完了饭雨水擦桌子洗碗,何大清坐在着喝茶,等着易中海上门。

“易大爷来啦!”门口的雨水脆生生的声音,易中海背着手走了进来,何大清赶紧招呼,两人桌子前坐下说话。

易中海国字脸,浓眉大眼一脸正气,看面相那是标准的正面人物,可惜也不知道少白头还是没孩子愁的,三十来岁头发就半白了。

“老何,今儿怎么中午就回来了?”何大清和白寡妇那点儿糟烂事其实厂里早就传遍了,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儿传千里,易中海盯着何大清也不是一两天了,至于打的什么主意,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嗨!甭提了,也不知怎么邪了门了,今上午就特么中暑了。实在是坚持不住了,回家来歇歇!”何大清张嘴就编了个理由搪塞过去。

“那可是要注意啊!这天儿热,你又是在厨房,整天烟熏火燎的尤其要仔细!别的不说,你可还有俩孩子呢!”易中海掏心掏肺的,怎么看都让人感动。

说了几句客套话,易中海就进入正题,“昨个儿你没在,居委会张主任过来传达上级精神,上头说是要加强管理,让咱们各个院子推选义务调解员,帮着调解邻里纠纷,维护个治安伍的,也不给关饷,就是纯帮忙的差事。你看咱们院儿谁合适,咱们商量商量。”说完幽幽的看着何大清。

“那还商量啥呀?你老易在咱院里的为人处事谁不挑大拇哥?”何大清心里暗暗骂了好几声王八蛋,还特么商量商量,想当这个管事大爷你直说啊,又当又立什么玩意儿。

易中海紧锁的眉头舒展了,“那不成啊,还得大家伙儿一块推选呢!”

“没事,就是大家伙儿一块推选你老易肯定也是头一个!别人我不知道,反正我肯定是选你!”何大清琢磨自己现在和易中海抢这个管事大爷肯定没戏,毕竟之前何大清在院里根本不上心,人家老易可是处心积虑的经营,威望人脉领先自己太多了,所以干脆顺手推舟卖这王八蛋个人情得了。

易中海这下彻底熨帖了,何大清是这院里为数不多让他忌惮的,大厨有手艺,街面上人头熟关系广,据说和街道上干部也有连连(要不怎么住上房),真要是何大清也想抢这个差事易中海还真要费些手脚。

见何大清这么识情知趣,易中海松了一口气,对何大清感觉似乎好了几分:“嗨!我也不是非得要干这个差事,”冲着何大清装模作样的摆了摆手,“主要是咱这院里人口越来越多,难免有个牙碰舌头伍的,难得大家伙都信任我,我这性子又看不得别人为难……”

何大清听着这话,恶心的都快吐了,赶紧拦住,“得嘞老易!不是有那么句话说是群众的眼睛都是雪亮的嘛,都一个院住着,啥情况大家伙都有数。我这没说的,有啥事你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