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嫡女要翻天!)苗亦若白弦之上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_将军嫡女要翻天!完整版阅读

小说:将军嫡女要翻天!

作者:白弦之上

角色:苗亦若白弦之上

简介: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白弦之上创作的《将军嫡女要翻天!》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一朝失足千古恨,苗亦若莫名其妙穿到了另一个时空
同名同姓还长得一模一样,就是这性子,天差地别
苗亦若表示很心累,原身居然是个废材小姐?
自己好歹也是一方霸主,管你人设不人设的
既然来了,那就要再次让自己站上一方之巅!
一时兴起,顾念着情分,帮了他一把,他怎么就好像赖上了?
好好的天才,啥都厉害,怎么就是不会说话?
【东西收到了,谢谢

【我千里迢迢送来,拿到手就赶人?没良心的丫头

【那请你进来喝杯茶?】
【女子闺房男子不能进,姑娘自重

【你是在说我水性杨花?】
这男的不能要,嘴太笨了!
【丫头,这世界上除了我,没人配得上你】
【你爹选的人不靠谱,你母亲当年可是夸过我,没有比我更靠谱的了

【我就是想跟着你,又不捣乱

好好的高冷男神呢?怎么成话痨了?说着说着就不对劲了,自己怎么好像被套进去了?
说好的合作呢?怎么牵上手了?
不是说要设个大局,怎么还告白了?!
苗亦若表示,好像,也不讨厌,如果非要选个人,那他也的不错哒

评论专区

位面征服者:主角NC.女主NC.配角NC,作者活在14岁的年纪,于是整个世界的人全部都是14岁的智商.

东京影姬:文青矫情的要死

我的二战不可能这么萌:额,明朝可以灭亡,但是绝对不可能变成半封建半殖民地国家,你见明朝有几个割地赔款的?我接受不能

将军嫡女要翻天!

《将军嫡女要翻天!》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6章 我只和聪明人合作

苗亦轩一口喝完就直接问:“我说妹妹,你这是知道我们要来?”

苗亦若暗中嘴角微勾,不叫若儿了,只叫妹妹,这哥哥智商很过关啊,旁边的苗乾儒也默默喝茶,对这个称呼表示默认。

都是聪明人,敏锐得很,这么聪明,上辈子怎么就一点端倪都看不出来?!

想到这苗亦若只觉得有些可笑,苗亦轩一句话问完,苗亦若隔了好几秒都没回答,只是再次给他添了杯茶。

苗亦轩此刻有一肚子的疑问,到底年纪还小,有些沉不住气,想要追问被自家父亲按住了。

苗亦若把这些举动都看在眼里,悠悠然的开口:“是啊,知道。”

苗乾儒在苗亦轩开口前先开口了:“你故意的?”

苗亦轩刚想问出口的话噎住了,话锋一转:“什么故意的?”看看自家父亲,一脸的认真和严肃,再看看自家妹妹讳莫如深的表情。

古怪的气氛油然而生,突然瞪大了眼睛:“你,之前那些都是你故意演给我们看的?!”

这个‘之前那些’可就有的说道了,苗亦轩想得浅,只觉得是之前在丧礼的那些是演的,这句话一出,苗乾儒和苗亦若都没什么反应。

苗亦若淡然地喝了口茶,垂眸看向茶杯里还在晃荡的茶水,她知道,旁边的苗乾儒想的可多多了。

苗亦轩看着这沉默的气氛,自家老爹有点嫌弃地撇了瞥了一眼的那眼神,他怎么了?!怎么又被嫌弃了?!

苗亦轩陷入了沉思,不是丧礼上?那,是在之前?等等,也就是说,之前都是演的?这两天的妹妹才是真的?!

想到这里苗亦轩沁出了一丝冷汗,眼睛打量着才不过九岁的妹妹,和自己的腿一般高,真的有这么深的心机吗?

看着苗亦若举手投足中透露的气场和沉稳,这个想法在他心里多了几分可信度,苗亦若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苗乾儒深呼吸,情绪有些不稳:“所以,你这几天的反常,是因为你发现了什么?关于你母亲的死。”说着眼睛带着几丝审视的看向苗亦若。

苗亦若心下觉得好笑,这是觉得自己知道母亲的死有问题,但没制止?这让人有些生气,用同样带有质问的眼神直逼苗乾儒:“你觉得呢?”

苗乾儒看懂目光里的质问,先是一愣,而后也想明白了,一个九岁的小女孩就算真的看到了什么,她又能做什么?

能阻止什么?自己还贵为一家之主,连不对劲的地方都没感觉到,反而来质问自己才九岁的女儿?

自己真的是糊涂了,有些自嘲,连九岁的女儿都能知道有不对劲,而自己却是在这一刻才知道,自己的妻子,很有可能死于非命!

有些歉意地看向苗亦若,在沙场上一刀砍三人的大将军此时有些小心翼翼:“若儿,父亲不是这个意思。”

苗亦若真的是应付不来这种,俗称吃软不吃硬,尤其是关系好的人,垂下眼眸淡淡地说了句:“没事。”

这下苗亦轩更懵了,怎么回事?为什么要道歉?自己好歹也是京中有名的智勇双全的才子,怎么一点都看不懂?!

苗亦轩想问,却又被苗乾儒抢先:“若儿,所以你母亲的死,是有人暗箱操作?查出来是谁了吗?”语气有些急。

“什么?!母亲是被人害死的?!”苗亦轩十分惊讶的开口,音量比刚刚提高了好几倍。

苗亦若瞪他一眼:“你生怕别人听不到?”

苗乾儒也同样瞪了苗亦轩一眼,苗亦轩也知道自己这番行为不妥,连忙捂住嘴巴,再次小声地问:“妹妹,母亲真的是被人害死的?!”

苗亦若看着音量减小但情绪依旧激动的苗亦轩,问出这话的时候眼里几乎是一片猩红,指甲更是嵌进了手掌。

苗亦若叹了口气:“嗯,但我知道的不多,只知道在母亲去世前,江姨娘和苗诗萱来过,还带了两个暗卫。”

苗乾儒:“二房的人?难道是?”说着用手指了指天,暗指皇家。

苗亦若点点头:“八九不离十,母亲是有身手的,还懂医术,一般的人根本近不了身,一般的毒也不可能会中招。”

“我不觉得光是二房那些人就能做到,而且那两个暗卫身手极高,看服饰,应该是皇家专属的。”

苗亦轩气愤地砸了下桌子:“这群没人性的!二房好歹也是苗家人,怎么能做出这种大逆不道的事?!”

苗乾儒也气得不轻,但还是生生的压了下去:“看来,苗家已经在分权减势的名列里面了,都是命啊。”

这副听天由命的样子让苗亦若刚刚压下去的情绪反了上来:“命?什么是命?把自己的命交到他人手里吗?!”

苗亦轩也是这个想法:“就是,父亲,你别拿君臣那套尊卑之分放在母亲这,母亲凭什么成为牺牲品?!”

苗乾儒见一双儿女都情绪激动,他能理解,但他没办法,只是默不作声,握着茶杯的手紧了几分。

苗亦若也知道,苗干儒为皇家臣子这么多年,阶级权力早已根深蒂固,一时间想要改变根本不可能。

倒是苗亦轩让她有些意外,让她对这个哥哥的好感多了几分,三人没有多说,聊了几句便回去了。

冷池看着苗亦若这番操作,什么也没做就将这件事翻篇了,将对方的心理玩得彻底, 啧啧称奇。

冷池:“啧啧啧,你这丫头真了不得,以往那些个宿主全都为自己和原身的差别太大头疼不已,想了一大堆的借口和理由,还是第一次见你这种直接让他们自己猜的,他们要是没猜到你想要的答案怎么办?”

苗亦若:“要是连这点智商都没有,那我也没必要在这里待了。”

“嗯?什么意思?难不成你还想诈死脱身?”冷池觉得也不是不可能。

“是啊,我只和聪明人合作,在没有队友和猪队友之间,当然是选没有队友。”苗亦若十分无情的开口。

冷池挑眉:“好歹也是你的父亲和哥哥,你就舍得?尤其是你哥哥,上辈子他可是为了你屠了将军府满门,你就没有一点动容?”

说到这个,苗亦若眼眸一闪,上辈子苗亦若还是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苗乾儒和苗亦轩被召回军中,苗亦若没了依靠。

二房一家独大,她被迫成了丧家之犬,住着最破的柴房,吃一顿饿一顿。

一开始只是二房东人拿她撒气,到后面整个府里就是连下人都能踩上两脚。

偏偏二房的人演的极好,从没有在苗乾儒和苗亦轩面前有过差错,最后死于一次苗诗萱泄愤鞭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