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铸仙道)叶观重气君全集免费在线阅读_(叶观重气君)热门小说

小说:铸仙道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重气君

角色:叶观重气君

简介:《铸仙道》是作者“ 重气君”的倾心著作,叶观重气君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被遗弃的小世界重开仙道
永生的诱惑谁能抵挡
放弃皇族身份的叶观
在为父复仇的道路上
却发掘出了人族的过往真相
暨朝之外还有无尽疆域
天上之外是否还有天

评论专区

我的存档女友:不慎落入陷阱……就是一本种马文……

三千美娇娘:写的是江湖,折射的是现实,这本书你会发现嬉笑怒骂皆人生,各种段子手,讽刺搞笑剧情远比后宫精彩,紫钗娘巅峰作。ps:各种**开车,主角爱ntr。

树宗:一棵大树使生命进化

铸仙道

《铸仙道》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6章 遥望北疆

流云固之死,除了叶观无人知晓,对于神乐大帝不过是小小妖道,被伤了魂魄绝无活下来的可能。

自登基以来,妄图刺杀皇帝的刺客不下数十人,却无一人得手,个中缘由除了皇帝,怕是只有身边的老太监最为清楚。

反观神武侯府,自从被皇帝下了禁足令,就没一日消停过。

但凡是能砸的东西都被叶观砸了个遍,就这还不解气,这位为人津津乐道的小侯爷还趴在墙头上把威武王自族谱有记录以来的老祖宗都骂了个遍。

当日就有宫中的礼官上门劝诫叶观,身为皇室传人应当节制言行,莫要做出辱没皇家的事。

一刻钟后,那位礼官被人从侯府抬出去,连身上那崭新的官袍都被撕开了几道口子,更别提脸都被打肿了,嘟嘟囔囔得说不出话。

自此之后,哪怕是宫里都没人敢主动上去劝说,一个个都装作听不到。

最神奇的是,身为国之重臣的威武王对这般谩骂却是没有任何反应,却是将洪辰毒打了一顿,罚半个月不许出门。

如此操作,引得一众百姓感叹,终究是皇家血脉尊贵,平民王爷再如何权势滔天也不敢对皇室之人做什么。

直到第三天,许是宫里人实在是觉得再不制止一下只怕皇室的面子都让这小侯爷丢沟里去了,那位皇太后,也就是当今皇帝的生母,神武侯的亲奶奶差人传话。

“你这小泼猴,再这么闹下去,就罚你在祖祠跪上十天。”

虽说是训诫,这其中的溺爱之意也是藏不住。

或许是真怕了跪祖祠,此番传话之后,神武侯府的墙头瞬间无声,侯府内的下人们这才松了一口气,纷纷议论道,还得是宫里的那位镇得住这小侯爷。

晌午,神武侯府后院中。

“我说叶哥儿,你平日里小气抠搜的紧,今日倒是难得大方一回,这上等的玉头王虫就这么送我了?”

此处小院是侯府中除了叶观外他人不可进入之地,大好晴空下,一少年正拿着根草茎逗弄着罐子里的一只蛐蛐,还时不时看向一旁的叶观,生怕他要回去。

“瞅你那没出息的样,不就是只蛐蛐么,你要喜欢,我到时候再给你整个十个八个的。”说话间,叶观将一个小小的布囊系在背上,认真地打了个结。

能自由进出这小院的,除了皇室之人,也就是眼前这位兵部尚书的亲儿子,诸葛寒。

叶观的母亲是前任首辅诸葛苍山家中长女,其亲弟弟便是当今的兵部尚书诸葛晟,诸葛寒与叶观出生时日相差无几,从小便跟着这个表哥混,纵然是如今这便宜表哥口碑不咋地,他还是时不时的舔着脸上门厮混。

眼前这玉头虫王乃蛐蛐中的珍品,平日里就算是诸葛寒抱着大腿哀求,叶观都不舍得拿出来给他。

“记得,只要有下人来叩门,你就给我拿东西砸门,听懂了没?”

“你弟弟我什么时候差事儿过,你就快去吧!”

不过是坐在这府里一下午,帮叶观打打掩护就能拿到一只上等的蛐蛐,这样的好事谁不愿干。况且这些年叶观每次溜出去都是叫上诸葛寒来帮忙,这种事儿他早已是轻车熟路。

看着他没心没肺的样,叶观也只能咂咂嘴,这表弟没脑子的性格也不知道是遗传了谁。

确定墙外没有什么人经过,叶观快步走到院子角落的水塘,一步步往水塘深处走去。

逐渐的,塘内的水就没过叶观的头顶,整个人消失在小院中。

刚喝了一口茶水的诸葛寒看到这一幕嘴巴长得都合不拢,虽然已是多次看叶观偷偷溜出去玩,但这般从水底潜游出去的操作,属实是给他惊到了。

“表哥不愧是表哥,为了躲避陛下的禁足令竟能这么拼,我服了……”

在诸葛寒惊叹的时候,塘底早已没有叶观的身影。

侯府的塘水并非死水,底部连通外部的长河,通过塘底的狭小通道,可以直接进入四通八达的水路。

漆黑的水下,一道敏捷的身影顺着湍急水流逐渐远遁,错综复杂的地下水线图早已被他铭记于心,即便目不能视耳不能闻,依旧能在各个交错口选择正确方向。

实力强劲的武者在水下屏息一个时辰,将自身的内耗降到最低,对于叶观而言,借助水流的外力配合自身武学发力,从侯府的水塘游到城外的河流只需一刻钟。

京都郊外,流苏河畔。

一颗小脑袋从水中浮现,机敏的眼睛四处打量了一遍,确认四周没有人后,水中的身影一个发力跃起,稳稳落在一堆杂草丛中。

这不是叶观第一次来这里,为了应对突发状况,他已经不下数十次走这趟水路,确定方圆十里内没有人居住,更没有皇城的守卫会经过。

稍作休息后,他又再度动身,朝着前方的深山老林狂奔而去。

进入丛林的叶观犹如脱缰野马,纵身一跃便是十余丈,深不见底的山涧天堑他鼓足劲蹦起就轻松越过,在这里他可以尽情释放体内的武道潜能,不必担心有人窥视。

足足奔跑小半个时辰,他才停下脚步。

这是深山内的一座山头,相比较其他山峰,这里挺拔且独树一帜,整个山头仅仅十丈方圆,中间则是孤零零的长着一棵苍劲有力的老松。

这一刻,什么皇族,什么家族,什么仙道,都暂时退却。四年来,他只有在这里才能获得片刻喘息,做一个属于自己的少年。

曾经年少时,神武王就会经常带着叶观悄悄溜出城,前往此地。在这里,他跟随父亲学习武道,在这里看日出看星空。

“观儿,为父常年坐镇北疆,你要保护好母亲,明不明白?”

“嗯!”年少的叶观一度认为自己的父亲就是暨朝的天下第一武者,当然,这也是暨朝上下公认的武道至高点。

“你若是想念父亲了,就来这里。”叶无敌宠溺地摸摸叶观的脑袋,指着一个方向:“只要你在这里,为父就能从北疆看到你!”

“那我天天都要来这里!我天天都要让父亲看到我!”小小的叶观叉着腰,学着叶无敌的样子。

“哈哈哈,好小子!”

……

不知什么时候,泪水已经悄悄盈满叶观的眼眶。

他一把抹去眼泪,徒手在松树下挖坑,一边挖,眼泪却抑制不住地顺着淌下,一滴滴砸落在坑中。

不多时一个深达三尺,两尺见方的坑被挖了出来。

最后一次擦掉脸上的泪痕,叶观朝着北疆的方向郑重的磕了三个头。

“父亲,我不会再哭了。”他的目光遥望远方,似要看到远不可及的北疆:“不管是谁对您下的黑手,孩儿一定给您报仇雪恨,您若地下有灵,就请保佑孩儿手刃仇敌。”

这一刻,他不再是被保护的小侯爷,而是要做一个靠自己活下去,亲手复仇的男人。

轻轻卸下背上的布囊,里面严严实实包上了几层防水布,即便是在水中潜游那么久,包在最内部的木盒上,连一滴水渍都没有。

一个小小的白陶瓷罐从木盒中被取出,盒子的底下还有一件黑色的袍子。

小心翼翼地将瓷罐和袍子放在土坑中,叶观双手合十:“你我虽无师徒名分,我却承了你的师徒之情,今日我喊你一声师父,来日我大仇得报,再来为你修一座陵墓。”

那日流云固化为飞灰,仅有一件袍子和一小团尘土留下,叶观不忍他死后无归处,便将他的遗物葬在此处,好过化为天地间的尘埃。

一层层覆盖山土后,叶观靠在松树下闭着眼小憩,可能是逐渐的想通一些事情,他的一直困锁的武道瓶颈似乎有所松动,此刻正是静静体悟,咀嚼武道意境的时刻。

一炷香后,松树下,一道人影缓缓站起,缓缓打出了第一拳……

时间逐渐流逝,眼见着正午的太阳步步西落……

“咚咚咚!”

沉睡美梦中的诸葛寒只听得耳边接连不断的叩门声,扰得他心烦意乱,随手丢了个碗砸在门上,那激烈的叩门声戛然而止。

通常而言,叩门的下人无外乎前来送茶点或是有客人登门拜访前来通报,若是有不重要的事基本他们得到的也就是一声斥责或是东西砸门上的声音。

舒服地转了个身,诸葛寒换了个睡姿不再理会门外的声音,只是这手中还死死地抱着装蛐蛐的小罐。

没等他清净多久,清晰的叩门声再度响起,相比之前还要激烈。

“侯爷,是宫里来人了,陛下差人送来御品,您得亲自接待才行啊。”

门外的下人都快急疯了,自家的侯爷虽然平日里胡闹了一些,但宫里皇室差人向来都是亲自出门迎接。

皇室内部关系复杂,叶观对外再嚣张也不会在皇室之人面前造次,这也是为什么他惹出那么多事儿,皇帝都没有重重责罚他。

睡得七荤八素中的诸葛寒本欲发火,刚想再随手找个东西丢一丢,耳中却划过“陛下”二字,当即吓得一激灵。

揉了揉眼,原本挂当空的太阳不知何时溜到天边,这一觉分明就是睡了好几个时辰。

“糟了,表哥还没回来!”

他诸葛寒可不是叶观这样有皇室庇佑的宠儿,如果直接回一句不见,叶观搞不好就会给他一顿暴揍顺带连他的蛐蛐一同揍一顿。

如果硬着头皮说出叶观不在府内,这就是将自己表哥给卖了,皇帝说不好还得多罚几日,万一连自己都被牵连,那回家势必还要被毒打一顿。

“我……我表哥闹肚子,还在茅房呢,让御使稍等片刻!”脑中天人交战了半天,诸葛寒只能憋出这么一句话,能拖一会是一会。

看着塘水的位置,依旧是连一点波澜都没有,急的他抱头乱窜,突然开始后悔自己加码开低了,这次事儿要是真挨揍了,必须得让表哥再送他几只极品蛐蛐。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转眼就是一刻钟,水塘依旧没有任何反应。

“不能再等了!”眼见叶观是肯定赶不上,诸葛寒牙一咬心一横,径直大步向前推开门,看着眼前两个焦急不已的仆人,强壮镇定:“我表哥一时半会可能出不来,他……他吃坏了,我来替他接待御使。”

两个仆人对视一眼,这叫怎么个事儿?偏偏这个时候自家小侯爷闹肚子?

看着一脸镇定的诸葛寒,二人也只能一拱手:“就有劳诸葛少爷。”

从后院走到接待的正堂不过数百步的距离,他只觉得自己的心跳越来越快,几欲从胸腔内蹦出。

再慢的步子都有走到的时候,眼前再一个拐角就要进入正堂,诸葛寒腿肚子都开始打哆嗦,满脑子都是蛐蛐。

“哎哟,皇叔还给我送吃的来啊?皇叔也太客气了吧!”

就在诸葛寒迈出关键一步的时候,一只稳健有力的手按住了他的肩膀,随后越过他一脸嬉笑地走入正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