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一平徒手灭掉三个团)最强武僧全集免费在线阅读_(赵一平徒手灭掉三个团)完结版阅读

小说:最强武僧

类型:玄幻

作者:徒手灭掉三个团

角色:赵一平徒手灭掉三个团

简介: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徒手灭掉三个团创作的《最强武僧》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赵一平将仇家灭门,归隐小圣音寺,偶然间,鲜血滴在玉坠上,开启玉石的封印,里面竟藏着圣音寺的绝学
挽战歌,踏天行,唯我最强武僧!

评论专区

剑叩天门:文笔尚可,但是看不进去。无根灵脉这种真的是我的毒点,弃了。

武侠江湖大冒险:总觉得一股熟悉的,粘粘糊糊的味道加上拧巴的不好好说的风格和不流畅的割裂的行文对白被副本同化的毫无学识的主角……既不武侠也不江湖。建议书名改成无暇浆糊大冒险另:罕见的中华英雄副本加一分

我杀了龙傲天:以主角喜欢穿白大褂的尿性,我严重怀疑其实是精神病的幻想~

最强武僧

《最强武僧》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4章 窃贼

“这个人脚上的功夫太厉害了,离的这么近,我都没有察觉!”

运功炼体前,赵一平特意把米袋子放到离自己不到两米远的墙边,可即便是这样,米袋子仍然被那人偷走了!

“这次,我非抓住你不可!”

赵一平心中暗恼,上一次被这人敲了闷棍,他心里一直憋着这口气呢。

听到赵一平的怒吼,那道黑影几个纵身,就跳出了墙头。

这时,听到声响的主持等人也慌忙跑了出来,见赵一平要翻墙,主持急忙大喊一声:“佛门弟子,不能翻墙!”

墙字没等说完,赵一平已经翻墙而过了,黑暗中,那人又是一声怪叫:“还敢追过来?吃我一棒子!”

黑暗中,只见一道棍型物体,冲赵一平的脑袋砸了过来。

不过这次赵一平早就做好了准备,刚一落地,右胳膊向上一横,顿时‘咚’的一声闷响,棍子打在了赵一平的胳膊上。

紧接着,赵一平抬腿就是一脚,正踢中那人小腹,顿时就见那人像风筝似的,嗖的一下飞了出去,米袋子也掉在了地上。

不过那人也着实厉害,一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掉头就跑。

“想跑?”赵一平剑眉倒竖,脚下一点地,整个人立刻纵身追了过去。

不过那人的脚力确实厉害,受了一脚,竟然还健步如飞,哪怕以赵一平的速度,也只能堪堪不被落下!

那人显然也没想到赵一平会追的这么紧,也不由得着急了,脚上速度更快了,赵一平也拼尽全力去追。

圣音寺坐落在双隆县城北边小山的半山腰,寺庙后身仍是山,而且长满茂密的大树,两人就在这树林间你追我赶。

过了不到半刻钟,追出大概有三里地,那人似是有些坚持不住了,速度不禁慢了下来,赵一平心中大喜,追击的速度不禁又增加了一分。

那人似乎知道正与赵一平的距离拉近,怎奈没有赵一平力量持久,眼看着两人间的距离越来越近。

突然,前面经过一个小山坡,那人猛地速度一缓,冲旁边喊了一声:“兄弟,后面有追兵,给我拦住他!”

夜幕之下,树林本就漆黑一片,饶是赵一平目力过人,也只能看到影影绰绰,小山坡后面似是有人影。

赵一平急忙放缓速度,小心翼翼的来到小山坡,仔细一看,却发现只是一捆柴禾竖在这,哪有什么埋伏,可再去找那个窃贼时,已经不见了踪影。

“可恶!”

赵一平愤恨的咬牙跺脚,冲着树林大吼一声:“小子,今天算你运气好,再有下次,我把你的腿打断!”

“哈哈!”

一声大笑自树林里传来,似是在嘲讽他,只不过树林里太过拢音,听不出是具体哪个方位。

没办法,赵一平只好向回走,过了一刻钟,才回到圣音寺,寂痴他们已经把米袋子捡了回去。

见他回来,寂痴立刻兴奋的跑了过来:“怎么样?抓到窃贼了吗?”

赵一平摇摇头:“那个窃贼太狡猾,而且脚力不错,我追了他很远,都没追上。”

“哼!”

一旁传来冷哼声,主持铁青着脸,一手捏着佛珠,一边看着他:“翻墙而过,那是窃贼之人所为,我佛门弟子,光明正大,情况再如何紧急,也得走正门,我让你走正门,为何执意翻墙?”

赵一平不由得咧了咧嘴:“主持,刚才情况紧急,而且等你说完,我已经跳出去了,总不能再跳回来吧。”

“你……既然米袋已经找回,为何还要继续追击?”

主持一副铁面无私的架势:“我出家人慈悲为怀,难不成你真要打断他的腿不成?”

“这……”

赵一平眨眨眼,回头看了眼师兄寂痴,寂痴急忙冲他挤了挤眼睛,显然,刚才在树林里的那声大吼,都被他们听见了。

“哈哈,主持,我那只是吓唬吓唬他罢了,我怎么能打断他的腿呢?出家人可是最慈悲的了,尤其是主持你!”

到了现在,赵一平只能把在军队中的那一套拿出来了,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被他这么一夸,主持脸上的神情也缓和了下来。

“好了,这次就这么算了,下次那人再来,切记要走正门!还有,米袋子追回来即可,切不可伤他性命!世道混乱,百姓艰难,我等不能普度济世,也绝不能危害他人……”

主持啰里啰嗦的说了一通,这才回去休息,其他人也早早就回去了。

寂痴笑着安慰他:“主持的话,你别放心上!他呀,就是这幅德行,没米的时候,饿的头晕眼花,还去偷鸡呢,结果被狗撵了,崴了脚,你没发现,他走路时,右腿有些不受力吗?”

“还有这样的事?”赵一平哑然,仔细回想一下,还真是。

“他要是真的慈悲为怀,怎么不把米袋子送给那人?哎,算了,早点休息吧!”

寂痴笑呵呵的走了。

赵一平苦笑着摇摇头,真怀疑自己进了一个假寺庙当和尚。

经过这么一折腾,相信那个窃贼不会再来了,赵一平便回了自己的禅房,继续打坐,运功炼体。

转眼间,天便亮了。

“起床了,出操!”

主持的声音响起,接着便听到一阵开门声和一连串的脚步声。

赵一平也急忙开了门出去,发现所有人都拿着棍子,站在门前的空地上,便找了根棍子,挨着寂痴站了进去。

这还是他来了之后,第一次出操。

说是出操,算上赵一平也才五个人。

小师叔湛海站在队伍前面领武,其他人在后面站成两排跟着练,连主持也站在队伍里跟着练。。

“竖砸!横档!再抡!”

湛海一边操练,一边大喊着,看的赵一平紧皱着眉头,湛海演练的这套棍法,比军队里的八道枪要弱很多。

“万一有山贼或者暴民来了,光靠这三招,哪怕十个小圣音寺都不够灭的!”

不过赵一平也没兴趣指出来,只好装模作样的跟着比划了一阵。

好在晨操的时间不长,也是顾及主持和湛雍长老,不到半刻钟,主持就累的气喘吁吁停了下来,一挥手:“好,出操到此结束,大家吃饭吧。”

众人一听,都兴奋的朝戒律堂走去,

“慢着!”

湛海收起棍子,叫住了大伙。

众人却是一愣,看来今天湛海有事,往日他可是吃饭最积极的那个。

主持挑眉看向他:“湛海,为何叫住众人?”

湛海却是把目光落在赵一平身上:“主持,寂妄新入寺,却目无尊长,视主持的话如无物,我觉得,得适当的惩戒一下!”

闻言,所有人都是一愣,接着看向赵一平。

赵一平却是眉头一挑,心里头没来由的一股火气:“小师叔,不知道你说我目无尊长,视主持的话如无物,从何而来?哪怕要惩戒弟子,也要拿出凭据来。”

“凭据?”

湛海却是一声冷哼:“昨夜晚间,你不是在狡辩吗?翻墙之时,主持已经开口,你为何不等主持说完便跳出去?”

寂痴急忙在一旁解释:“小师叔,那时情况紧急,寂妄也是……”

“情况紧急?”

不等他说完,湛海便眉毛一挑打断他:“若是所有人都以情况紧急为由,肆意的把主持的话当做耳旁风,我圣音寺还要什么寺规?”

这下,所有人都不敢吭声了,连原本要说情的湛雍长老也急忙闭了嘴,再说下去,就要上升到无视主持了,这可是大罪。

赵一平却看出了门道,难怪湛海行为怪诞,却没人说他,原来是主持的马前卒。

“寂妄,你还觉得你没有过错吗?”湛海冷着脸,看向赵一平。

众人的目光又重新落在赵一平身上,寂痴更是微微的摇摇头,示意他不要顶嘴。

不过没等赵一平说话,主持便开口了:“好了,寂妄也是无心,这次就算了,下次注意便好。”

主持一开口,湛海便不再说什么,但目光却始终落在赵一平身上。

赵一平心中了然,急忙冲主持单手施礼:“多谢主持!”

“好了,大家快去吃早饭吧,晚了就凉了!”

湛雍长老急忙笑着打圆场,湛海却是第一个窜向饭堂。

寂痴拍了拍赵一平的肩膀,示意他不要放在心上。

赵一平却急忙拉住他:“师兄,我这根棍子有些破损了,去哪里能找一根新的来?”

闻言,本来已经走出去一段距离的主持顿时停了下来,脸色阴沉着:“什么棍子,这叫水火棍,也叫戒律棍,身为佛门弟子,竟连水火棍都叫错,我罚你抄写《圣音寺戒规》十遍!”

寂痴顿时无语的捂住了额头,忍俊不禁的想要发笑。

“主持,不是吧?我……”赵一平不由得一咧嘴,感到十分冤枉。

主持刚想呵斥,却被做饭的长老湛雍拦下,笑呵呵的劝着:“主持,寂妄刚来,对戒律还不是太熟,便免了这抄写吧?”

赵一平顿时心中一喜,主持却是脸色发冷:“不行!我佛门的清规戒律,每个佛门弟子都要遵守,不过鉴于他新入寺,抄写就由十遍改为五遍吧。”

“啊?”

“怎么,你还想违抗我的法令吗?”

“弟子不敢!”

赵一平急忙低头施礼,心里却忍不住骂了一句:屁大的地方,规矩倒是挺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