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永国红橙橙(重生1989,回到弟弟被拐之后)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重生1989,回到弟弟被拐之后全集阅读

书名:重生1989,回到弟弟被拐之后

作者:红橙橙

主角:吴永国红橙橙

简介:看过很多都市小说小说,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重生1989,回到弟弟被拐之后》,这是红橙橙写的,人物吴永国红橙橙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

重生1989,回到弟弟被拐之后

《重生1989,回到弟弟被拐之后》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6章 优秀的猎手带来好运

吴永国拿出两个肉包子喂给黑普。

奖励带来的明示与暗示,让这个精明的好猎手,再一次勇敢地冲进了湿地中间的芦苇丛中。

醒来的小普,看到那条蜿蜒肥壮的大鲶鱼,有些胆怯又忍不住好奇,拿着树枝小心翼翼地去捅它。

被刺激到的鲶鱼从草地上一跃而起,小普惊呼着扑到吴永国的怀里。

……

湿地中间的芦苇丛后面,是一块大约足球场大小的水域。

黑普跳下水,一个猛子钻进去。

水面渐渐恢复了平静,却不见黑普上来,难道黑普溺水了吗?

不!怎么会?!

等它从水域的另一端钻出来,嘴上又叼了一条大鲶鱼了。

这一条,比刚才那条小不了多少。

黑普向吴永国他们狂奔而去,身上的水珠飞溅,阳光下晶莹剔透。

它把大鲶鱼放在刚刚那条的旁边,惊诧的吴永国和小普还来不及夸奖它,它就又折返回到了水里。

到太阳偏西时,几次往返,黑普一共逮到了5条大鲶鱼。

总重至少30多斤。

这可不再只是一顿大餐的事儿了。

鲶鱼耐活,得想个办法把它们留到明天,再一早拿到镇里去卖。

吴永国和小普商量,决定今晚就睡在树林里。

选好了林中一处高岗作为晚上的宿营地。

高岗边上有一处盆状低洼存鱼……

“小普,我们去盛水!”吴永国说道。

“用我们的茶缸吗?”小普举着茶缸,疑惑地问道。

吴永国大笑。

他把昨天买的那块塑料布从地上收起,把四个角打上结。

来到水泡子。

小普在岸边等着。

吴永国会游泳,提着塑料布毫不犹豫跳入了水中。

再上岸,他的手中的塑料布里已经兜了不少水。

他把塑料布的边角抓起,背在背上。

小普眼里全是崇拜。

运了几次水,洼地上就出现了一个小水池。

东北的秋天,昼夜温差大,正午的阳光,把那池水晒得温热。

吴永国托起光着膀子的小普,一把将他扔进了水里。

“把这个臭小子洗香吧!”

小普在水洼里扑腾得高兴,黑普也忍不住跳了进去。

小树林里,一片欢声笑语。

……

小普洗完澡,吴永国细心地用衣服帮他擦干。

挑出一条鱼,准备烧烤。

其它4条放进了水池里养起来。

两人在小树林里捡了几捆干树枝,放在高岗上。

处理好鲶鱼的内脏,从树上掰下一根枝条,去掉树叶,把枝条从鲶鱼的嘴穿进去,再从尾部抽出来。

拿了几粒盐放在茶缸里,用水融化。

点着干树枝,等到明火燃烧完,剩下火炭时,再把两根丫状树叉扎进火堆的两侧,穿鱼的树枝架在上面。

鲶鱼油质含量高,不一会儿,鱼身就变了颜色,鱼皮滋滋地冒油。

小普咽着口水,伏在吴永国的肩膀上,看着他翻烤着鱼肉,口水不自觉地从他的嘴角流出来,滴在吴永国的肩膀上。

“哈哈……小普弟弟馋哭了?”吴永国回过头,戏谑地说道 。

“才不是眼泪,明明是口水嘛!”小普笑嘻嘻地辩解道。

吴永国也满眼含笑。

鱼烤熟了八成,他把用茶缸里的盐水拿树叶,淋洒在鱼皮上。

小普看着鱼,吴永国快步跑到水塘边,用茶缸打了满满一下子水回来。

地上的炭火越来越微弱了,用树枝把炭火集中到一堆,茶缸直接坐在了上面。

撸了一把柳叶放进茶缸,又摘几片大树叶,拿两张覆盖住茶缸口。

吴永国把鱼肉一块一块地摘下来,放在树叶上。

用手捏了一小块儿,用嘴不停地吹着,喂进了小普的嘴里说道:“鲶鱼炖茄子,香死老爷子!”

小普咀嚼着鱼肉,脸上满足的夸张神情,逗得吴永国哈哈大笑。

两人分食着鱼身,等鱼头放凉后喂给黑普。

这条大鲶鱼下肚,两个人的面色都红润了起来。

吴永国把剩下的肉包子,都喂给了黑普,期待着,晚上黑普能有更好的表现。

野鸡在水草边上的叫声,让人急不可待地盼着天黑。

炭火的余烬把茶缸里的水煮开,泛着微苦的清香。

吃饱喝足,太阳已经快落山了。

吴永国坐在地上,轻轻拍着小普圆鼓鼓的肚皮说道:“吃饱了?喝足了?谁也不服了?!”

“服!服永国哥,也服黑普!”小普亲昵地抱着吴永国的脖子撒娇。

地上的炭火完全燃尽了,变成了灰。

地面被火烘烤得干爽。

吴永国把炭灰均匀地撒在高岗上,掰来几根大树枝,插在四周。

一块塑料布铺在地上,一块篷在树枝上。

再找来土块儿把塑料布的边缘压实。

……

棚屋做好了。

小普兴奋地钻进钻出。

黑普里外追逐。

玩儿累了,都扑到吴永国的怀里。

吴永国一手抚摸着黑普光亮的皮毛,一手抚摸着小普的脑袋瓜儿说道:

“等咱们赚多了钱,哥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盖个房子,我们要有自己的家!”

……

太阳落山了,林子里渐渐暗了下来。

小普在棚屋里睡着了。

为了防蚊虫,吴永国找了一些干树枝,又在树枝上覆盖了不少艾草,点着。

浓重的白色烟雾在林间缭绕,屏蔽了蚊虫的侵扰,小普睡得香甜。

……

月亮爬上了树梢。

吴永国轻唤道:“黑普,我们走!”

到了夜晚黑普和白天判若两狗,它一改白天撒欢的肆无忌惮。

脚步变得谨慎而轻巧,或许害怕惊飞芦苇丛中的野鸡。

一人一狗,默默地蹲守在水泡子边上。

清风拂过,芦苇如浪般涌动。

黑普突然如同利剑,直插过去。

“嘎!噶!”

野鸡惊恐地叫着,扑凌着翅膀,可它的挣扎毫无益处,只能让黑普咬得更紧。

黑普就像个训练有素的猎手,在午夜之前,为它的新主人带回了三只野鸡,两只野兔。

夜色深沉,吴永国把肥硕的猎物都用草绳捆个结实,系在一起。

躺在棚屋里,望着浩瀚星空,激动地算计着,明天能收入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