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夕月江旭晨《农家团宠:冷面王爷上门求娶》精彩小说_(农家团宠:冷面王爷上门求娶)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农家团宠:冷面王爷上门求娶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山有扶苏木有枝

角色:柳夕月江旭晨

简介:《农家团宠:冷面王爷上门求娶》,以柳夕月作为故事中的男主角,是网络作家“柳夕月”倾力打造的一本爽文,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一朝穿越成农家女,日子过得平淡却温馨,奈何钱匣子空空如也,不过没关系,夕月表示,努力发家致富奔小康,茅屋变青砖大瓦房
做做菜,摆摆摊,挣银子,置田产,这都不是事
意外救下的失忆王爷,每天与之打架斗嘴,不亦乐乎
九家村村民:“打小就看那丫头聪明伶俐,果然成县主了

村长: “老柳家祖坟冒青烟啦!”

书评专区

不可名状的入侵:很好,有感觉。。。

穿越者穿越了自己:节操子的书 emmmmm 各方面稳定的让人绝望 点进去看一会不合胃口就算了吧

重生之官路商途:重生为十六岁的少年,跑去找诬陷自己老爸上司的市长情妇,通过碰了对方一身饮料上了对方的车,然后非常自然的在车上实力和对方**,引得对方对他另眼相看。你们说这是神作。行吧。

农家团宠:冷面王爷上门求娶

《农家团宠:冷面王爷上门求娶》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4章 何首乌

闻言,柳大气急败坏道,“还不是张春花那个贱人,嫉妒你大嫂嫁到我们家过得好,所以见夕月一人在河边洗衣服,偷偷将她推下河,恰好路上有人看见赶紧把她救上来了。”

柳林听完,也是气愤不已,不过事情已经解决完,他也没什么好说的。

柳林将桌上银子拿出一两给刘婆子算公中用,将剩下的一两三十个铜钱交到夏菊手里,转身把手上的十个铜钱递给柳夕月道,“夕月,落水的时候二叔没空回来,你也受惊了,拿着买糖吃。”

柳夕月看了夏菊一眼,没有动作。

夏菊笑了笑对她道,“夕月,拿着吧,你二叔的一片心意。”

柳夕月这才接过手,对柳林道,“谢谢二叔。”

柳青见状,同样的方式,交一两银子做公中,一两三十个铜钱给李英,剩下的十个铜钱给柳夕月。

柳夕月笑容晏晏的说了声,“谢谢三叔。”

众人各自说着话,柳夕月单独走到灶房,她想着两个叔叔应该还没来得及吃饭,就用面粉做了个疙瘩汤,里面放了蘑菇、各打一个荷包蛋,端到堂屋给柳林、柳青吃。

两人见柳夕月端着吃的过来,忙接过手放在桌上狼吞虎咽的吃起来。片刻后,柳青缓了下道,“夕月的手艺真好,不知道以后谁有福气娶到你啊!”

柳夕月挠了挠头,颇为尴尬道,“三叔净开我玩笑。”

柳林在一旁哈哈大笑道,“我们家夕月害羞了。”

李英见他们聊得开心就去了灶房,加柴烧水等会儿方便他们洗澡。

半个时辰后,西边屋里,洗完澡的柳林对哄睡完孩子的夏菊道,“媳妇,你今天可真是给我长脸了。”

夏菊没好气道,“谁不知道夕月是柳家的宝贝疙瘩,个个宠的不得了。”

柳林上前抱着夏菊道,“那不也有你这个二婶宠着嘛!”

夏菊抬手捶了下他胸口道:“你少给我打马虎眼,还是你这叔叔最宠她。”

柳林低声在她耳边道:“夕月是柳家唯一的女娃,受宠是应该的。你要是给我生个女娃,我更宠。”说完,将她打横抱起,朝床上走去。

不一会儿,衣衫满地,烛火微晃,只听见木床摇曳之声。

另一边,李英对柳青道,“十个铜钱眼也不眨的给了,你可真是大方啊!”

柳三咧嘴一笑道:“这不是情况特殊嘛,下次都给你,好不好。这怎么还和孩子吃醋了呢!”

李英白了他一眼,“我怎么会吃夕月的醋。”

柳三靠坐在床上,将李英拉入怀里道,“知道你这个婶婶好,也不会生气。”

李英气得咬了他一下,“我只是随便说说,夕月那么懂事,我怎么会生气。”

柳三嘿嘿一笑,抱着她就势一翻,将她压在身下,俯身上去。

长夜漫漫,大家都无心睡眠,尽享夜之欢乐。

第二天早上,天刚亮,柳夕月就起来烧热水,顺便喂后院的老母鸡,等张兰收拾好准备去玉山镇。

张兰昨个夜里就告诉了柳大今天去镇上卖何首乌的事情,他也表示赞同。

一大早,柳大就去村长家借来了牛车,他停在院子外面等着张兰和柳夕月。

张兰叮嘱柳文照顾好弟弟,她和夕月去镇上办完事就回来。

在出院门时,柳夕月的腿被三叔家孩子抱住了,他睁着一双萌哒哒的大眼睛看着她道,“姐姐,小成也想和你去镇上?”

柳夕月捏了捏他的脸道,“小成乖乖听娘亲的话,回来的时候姐姐给你带好吃的.”

小成一下子被哄住,转身扑进李英怀里,朝夕月挥了挥小手。

一直等两人上车,柳大才驾车往玉山镇而去,大概走了半个时辰,才进入城门,柳大直接将车停在了永济药铺的门口。

张兰带着柳夕月下了车,柳大告诉她们等将何首乌卖完了就去前面的陈记米铺,他在那里等着。

张兰拉着柳夕月停在永济药铺门前,告诉她这家店是玉山镇上最大的药铺,且掌柜的是个实在人,平时大家伙得了好药材都是来他这里换取银钱。

也正是如此,张兰牵着夕月直接走了进去。

前几天细雨繁多,山上药草长势都好,所以店里这会很多人卖草药,有时候掌柜的看见好的药草会亲自出面。

永济药铺的周掌柜此时正在后院晾晒药材,忽然前院的伙计急匆匆的跑进来,“掌柜的,前面有一对母女来卖何首乌,小的估计年份不浅,还是一对,做不了主,请您去看看。”

周掌柜一听这话,放下手里的药材,抬起眸子看向伙计,焦急道,“年份不浅?还是一对?”说完,脚下生风的往前院走去。

伙计紧跟其后道:“肯定没错,小的还没见过这么大的何首乌呢!”

柳夕月和张兰站在柜台前面,眼巴巴瞧着伙计离开的方向,只见帘子掀起,有一人朝这边走来,眼前同时一亮。

周掌柜走过来,对着二人直截了当的道,“东西呢?”

张兰把竹篮上面的布掀开,露出一对何首乌给周掌柜看。

周掌柜望着篮子里的何首乌,心里一惊,扭头朝四周看了看,现在店里有不少人,就对伙计道,“带她们去后院抓药。”

张兰本来心里还有些担心,如果卖得好,人多嘴杂难免会带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但看掌柜行事如此周到,顿时安心不少。

她向掌柜的道了谢,就牵着柳夕月跟在伙计身后进了后院。

周掌柜过了一会儿就出现了,直言道,“大妹子,能把何首乌拿出来称一下吗?”

张兰小心翼翼的把一对何首乌取出来,周掌柜将它们放在秤上称重,对她道,“一个三斤,另一个两斤半,这一对何首乌年份大约在四百年至五百年之间,根据现如今的行情,我能开出的最高价是六十两,你们商量一下,要不要卖?”

张兰乍一听这价格,有些懵了。她知道能卖些钱,但想不到这对何首乌这么值钱呢?